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七百一十二-三章(书号:760

第七百一十二-三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别说,董祥麟和荆以远,还真的有仇,不过说起来,那也是二十多年近三十年前的恩怨了,是的,是那个混乱的年代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,荆以远被打成“牛鬼蛇神”,为了同这个臭老九划清界限,董祥麟率先“勇敢”地跳出来,当众在批斗大会上扇了荆以远二十几个耳光,然后,荆以远被愤怒的人群淹没了……

    有了这个良好的表现,再后来,董祥麟虽然因为学历的缘故,也文革中受到了打击,却是因为他能够对自己的老师下狠手,在那段日子里并没有吃了太多的苦,就是在近郊住了住牛棚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“四人帮”被粉碎后,他也算是被“迫害”的,再加上他为人玲珑精明,跟科委的老主任关系不错,一步步就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必须强调指出的是,董祥麟在天南省科委一步步地上位,想要绕过荆以远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荆老不但在文化圈里声名赫赫,在学术界里,也是桃李满园、朋友遍天下。

    于是,大约是在八三或者八四年的某一个春节,董祥麟上门道歉来了,一见此人,荆涛气得拿起了墩布把子,年方十八的荆俊伟也端起了椅子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荆以远不让他们动手,荆老能体谅自己学生的无奈,“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,怪不得小董,他也是想自保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董祥麟获得了荆以远的原谅。自此在仕途上就没什么大地阻力了,反倒是荆俊伟。因为在董祥麟出门的时候,恨恨地“呸”了一口,遭致他地后妈、荆紫菱的母亲一顿数落。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。你怎么能这样?别让别人说咱们家没教养!”----因为这句话。荆俊伟从此进京,就再不怎么回来了。

    荆以远能原谅董祥麟,但是荆涛无法原谅这个人,荆教授不是个刻薄地人,他在意地只有一点:七六年粉碎的四人帮,大部分人在七八年左右也落实了政策。你姓董的,怎么在八几年才来向我老爹道歉?

    你董祥麟是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?还是说,你上进到了关键时候了?

    荆紫菱那时候还小,不记得这些事儿了。不过,当老爹的偶尔嘀咕两句,就足以让她记住董祥麟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解,“我要是荆教授,怎么也要把他玩残废了,哼,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他地真心话。想我陈某人。就算再操蛋,也不可能对自己的老师做出这种事啊。这种人能当上厅长,哥们儿反倒是被打得穿越回来了---这、这、这实在是太冤枉了!“我爸孝顺啊,我爷爷年纪又这么大了,”讲完这些,荆紫菱的再也抵不住沉沉的睡意了,她懒洋洋地打个长长地哈欠,“太忠哥,我支持你收拾董祥麟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收拾呗,有什么了不起的?陈太忠又多了一个收拾董祥麟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陈太忠开车还是开得很快的,大约在不到五点的时候,林肯车就开到了素波,眼见时间还来得及,他把荆紫菱转到那辆普桑车上,就直奔省政府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省政府,王玉婷已经接到了他的电话,在大门里等着呢,见他到了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些方案的初审,是归综合处管地,我不方便领你过去,只能告诉你地方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综合处负责这次调研地,是那帕里副处长,那处长不但姓少见,名字也稀奇,却是他老爹曾经驻守西藏帕里地区的缘故,喊起来真有点拗口。

    那副处长正郁闷着呢,这都是什么事儿嘛,方案是科委递上来地,虽然是凤凰科委,但凤凰科委也算是省科委的下属啊,省委办公厅不可能撇开省政府的机构去对直接面对市级机构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初审报告被驳回来了,不是被正处长赵明驳回来的,是被秘书长肖劲松打回来的,“你们这是搞什么啊?凤凰科委的意见,你们也得调研一下吧?”是的,事情并不像陈太忠想的那么恶劣,肖劲松知道,这玩意儿是严自励打过招呼的,你们下面怎么搞,随便你们,不过,连起建议的单位的意见都没有,这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这种情况,蒙勤勤通知陈太忠,却也是必须的,看在严自励的面子上,肖劲松应该能把一次关,第二次就有点吃不准了。

    你凤凰市科委自己的态度都端不正,不知道跟省科委多联系、多沟通,我们办公厅吃撑着了?帮你操心啊?

    这个报告的驳回,搞得赵处长都不开心了----他是在报告上签了字的,自然也受到了牵连,找到那帕里,他颇有些悻悻地话了,“那副处长,事情不该这么办的,该考虑一下凤凰科委的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不是破例了?”那副处长知道,赵处对自己,肯定已经有点看法了,说不得他就要解释一下,“咱们该听取的,是省科委的建议,省里财政不应该直接对地方行局啊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地方行局直接把方案递到咱们办公厅了,”赵明叹口气,转身就走,“没有经过省科委,这也是不符合惯例的。”

    过分!凤凰科委的人,实在太过分了,这是那帕里第一个反应,他已经猜出来,省科委和凤凰科委之间,大概是生了一些龃龉,索性就不经过省科委,直接将方案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可是再看看自己递交的报告,那副处长也承认。这省科委也不是什么好鸟,拨款留给素波。筹款的任务却是交给了凤凰,做事做得如此偏差,怪不得凤凰地人不服气呢。

    所以。他现在想弄明白的。就是凤凰科委,是通过什么人把方案递上来地,这个环节,是做好这件事最关键的地方。

    省政府里可比不得地方上,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戴了面具在行事,胡乱打听是犯忌地。否则地话,肖劲松大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相关的人,“这是严秘打过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,那副处长有两个选择。一个选择就是派人直接去凤凰,不过,他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这么搞,也没有兴趣这么搞---你凤凰科委不是能吗?直接让肖劲松向综合处打招呼,我这儿肯定配合啊。

    第二个选择,就是通知省科委的人,要他们把凤凰科委的人喊来。可是。他既然已经不满意省科委的偏心了,对这个想法。当然也要犹豫地。

    省科委再跟凤凰科委弄些什么猫腻,引什么事情的话,那后果就难以预料了----在省政府做事,必须要步步谨慎,否则没准天大的祸事就降临了。

    所以,那帕里非常明白,搞清楚凤凰科委身后站着什么人,又是什么人把方案递上来的,这才是最重要地,可是……接下来,这件事该怎么操作呢?

    他正纠结着呢,却不防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敲敲门走了进来,“你好,请问那副处长在……你就是那副处长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,你有什么事?”那帕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沉声问了。

    只用了两眼,他就看出来了,这个年轻人衣着考究,但偏偏还是不引人注目的那种,看来,这是一个低调的家伙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就知道低调做人,这家伙……来历不凡!那副处长马上就做出了判断,此人看上去,不过就是二十左右的模样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这个岁数懂得藏拙的人,绝对不会简单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凤凰科委地陈太忠,”年轻人笑笑,“听说我交上来地方案,是那处长负责初审的?所以就过来报个到。”

    凤凰科委?还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呢,那帕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又斜眼瞟他一下,“你是听谁说,这件事是我负责地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真的很关键。

    “赵处长说的,”陈太忠一指赵明办公室的方向,“所以我就找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大实话,王玉婷告诉他综合处的处长姓赵,在哪里办公,他摸着就找了过去,赵明一听说是凤凰科委的,二话不说,就把那副处长的办公室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“科委拨款这件事,归那副处长审核的,”----搁在往日,赵处长或者不会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吗?那帕里看一眼陈太忠,心里冷冷一笑,赵明告诉你我在这儿办公,那是可能的,但是赵明不会告诉你他姓赵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无所谓了,既然你藏着掖着,那我也只能先假装不知道了,面对地方的人,他肯定是要维护省政府的威严的。

    那副处长淡淡地看着陈太忠,有板有眼地话了,“这件事,你不应该找我,应该找省科委,通过他们来向组织反应。”

    第七百一十三章看不顺眼

    “找省科委?哼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满脸的不屑,嘴里却是在乌七八糟地跑火车,找的还是最近才听到的、新鲜**的借口,“我跟荆以远荆老是忘年交,董祥麟看我不顺眼,他只会给我们使绊子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,这素质就是不行,一见他这表情,那帕里就做出了判断,虽然这厮的穿着打扮还算低调,但是……表情有点太丰富了,语句也有点轻佻,还是不够稳重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后面的话,那副处长还是有点纳闷,一时就想探寻一个究竟,“荆以远和董祥麟?荆以远不是董祥麟的老师吗?“是老师啊,不过……”陈太忠开始转述自己才听到的八卦,最后的结论就是。因为他为自己地“忘年交”荆老抱不平,董祥麟就给他小鞋穿。

    这个八卦。那帕里倒是第一次听说,终究当事双方一个心存厚道一个却是没脸张扬,一时间他就感觉。凤凰科委这么做。虽然不合规矩,情理上倒也说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还有一个问题,比较困扰他,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,肯定不可能是凤凰科委的一把手。估计也就是个副科之类地,这种事……应该由你出面吗?

    你跟董祥麟谈不来的话,可以让其他领导出面嘛,凤凰科委好歹也是个处级单位呢。“你是凤凰科委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科委副主任,我们文主任最近病了,”陈太忠掏出了自己地工作证,递了过去,“那处长你看。”

    那帕里接过工作证一翻,眉头就皱起来了,“这……这是招商办地工作证。你是招商办的副主任?”

    “哦。拿错了,”陈太忠随手又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小本来。笑着解释一下,“我是兼了科委副主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那副处长淡淡地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接过了工作证,心里却是隐隐对面前的年轻人有了定论,很年轻的一个副处,而且,绝对是有关系的,把方案递到办公厅地事儿,十有**是此人所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事实,这个陈太忠,居然只有二十岁,二十岁的副处!

    虽然他在省政府见惯了正处副处,骑自行车的副厅都见过不止一个,可是这个副处,未免也年轻得有点离谱了吧?

    心惊归心惊,那帕里地脸上,还是波澜不惊,将两个证件翻看一下,递还给对方之后,才很随意地微微一笑,“陈副主任很年轻嘛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,陈太忠是没办法接的,说不得只能笑一声,“这个方案是我起草的,前一阵你们审查的时候,省科委没有通知我们凤凰科委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那帕里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随即扬扬眉毛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我靠,看起来你的架子,不比章尧东小多少嘛,陈太忠有点受不了这位的做派,不过再一想,或者,衙门大了,人都是这样?

    他这么想,还真是对了,虽然那帕里和陈太忠同为副处,那副处比陈副处还大了将近十岁,但是省里的衙门,对上这些地方机构,先天上地优势,就不知道强出了多少。

    就眼下那帕里地态度,都算是看在此人年轻得离谱,加上能把方案递进办公厅的因素,才会如此地,已经够客气了。“作为这个方案的倡导者,我不同意把专项资金和扶持基金剥离开,凤凰科委也这么认为,”陈太忠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侃侃而谈,“所以,我觉得有必要向那副处长解释一下凤凰科委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消息吗?”那帕里盯着他的眼睛,冷冷地地问了,“那你怎么又知道,我们打算把两个建议剥离开呢?”

    他这么问,看上去是有点恼怒,想追究消息的泄露者,其实,那副处长并没有什么恶意,是的,他只是想给陈太忠一个借口,让其能顺利地抬出身后的靠山。

    但是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,我说,就算我们凤凰科委有求于你,可以前我没得罪过你吧,你这算是什么态度啊?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事实了,”他不冷不热地还一句嘴,“我坚持认为,这两个试点,是不能剥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嗯,小伙子还有点脾气啊,那帕里心里有点恼火,不过转念一想,任是谁被人阴了,估计也会是这种反应,年轻人,有点火气不是正常吗?

    “哦,那原因呢?”他反倒是笑了起来,随口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理解为,现在我的意见,会补入审查报告吗?”陈太忠找借口的水平,那是一等一的,在受了王伟新的指点之后,相关借口早就找到了,不过,对方若只是随便问问,他却是不想说出理由,虽然那理由并没有保密的必要。

    呦喝,小伙儿不简单嘛,还会防人呢?这个回答,令那帕里生出了一丝鄙夷,想求我做主,你还信不过我,那你求个什么劲儿啊?

    “那等回头有空,你再说吧,”那副处长不能容忍陈太忠在自己面前嚣张,一个地方上的副处而已,董祥麟见了我,也要客客气气呢,你算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没错,你身后有人,不过既然你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?靠山硬的主儿,我见得多了,也不差你这么一个半个的,反正这一块儿,就是我那帕里说了算。

    一边腹诽着,他一边收拾起办公桌上的东西,嘴里漫不经心地话了,“回头捡个合适的时间,安排你们再做一次审查,嗯,到时候我会通知凤凰科委列席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副处长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了,既然你们科委内部扯皮,那随便你们扯去好了,别的事我不会做,拖着还不简单?

    可是,现在陈太忠听话的水平已经大大地见涨了,一听就听出来对方是在**裸地表示,这件事我要搁置了,想要钱?对不起了,爷没兴趣陪你们玩儿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个时间,不会太久,要不没准会生一些变故,”他也站起了身子,跟我拽?你也不过就是个副处,得瑟什么?

    他冲着那帕里笑一笑,那笑容里却是颇有点冷漠的味道,“既然那副处长这么忙,那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没准会生变故吗?那副处长停下手中的活,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太忠的背影,嘴角也噙着一丝冷笑,你还真以为,有个把两个靠山,就玩得转省政府了?别幼稚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笑容在他脸上凝结,眼下已经是五点半了,这个年轻的副处,居然能在这个时间离开,而不是请自己吃饭,看来,底气真的很足嘛。

    那帕里当然不会稀罕一顿吃喝,事实上,就算陈太忠出吃饭的邀请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,这种不尴不尬的时刻,他肯定是要避嫌的。

    但是,那副处长主动避嫌是一回事,陈某人开不开口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缺了这种该有的单刀直入和欲语还休,那就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环节。

    能破坏环节完整性的,只有那些不注重该环节的人物,或者是智障----陈太忠是智障吗?那帕里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迹象。

    所以,这家伙是个有资格不注意这个环节的主儿,想到这一点,那帕里处长心里有点被人忽视的愤懑,但同时又提高了警惕:看来,这件事的处理,还是要谨慎一点。

    反正,目前看起来,先拖着总是个不错的选择,就算可能招来领导的不满意,但既然是审查,谨慎一点并不是什么大错,领导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考虑身后这厮的想法,今天的省政府之行,让他觉得还是有点收获的,不管姓那的是怎么想的,有一点毫无疑问,审查还会继续下去,而且综合处要邀请凤凰科委的人,有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