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七百零四-五章(书号:760

第七百零四-五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吴书记?”听到陈太忠的回答,不光是李健和邱朝晖倒吸一口凉气,姜世杰更是惊讶地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论起对吴言的敏感,在座之人莫过于姜乡长了,眼下的区里,由于区长项大通走了,吴书记强力上位,在横山,她基本上就是一手遮天了。

    尤为关键的是,有几个跟项大通走得较近的干部,正在被吴言架在火上烤呢,有些位置有空档,吴书记也就任命一些相关领导兼任,暂时留白不予处理,以便她在整合横山的过程中,上打下拉好做通盘调整。

    当然,可以想像的是,她的行动是受到章尧东大力支持的,否则的话,吴书记想在横山大展手脚也是有难度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姜世杰就是盯住了其中一个空位,横山区委办主任,所以,听到陈太忠居然能约出吴言来,情不自禁地出声了。

    倒是小吉和小朱交换了一个眼神,对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的名头,两人也都久仰了,现在眼神中传递的信息就是:头儿真不是盖的,连吴言都约得出来,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!

    就连邢建中眼中都冒出了一丝炽热,因为厂设在横山区,他虽是商人,却也听说过这个美女书记的名头。

    只有小朱的丈夫,有点迷糊,他看看自己的老婆,“月华,怎么一说吴书记,你们都不说话了呢?”

    “吴书记可是很少陪人吃饭的,老康,”小吉跟朱月华的关系挺近,跟她丈夫也有交往,两人关系还行,他轻笑一声。大拇指向后一指,脸上神色煞是傲然,“也就是我们陈老大,能有这个面。”

    李健在一边看着他这行为,心中有一点微微的不解,不管怎么说。你们招商办也是政府部门啊,怎么一个个都是这种企业味儿十足的样?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他也就明白了,其实按传言说的来分析,人家招商办的做事风格。可不就是十足的企业?不过是旱涝保收而已嘛。

    邱朝晖却是没心思关心这些枝节末梢,他在意地只有一点,“太忠,那个……咱们中午说的事儿,她答应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还没见面呢,酒桌上说吧。”陈太忠的回答话音未落,荆紫菱实在耐不住这一帮人了——怎么,吴言这名字,这么有魅力吗?

    “太忠哥,这个吴书记,是男的还是女的啊?”

    就在她说出这一句话的同一时刻。吴言推门进来了,猛然听到这话,她心里有点不开心——陈太忠,你地朋友嚼舌头,不能等我不在的时候嚼啊?

    顺着声音不满地望去,下一刻,吴书记就是微微的一愣。这个女孩儿,也实在太漂亮了一点吧?

    她,管他叫“太忠哥”?想到这一点,吴言的心里,没由来地涌上一股酸意。

    荆紫菱本身就代表着荆俊伟,是投资商,今天又是小朱给自家老公介绍工作。理所当然地坐了上位。她身边,一边是邢建中一边是陈太忠。

    上位。自然是对着门口的,所以,吴言一进来,荆紫菱就现了,登时闭嘴,愕然地望向她,心里却是不住地嘀咕:这个漂亮女人,不会就是吴言吧?

    她想地是不会,不过,天才美少女这绰号不是白叫的,联想起众人异样的表情,再看到进门的这位虽是年轻,却是一脸的肃穆,美艳的眉眼间,隐隐透出一股威严,这……估计还就是吴言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样,一桌的脑袋齐齐地转了过来,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姜世杰已经站了起来,动作之大,差点把椅带倒,“吴书记!”

    吴言当然认识姜世杰,见到他这个样,沉着脸微微点一下头,心里却是有点奇怪:怎么这一桌人,我就不认识几个呢?大概都不是体制里地人——陈太忠这是在搞什么啊?

    陈太忠见状,登时又想到了自己初见吴言时的感觉,那时候的吴言,真当得起是“艳若桃李冷若冰霜”八个字,实实在在地给人一种不可高攀的感觉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跟她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,平时见面又都是偷偷摸摸的,见到的都是吴书记小鸟依人地小女人模样,眼下猛然见到她这副模样,禁不住起了一点疑虑:哥们儿今天把她喊来,是不是错了?

    不过,已经到了眼下这步,却是由不得他多想了,陈副主任满脸堆笑地站了起来,“哈,老书记来了?请坐请坐……”

    他叫她老书记,那自然不是说吴言老,而是表示他自己曾是吴书记手下的一员,效果等同于“老领导”的称呼,不但拉近了双方距离,更是向众人表示不忘本的意思。

    老书记?吴言差点没被这个称呼笑死,不过她的控制能力极强,虽然腹中狂笑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微微地点点头,“随便一点吧,不用给我空位了。”

    敢情,到了这个时候,陈太忠才现,上位没给吴言留,赶紧忙着张罗——这也是他大意了,人家横山区的党政一把手,自然是要坐上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说是她说,别人不可能缺了这个礼,一顿张罗之后,吴言贴着荆紫菱坐下了,她地另一边,却是坐下了陈太忠。

    直到坐下之后,吴言才现,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女孩,还真的是年轻,肌肤水嫩光滑,一看就是那种弹性极强的,青春的活力十足,想到陈太忠称呼自己“老书记”,一时又有点感慨:难道说,我真的老了吗?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将在座的人逐一向吴书记介绍了,这时候吴言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自己对这帮人各个都很陌生。

    不过,陌生归陌生。横山区地投资者和当地一把手,那是有理由跟她坐在一起吃饭地,招商办那俩资格差一点,可是吴,招商办里水深,勉强也有资格跟她同坐。

    也就是科委的那二位。吴言有点琢磨不透,不过,这并不重要,重要地是陈太忠是科委地副主任,那夹带俩人过来。也就正常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吴书记还以为,陈太忠要向别人显摆一下,跟自己关系不错,扯她的大旗做幌呢,眼下却是有点明白了,敢情他是给自己介绍一个高科技项目的相关负责人。

    以前她只是书记。现在兼了区长,自然要多考虑政府事务,想到这里,她大大方方地扫了陈太忠一眼,心说这个家伙倒还知道替我着想,今天这一桌人。确实不怎么尴尬。

    她心里才赞了他没两分钟,陈太忠就提出了令她尴尬的问题,“吴书记,咱们那个集资楼,差不多可以交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差不多了,不过那块我还没理顺,”吴言点点头。“可能有些手续还要办,估计要拖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请吴书记来,是我们科委这儿啊,有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开始陈述自己的意愿,顺便扫一眼自己的两个同事,他很欣然地现,李健和邱朝晖对他……那简直是满脸地钦佩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不过。很遗憾,非常遗憾。在他陈述完之后,吴言沉默了半分钟,才冷着脸摇摇头,“陈主任,这个问题,以后再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眼下,吃饭才是正事,以后讨论倒也无妨,可是配合上她的神态和语气,大家都听出来了,这个以后就是“没有以后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陈太忠不由得大奇,我被拒绝了……被拒绝了吗?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是做好了吴言要装装样地心理准备,想着对方大不了说一句“回去研究研究”之类的,谁想吴书记根本不给他面,直接就顶了回来。

    你这家伙欠收拾啊,他若无其事地又谈起了别的,心里却是恨得牙根儿直痒痒:当着这么多人,让我下不来台,行,吴言,你算个狠的。

    他自觉装得不错,而且李健和邱朝晖也看出他的尴尬,配合着将话题扯开了,可是吴书记究竟是他的枕边人,何尝感受不到这厮有点恼怒了?

    我可不是那个意思,吴言知道这家伙心眼小,少不得偷偷将小脚缩回来,悄悄地在他腿上蹭蹭:别生气啊。

    陈太忠感觉到了,眉头皱皱,却是扭过头来,笑嘻嘻地跟她说话……严格地说,是隔着吴书记跟荆紫菱说话,此她非彼“她”,“小紫菱,一会儿去唱歌?”

    哼,小吴同学,你惹到我了,哥们儿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

    第七百零五章秘书长捧场

    荆紫菱没直接答应陈太忠的邀请,而是转头冲着吴言笑笑,“吴书记,晚上有空没有,要不要一起去唱歌?”

    荆家地焦油加工厂在横山的地界上,她本就有心跟吴言处好关系,再加上太忠哥又有求于吴书记,她就想充分挥自身的女性优势,拉这个美艳的女书记一起去唱歌,从而慢慢地公关。

    “我一向少进那种场合,”吴言本不打算卖她面,只是,荆紫菱的笑容,让人看得异常舒服,就连做为女人的她,都禁不住有点怦然心动,再加上人家又代表了横山地投资商,所以,强硬的话说到一半,又被她硬生生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这两天的会实在太多了,”她的脸上,带起了些许微笑,当然,这个笑容是给荆紫菱的——大家都知道,吴书记对男人,从来都不假辞色的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很累,换个日吧?”“我在凤凰,最多再待三天就要走了,”荆紫菱噘起小嘴,遗憾地摇摇头,“吴书记,这三天里,你有空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真不知道了,”吴言想了一下,最终还是苦笑着摇摇头。“明天你给我打电话吧?”

    明天哥们儿可是要开一天的会,没空!陈太忠听到这里,心里更是愤愤不平,他正生闷气呢,却觉得小腿肚上,又有异物在摩擦。

    少来这套!他天眼一开。就现还是吴言地小脚丫在作怪,不过,他没打算原谅她,当着这么多人,你居然不给我面——你知道不知道。男人混社会,讲究的就是一个面?

    荆紫菱既然没答应他去唱歌,那么,吃完饭之后,大家就是各回各家了,小吉开了一辆不知道从哪儿搞到的奥迪,送小朱两口回家。陈太忠见大家都有座驾了,就开车将自己的两个同事送回家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邱朝晖还劝他呢,“陈主任,你也别灰心,只说你能把吴书记请来吃饭。事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,女人嘛,其实都挺好哄的。”

    “哄她?哼,”陈太忠冷冷地哼一声,却是没再说话了,今天哥们儿要好好地收拾她!让她知道,男人在人前的尊严。是很重要地!

    他话里地不满,后座上的二位全都听到了,相互交换一个眼色:得,咱家这新来地主任还真猛,居然能不把凤凰市一等一的强势正处、手握党政大权的吴言放在眼里,这底气……也太足了一点吧?

    然而,事实证明。陈某人地底气足。那是有理由的,就在他将两人送到家。自己开车回去的路上,就接到了白书记的短信,“你生气啦?”

    “我岂止是生气了?我是很生气!”陈太忠抓起电话就打了过去,电话一通就嚷嚷了起来,“告诉你,哥们儿今天,要当剥皮太守,剥了县令的皮!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啊,我等着你呢,”电话里,传来了吴言得意地笑声,“呵呵,别来的太晚哦,明天我还忙呢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是个什么说法?放了电话,陈太忠又琢磨了起来,就算你那么做,是想撇清跟我的关系,可是,也不是你这么一个撇法吧?

    当然,进了吴书记家之后,他很快就明白了吴言的想法:她不但是想撇清,更重要的,是要表现出对这件事的抵触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陈副主任想要推动这件事,那就得时不时地去横山区“公关”一下,或者……还得偶尔邀请吴书记出来,“**”一下。

    听到吴言如此的良苦用心,陈太忠一时没话了,看来,吴书记也不甘心一直躲在幕后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还是得惩罚你一下,”他沉吟片刻,绷起了脸来,“你倒是爽了,拒绝了我,可是你老公地面,在一群人面前,丢了个精光,不行,不好好修理你一下,我不甘

    “那你修理呗,谁怕谁啊?”天气渐热,吴言身上只穿了一件棉质睡衣,她缓缓地解开了系在腰间的睡衣带,眼望着他,红晕上脸,“下手……嗯,轻一点啊……”

    呀,哥们儿倒是忘了,她还有轻微的被虐的喜好呢,陈太忠一时无言了,愣了一下之后,站起来转身作势要走,“哼,你憋着吧,我回家自己解决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一个柔软的身,自他身后贴了上来,吴书记的声音,有若低沉地箫声一般,似怨似喜,“到最后,我勉强答应了你们科委,这不是……更显得你公关能力强吗?”

    “哈,我要走的话,你哪儿抱得住?”陈太忠笑一声,手向后伸,一猫腰,就把身后那弹性惊人的火热**背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科委的会,开得波澜不惊,远一点的像童山和阴平的科委干部,早早地在昨天就到了,九点钟按时开会。

    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,景静砾秘书长居然莅临会场,陈太忠马上中止了讲话,文海更是主动迎了上去,“欢迎景秘书长光临指导!”

    这种意思不大地会议,通常是没有市级领导来科委的,同是火炬计划推广动员会,高新区那边得到的重视,肯定比科委这边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景秘书长肯来,那是相当给科委面了,一时间,众多目光纷纷洒向了年轻的陈副主任,秘书长肯定是冲着他来的吧?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没觉得怎么意外,或者,这是自己昨天将蒋庆云直接羞走了,景秘书长来个投桃报李?

    面对文主任的招呼,景静砾也没客气,径直走上主席台,找个位置坐下,冲陈太忠笑笑,“呵呵,陈副主任继续说吧,就当我不在好了,今天,我是来旁听的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哪儿会失了这种礼数,他笑着走过去,“景秘书长先给大家讲两句吧?”

    “不讲不讲,真地,”景静砾很认真地摆摆手,只是科委其他领导也纷纷表示,要秘书长讲两句,他略一犹豫,笑着点点头,“这样,等上午你们地会完了之后,我再讲吧,其实……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等陈太忠里嗦地把从素波领悟地会议精神照搬过来、讲完之后,就是十一点半了,这还是他考虑到景静砾在场,尽量将一些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话跳过,否则的话,他原本是计划讲三个小时的。

    景静砾的讲话,却是干净利落,“呵呵,本来就没准备讲话的,今天,我代表市政府来到科委参加这个会议,充分感受到了大家的工作热情,感受到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,我相信,在新的一年里,科委会带给整个凤凰市、凤凰人民更多的惊喜,我的话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啊?这就完了,会场众人相互交换一个眼色,却是热烈地鼓起掌来,有那正昏昏欲睡的主儿,却是拍手拍得格外用力,秘大家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了。

    “中午了,休会,”等掌声渐稀,文海站起身宣布了一句,转身笑着对景静砾出了邀请,“秘书长,到时间了,一起去参加会餐吧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中午要陪省里来的城市卫生检查团呢,”景静砾笑一声,伸出手同文海蜻蜓点水般地握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将脸转向了陈太忠,“陈副主任,关于火炬计划的推动,希望你能多同市里沟通一下,市政府对科委的工作,会大力支持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场合,景秘书长的态度,应该说就是代表了段卫华的态度,听到这样的话,科委的几个领导,望向陈太忠的眼里,都是一副惊讶加若有所思的样。

    目送景静砾的车队离开,文海转头向陈太忠问了,语气竟然是说不出的客气,“陈主任,这个火炬计划,还有文章可作?”

    这一刻,陈太忠才感觉到,混官场,口紧是何等重要的品性,李健的嘴还真紧,他只是随便叮嘱了一下,结果人家都没向大主任汇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不成熟的想法,”他轻笑一声含糊其辞,景静砾的话已经点出来了,他陈某人要有大动作,他要是再矫情,倒是显得没什么担当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