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七百零一章冲得猛了点(书号:760

第七百零一章冲得猛了点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蒋庆云头上打着绷带,脚上打着石膏,沙边上,还放着一根拐杖,正在同段卫华唠叨着,看起来精神倒是不错,“段市长,我要求严惩打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红星队的已经回素波去了,”段卫华淡淡地回答,见陈太忠进来了,点点头,“小陈你坐,这边事情马上就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事情是在咱们凤凰生的嘛,”蒋庆云颇有点不依不饶的味道,他看了陈太忠一眼,没什么表情地转回了头,换个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两人不认识呢。

    倒是景静砾站起身子,走到了陈太忠的身边坐下,低声嘀咕了起来,“这家伙也真是的,没完没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董这事儿,办得不是很漂亮啊,陈太忠冷冷地看着蒋庆云,心里就有点抱怨了,我不是说了吗?要打得这家伙再不敢来凤凰?

    亏得小董不在,要不然听到这番抱怨,一定觉得冤枉死了,他确实是警告了蒋庆云了,但是谁能想得到,这厮的怨气有这么大呢?

    蒋经理原本就是眼小之辈,否则怎么可能克扣得力手下的提成?因为丢了碳素厂的项目,卫明德又辞职了,他心里确实是恼火得不得了,找高强理论吧,他还没那个胆子,正好就借着挨打的事儿,给凤凰市施加一点压力。陈太忠心里在抱怨,耳边还传来景秘书长不住的嘀咕,“……跟别人打架,居然要我安排他见段市长,算,也就这一次了,我算是对得起老彭了……”

    彭重山也算不得什么好鸟,陈太忠瞥一眼秘书长,也没说话,静静地听蒋庆云在那里指手画脚地抱怨。

    “咱们凤凰市的投资环境。真的很差啊,”那厮痛心疾地摇摇头,看那样子,简直就像他才是凤凰市市长一般,“我本来还想从6海省拉两个老乡过来。搞点别的投资呢,这么一来,让我怎么跟别人说啊?”

    段卫华白了景静砾一眼,眼中隐约有点抱怨的意思:我说小景,你怎么把这么个东西给我领过来了?

    不过,抱怨归抱怨,他也能理解景静砾的心思。毕竟那彭重山跟范晓军有点关系,他自己还不是也一样?因为彭副厅长,才肯拨冗一见这个小小的商人的?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你希望凤凰市为你做点什么?”段卫华心里已经麻烦到不行了,心说冲着彭重山的面子,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带着五千万来,就是为了阴平碳素厂地项目。”蒋庆云轻咳一声,“不过,真没想到被别人摘了桃子,我希望……凤凰市能重新考虑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恐怕我们是无能为力,”段卫华根本不鸟他这一套,淡淡地摇摇头。“你还是说说,关于跟红星队打架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项目,我早就运作了啊,”蒋庆云双手一摊,脸上惊讶异常。“本来跟临河铝业谈得也有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我靠,段卫华一时间真想骂人了,临铝也是你能拿下来的?你当我这市长是白痴啊?

    不过,想到拿下临铝的人就在一边,他也懒得多解释了,嘴巴一努,“小陈。对他说的话。你怎么看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,听到段市长问。登时就是冷冷地一哼,“蒋庆云,我不是笑话你,来,你现在给我甩出五千万来,我陈太忠当着卫华市长就做这个主了,碳素厂地项目给你!”

    蒋庆云登时就愕然了,不过,想想卫明德这个“叛徒”,他心里也明白了过来:敢情陈太忠知道了我的底细啊?

    段卫华初听这话,也惊了一下,他是真没想到,陈太忠居然认得这厮,只是再一想,倒也释然了,小陈运作这个项目,不是一天两天的,知道蒋庆云的底儿,这不是正常吗?

    可是,当着我这个市长的面,你这话也说得出口,实在有点……想到这儿,他禁不住微笑着摇摇头,我让你冲了,不过,你也不用冲得这么猛吧?

    蒋庆云的愕然,只是那么一瞬间,下一刻,他就恢复了正常,冷笑着摇摇头,“不知道陈科长你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没别的意思,”陈太忠还他一个冷笑,“你不是带了五千万来吗?亮出来给大家看看啊,我就奇怪了,为什么高强和支光明,都没说过你有这么多钱呢?”

    “支光明?”一听这个名字,蒋庆云地脸就白了,支老板是玩走私出身的,手下还一票人,跟黑道有点扯不清的关系呢,在6海省可也是没人敢惹的主儿。

    现在,支光明洗白了,但同时也坐大了,要是说他因为财力不敌,不敢惹高强,那对上支老板,只有闻风而逃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临河铝业的范董事长跟我很熟,”陈太忠根本不理他的反应,自顾自地说着,“要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,你跟她谈谈你们合作地问题?信不信她能一口拒绝你?”

    蒋庆云的脸,登时就变得白得不能再白了,陈太忠这两个问题,问得他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听说了,高强拿下了碳素厂的项目,只是,那个项目,临铝要参股,所以,高老板其实出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当然,出不了多少钱,也得出那么两三千万,不过,这种好项目,再搭上国企参股的积极因素,他甚至都不需要贷款,在6海就能融到部分资金,这也是他对这个项目不依不饶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可遗憾的是,他真的没想到,凤凰市和临河铝业,原本是老死不相往来地,只是出了陈太忠这么一个怪胎,阴差阳错之下,这个项目才能谈成。

    他只当是临铝那边受制于铝矾土的采购,跟凤凰市随便一谈就谈妥了。整顿一下下马乡,那都是顺手的事呢。

    这一刻,蒋庆云张口结舌,实在无言以对,段卫华可是没心思等他反应。皱着眉头手一挥,对着景静砾话了。

    “景秘书长,把他领出去吧,以后我都不想见到这个人了,凤凰市不欢迎他。”

    景静砾一听,二话不说就站起了身子,他是段卫华的人。心里自是非常清楚,以卫华市长的好脾气,都能当着对方说出这样地话来,心里那肯定是十分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蒋经理,”他淡淡地看着蒋庆云,眼中有一丝怒气时隐时现,这一次。我景某人也对得起彭重山了,“你都害得我挨训了,还不知足吗?”

    看着蒋庆云和景静砾消失在门口,段卫华摇摇头,冷冷地一哼,“无耻之尤,这种人就是亿万富翁。凤凰市也不欢迎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地头就转向了陈太忠,轻笑一声,“啧,小陈。你说话也太偏激了一点,呵呵……对了,找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“卫华市长,关于曼彻斯特那里,我有点个人的看法。嗯。也联系了一下伯明翰的尼克议员,他觉得比较容易操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段卫华的眼睛一亮。却是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地抬了抬下巴:你讲!

    等听完陈太忠的话,段市长陷入了沉思中,手指下意识地在桌子上敲击着,久久没有话,最后才黯然地叹一口气,“看来,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他对这个结果,不无遗憾,陈太忠地建议,其实是极好地,不过,在这个经济挂帅地时代,只能在科教文卫的角度上做一些交流地话,确实让人感觉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的话,就把曼彻斯特的市长拉来好了,”陈太忠也叹一口气,尼克昨天说了,加强交流倒是比较好办,曼彻斯特地各种组织都是相当多的,可是市长只有一个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正好我去曼彻斯特散散心,”段卫华笑着摇摇头,“整天见你们往国外飞了,这次啊,我也飞一飞……太忠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也想去呢,”陈太忠苦着脸点点头,却是借着这个机会,说出了自己的来意,“不过,科委这边百废待兴,啧,实在是走不开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