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九十七章 李主任上门(书号:760

第六百九十七章 李主任上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我都懒得说你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?”耿主任一听李勇生的话,就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党校同学,那是你的宝贵资源啊,”他指指李勇生,脸上的那份痛心,显出了他恨铁不成钢的心情,“不能处好也就算了,像你这样,弄到剑拔弩张的,让人看笑话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,那个陈太忠年纪轻轻,真的不懂得尊重老人嘛,想起那次照相风波,李勇生觉得挺委屈的,那家伙太嚣张太没眼色了。

    他一向对老干部尊重有加,由于是自内心的,所以逐渐就形成了这么一个理念:我尊重老人,所以,那些后进的年轻人,也得尊重我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原本是没有什么错的,可是李副主任能把小小的一次照相经历都牢记于心并且耿耿于怀,不得不说,他的心眼确实小了一点,而且也太喜欢上纲上线了。

    当然,李勇生的委屈,是说不出来的,所以只能悻悻地叹口气,“昨天他还找到我外甥,说是要……要弄死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年轻人的胡话嘛,你总不能当真吧?”耿主任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现在好了,人家把事儿捅到秦连成那儿了……这是市里的重点项目,你知道秦连成是怎么跟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人家可真未必是开玩笑!李勇生心里悻悻地回句嘴,他听外甥说过一点,关于监狱和看守所里的猫腻,不过,他没勇气去辩解,也敢没回答耿主任接下来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只是用怯怯地眼神,直勾勾地看着耿主任:秦连成怎么说的?

    “秦连成说,看在以前的交情上,先给我提个醒,焦油厂项目是填补国内空白的。”耿主任长叹一声,“他说,咱们这儿要是再拖着,他就要从正规渠道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从正规渠道反应到市里,建委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,想到这个,他实在太闹心了,所以,接下来的话。几乎是喊着出来的,“我欠了人家好大一个人情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我马上让他们放行,”李勇生当机立断,又苦着脸解释一下。“其实,那边已经开始施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刁难人,都刁难不到点儿上,幼稚!”耿主任冷哼一声,又瞪他一眼,“光放行不行。跟那个陈太忠好好说说去,把误会解释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李勇生的脸,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他既然认定陈太忠不尊重前辈,就真地不想放下身段,主动去跟对方说话,就算外甥那边的压力很大,他都不想屈服,陈太忠的强势。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可是。他要是不听耿主任的话,那不也是不尊重领导吗?“唉,主任,那个……那个家伙对我成见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耿主任淡淡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,“算了,我给文海打个电话吧。让他做做那个小陈的工作好了。”

    按说。他打电话给秦连成更为合适,不过。他已经让秦连成说了一通了,再打电话,还真丢不起这张老脸,还好,陈太忠是身兼两个部门的领导职位的。

    建委和科委,是同级职能委员会,不过两者的差距,不可以道里计,建委地权力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耿主任上面没什么人,几年前就上进到副市长了,要是有个得力的后台,最起码,现在凤凰市的常委班子里,稳稳地有他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所以,接到他的电话,一时间,文主任还真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,略一寻思,觉得自己现在跟陈太忠地关系有所缓和,于是就应承下来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是这事儿,就有点不耐烦,不过,文主任说得挺委婉的,“陈主任,这个……要不我跟耿主任建议一下,让李勇生找你道歉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道歉……那就道歉吧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冷不丁地,他想起了办公室那小伙子昨天提出的建议,下一句就热情了一点,“上午,我在科委等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他开始不住地琢磨了,不过,好半天他都没琢磨出来,建委那边,跟科委能有什么合作项目,说不得就找到了李健,“建委跟咱们科委,有什么业务往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以前跟工业展科有点关系,不过现在没有了,”李健对这个挺清楚的,“建委管着建筑设计院和市政设计院,有专业设计能力,跟咱们这边就少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遗憾,送上门的便宜不能捡,想到这个,陈太忠微微地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他正无聊地在院子里转悠呢,李勇生开着一辆沙漠王驶进了院中,看到陈太忠站在那里,跳下车来,勉力冲他挤出一个笑容,“呵呵,太忠,好久不见了……咱们,去你办公室聊聊?”

    “办公室正装修呢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冲楼上努一努嘴,转头给了他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,“李主任今天……有空啊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李勇生尴尬地咳嗽两声,心里却是更恨陈太忠了,妈逼的,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地吗?还这么傲慢,客气一点会死啊?

    只是,已经到了眼下这一步,他缩也缩不回去了,只能硬着头皮,冷着脸话了,“是这样,我听说我的外甥……跟你似乎,咳咳,有点误会,这不是过来……替他道个歉吗?”

    他一开始说话,还有点尴尬,不过说着说着就顺溜了,人都是这样,万事开头难,“太忠,咱们好歹也是同学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手一抬,阻止了他说话,“既然李主任你找上门来了,这件事就算揭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像句人话,李勇生点点头,脸上也开始有了一丝正常的笑意,怎奈,陈太忠说话,却是不管他的反应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个外甥啊……你说说他,要好好改造,不要在里面整天就寻思欺负这个、折腾那个的,那样的话,不利于他的改造。”

    李勇生的笑容,硬生生地被扼杀在了摇篮里,一时间他就有点恼怒了,你说你话都说完了,说得也还算客气,可是,非要加上后面这一段……有你这么做人的吗?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这个姿态倒也不算低,现在两人是平级了,虽然建委地副处肯定比科委地副处强,可是人家陈主任年轻,在官场上,年轻就是最大的优势----这位年轻得离谱。

    再说了,人家还兼着招商办的副主任呢,那儿的庙虽然不大,可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己的外甥惹到这位,那也算活该倒霉了,陈太忠能轻轻揭过这个梁子,倒也算是给了他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件事儿,跟你说一下,”李勇生直视着对方,“招商办好像有个焦油厂项目?那件事啊,规划局那边办得有点拖拉,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,要大开绿灯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可是不知道,秦连成给建委的耿主任打电话了,焦油厂地事儿不止他一个人在关心,除小吉、荆涛之外,还有总工程师邢建中、清渠乡乡长姜世杰……关心这件事地人太多了,传到秦连成耳朵里,简直就是必然的事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一直就没把这件事当回事,所以,一听到李勇生这么说,他心里就不痛快了,怎么着,我放你外甥一马,你就觉得……你自己地要挟成功了?

    李勇生你这……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?陈太忠冲着他笑笑,很是灿烂的那种,“这件事我还真不清楚,最近一直忙着科委的事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嗯?你不清楚?李勇生一听,总觉得这话不是一回事儿,你不清楚的话,秦连成会把电话打到建委去吗?

    难道说,不是这厮传上去话的?他的脑瓜其实也够用,不过,他实在拿不准这事情到底是个什么味道,一时间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麻烦太忠你了,跟他们说一说,去规划局把手续补办一下吧,”他见陈太忠笑着说话,自然也是要回个笑脸,“呵呵,这件事欠沟通。”

    李主任哪里想得到,陈某人笑的时候,一般都是比较恼火的时候?

    “无所谓了,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更恼火了,我靠,你的规划局拖了我项目的后腿,现在还要我的人去上门办理,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?

    所以,他笑得很开心,“不着急的,完工的时候再办也不晚,就是个手续嘛,呵呵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