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找人出气(书号:760

第六百九十一章 找人出气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见陈太忠这副悻悻的样子,段卫华的好奇心反倒是被勾起来了,一时放下了自己的心事,“你那到底提了点什么建议啊?怎么不先跟市里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要钱呗,科委那么穷,”陈太忠郁闷地咂咂嘴,叹口气,“正好去参加会议,就想看看能不能借着这个东风,跟省里要点钱要点政策,好把科委搞上去。”

    嘿,你还真把那个破主任当真了?那是章尧东玩你呢,段卫华心里冷哼,脸上却是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我说小陈,以后有这种事情,先跟市里通个气,要不然,没准别人会有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段市长这句话里的关爱之情很浓,他当然不能做什么解释,否则让人家觉得自己要狡辩,那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觉得挺委屈的,我要是跟市里提建议,你们会在意吗?郭宇现在又掌着财权,那厮对我很有意见,会答应拨款吗?

    到末了,十有**还是会撺掇着我跟省里要钱,可是我陈某人自己要钱,能跟蒙艺张开嘴,要是掺杂上市里的因素,你让我怎么通过私人渠道向蒙书记张嘴?

    而且,一开始,我也只是打算问问这件事能搞不能搞嘛,谁能想到,蒙艺的反应就那么快呢?

    “我先打个电话,跟尼克说一声吧,看他能不能张罗一下,还有,问问甯瑞远,看他能不能帮上一点忙,”陈太忠不想考虑这种闹心的事儿了,索性就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那边没能力帮忙,那我就跑一趟,最差也要把曼彻斯特的市长拉过来。段市长您看……这样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无所谓,你随便问问就好了。”段卫华笑着摇摇头,他的手还是在玩弄着钢笔,不过钢笔的转动方式。已经由顺时针变成了逆时针,一般情况下,逆时针代表段市长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也知道,人家卫华市长说的是随便问问,可自己真的只是“随便问问”的话,那绝对就错到一塌糊涂了,这个关窍,是个人就能想得到。

    走出市政府,他还是有点郁闷,当然。他并没有把联系尼克地事儿放在心上,他的纠结主要还是因为,科委的事情,似乎自己又做得……有点出格了?

    这年头。只有不做事,才会不出错啊……想到这个,他有点想骂人,哥们儿这是当官呢。还是当受气包呢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心里越地不是滋味了,还好,今天他地林肯车就喷好漆了,这多少算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去马疯子那儿拿上车,他却是猛地想起了答应景静砾的事儿,用铁手那边去收拾蒋庆云。似乎有点不合适了。该不该找十七出一下头呢?

    正琢磨呢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来电话地是荆涛,“小陈,中午有空没有,我和紫菱来凤凰了,找个地方随便坐坐?”

    这次荆涛来凤凰,是又给陈太忠送来两份课题建议,同时,那个煤焦油厂的选址的那个小山包,规划局拖着不给批,现在父女来,也是问一问这件事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是先建厂子,还是说再等一等?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就恼火了,抬手就给小吉打了一个电话,“这是市里再三说要特事特办的高科技项目,这个规划局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”小吉也有点不摸头脑,不过,他的法子很直接,“我已经让他们动工了,敢挡咱们的路……何必给他们留面子?”

    “啧,没道理的嘛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建委分管规划的那个副主任李勇生,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,”小吉的话,登时成功地点燃了陈副处长地怒火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挂掉了电话,琢磨一下,直接将车开到了凤凰警察局。

    警察局的门卫一见是灰色林肯,问都不敢问,眼见陈太忠在那里停车,拿起电话拨一个内部分机号,伸出手,将话筒和嘴巴捂得死死的,声音压得奇低,“陶秘,陈太忠来啦。”

    小陶秘书放下电话,快步走到正在接电话的王宏伟身边,“陈太忠来了,王局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嗯?王局长一听,觉得事情有点不妙,这厮现在连电话都不打,直接找上门来了……估计是有大事了。

    他拿着手机就走了出去,还好,最近陈某人来得少,王宏伟在自己办公室旁边整理出一个小休息室来,可以打个小盹,也可以会见一些私下地客人……当然,躲瘟神也是其功用之一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陈太忠来这儿,不是找他来了,而是找小董,是的,他打算好好地收拾一下那个钱串子,李勇生你不是会搞事儿吗?我还就偏偏不找你去。

    小董果然又在这里厮混,陈太忠一分钟内就找到了人,他遇到的警察们,都在很热心地为其指路----我们也不指望你领情,离我们远一点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“钱串子啊……我也好久没去了,”小董一听,有点汗颜地意思,“陈处,我催您好多次了,您总是没时间啊,所以我也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解释,我知道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是啊,他自己都不当回事了,还指望人家小董操心,那要求也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小董这种有啥说啥不作伪的性格,倒是让他挺欣赏的,“这个人渣,我本来说没空理他了,啧,谁想他舅舅不识趣啊……带我去看看这个钱串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舅舅,建委的那个李勇生?”小董的记性不是一般地好,“好像年前来过一次,不过,也没提什么要求,那家伙也真忍得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生来过?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果然就是这么回事了,那家伙知道自己在整他的外甥,却是怀了旧怨,不肯上门相求,现在就是给招商办的项目上使绊子。

    说着,两人就走到了临看地门口,小董招招手,就有人过来把铁栅栏门打开了,不多时,又从临看里把钱串子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乍一见到钱串子,陈太忠根本有点不敢认了,在他地印象中,那厮是个矮胖的家伙,怎么三个月没见,就瘦成麻杆一般了?来阵风是绝对吹得倒地。

    看到小董在场,除了郭所长,临看的人全离开了,没人愿意呆在陈太忠旁边,上次小郎可是还挨揍了呢。

    “日子过得苦了一点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打量着钱串子,一边摇头一边咂咂嘴,“啧啧,这减肥效果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钱串子脸色灰白,很茫然地看着他,目光空洞无神,整个人看起来,像个老年痴呆症的患者一般。

    “想过得好一点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问了,转头看一眼郭所长,轻笑一声,“帮我把你舅舅扳倒,我就考虑照顾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钱串子依旧是那副活死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倒是郭所长听到这话,脸部情不自禁地抽*动了一下,我靠,你当着我的面儿就说这话?

    当然,再难听的话,郭所长也听到过,不过现在的问题是,陈太忠跟他并没有什么交情,这种情况下,陈某人敢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这话,那就不是一般的嚣张了。

    然而,人家这嚣张,嚣张得有道理,他倒是想表示一下反对意见呢----比如说一句“你不能这么说话”之类的,可是,这是王局长都要绕着走的主儿,他一个小小的所长又算什么?

    再想想此人的“瘟神”名头,这一刻,郭所长都恨不得自己不在现场,也省得将来陈某人的话被传出去之后,万一怀疑是他嘴多,那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可是反过来想想,人家这也是不见外的意思,自己要是能顺着迎合一下,也未必就不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正琢磨呢,陈太忠冷笑一声,又话了,“你不用装傻,两条路,一条就是检举你舅舅的不法行为,另一条……非正常死亡,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郭所长听得汗登时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忙不迭地咳嗽一声,“咳咳,陈……陈主任,这个,好像过一阵,他要转回监狱去了,那个……”“呀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感慨,笑着看看钱串子,“行啊,李勇生的本事还不小嘛,不过,你以为进了监狱我就收拾不了你啦?”

    王宏伟现在可是政法委书记了,你小子就算跑进监狱去,躲得过初一,躲得了十五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