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教委第一单(书号:760

第六百八十九章 教委第一单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被你打败了,上车吧,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先跳上了金杯车,不过,下一刻他就想起来丁小宁今天的表现了,虽然是狂野了一点,草莽之气也浓了一点,倒是挺合他的胃口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也辛苦了,”陈太忠搞定了朱宏晨,想着能凭空落一个京华酒店,心情真的很好,说不得又掏出两万来,向丁小宁塞了过去,“不过,以后这种事儿要少干,你太忠哥……怎么也是副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说我做得不对?”丁小宁觉得有点委屈了,就不肯伸手拿钱,厚实的小嘴也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做得对,”看着她那副样子,陈太忠连连点头,把钱向她那两条浑圆的大腿上一搁,伸手打火,“还帮我解决了一点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?”丁小宁一听就来精神了,能帮到陈太忠,可是她最幸福、最重要的事了,“说给我听听……对了,这件事最后算是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,陈太忠对她的信任,也是越地强了,说不得挑拣着把事情概述了一遍,不过,纵然是这样,两人的话说完,也就到了阳光小区门口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吧,这黑社会,实在是白担了一个黑字,好多行业好多人,其实比他们黑多了,”陈太忠以一个感叹句结束他的言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放过朱宏晨了?”丁小宁却是听得气愤不已,攥着小拳头狠狠地瞪着他,“他可是下药迷女干那些可怜女孩儿呢……这些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她们的爹妈,”陈太忠瞥一眼她。嘴里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要是她们不到十四岁,我也能伸手管管,都过了十八了,人家自己选的路,我何必坏人家好事呢?”

    坏人家好事?丁小宁被这话差点噎得半死,张嘴就要反驳。可是下一刻,她很愕然地现,自己居然没有能力反驳这个听起来煞是夸张的论点。

    他地话说得很是无情。但是,这又何尝不是事实呢?想到这里。她无奈地叹一口,心里有点不舒服,索性就转了话题,“太忠哥……我,我学会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。回头给你弄辆车,”陈太忠也没在意,将车停到了楼下,“想要个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用这两万就能买下车了,”丁小宁笑着跳下了车。像一头活蹦乱跳的小鹿一般,跑到了单元门前去开门,“我先买一辆旧车练练手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着她银铃一般的笑声,无奈地笑着摇摇头,丁小宁这妮子,什么都好,就是太独立、太要强了。

    又是荒唐的一夜过去了。第二天陈太忠才赶到科委。就有人找上了门来,来的是教委的办公室主任刘小宝。异常猥琐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哈,第一单买卖来了啊,”刘主任笑嘻嘻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买点显微镜和化学试剂,还有烧杯、滴管、天平、台秤什么地。”

    敢情,教委做出了统一采购的决定之后,有那么几所学校挑头站了出来,意思是说,你看,我们学校正要买些科教仪器呢,这个……教委是不是考虑一下?

    这些人的苗头,不单是指向教委,还隐隐地指向了科委:既然你们要断我们地财路,那么,我们现在缺设备,教委你总不能看着不管吧?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真的缺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,反正大家先报上来这么多。

    做为第一单,这次地金额还不算太少,居然需要三十多万的仪器----校长们的怨念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教委这边何尝不知道,这是下面的在故意激自己呢?大主任钱自坚直接拍板了,“第一单,他们要,就给,不管合理不合理,咱们要让大家明白,统一采购也不是要克扣学校,目的是在于降低成本。”

    刘小宝却是挺生气地,“钱主任,不能让他们这么搞吧?惯出毛病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惯出毛病来的,”钱自坚笑着摇摇头,却是不做什么解释,不过,他心里很明白,这些冲在第一线的学校,却未必是抵制意愿最强烈的。

    要说这些校长们是最会捡实惠的,倒是有这种可能,毫无疑问,采购方式才开始修改,大家都在观望教委会怎么执行呢,这个时候提出要求来,通过的可能性显然是极大地。

    甚至,都不排除这些校长是有意地在向教委示好的可能性,事实上,想得明白的人,会现这种刁难,可能成为一个变相的支持,对统一采购的支持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不引起其他没行动的学校的误会,这些人私下里,或者还会声称是想刁难教委一下。

    政治地微妙性,就表现在这里了,有很多时候,根本就没有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地说法,真的就是假地,假的就是真的,等最终结果出来,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去解释。

    所以,官场上才会产生那么多泾渭分明的派系----最起码,通过派系,是比较容易判断出一个人的动机的。

    钱主任深明这个道理,所以,自是不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,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终究是推动了教委的改革,钱又不多,从结果上讲,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在钱自坚想来,刘小宝或者明白这件事,只是在装傻,或者就是脑瓜不够用,不过,他没有为其科普的义务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反正,连十中的校长蒙晓艳,都提出了购买两万多科教仪器的申请,多倒是不算多,可她跟科委那个陈副主任的关系。很是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钱主任禁不住又想到了刚刚下马的五中校长,姓陈地这家伙,在五中也有情人吗?现在的年轻人,还真是够乱的……

    听到刘小宝这么说,陈太忠也挺高兴,少不得拉着刘主任聊了一阵。还把自己顺来的明前毛峰拿出来共享。

    可是,刘小宝聊天归聊天,喝茶归喝茶。虽然样样都做得不错,挺到位的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陈太忠还是隐隐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明白了!看着此人迟迟不肯离去,陈副主任终于反应过来了,人家这是……等着我许回扣呢。是吧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他就有点为难了,回扣……那是该许的,不就是那点儿事儿吗?而且,自打他进了官场之后,受过贿送过礼。可是偏偏地,还没给什么人许过回扣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抗拒这种行为,许别人一些回扣,还能锻炼他地办事能力----也就是情商,可是,毕竟他是没做过这种事儿的。

    哥们儿的第一次。就要浪费在你身上?陈太忠盘算一下。总是觉得有点吃亏,我可是副处。你才是正科啊,这么做是不是有点……太抬举你了?

    你要是副厅,那倒是能商量一下,这可是我第一次许回扣呢,你知道不知道,哥们儿有很重地处*女情结?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也不再客气,寻个合适的时机,笑了一声就拿起了电话,“这件事啊,归办公室管,我把办公室主任叫过来,让他带你去见服务公司地人,有什么事儿,你跟李主任说就行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李健接了电话,上来了,可是刘小宝有点郁闷了,虽然陈太忠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要他有事跟李主任直说就成。

    这年头,是买方市场,你丫难道不知道?就算你小子有点势力有点办法,可老子我是买主,是上帝啊,你就安排一个平级的家伙跟我谈?

    陈太忠还不知道,自己已经给对方留了一个极坏的印象,他笑着替二人介绍了一下,还刻意地叮嘱了李健一声,“李主任,你俩基本上都算是一个岗位的,一定要把刘主任招呼好啊,要不然我可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李健深谙办公室政治的艺术,自是明白陈太忠地意思,事实上,他都隐约猜到了,陈主任这话,或者就是授意自己在职责许可的范围内,可以适当地答应一些事情而无须请示。

    随着对新来的副主任的认识越来越深,李主任真的有点明白,这个年轻的家伙,为什么能升地这么快了,因为这厮……该管的事情会管,不该管的事情,一般却是不会去管的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,能够有抓大放小、提纲挈领的眼光和魄力,再加上身后些许的助力,能升得不快吗?

    于是,他笑着点点头,意思是自己明白了,可是他这个动作看到刘小宝的眼里,却是更不爽了:我靠,你一个科委地办公室主任,跟我教委地办公室主任,是一个档次吗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