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八十章 吓人的圈子(书号:760

第六百八十章 吓人的圈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王浩波一说,彭重山跟范晓军有关系,他就觉得事情有点棘手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觉得,阴了范晓军一次,人家会不长记性,现在丫没准都知道是陈科长干的了,人都说“瞒上不瞒下”,实际上,上面的人真想查点什么事,怎么可能查不到?关键是看上面的领导是不是有心追着一件事不放而已。

    那就不用管省里的因素了,陈太忠先从彭重山身上打主意,不过是想依着官场规矩来而已,既然有麻烦,换一种手段也无所谓,反正,景静砾也不待见蒋庆云那厮。

    对付商人,什么人最管用?混混呗----如果抛开政府官员不算的话,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让铁手出手,比较合理一点,马疯子和十七都帮过自己了,而且,铁手还欠哥们儿一个人情呢。

    那就这么定了吧,陈太忠登时就把这件事撇到了一边,他才说要去找段卫华,再问问段市长找自己是什么事儿呢,却是接到了杨新刚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陈处,那个……谢谢你啊,我的任命下了,义井街道办主任,”杨新刚笑得很开心,“中午……一起坐坐吧?我喊上古局?”

    “喊他?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“倒也是,你才去义井,别手底下有什么人不服,有义井派出所的支持的话,工作会好开展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是这个意思,”杨新刚也是机灵人,以前一直不得志,跟着陈太忠一年就连蹦两级,当然就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是陈处想的周到,”杨主任的马屁。拍得实在是自然无比,不着痕迹,“我还以为,叫上杜书记就行了呢,看来。把义井派出所的所长叫上,会比较好一点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安排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心情也舒畅了许多,不过,想到有过一面之缘的杜书记,他就想起了庞主任,想到庞忠泽,自然就想到了张梅。^^

    “对了,老庞……去了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啊。去了……”杨新刚呵呵一笑,“去了您去过的区地方志办公室了,这个,他就那样了,完了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,陈太忠跟吴言交流过很多次了,吴书记很痛快地承认,地方志办公室,那是一等一的冷门部门,要不是他阴差阳错地去了趟宁家巷。后面的事情会怎么展,还真地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,你就直接跳到招商办了呢?”吴言当时这么说的时候,居然有点遗憾的意思,“唉,太便宜你这个强女干犯了……”

    庞忠泽这次。可是真的完了,陈太忠很清楚这个,此人在横山臭了大街,范晓军也绝对记恨上他了,丫在三五年之内是不用想翻身了。

    而官场讲究的就是个机会。差一步就是步步差,到最后再来个“干部任用年轻化”地刀一砍,相同起点相同能力相同背景的人,小小地差一步,几年之后,就能拉开天大的距离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张梅。他居然没什么心思吃饭了。“要不这样,新刚。晚上吧,中午我没啥胃口。”

    杨新刚可不想晚上吃饭,他极力劝说着,“陈处,中午……有中午的好处啊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他认为自己刚到义井,对那里的水深水浅也不是特别清楚,所以觉得这顿饭在晚上请,未必合适。

    中午请的话,考虑到下午的工作,少喝几杯很正常,这么一来,他既向杜书记套了交情表示了善意,但是又把距离适当地保持了起来。=

    要是晚上请的话,不但没有少喝的借口,喝完还可以有别的活动,这么一来,分寸不好把握,说不定就冒昧了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这家伙长进得挺快啊,”陈太忠觉得这话有道理,很有道理,“好吧,我现在就去,嗯……你联系老古吧,我还有点儿事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他等了半天,也不见段卫华回来,说不得只能悻悻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杨新刚地手段,还真的不错,酒桌上妙语连珠,却又对杜书记表示出了足够的尊敬,分寸拿捏得极为老道。

    甚至连古昕听得都有点咋舌,捡个机会偷偷地跟陈太忠嘀咕一声,“新刚这家伙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?我记得他以前没这两下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这叫厚积薄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悄悄地回了这么一句,杨新刚也郁闷这么些年了,好容易当了一个小小的一把手,有点常挥,应该可以理解的吧?

    不过,杜书记可不这么认为,他跟组织部裘部长关系不错,隐约知道,杨新刚是靠着老婆才上位的,而睡了他老婆的,就是这位新扎的副处。

    似此情况,杜书记的心里,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不屑?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陈太忠势大,以前在招商办做科长的时候,手下就已经是藏龙卧虎了,现在又混上了副处,前程实在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所以,不屑归不屑,杜书记听说陈太忠要来一起吃饭,心里却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,杨新刚你把自己地老婆送出去,那是你自己无耻,而陈副主任是男人,而且还很年轻,偶有把持不住,那也是能理解的不是?

    可是,在酒桌上坐了一阵之后,他隐约觉得,事情或者未必像传言说的一般,这两位也是搭过班子的,看起来相互之间也是很亲热,没有丝毫的芥蒂。

    这纯粹是杜书记的一种直觉,听起来,“直觉”这个词很唯心,但是,而在官场混,这种直觉真地很重要,夸张一点说,是可以归到“政治敏感度”里面的,他一向认为,自己不缺这个。

    一旦抛去了偏见,杜书记的思维,就越地敏锐起来了,于是,他很惊讶地现了一个事实:陈太忠、古昕和杨新刚,都是从开区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很正常的,搭过班子地人,关系处得好一点是应该的,所以才能坐在一起喝酒,庆祝杨新刚履新。

    然而,让杜书记惊讶的是,在猛然间他想到了三人的一个共同点:这三位一年前全缩在一个小小的街道上,而眼下,陈太忠是天南最年轻的副处,古昕也越级升为了分局局长。

    至于杨新刚----一年前还是一个小小的司法助理员呢,现在连跳两级,成为了义井街道办地主任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在这一年里,这三位全部都是跳着进步地,进步之大,真的是令人咋舌啊。

    当然,官场里面,说不清楚地东西太多,有些偶然的跳级也不算意外,可是一个两个不算例外,三个同时这样进步,那就绝对不是意外了----肯定是有其必然性的。

    杜书记很是为自己这个现而震撼,一时间也无暇多想,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:一定要挤进这个***里去!

    谁不想跳着进步啊?

    有了这个念头,接下来的气氛就越地热烈了,严格来说,陈太忠三个人是一体的,义井派出所的所长是外人,可是面对自家的老大,所长敢不用心招呼吗?

    对所长来说,能这么近距离跟老大接触的机会,实在不是很多,他当然要尽力巴结,所以说,五个的桌子上,就只有杜书记是比较然的。

    眼下,唯一的然的这位,也一个猛子扎下来,要同流合污了……用词不当,好吧,是要志同道合了,那气氛当然是要热烈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这顿饭直吃到两点才算完,杜书记算是罕见的海量,喝得也有点高了,抓了陈太忠的手,“今天晚上,大家不见不散啊,我请客,你要不来,就是看不起老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啊,还是咱们几个?”陈太忠瞥一眼被杨新刚扶着的义井派出所所长,心说,这位晚上肯定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要带家属,每个人都带家属啊,”杜,想要融入一个***,最好是拖家带口都进来,如此一来,就上升为家庭的***,夫人外交就是说的这个。

    几个官场中的男人相处,未免有点干巴巴的,也容易显得功利心太强,但是带上各人的夫人,那就是朋友相聚的味道,其间的差距,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可是,说完这话,杜书记才猛地想起了传言,情不自禁地瞥了杨新刚一眼,心里真的懊悔到了极点:完了,这点酒就不行了,居然犯了这种错误,老了啊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陈太忠就紧靠着他,把他的眼神和动作看得一清二楚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