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七十二章误会大了(书号:760

第六百七十二章误会大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面对张勇的敬酒,陈太忠一时有点傻眼,转头看看蒙勤勤,我说你句话啊,我用不用给他这么一个面子?

    蒙勤勤心里已经纠结到一塌糊涂了,哪里还有心思看他?完了!我居然承认陈太忠是我男朋友了,真的……真的是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司机,不喝酒的,”陈太忠见她没啥反应,心里又不爽这个叫张勇的家伙,就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他笑着摇摇头,晃晃手上的酒杯,“这个东西嘛……就是拿来玩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司机大哥啊,”张勇笑着点点头,满是血丝的眼中,隐约泄露出些许的轻蔑,语出轻浮,“呵呵,请问这位司机大哥,在哪儿上班啊?”

    “张勇,你喝得太多了!”梅姐不干了,只冲着那件芬迪皮衣和那个钻戒,她就知道陈太忠不是普通人,再说,蒙勤勤平日里在单位,也有点人缘,她无法坐视张勇的失态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能喝,就回去坐着,”她冷笑一声,还待继续说什么,耳边传来一片喧嚣,转头看时才现,新郎新娘在一群人的簇拥下,过来敬酒了。

    新人敬酒,自然是挨着圈一个一个地敬,女孩儿们想要搞个节目什么的,却被新人旁边的伴当苦苦挡驾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参加婚礼的人太多,大家体谅一下,赶时间呢……要不然有些人吃完饭就走了,等晚上,晚上再搞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晚上”这话,绝对就是托辞了,不过女孩们大多脸皮还算薄,又有几个年纪略大一点的也见识过一点,也就帮着劝说,“是啊。只说大厅这四十多桌,一个小时能转完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对新人转着圈敬酒。就跟深夜回家的女孩一般,努力保持着形象,却是步履匆匆恨不得肋生双翅。

    敬到陈太忠的时候,一对新人甚至连此人叫什么名字都搞不清楚,旁边的伴当也无人能识,眼见有点冷场,蒙勤勤不得不出声介绍,“这是我的朋友。陈太忠,呵呵。”

    俩新人哪里计较得那么多,倒一杯酒直接走人了,“呵呵。小陈你吃好喝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倒是张勇听到这话,越地毛躁了,冷哼一声才要说话,冷不丁一边有人接话,“哈,陈师傅,原来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愕然地现,居然是昨天见过面的摄影师燕辉,一时间有点奇怪。“咦?你不是素波电视台的……那谁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今天来帮忙摄像,”燕辉的形象真地有点糟糕。除了一双眼睛比较有神,矮胖的身子和黄黄的大板牙,再加上猥琐地笑容,一般人不会相信,电视台居然会出来这么一号主。

    偏偏地,他还挺爱说的,一指正扛着摄像机的那厮。“亏得我把徒弟也带过来了。看见你在这儿,就来聊两句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对他的印象还成,那是因为昨天大家分手的时候,就是他冲着自己招了招手,于是笑着点一点头,“哈,那是辛苦你了,没时间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是做什么的?”燕辉想起来了一件事,“夏姐说了,回头要谢谢你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司机啊,”张勇终于得了空子,插了这么一句嘴。

    燕辉怎么会相信,陈太忠是单纯的司机?哪个司机会随手拍出两万的现金出来?他斜睥一眼张勇,根本连话茬都没接,眼神里地不屑,将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显:我说,你不懂不要乱说好不好?

    张勇被他这一眼扫得有点恼火,不过想想这位是电视台的,多少也算是能上了场面的人物,一时也不好较真,冷冷地解释了一下,“开礼车地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那辆林肯,有点刮伤,”燕辉不理他,不过三人成虎,于是冲着陈太忠笑笑,“呵呵,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汽修厂?我朋友开的,不用花钱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,既表示了善意,又能试探出那车的车主,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待,他不相信那车不是陈太忠的,也不相信陈太忠会贪这种小便宜。

    随手能砸出两万医疗费的主儿,绝对不会是含糊的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不用了,回头我自己处理就完了,又没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开礼车的司机,谁有这种气魄?燕辉极快地飞了张勇一眼,什么也没说,只是,他嘴角的那丝若有若无的冷笑,让张勇看得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的感觉有点羞刀难入鞘,不过,他偷眼看一眼蒙勤勤,现秦科长地脸色已经有点白,终于在心里叹口气,黯然转身离开,算了,你们笑话我,就由你们笑话吧。

    “自取其辱,”他离开得悄然无声,不过那个梅姐却是一直在观察他,见他走了,终于冷笑一声,不屑地吐出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吃,等我有空了,过来找你喝两杯,一定要赏脸啊,”燕辉伸手想拍拍陈太忠的肩膀,可是一琢磨,又觉得或者有冒犯之嫌,就势拱了拱双手,笑嘻嘻地点点头走了。

    见这人走了,蒙勤勤生恐陈太忠就“男朋友”一事,又说出什么话来,忙不迭地转移了话题,“你昨天去电视台了?”

    她这是试图淡化影响,可她没想到,这个问题落在别人眼里,却是越地坐实了两人的恋人关系---大家看,秦科长对这个姓陈的很着紧啊。

    “没有,偶然碰上地,”陈太忠摇摇头,问出了让她最为担心的话,“那个喝多的家伙,是干什么的?阴阳怪气的。”

    呀,秦科长的男朋友吃醋了,一干女孩儿相互看看,赶紧埋头吃饭。却是不住地用眼角的余光瞟着两人地反应,气氛一时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梅姐咳嗽两声。她平日里做人或者八卦了一点点,但是跟蒙勤勤地关系真的不错,她笑嘻嘻地解释一句,“那家伙酒后无德,小陈你不用介意,也许是他见你帅气,嫉妒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我还是喝酒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举杯子。抬手就是一口,心里却是在琢磨:难道那家伙追求过蒙勤勤不成?

    又吃喝一阵,看到有人开始66续续地离席了,陈太忠冲蒙勤勤使个眼色。努努嘴,咱们也走吧?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想等那个燕辉来呢,不过想着还要送蒙勤勤回家,也就懒得等了。

    蒙勤勤可是不想跟他一起走,那样地话,嫌疑就越弄越大了,笑着对他点点头,“你有事的话,先走吧。我正好跟大家去逛逛街,记得明天的事

    “我肯定记得,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也不矫情。站起身来冲着一桌人笑着点点头,转身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身后嘈杂的大厅中,隐约有打闹声传来,“秦科,你的男朋友,很大度的哦。真让人羡慕……”

    我要是她男朋友。估计就得辞官了,苦笑一声。下一刻,他摸出手机走了出去:是不是该再联系一下荆紫菱呢?

    到最后,他终于没有去找荆紫菱,而是在街边找了一家很排场的汽修厂,将林肯车扔在那里,“办个加急,最好晚上能弄好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钣金好说,烤漆的时间就长了,”店里地人一看是林肯车,脸就皱做一团了,“不是我们不想接这买卖,实在……要不,先给你钣金?”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陈太忠开车去省科委开会的时候,林肯车是越地难看了,虽然流线是恢复了,不过掉的漆皮却是极其扎眼,那惨样看起来,还不如不修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的车,虽然算是省科委院里最好地,可是并没有引起大家多大的关注。

    省科委开会要简单得多,无非就是照猫画虎地念上一遍文件了事,只是,接下来,董祥麟要求各个地区和城区的相关领导一一谈谈看法和构思,这个会时间就开得长了。

    中午时间,大家就是在科委食堂里随便吃了一点,下午继续言讨论,一直折腾到晚上六点,会议才告一段落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