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七十一章 酒意上头(书号:760

第六百七十一章 酒意上头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哦,是他啊,”蒙勤勤一听,明白了,陈太忠是凤凰科委副主任,董祥麟是天南科委主任,她有点好奇,隔着林肯车问了,“这家伙跟你不对路?”

    “哼,”陈太忠又是一哼,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?人家是省科委的大主任,眼里能有我这么一个高中毕业的市科委的副主任吗?

    事实上,他盯着董祥麟看的时候,董主任在那边,也隐约感觉到了,似乎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他把头扭向了陈太忠这里,看了看之后,继续扭头回去,那反应,就跟没看见陈太忠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前两天的会上,虽然两人朝相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过,陈太忠真的不能断定,董祥麟记住自己没有,会场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,董主任的这种无视,还是让他有点耿耿于怀,我靠,快六十了才是个正厅,你丫败兴不败兴啊,还好意思小看我?

    “省科委就怎么了,对你们的垂管力度又不大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蒙勤勤来到了他的身边,“你在乎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凭他,也配我在乎?”陈太忠翻个白眼,冷冷地哼了一声,将目光收了回来,看着蒙勤勤苦笑一下,“不过我就奇怪了,这家伙为什么总看我不顺眼?”

    看你不顺眼?听到这话,蒙勤勤只觉得胸中有一股无名邪火,腾地就冒了起来,“太忠。要不要我帮你弄他一下?”

    入耳这话,陈太忠的心中,没由来地多了一丝温馨,不过纵是如此,他还是拒绝了蒙勤勤的建议。他冷冷地一哼,又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男人之间的恩怨,你们女人少插手!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美地。男人就了不起啊?”蒙勤勤狠狠一眼瞪了回来,下一刻,她转到了正题上,“这家伙……应该是阿圆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阿圆,就是今天的新娘。蒙勤勤想说的意思大概就是,要动他没问题,不过你得明明白白地告诉我,要不然,同事的亲戚,我也不太好下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,懒得理他,明天还要见他呢。”陈太忠郁闷地撇撇嘴,“明天还有会要开,还好只开一天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叨叨着,时间就到了,陈太忠的林肯车终于要派上用场了,他的车载了两个新娘的亲戚和两个小朋友。后座上挤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将人放到饭店之后,陈太忠转身就要走了,蒙勤勤嘴巴动动,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。只是,就在他打开车门地时候,牛小芳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,“怎么,要走?太不给我们科头面子了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冲她笑一笑,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,猫腰就要坐进去。蒙勤勤终于话了。“要不一起吃点吧,太忠。你这么来了就走,也不是件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陈太忠就跟着她走了进去,见到门口的收礼金处,他捅她一下,轻声嘀咕一句,“要不要随个份子啊?”

    “你没参加过婚礼吗?”蒙勤勤白他一眼,“你是司机,不收红包,吃饭还随什么份子?”

    哥们儿还真没参加过婚礼,怎么知道这些规矩?陈太忠冲她一笑,“哈,我这不是怕给秦科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还真多,”蒙勤勤嘴里说着他,眼睛却是在四下张望着,接着径直走向了拐角的一桌,人还没到那里,那一桌已经莺莺燕燕地站起四五个女孩,纷纷冲她招手,“秦琴,来这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陈太忠一见这架势,轻笑一声,“你这些同事们,长得都不错哦”,蒙勤勤闻言,回头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看把你美得,感觉进了花丛了吧?”

    好像我多稀罕似的,陈太忠见她这副德性,也懒得说什么,等到坐下之后,才知道敢情这花丛里,到处都是刺儿----一干女孩儿纷纷拿他打趣蒙勤勤,一时间让他有点坐卧不安。

    难道说,尚彩霞还没跟她说荆紫菱地事儿?陈太忠见蒙勤勤辩解的力度不是很大,更多的时候是含糊其词,心里就隐隐觉得,今天或者……是不应该混这一顿饭的。

    说笑间,菜就上来了,有了可以转移目标的东西,陈太忠登时开动,埋头苦吃了起来,简直就像三年没吃过饭一样。

    别的女孩也开吃了,不过,女孩子的饭量都有限得很,尤其这一桌又都是在中行科室里工作的,家庭条件都还算不错,没人像他一样,吃得恶形恶相地。

    蒙勤勤本来不想说他的,可是时间一长,看到他有横扫整个桌子的迹象,禁不住在桌子底下用小拳头捣他一下,悻悻地瞥他一眼:拜托,给我留点脸啊。

    呃……那喝酒吧,陈太忠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了,开始专心地对付桌上那两瓶洋河大曲,这桌基本没人喝酒,他一杯一杯慢慢地品着,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消磨时间的法子。

    一边喝着,他一边打量着大厅里地来宾,这个阿圆,家里的人脉还是不错的嘛,居然开了有四十多桌……咦?那厮,你这么恶狠狠地盯着我做什么?

    盯着他看的,是一个年轻人,个头不高肤色微黑,眼睛喝得有些微红,望向他地眼神,有点复杂,有点点嘲弄,有点点同情,或者还有一点点嫉妒……

    毛病,陈太忠正闲得无聊想找点事做呢,登时就恶狠狠回瞪了过去,我靠,你找事儿吗?真是不知道死活啊

    谁想,他没这个反应还好,这么一瞪,那位登时就站了起来,端着酒杯,就冲这一桌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走近的时候,这一桌的女孩现了他,就有人出声打招呼了,“张勇,好久不见了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忙啥,就是分理处那一摊事儿,”听到这声招呼,叫张勇的这厮的注意力,登时就从陈太忠身上转移了开去,他冲说话的女孩笑笑,转头又看看蒙勤勤,“秦科长,好久不见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听到“张勇”二字的时候,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,脸色也有些微地变化,不过,等张勇跟她打招呼地时候,她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她冲着张勇点头笑笑,礼貌中透露出些许地冷淡,“是啊,很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接完这句话茬,她就不肯再说了,那意思就很明显了:我跟你没什么沟通的兴趣。

    张勇却是没怎么在意她的冷漠,而是笑嘻嘻地一指陈太忠,“秦科长,这位朋友……好像没见过,不给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一见他这样子,一桌女孩都不肯吭声了,大家都知道,有一段时间,张勇追秦琴追得很紧,虽然不知道后来为什么突然放弃了,可眼下见到陈太忠跟她走得挺近,猛然间爆点醋意出来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你有点过分吧?听到这话,蒙勤勤不干了,当年你要能顶住行长的压力的话,就算我最终不会跟你好,也会送你个前程,既然你灰溜溜地离开了,现在这又是唱的那一出啊?

    “他是我男朋友,陈太忠,”惊天动地的一句话,从秦科长嘴里说出来了,虽然是淡淡的一句,却是有震撼人心的效果,一桌子的女孩们连气儿都不出了,专心看戏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听得手微微一抖,差点把一杯酒洒在自己身上----我说蒙勤勤,不带这么玩儿的啊。

    “你的男朋友?”张勇轻笑一声,上下打量着陈太忠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他的笑容越来越夸张,到最后都接近歇斯底里,有点像哭了。

    蒙勤勤的心里,却是恨得牙痒痒的,她当然知道,这厮是在笑话陈太忠这个“男朋友”:你知道不知道,我们吕行长送了你一顶很大的绿帽子?

    “张勇,你喝多了,”终于有人看不过眼,站起身来话了,陈太忠隐约还记得这,似乎就是她认出自己穿的芬迪皮衣的。

    “梅姐,我没喝多,真的没多,”张勇摇摇头,脸上的笑容有些狰狞,他冲着陈太忠一举杯,“哈,既然是秦科长的男朋友,来,干一下。”

    你这人有病吧?陈太忠看他一眼,心里感觉有点莫名其妙,他不知道蒙勤勤的那些事,不过看丫这架势,也能大概猜出来是点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不知道,这件事里居然还牵扯到“行长”和“绿帽子”之类的事儿,否则的话,他当场就能站起来打这厮一个满地找牙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