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收心高手(书号:760

第六百六十九章 收心高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冲田甜似笑非笑地撇撇嘴,手一指后面的小院,“你要觉得没结束,可以再回去嘛,我又没强迫你离开……我只管雷蕾的朋友,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好了太忠……”雷蕾一拽他,她跟田甜的关系还行,自是不肯坐视同行的面子被扫,说着,她冲那个猥琐的摄影师笑笑,“燕辉,怎么样,你们走不走?”

    摄影师燕辉挠挠头,龇牙一笑,露出两颗黄的大板牙,“呵呵,能走当然想走了,不过雷蕾啊,我们得跟台里问一声,让不让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的区别的,雷蕾这种文字记者,就算错过了现场,只要能获得大量的一手资料,还是能做出翔实而又真实的报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影视记者则不同,他们是靠图像和声音说话的,没有现场记录的声音和影像,就没有任何的说服力,新闻的载体不同,表达的手段不同,也就注定了采访时着眼点的不同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有一度时间,影视记者们说起自己的职业,感触最深也最具特色的就是,经常产生“错过的遗憾”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遇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,但是他们还不想马上回去,因为这意味着,他们可能错失掉了什么东西,那是事后无法补救的。

    那负责人直接递了一部手机给燕辉,“拿我电话联系吧,你的手机,等一下要他们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燕辉却是将手机递给了少*妇,“夏姐,你联系吧……”

    看起来,那夏姐还是三人里主事的,她拿了电话。低声讲了几句,就将手机递了回去,看看燕辉和田甜,“好了。咱们回吧,这件事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根本不知道,双方正在协商怎么把这件事压下去呢,而在协商的过程中,在场的记者,就是一个制约因素。

    当然,记者们见多识广,什么事儿没见过?按说是不需要怎么忌惮的,可是这种事被媒体知道。就算不予报道,那也是很闹心的----摆不到明面的上地事儿,知道的人总是少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交通厅已经联系了日报和电视台地相关领导,正要他们召回自己的人呢,不过。那些记者的手机被扣了,一时通知不到人。

    而永通这边,跟公路局的沟通并不算畅通,事情的进展比较缓慢,所以,这边肯定是没想交还记者的手机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怎么说。他们五个是被放行了,陈太忠向外走的时候,不小心看到了石子堆上的鲜血,就想起来自己还伤了人家几个人。

    他伤人伤得多了。原本也不会以为然的,不过,人家没唧唧歪歪地提什么赔偿条件,他就觉得永通这帮人做事,还算有眼色,最起码也算痛快吧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这边还有四个记者。就这么领人出去。别人未必能有多领情----尤其是姓田地那厮,似乎对自己还有点小成见?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他的手向衣服口袋里一伸,再拿出来的时候,已经多了两匝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“这个,给你的人看伤,”他不由分说地把钱塞到了负责人的手里,也没管对方的反应,转头就走开了,“刚才自卫地时候,手重了点。”

    你那叫自卫吗?这位并没有看到,是自己的两个人手持铁棒先攻击的,手里掂一掂那两万块钱,张嘴想说点什么,终于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姓陈的年轻人,就是冲着那个日报的记者来的,念及这里,他禁不住有点庆幸,还好,今天没对这些无冕之王做出什么出格地事情。

    电视台的那三位也看到了这一幕,夏姐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燕辉的脸上却是一脸地艳羡---什么时候,哥们儿也能来这么一手啊?打了人以后甩给一摞钞票,简直太牛叉了!

    田甜的眼里,却是有了一丝讶异,她转头看一眼陈太忠,眼中似乎有点说不清的东西。

    穿出人群,陈太忠一抬手,开启了他的林肯车,转头望一眼那三位,正犹豫着该不该招呼他们上车呢,雷蕾看出了他的意思,轻笑一声,“好了,田甜自己有车呢,不用管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倒是那三位看到陈太忠的林肯,又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,敢情雷蕾的这位朋友,果真是有钱,年纪轻轻就开得起这种好车,也不知道是凤凰市谁家地孩子?

    陈太忠地车放得近,等他的车开动地时候,田甜三人才坐上那辆白色的捷达车,陈太忠按一下喇叭,算是打个招呼,燕辉放下摄像机,笑着招招手算是还礼,林肯车卷起一溜烟尘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车怎么了?”雷蕾注意到了,陈太忠的林肯车,前面瘪了一溜,“也不知道修修?”

    “切,才撞的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嘴里胡说八道着,既然要她领情,那当然就要夸张一点,也好让她心甘情愿地帮自己写材料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心血来潮,总觉得什么事不对,就着急赶过来,嗯,一不小心,车就被别人蹭了一下,不过当时也没时间理会。”

    “太忠,你……”雷蕾望向他的眼中,温柔得都快滴出水了,她真的忘不了,刚才在无助中听到陈太忠声音的那种感动……

    她是个坚强的女人,只是,再坚强的女人,也有脆弱的一面,丈夫有外心不顾家,家里还有个孩子要招呼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卸掉白天的伪装,独自一人躺在床上,她何尝没有一种孤独感?无数次的午夜梦回,那种深入骨髓的失落,常常也会一直伴她到天亮。

    跟陈太忠这一段阴差阳错的孽缘,为她的生活填注了一些快乐,快乐的记忆和快乐地回味。但是她很清楚,这只是两个孤独的生命个体之间,由于彼此的欣赏而生的露水情缘,当不得真也认真不得。

    诚然。她很欣赏他地性格和为人,也赞赏他人的体力和持久……或者,再加上一点点的天赋异禀,除此之外,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生的这一切,才让她真正地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关怀,是的,她在他心中,不是可有可无的体液交换伴侣。他很在乎我!

    这样的关怀和感动,多久没有过了?一时间,雷蕾感觉自己就像一棵小草,终于找到了可以为她遮风避雨地大树。

    可惜啊,我比他早生了七八年,想到这里。她心里无奈地叹一口气,转头看向了窗外,却是暗暗地拿定了主意,君既以国士相待,我当以国士报君!

    雷蕾的心里在浮想联翩,陈太忠心里也不平静,他很懊悔自己刚才的冲动。真的,实在是太冲动了,什么事都没搞清楚,就拳打脚踢了起来。这……这还像个副处吗?

    以前我不这样的啊,想到这里,他郁闷地叹了一口气,哥们儿这情商,是越练越高,还是越来越回去了呢?

    听到他的叹气,雷蕾愕然地转头望过来。现他愁眉苦脸地样子。禁不住出声问了,“怎么了。太忠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”陈太忠苦着脸摇摇头,又悻悻地咂咂嘴巴,“感觉刚才太冲动了,嗯,有点不成熟,唉……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乎我,我知道,”雷蕾伸出小手,轻抚他抓着档杆的手,嫣然一笑,两颗小虎牙再次露了出来,“不过……答应我,以后不许这么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,温柔无限。

    看看,连她都说我莽撞!陈太忠心里越地不是滋味了,恨恨地点了点头,脸上一时间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“我是看见地上的血了,唉

    “其实,你这么着紧我……我很开心,真的,”雷蕾地小手微微用力,声音却是越地温柔了起来。

    咦?这么说,哥们儿也不算太亏嘛,陈太忠眼珠一转,终于反应了过来,自己这一系列的行动,却是将这个美女记者的心收拢住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无所谓,好在是在素波,呵呵,”他轻笑一声,终于撇开了那份纠结,“这时间也不早了,该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先洗个澡……这身上脏的,”雷蕾拿出手机开始拨号,看都不看他,恍若两人是恩爱了一辈子地夫妻一般,说得异常自然,“去你那儿洗个澡,你住酒店的吧?”

    她的电话是打给胡主任的,向主任报了平安之后,她挂掉手机,转眼笑意盈盈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得陪我洗……愿意不?”

    愿意啊,哥们儿都快憋出毛病来了,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,却是坚决地摇摇头,“不愿意,我这人,施恩不图报的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实在控制不住,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