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伸手捞人(书号:760

第六百六十八章 伸手捞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哎呀,真没想到,这帮人真的是太野蛮了,”雷蕾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散去,扭头看看院子,惊魂未定地摇摇头,“也太粗暴了,真是过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陈太忠上下打量她两眼,现她的衣服又脏又皱,不过,倒也没看到有什么外伤。

    雷蕾倒是没什么事儿,她是个年轻女性,个子也不高,一看就是武力值极低的主儿,只是被没收了采访机和手机而已。

    “永通建业”是家大型的建筑工程公司,工地上的工程车欠养路费好久了,今天,是警察、运管加征稽三方联合执法,又喊上了素波电视台和天南日报的记者,纠集了二十多辆车,来追缴养路费。

    工地上的负责人却是爱理不理的,今天是周末,领导不在,想要养路费,回头再来吧。

    施工方这个反应,却也非是无因,原来大家商榷的是,永通建业的工程车包交养路费,也就是说每年一共交多少钱就行了,至于说工程车数量到底是多少,就不再干涉了。

    不过,时间一长,公路局这边就现,不知道是因为技术的原因,还是人为的因素,总之,这个包交金额商量得实在很有问题,简直差了一半还多----很多工程车根本连牌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当时负责商谈的领导也退了,于是,公路局就想反悔了。

    永通的能量也是很大的---能在高公路的建设上啃一口的主,又怎么可能是含糊的人呢?一见公路局有胡搅蛮缠的心思,登时就将面皮翻转了。

    补交这几年地养路费和滞纳金?你做梦去吧!就是今年的养路费,老子都不交了,你们公路局先把态度端正了再说!

    似此交涉结果,引来这次的联合执法,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结果。永通的大老板不在,他们就想把工地负责人带走,当然,他们的话说得还算客气----有争议,可以回去慢慢商量。

    可是,执法队开了二十几辆车来,又有记者在场,这么横冲直撞地带人走,不但有“上门欺人”的嫌疑,更是隐隐坐实了永通确实偷逃养路费的嫌疑。永通的人绝对不干!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双方就撕扯了起来,来执法的人很多。不过,工地上地工人更多。到最后,还是执法者们小小地吃了一点亏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到的鲜血,就是推搡中造成的一些小小伤害,擦破点手脚,鼻子被打得流血之类地,不过,他不知道那是十来个人留下的痕迹。只当是一两个人呢,心里才会那么着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施工方这边,也还算克制。最起码,素波电视台地摄像机也只是被暂扣,扛摄像机的那厮,甚至威胁了一下民工,“兄弟,我那机子挺贵的,十多万呢。摔了的话。你这辈子都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那民工犹豫一下,还是把摄像机还了回去。“那你拿着吧,不许拍啊,领导说了,你要敢拍,你这辈子就算交待了!”

    所以,雷蕾被困在小院子里,虽然有点郁闷,倒也并不怎么担心,安心地等上面的交涉结果,只是,她听着外面陈太忠在焦躁地大叫,心里一暖,顾不得许多,拔腿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俩周围就围上了二十几号人,有正式工人也有农民工,陈太忠一见,将她扯到自己身后保护起来,“现在怎么办?想回……还是继续等等?”

    “回不回……无所谓吧?”雷蕾也有点挠头,要是现在回去,那今天就算白来了,后续结果也看不到了,少了第一手的资料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儿呆着,也没啥意思,很明显,现在现场的风平浪静,只是一个假象,双方幕后人物地电话,估计都快打爆了,而她是不可能接触到那些幕后的消息的。

    而且,话说回来,她就算知道了内幕又怎么样?还能报道出去不成?就是眼下这个场面,估计回去都没办法交稿子----这不符合党报主导的潮流!

    她真地有心想离开了,不过再仔细想想,小院里还有三个电视台的同行,自己就这么走了,真的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不但有“不伸援手”的嫌疑,自己跟陈太忠的关系,也没准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----上次管志军的事情,曾经搞得她在单位有点被动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她这个回答,倒也无所谓,眼见围住自己地人群一时没有动手地架势,猫腰从地上捡几个石子儿起来,在手里一抛一抛的,警惕地扫视着周围,嘴里却是漫不经心地问了,“今天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雷蕾地口才很便给,几句话就把事情的大概说清楚了,而且还隐隐地指出,电视台那仨同行,还都是熟人,有点……那啥。

    “啧,这么回事啊?”陈太忠略一琢磨,“要不这样,我跟永通的人交涉一下吧,看看能不能带上那俩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永通这一边,对这些记者倒也多少有点忌惮的心思,好好商谈一下,也未始就不能放了那几个人离开,反正,事情已经展到眼前这步田地,记者们呆着不呆着,实在没啥必要了。

    说着,他抬手一指对面一个看起来有点气势的家伙,“你,把你们主事儿的叫过来,告诉他,我想带记者们走,跟他好好合计合计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领导模样的家伙到了,陈太忠一看,这事儿还真是巧了,这位正好是他刚才威胁过的主儿----说要灭人家全家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话我也不多说了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那位,“呵呵,刚才是个误会,不好意思哈,这样,你们跟公路局那些狗屁倒灶的事,我没兴趣管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又指指雷蕾,“她是我朋友,我要带走,还有里面三个素波电视台的,我要带四个人走,又不想伤害你们,怎么样,你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陈太忠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不但笑意昂然,几个小石子儿还在他手中上下跳跃着,那样子,再配合上他话里的威胁之意,真的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了。

    不过,负责人也实在没话可说,刚才陈太忠横冲直撞冲过来的一幕,震撼了太多太多的人,人家这么说话,那叫实事求是,而不是夸张。

    看着陈太忠手里跳动的小石子儿,他甚至隐约猜出了这些石子儿会用来做什么----石头虽然不大,不过从这家伙手里扔出来的话,估计也够一般人喝一壶的吧?

    “那你等等,我请示一下我们老大,”一边说着,他就转身离开,摸出手机打了起来,不多时又反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,我们老大说了,给你这个面子,”这位的回答挺痛快的,而且语气中也没怎么示弱,“不过,要走就走远一点,别再回来了,要是半路折回来……呵呵,没准就伤和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都打了你们十多个人,和气早就伤了!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哼一声,却也没说什么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,“没问题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?”这位一听对方这么痛快,就想摸摸陈太忠的来路,事实上,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知道这尊神是从哪儿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摸我海底,没必要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居然用上了黑话,“我姓陈,你真想打听,问韩老五去吧,说多了……呵呵,我怕吓着你!”

    韩老五的大名,在素波实在太管用了,那位一听,二话不说转头就奔着小院去了,一边走,心里一边还琢磨呢:听这家伙的口气,跟五哥不是一般的惯熟啊?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韩天见了刚才这位,都得毕恭毕敬呢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就带了电视台的三个人走了出来,一男两女,男的是扛摄像机的,两个女人却是都挺漂亮,一个年纪大了一点,另一个年纪比较小、看起来清纯无比的,却是素波电视台的当红女主播田甜。

    可是,田甜的年纪虽小,做事却很有点霸气,这也是她那点人气使然,人嘛,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有粉丝,自然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她并不是很领陈太忠的情,皱着眉头问了,“这次采访任务,就算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田,”那年纪大一点的少*妇拽了她一把,意思是要她注意一下说话方式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这口气,却是登时就恼了,你丫刚才可能是受到了不公平待遇,可你冲我甩什么的脸子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