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六十一章 想藏拙来的(书号:760

第六百六十一章 想藏拙来的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看好东西,”耳中听到不住有桌椅倒地的声音,陈太忠抓起手包,身子轻巧地绕到了桌子的对面,面朝大厅,将荆紫菱挡到了身后的窗边,“这是搞什么飞机嘛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门口有嘈杂的声音,一个女声格外地响亮,“等等……没算钱呢……啊

    这个声音不出还好,一出,还傻乎乎地坐在桌边的另一些顾客就反应了过来,也是纷纷地站起身子,向着门口涌去---此时不溜单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咱们也溜单吧?”荆紫菱的声音,在他的耳边悄悄地响起,吐出的气息掠过他的耳根,直达鼻端,恍惚间,他仿佛嗅到了芝兰的芬芳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才不是在吃肉吗?怎么能吐出来这种味道呢?陈太忠有点纳闷,不过,下一刻他就很认真地摇摇头,“溜什么单?又没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不过对他而言,今天吃的若不是红焖羊肉,溜单也无妨,现在大厅里这么乱,万一撞翻一锅沸汤,他倒是受得了,可是荆紫菱捱上一下,未免就会有点遗憾了。

    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,大概就是三四分钟的模样,吧台那边点起了蜡烛,只是,偌大的大厅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了,除了陈太忠这一桌,居然再也没人了。两个服务员在门口的墙脚蜷缩着,也不知道是被撞倒的,还是被人潮吓坏了,躲在一边的。

    “嘿,这素波的市民,还真是高素质了啊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回头看一眼荆紫菱,却不防她正探出脑袋来看大厅的情况。两人正正地来了一个嘴对嘴。

    呃……陈太忠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。可是退后之后,感受着鼻腔内充盈的、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,他的心里又隐隐地生出一丝悔意,禁不住抽抽鼻子,“挺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,”荆紫菱恨恨地瞪他一眼,悻悻地坐了下去。她知道这家伙是无心地,倒也没怎么计较,可是这厮最后地三个字,却是隐隐有了轻薄之意。

    “真的挺香嘛。”陈太忠见她没有惺惺作态,心里越觉得这位美女算得上是知己了,少不得顺势坐到了她的旁边,还下意识地舔舔嘴唇----这叫不叫口齿留香呢?

    “去去去,坐对面去,”荆紫菱见他舔嘴唇,心里越地觉得羞着了,伸手去推他,还好,她用的力气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“真伤自尊。”陈太忠哼一声,站起身来。“我说,能不能给拿两根蜡烛过来啊?这黑灯瞎火的,叫人怎么吃啊?”

    下一刻,蜡烛就拿了过来,陈太忠坐回他的座位,悠然地倒上一杯酒,“呵呵。烛光晚餐。你慢慢吃,我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搞得我也没心思吃了。”荆紫菱哼一声,煞是郁闷地拿起了饮料,慢慢地轻啜着。

    “那先买了单算了,”陈太忠手一抬,打个响指,“服务员,结账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服务员端了两杯饮料过来,一边是一个瘦瘦的中年女人,“嗯,这是我们餐后免费赠送地山楂汁……一共是一百四十二,给一百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摸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服务员,服务员转身走了,那中年女人却是随手拉把椅子坐了下来,轻笑一声,“呵呵,你们俩怎么没走啊?”

    “又没几个钱,我丢不起这人,”陈太忠笑着冲她点点头,“怎么,你是老板?”

    “帮我哥在这儿管两天,”女人笑笑,在摇曳的烛光中,能看得到,她眉宇间残留着一丝忿忿,“唉,今天这电停得……最少损失五千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陈太忠才想说什么,荆紫菱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怎么不至于?溜单的就不说了,停了电,还能有多少人进来吃饭?”

    “呀,小姑娘长得不但漂亮,脑瓜也够聪明嘛,”中年女人笑笑,眼里流露出欣赏地意思,“看来能管住你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溜单的,呵呵,”荆紫菱什么话都敢说,可是她那一脸的笑容,加上清澈的眼神,却能让人感受到一丝天真,“有便宜不占,别人会怀疑我的智商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,”中年女人就算心情不太好,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乐出了声,“好了,小姑娘,嗯……好,就算你损失了,不过,我弥补你的损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头看向陈太忠,伸出了手,“能溜单而不去做,我也不能让老实人吃亏,认识一下,我是省体改委的郭玉兰,哈,有人欺负这个小妹妹的话,只管找我。”

    郭玉兰做事,颇有男人的痛快气,一见荆紫菱地绝世姿容,就有点震撼,耳听得她说出这么天真的话来,心中不由得生出了怜爱之情。

    而且,陈太忠也给她一个不错地感觉,不把百十块钱放在眼里倒是小事,而是她隐隐能觉出,这家伙身上有股子不含糊的味道,是的,上位者的那种睥睨众生的气势。

    所以,郭玉兰一时豪兴大,就想认识一下这两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体改委?”陈太忠伸出手来,握一握她的手,眼中禁不住露出一丝讶异来,“呵呵,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周国栋?”

    “凤凰的体改委主任,我怎么可能不认识?”郭玉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旋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原来你是凤凰地,上学还是上班呢?“我叫陈太忠,在招商办上班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这次来素波,是参加个会。”

    敢情也是体制中人啊,郭玉兰点点头,沟通地**就又强了一点,“什么会啊?最近没啥大会吧?”

    “关于火炬计划宣传的动员会,我代表科委来地。”陈太忠笑笑。“郭大姐,你们体改委会不会参会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肯定要参会的啊,”郭玉兰笑一声,“呵呵,研究经济体制中的科技进步,本来就是体改委的工作之一,怎么可能不参会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她猛地想到了什么,上下打量一下陈太忠,目光中有点狐疑不解,“不对吧?小陈。你是招商办的,代表……科委来开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兼着科委的副主任呢,”陈太忠真不想提自己在科委地身份,丢人啊,真地很拿不出去的,可是人家郭大姐把话都问到这一步了,他想回避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招商办……科委副主任……”郭玉兰嘴里嘀咕一下,眼睛猛地一亮,再次上下打量他几眼,“不是吧?这么年轻的副处?呃……哈哈。我是说你看起来很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挺年轻的,”原本。陈太忠一直提醒着自己,要低调要低调,而且,郭玉兰说了半天,虽然主动自曝其是省体改委的工作人员,但具体职务和工作却是不肯透露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为了考虑形象,官场里最忌讳的。就是向不相干的人卖弄。越到高层越是如此,同时也是提防着。万一卖弄地对象提出相关的帮助请求,那你帮还是不帮?

    所以,他也有心藏拙,可是----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,郭玉兰居然认为他是“面相年轻”,这成功地激起了他的好强心,不得不强调一下,“我是才提的副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郭玉兰点点头,她久在官场,自是听出了他地话外之音,人家是说,我真的很年轻。

    说得明白一点,人家是在说,我的年龄,做副处是夸张了一点,不过----是才提的嘛,至于有没有后台……马马虎虎就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强调一把手来的吗?”她转移了话题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怎么凤凰市是你来了?”

    她这话,问得就有点过了,不过,她就是这么一个性子,而且,体改委这个部门只是负责协调和沟通企业跟各行局委办之间的关系,虽然没什么实权,但是由于没有利益的纠葛,反倒是一个比较然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们主任病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反倒是抓住这个机会,开始向郭玉兰请教了,“对了郭姐,像我们科委,要是做职能改动,是不是也要体改委协调或者认可啊?”

    你不跟我客气,我当然也就不跟你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郭玉兰沉吟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这个要看具体情况了,其实你应该知道,我们体改委,大多时候只是起个穿针引线的作用,不过,有关政策上的东西,我倒是能给你解答一部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