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五十三章 流毒蔓延(书号:760

第六百五十三章 流毒蔓延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中午吃了饭,陈太忠送了蒙晓艳,直接就到了教委,看看时间还早,将车停进教委院内,才说要在车里打个盹,有人过来敲车玻璃。

    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,披着一件大衣,他冲陈太忠指一指,“外单位的车,不许进来,车停到外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冲车前脸摆着的通行证努努嘴,“自己看啊,我进市委市政府,都没问题,不能进你教委?”

    “这种通行证,是个人就能办下来,”这位也不含糊,冷笑一声,“你真要停可以,停车费十块!”

    是个人就办得下来?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恼了,他承认,对方说的话虽然夸张了一点,但确实也存在这种情况,有些人托关系找朋友甚至花钱来办这种通行证,无非就是图个便利,混点小特权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厮把他看成这种人,这就让他有点无法忍受了,说不得他就把工作证掏出来了,科委的没办下来呢,不过招商办的也成吧?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工作证,”他将车窗再摇下一点来,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怎奈中年汉子根本不买这帐,手一摆,“我收钱,不收工作证,我说,你到底是交钱还是出去?”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好了,”陈太忠火了,收回工作证,抬手就打着了车,箭一般地蹿向院门口,接着车身猛地一摆,用了一个类似于“漂移”的动作,直接将车停在科委的门当中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熄火了,”他拔了钥匙,人也下了车,笑嘻嘻地看着那中年汉子,“真倒霉啊,车打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地时候。他心里有点微微的得意,哥们儿这开车水平,越来越高了嘛。还说停不好的话,用点仙力呢。没想到居然停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科委的门不小,眼下快到上班时间了,正大开着,不过,再大的门,中间横上一辆汽车,也会变得比较拥挤的。

    那个汉子一见这架势,登时就着急了,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。“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把车挪开!”

    陈太忠根本不理他。双手一插兜,转身给他一个后脑勺,他不喜欢跟小人物较真,不过,这厮嚣张得过分,他也不介意在等人之余,调戏一下此人。反正……闲着也是闲着不是?

    还有一个理由。那就是,他现在是扮演着来教委兴师问罪地角色。强横一点,倒也跟他的来意对得上号,那说不得就要强横一点了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傻眼了,他就算再不晓事,也知道自己撞了大板了,是的,惹了一个脾气挺大地主儿,而且这主儿的来头……绝对不会小。

    敢堵教委大门地主儿,怎么可能是一般人?

    不过常言说得好,“羞刀难入鞘”,门房也是有尊严的,中年汉子又跟教委的老师打了这么些年交道,见风使舵这一招就不太会用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大哥……你,”他结巴着绕着陈太忠转半天,眼见对方眼都不斜一下,只是四下打量着风景,终于讪讪地咳嗽一声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就有人66续续地上班来了,初开始,有那些骑自行车和摩托车的,见一辆汽车横在门口,都是讶异地看看站在一边双手插兜的陈太忠,不吭声地自缝隙中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心恨此人,却是最多低声嘀咕两句,车是好车,人是横人,谁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?谁愿意招惹谁招惹去好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了那些嘀咕,诸如“过分”、“素质真低”、“什么玩意儿”之类的话,不过他肯定不会在意,到得后来,听得烦了,索性就不去听了。

    终于,有人看不过眼了,一个骑自行车戴眼镜的五十多岁的男人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,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两眼,冷冰冰地问了,“那个车是你地?”

    陈太忠爱理不理地点点头,却是看都不看这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堵了我们地门?”这位一见他这德性,火气更大了,“知道不知道,现在是上班时间?“车坏了,”陈太忠还是那副鸟样,连头都没侧一下,我说你自行车完全过得去的嘛,找我说什么的说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位还待罗嗦,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见门被一辆林肯车堵了,司机登时就跳了下来,是个四十多岁的獐头鼠目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老汪,这车是谁的?”司机问一句推自行车的眼镜,眼镜看他一眼,却是也不见如何热情,随手一指陈太忠,“他地。”

    司机打量陈太忠两眼,见对方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,也没说什么,走到林肯车前看一看,看到通行证的同时,也看到了林肯地车牌。

    车牌是马疯子随便上的,司机一看,既然不是“天o-B”,也不是“天B-9o”和“天B-95”的特权车牌,也就懒得琢磨了,走到陈太忠面前,“同志,麻烦你把车开走。”

    “车坏了,”陈太忠不看他,淡淡地回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哪个单位的?”司机已经能确定,眼前这位开的不是公务配车,有心不买账吧,人家这是辆林肯,身后估计有什么老板,而且,能办了市委和市政府通行证的,在市里应该也是有几个人才对,总之,谨慎一点少惹人,总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科委的,”陈太忠还是那副样子,让司机看得有点冒火。一听是科委的人,獐头鼠目的心里就是冷冷一哼,少扯淡吧,科委那个破地方,买得起林肯车?

    估计是挂靠在科委的什么人----司机做出了判断,不过,既然是挂在科委那种仆街地方的车,那也没小心谨慎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你开不开走?信不信我叫警察来,把你的车拖走?”他冷冷地一哼,“给你拖到修理厂去,这你总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欢迎啊,”陈太忠冷冷地一笑,还是不看他,我倒是不信了,看哪个交警敢拖我的车?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又一辆车到了,是辆黑色普桑,见小面包堵路,司机按了两下喇叭,见没什么反应,从车窗里探出头来,冲獐头鼠目的司机喊了一声,“刘主任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这厮还是个主任?陈太忠侧头看了一眼,心里却是奇怪了,都说是为人师表呢,你就算不是很为人,但是起码要师表一下---仪容要差不多点吧?

    教委的一个副主任,就这么一副德性?而且……还开一辆面包车,这个教委,似乎比我们科委强点也有限吧?

    “有人闹事儿,”刘主任皱皱眉头,犹豫一下,还是向普桑车挪动两步,接着又停了下来,一指陈太忠,“有辆林肯车堵门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那司机一听这话,就开门下车了,看看陈太忠,又看看林肯车,没说什么,转身向车里嘀咕两句,车门一开,又下来一位,是个瘦瘦小小的男人。

    瘦小男人走过来,瞥一眼陈太忠,没有吭声,一转身面对那刘主任,皱着眉头,很不耐烦地问了,“小刘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刘主任对此人似乎也不是很买账,他无奈地耸耸肩,不过这个原本可以做得很潇洒的动作,用在他身上真的是有点浪费了----太猥琐了。

    “科委的车,堵了咱们的门儿了……嗯,他说他是科委的。”

    “科委?”瘦小男人转身又看看陈太忠,鼻子里哼一声,“你们科委的文海文主任,什么时候换车了?”

    “科委就他一个主任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感觉到了,这厮估计是有点来头的,不过,就算钱自坚来了,他都没打算买账的,更何况眼前这个贼厮鸟?

    “杨主任,报警吧?”那个刘主任看看普桑车里下来的瘦小男人,“让交警来拖车好了,要不这一下午怎么办公啊?”

    杨主任原本想点头来的,不过看着陈太忠那副什么都不鸟的样子,心里登时有点恼怒了,“报什么警……我说你真不把你的车开走?”

    陈太忠瞥他一眼,没吭声,看那架势是连话都懒得说了。“小刘,找几个人,先把车推到一边去,”杨主任冷哼一声,掉头就向大院里面走去,“再喊交警把车拖走……”

    那刘主任转身而去,不多时就喊了几个人出来,喊着号子在那里推车,怎奈,陈太忠不但拉了林肯的手刹,还拿档别住了车,三四个毛人又怎么推得动?

    而且,推这种档次的车,谁也不敢用死力,万一在车外壳上造成点伤痕,谁赔得起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