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五十一-二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五十一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你今天好像挺多感慨的啊?”陈太忠侧头看看任娇,一时有点奇怪,“小娇,你这是……遇到什么事儿啦?”

    “也……也没啥,”任娇扬扬眉毛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她这样,有点不高兴了,眼珠一转,登时猜到了一种可能,“是不是你的传销,又遇到讨厌的家伙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听说……要取缔传销了,”任娇吞吞吐吐地解释了,“好像中央就要下文了,还是说已经下文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说是这个,点点头,“我就知道你今天不正常,不过,取缔了好啊,那玩意儿害人害己的,你还差这点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的很多搞传销的人,都是很有素质的,越是上层,素质越高,”任娇一听这话,说不得又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素质低了,能骗到钱吗?嗤陈太忠不屑一顾地哼一声,“我支持中央这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不支持呢,有那个权力吗?呵呵,”蒙晓艳轻笑一声,这妮子自打相貌恢复之后,是越来越活泼了,陈太忠眼睛一瞪,就待恐吓她一下,谁想任娇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遇到的最没素质的,就是我的上家古芬,她还是教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呢,哼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传说中。要对传销进行整顿了,各行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的在职工作人员。都不许搞传销了,任娇一听,也有心不做了,毕竟这两年教师地待遇上来了,有铁饭碗不知道捧着,去搞那有一顿没一顿的传销?

    可是古芬古副主任却不这么看,她现在地级别极高。每个月最少也能赚个七、八万,这么大一笔可以公之于众的收入,她怎么舍得放弃?

    少不得她就要劝劝那些心思活泛了的主儿,咱们这安逸,其实是直销,不在打击范围之内的,大家也别慌。看看形势再做决定都不迟。

    古芬是靠自己的位子,才把传销做这么大的,对于教育系统的职工,她还是比较客气地,只是,由于身份的缘故,她跟老师们说起话来,有时候也难免有点颐指气使的味道,这时候,当然就显得素质不是那么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她对任娇还是很客气的,不管怎么说。任娇都是上过宣传资料的,而且,任老师得了某无良仙人的滋润,皮肤的娇嫩和细滑是一等一地。

    所谓传销,卖的就是奢侈品,不光要考虑人的口才、推销能力,示范效果也很关键。任娇靠着自身的条件。销售业绩远同侪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说,她不好意思向学生家长推销。可是开家长会的时候,学生家长要来啊,都是一帮人到中年的黄脸婆,见任老师容光焕,艳羡之余,顺便取取经总是很正常的吧?

    所以,对古芬来说,任老师是她最为看重的下线,撇开资料女郎这个因素不提,只说任娇创造的财富,也让她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不过,人和人的客气,总是有个限度地,当古副主任听说,任娇打算洗手不干的时候,马上就着急了,面皮也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任,你做人这么功利吧?要不是我没命地帮你争取,你上得了那个资料吗?”这时候,古副主任就忘记她是想利用任娇地“天生丽质”,来达到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啊,钱你也挣了不少了,感觉不对劲了,就想撒手了?你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,你自己说说……你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你靠我又赚了多少呢?任娇很清楚这一点,很多时候,古芬做业务都要拽上她,“小任用安逸,用的比我还久,大家看看她的皮肤……这弹性,这手感……啧啧,真是要多好有多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任老师天性善良,有些难听话实在说不出来,少不得要期期艾艾地解释一下,“古主任,我还有公职啊,而且,我只是想让公司停止印我的照片而已,不是说就不做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公职要不要吧,有什么意思呢?一年赚地,还不如你做安逸一个月挣得多,”古芬心里清楚,任娇这只是托辞,不用你地照片做宣传了,你没了忌惮,悄没声地缩回去做你的老师,以后努力不努力,谁知道呢?

    总之,古副主任地意思很明确,就是要让任娇继续做资料女郎,甚至直接辞职,专心做安逸----这年头不是都流行下海吗?正厅级干部下海的都不少呢。

    可是任娇不愿意,这就产生了冲突,她感觉古副主任有点强人所难,争执之下,古某人又撕去了脸上的那份伪装,实在让她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把我的头像,从宣传资料上取下来而已,”说到这里,任娇实在是委屈得要命,“国家要取缔传销了,她还这么做,不是砸我的饭碗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点过分,”蒙晓艳气愤地点点头,她一向也认为,任娇迷恋传销不是什么好事---虽然那时候的传销,还没严重到人人喊打的份儿,但因为这个而坑了朋友害了亲戚的,也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让钱自坚跟古芬说一声,什么事儿啊?”她冷冷地哼一声,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以权压人的人了!”

    钱自坚就是教委主任,她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没想到,自己这也算是以权压人。

    “怕是没用,”任娇叹一口气,晓艳现在在教委是什么地位,她很清楚。要是有用,她早悄悄地蒙晓艳说了。“古芬说了,她都想办内退了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和陈太忠交换个眼神,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四个字:走火入魔!

    “没用,那就收拾她老公,你们那个宋校长,”蒙晓艳冷哼一声,不过。这话说完,她又小心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有点心虚,“行不行啊?太忠?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想到,你做事也这么操蛋,居然还搞连坐?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行啊。要不要我配合你一下?老宋那家伙,不好扳倒吧?”

    宋宗良不但是第五中学的校长,还是省级模范教师,市教委教研室中学语文组组长,凤凰市中学语会常务理事、副会长……总之,这老色鬼人是色了一点,但是资格真是够老,教学水平也在那儿摆着地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不用,”蒙晓艳信心满满地摇摇头,脸上泛起一丝不屑。“宋宗良玩儿的女人太多了,只要有人挑个头。还不就把他弄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你可是说错了,”好不容易,陈太忠才有机会阐述一下自己在官场地收获,当然要大大地卖弄一番,他笑着摇摇头,“用女人拉他下马,还真的费劲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。那么。姓宋的敢这么做,一直还没出事。就一定有一些应对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他洋洋得意地看着蒙晓艳,“哈哈,而且,涉及的女人那么多的话,影响可不好,教委也是要面子地嘛,所以,你说的这种方式,不现实!”

    咦?这个倒是,蒙晓艳愣一下,点点头,“太忠你什么时候……也学会为别人着想了,以前我可是认为,你是那种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也要上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原本就挺得意自己的卖弄的,一听她夸奖的话,就听出了几分歧义,他淫笑一声,色迷迷地看着她,“哈哈,我上你的时候……不就是硬上地?”

    “讨厌啦,”蒙晓艳笑吟吟地瞪他一眼,“那以你的意思,这个宋宗良先放一放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放他啊?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下一刻,他眼珠一转,重重地一拍任娇的肩膀,“有了,经济问题嘛……用经济问题拉他下马。”

    “经济就经济吧,这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儿吧?你怎么高兴成这样啊?”蒙晓艳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不过,小娇……你们那个老色鬼校长,经济上,问题严重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不怎么严重,”任娇迟疑一下,摇摇头,“他写文章能有收入,带写作班也能有收入,他没你们以前甲校长那么贪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一个借口,收拾他,还要那么多理由?”陈太忠兴冲冲地插话了,“只要咱们能给教委一点好处,还怕没人帮忙?”

    “给教委一点好处?什么好处?”蒙晓艳奇怪地侧头看他一眼,“提一下钱自坚?难度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但教委有好处,我们科委都有好处呢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那自得的神情,煞是欠扁。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二章商榷

    陈太忠的得意,非是无因,就在刚才,他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个可以利人利己的点子。

    “蒙校长,你不觉得,你们现在各个学校的权力,太大了一点吗?”他笑吟吟地看着蒙晓艳,“校服是你们自己采购,福利也是你们自己做主,嗯……还有教学仪器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的法子很简单,就是统一采购,原本很多东西的采购权,是由各个学校自己做主地,现在,教委把采购权收回去就完了。

    统一管理,肯定是有统一管理的好处,比如说降低成本啦,好严把质量关啦什么地,总之,借口是不缺的,而且,有的学校也做得太不成个样子,一套涤纶的校服就敢卖一百多两百的,搞得家长们都把事情捅到了凤凰电视台。

    而且,这件事对科委也有好处,教委那儿,倒还是比较认科委,采购教学仪器什么的,也是优先照顾科委,但是这年头仪器的采购。各个学校自己就能做主,那些校长买起东西来。可是不管你什么科委不科委地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科委地东西太贵,事实上,科委地价格,比市面上高出些许是有地,但是能保证货真价实,不会出现买硫酸买成盐酸那种离谱的事情----这事儿还真的生过,硫酸比盐酸贵多了。只是,没酿成什么后果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学校买的器材,比从科委买的,也就未必见得便宜了,甚至贵出一倍的也不少见。其中原因,不言而喻,总之,这年头是市场经济了嘛。

    只要教委能把采购权收回去,陈太忠就有信心,让教委接了自己地单子,如此一来,科委的收入,没多有少总是要增加一点,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。他才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某人的为人。有时是操蛋了点,但是他的胳膊肘,从来都是向里拐的,是的,他做事从来都是从本单位的利益出,无时不敢或忘,在这一点。他比大多数只重视自身利益地人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这个点子。是利人利己的,不过既然利了几方。肯定就有利益遭受了损失的一方---各个学校的校长,绝对不愿意看到这个政策的出台。

    下面一旦形成普遍性的抵触,教委的相关人等,虽然也垂涎统一采购里面的利益,但是也无法忽视这个压力。

    陈太忠才不相信,以前没有人想过类似的点子----这年头,能敛财的点子,都被大家琢磨得差不多了,而教委迟迟没能把采购权收回去地原因,八成也是由于下面的抵触情绪太大。

    可是,这次自己若是愿意做一次推手,加上蒙晓艳地能量,教委这边,也就未尝不能一试,反正蒙校长有钱,也不指着十中这点灰色收入,至于其他学校的校长……关哥们儿鸟事?

    若是有人反对----这基本上是必然的,那么,这个时候,就可以拎出宋宗良来杀了,向大家警示:不服从者,当以此为戒!

    当然,教委既然获得了他陈某人的支持,那么在接下来的统一采购中,小小的教学仪器这一块,总不能再交给其他的什么科技公司来做了吧?

    能想出这种一箭三雕甚至于四雕地路子,怪不得陈太忠有点欣喜若狂呢,以前他害人,不过就是用点阴损地法子,隐蔽归隐蔽,对抗性却是很强的,向眼下这种点和面兼顾地时候,真的不多----这点子实在是太棒了

    听他说完之后,蒙晓艳愣了半天,才缓缓地点点头,“这个法子……倒是不错,不过,没准别人要骂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做得小心一点,又会有谁说?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越想越是兴奋,“要不这样,我去找王伟新说说……还是你去?”

    “王伟新那儿,我倒是敢去,”蒙晓艳皱着眉头考虑一下,又摇摇头,“主要是钱自坚那儿,都是一个系统的,我跟他一说这些,传出去是我的主意的话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……教委我不熟啊,陈太忠看她一眼,琢磨一下,“那就只找王伟新好了,你放心,我去找,不行你再上……拿你叔叔压他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琢磨一下,居然哑然失笑了,轻声嘀咕一句,“哈哈,也是,我倒是忘了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说忘了考虑什么,陈太忠也没问,不过,第二天一大早,两人就联系上了王伟新,王副市长正在交通局主持一个会呢,听说陈太忠有事找,就让他来交通局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不等一下我去科委找你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车里还载着蒙晓艳呢,实在没办法去科委,前两天钟韵秋找他一趟,吸引了那么多人的眼光,后来连刘浩丽看他的时候,眼神都有点异样了,他怎么能再带另一个漂亮女孩去?至不济也得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王伟新开完会,正伙同一帮人边说边笑地往外走呢,一见陈太忠和蒙晓艳两人站在那里,登时撇了一干人等,笑着走了过去,“哈,是你俩啊?”

    对于这二位,他肯定是要热情一下的,蒙晓艳最近跟他接触不算少,而且,陈太忠过年的时候,去他家拜望过。

    后来,在陈太忠去素波学习之前,两人曾经谈过一次话,正是因为那次的谈话,他硬着头皮去章尧东家走了一趟,奇怪的是,那一次,章书记待他不像以往那么冷冰冰了,之后,又把交通口拨给他负责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想,却是找不出章尧东这么做的理由,略一琢磨:估计是章书记……见我最近同蒙晓艳走得近?

    章尧东再往上走,就是副省长了,最起码也是素波的市长,这一道坎实在不好跨越的,多聚一点人脉总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哦,有点事儿,想向伟新市长汇报一下,”陈太忠笑一下,“这个,进车里说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这么说吧,”王伟新向身后随意地摆摆手,他的秘书小林就很有眼色地把那一帮人拦住了,不让他们继续靠前。

    “嗯,马上还有个会呢,呵呵,”王伟新抱歉地笑一笑,“有什么事儿,太忠你直说,咱们都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搞一下五中的校长宋宗良,那家伙太麻烦,给晓艳的朋友添乱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下巴向蒙晓艳努一努,“顺便,教委那儿,我还有点建议。”

    王伟新才待点头,眉头猛地一皱,迟疑一下才点点头,“那个……是不是什么特级教师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老婆古芬是教委的办公室副主任,”蒙晓艳点点头,“反正他们俩在教育系统影响不算小。”

    王伟新含笑淡淡地看蒙晓艳一眼,心里却是挺纳闷的,明明是你的事儿,你怎么会让陈太忠冒头出来说话?

    他怎么能想到,蒙校长见了陈太忠,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,现在比之以前是略微活跃一点了,但是在外人面前,却是从不肯抢其风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中午谈吧,现在没空了,”王伟新笑笑,一指陈太忠,“蒙校长,他知道去哪儿等我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中午,王伟新一听“统一采购”这个方案,登时明白里面的味道了,一时间有点犹豫,“这件事情……怎么说呢?其实由教委的人先反应一下,比较好一点,要不我直接说,可能会有点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王副市长做人老成之处了,他不是不愿意帮忙,实在是这种事涉及了很多的利益分配,推动这件事情,对他来说没有多大好处也就算了,那能得了最大利益的科委的相关人等,居然不冒头,这让他实在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合着你们看我姓王的是傻的?是个为人作嫁的主儿?

    “主要是不想让他们知道,我在操作这件事,”蒙晓艳叹口气,“要不然一旦传出去,估计我是没法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犯众怒真的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儿,纵然是省委书记的侄女儿,也对此深深地忌惮。

    王伟新一听这话,明白了,苦笑着摇摇头,“其实你也是校长,也受到损失了……我知道这个方案其实不错,不过推行起来,真有难度!”

    “行了,王市长,你也别说了,我来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端起了酒盅,“我去教委找人,嗯,透个风出去就行了,不怕有人不上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透个风,确实就足够了,”蒙晓艳点点头,她昨天说的“忘了考虑”,其实指的就是教委这帮人对“统一采购”的垂涎,“不过太忠……陈主任,你认识教委的人吗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