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五十章 伸惯手了(书号:760

第六百五十章 伸惯手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会是个阴谋吗?文海才想到这种可能,就苦笑着摇摇头,人家陈太忠收拾自己,还用得着阴谋吗?堂堂正正地就能拿下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文主任也很清楚陈太忠跟自己提条件的原因,没错,以陈某人的能量,是完全可以拿下他,但是拿得不会很舒服。

    丫作为一个新人,初到一个工作环境,就搞风搞雨的话,让上面的人看在眼里,未免就不够稳重了,也有不善团结同志的嫌疑,搭班子工作,是不能这么搞的,要学会妥协才对。

    官场里,默认的规矩是很多的,文海当然知道,班子的和谐,涉及到相关人等的协调能力甚至是大局感,陈某人还年轻,上进的心思还很重,所以不想擅自动手,只要他自己请辞。

    只要我小心做人,陈太忠暂时是动不了我的!反应过来这个事实,文主任的心登时放下了大半,这一刻,他才有时间去仔细琢磨,陈太忠所提的交换条件,对自己来说划算不划算。

    这一琢磨,文海才惊讶地现,陈某人对那老中医的信心,实在是太强了一点,因为履行条件的第一步就是:治好小颖的病。

    如果病都治不好,那一切都是白说,而眼下陈副主任敢这么提条件,显然人家有信心----最起码也有六成的把握吧?

    那我的小颖……真的有救了吗?想到女儿日益消瘦的面孔,一头柔顺的长早就不知了去向,而今能见到的,就是刮得铁青的头皮和一次次开颅留下的手术疤痕,文海地心中,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么一来,主任的位子。我就得请辞了,这一刻,文主任的心中,真的是有点矛盾:划得来?划不来?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这件事的起者唐亦萱,并不在现场,就算在现场,也看不到文海的思维,否则的话,只说他直到现在才认真地考虑自己女儿的病情。怕是唐某人当场就要暴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得迟了一点,并不代表文海不在意女儿,实在是他已经四十八岁了,有些思维已经有些僵化了,是带着惯性地。倒不能说真的不关心女儿。

    “真要能治好小颖,这个主任我当不当无所谓,”关键时刻,父爱还是压倒了功利心,文海苦笑一声,“不过,陈主任。你有这个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主任,我是副主任,撸你下去也没想自己上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科委主任那可是正处了,自己这个副处,已经有无数人歪嘴了,几个月之内再上正处----恐怕章尧东都要找自己谈心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让谁上呢?”文海反问他一句,神情有些紧张,“梁志刚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好。”陈太忠坦然地摇摇头,斜眼瞟他一眼。“反正你不能在主任位子上呆着了,接下来,我要办很多事,你抽我后腿的话,会妨碍我的效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批钱,不过我都答应不动你的钱了啊,”文海的脑瓜还是够用地。患得患失的心一去。就开始动脑筋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实在舍不得这个位子----反正陈太忠没物色好人呢。一想到将来会有资金源源不断地注入科委,他就更舍不得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为官一任造福一方,科委要是能在他文海手上翻过身来,那说出去也好听啊,不就是认真地配合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吗?谁不会啊?

    “要不,党组书记我不要了,”他还真的是想抓行政,这就意味着他上进的心也不是很强了,“书记让给他们好了,只做主任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商量的,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冷冷地摇摇头,“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?伸惯手了……这是你给别人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伸惯手了啊……”他再次重重地强调了一下这四个字,接着又冷笑一声,“不是我说你,老文,亏得你是为你姑娘治病,要不没这么便宜地。”

    伸惯手了……听到这四个字,文海登时无语,沉默了足有两分钟,才长长地叹一口气,“老梁那人不靠谱,花花肠子多,还是邱朝晖强一点,业务也熟练。”

    “梁志刚……不是跟你关系挺好吗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知道文海基本上是放弃了挣扎,眼下这就是推荐候选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文海的推荐,还是有点惊讶,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,你的意思是……推荐邱朝晖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想推荐他,”文海白他一眼,“不过让我从两个里面选一个,宁可选邱朝晖,梁志刚跟谁关系都好,可你真想做点事,就不能用他。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倒是有必要注意一下,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这些知识分子还真够莫名其妙的,文海和邱朝晖斗生斗死的,可关键时候,还有推荐的胸襟,倒是也不枉那一肚子学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治病?”文海侧头看看他,“我希望能快点。”

    既然放下了,那就放下好了,这个主任迟早是做不成了,那还不如早一点放手,文海也想明白了,倒是让姑娘早一点好起来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得联系一下,找找那个老中医,”陈太忠笑一声,事实上,他是打算踅摸几本脑科的书来看看,好好钻研一下,脑瘤那玩意儿可不是说体表的痦子或者是瘊子之类地,随便抹一下掉了就完事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要去哪儿?我送你,”既然条件谈好了,他倒不介意表示一下自己地友善,文海能知难而退,他也省不少手尾,再说,在最后时刻,还比较公平地点评了一下那俩副主任,显示出了文化人该有的素质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或许他又错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在育华苑的别墅里,陈太忠一左一右地搂着蒙晓艳和任娇,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,无意中,他问起了蒙校长十中的近况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对教学感兴趣,不过,现在只带一个班了,”蒙晓艳懒洋洋地解释,“至于学校里的那些事情,该谁管谁管,要学会用人啊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有点轻松,教导主任黄强原本就不得人心,教委直接扫掉了他和甲校长,而她又强势地当上了代校长,别人就算想欺负她,也得扪心自问一下,扛得住扛不住蒙校长背后的人?

    “看来,文化人素质就是高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时想到了文海。

    “也不差那素质低的,”蒙晓艳冷哼一声,她一直对那个自己暗恋过地男人耿耿于怀,“有人见我好了,又是校长了,恨不得趴下来舔我地脚趾头。”

    “恋足?呵呵……那一般是缺少母爱的表现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笑得前仰后合地,不得不说,这一世他修炼的不止是情商,其他歪门邪道的东西也学了不少。这个观点就是从刘望男那儿传出来的,他虽然不知道对错,可既然冒充了高手,也不好意思细细打问,不过他的心里,却是暗暗地记住了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没句正经的,”蒙晓艳笑嘻嘻地看看他,却不防任娇在一边插话了,“确实也是,文化人里,败类也不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起你们那个色鬼校长了吧?”陈太忠听见两人都反对自己的意见,禁不住就生出了一点较真的意思,“别的不说,就说我们科委的那个主任吧,昨天我打了他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他的秘密有点多,所以就略去了帮小女孩治病的那一段,主要阐述的,就是科委的混乱和文海最后居然推荐了邱朝晖。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说,文化人终究是文化人,该有的素质还是有的!”他以一个肯定句式,做出了总结。

    “科委这么乱啊?”蒙晓艳一听,就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我还以为十中就够乱的了呢,要不,我回头跟我叔叔说说,等有合适的岗位的时候,换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别啊,我好不容易打开局面了呢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乱?哼,我才不怕乱呢,老谢说了,这种情况搞得好,那才算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那个文主任,未必就安了什么好心,”不知道为什么,任娇还是在打击他----这种情况在她身上很少生,“没准那个邱朝晖业务真的不熟,他等着看你的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至于,上一次他就差点做了主任呢,”陈太忠皱皱眉头,摇摇头,不过,任老师这话,真的是让他心里又起了一点阴影,哥们儿这次,不会又错了吧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