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老中医(书号:760

第六百四十九章 老中医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好心人总是有好报的,唐亦萱见陈太忠不做解释,倒是也佩服这厮的敢作敢当,在市委大院儿门口下车的时候,略微犹豫一下,还是冲他笑了一声,“你要能治好那个小女孩,我就原谅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文海识趣才行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却是坚决不肯毫无条件地顺从她,“我这个人,很有原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轰油门,头也不回地开车走了,只留下唐亦萱站在那里,愣了一下之后无奈地摇一摇头,转身向院内走去,“大男子主义还很重嘛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文海刚从中心医院出来,就被两个混混拦住了,“文主任吧?有人想找你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文海用屁股想,都知道这是谁来找自己了,不过,他总觉得,钱我已经还清了,我也知道了,你陈太忠是大能,你这大能,总不至于死掐我这小人物吧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也没反抗,被这俩混混挟持着,穿过两条马路,走到了停在路边的林肯车旁。

    “上车,”陈太忠从车窗冲他一招手,文海被人推搡着坐进了驾驶室里,那俩混混见事情搞定,冲车里一招手,“陈哥,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谢了啊,”陈太忠嘴上说谢,摆手的动作却是跟赶苍蝇差不多,不过那两位也没在意,转眼就走得不见了去向。既来之,则安之,已经到了这步了。文海也就无所谓了,他靠在座位上,斜着眼看着陈太忠,也不说话,颇有几分“你奈我何”的味道,不过这个表情,配上他脑袋上厚厚的纱布。却是有点说不出地可笑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把钱还回来了,”陈太忠哪里有兴趣跟他玩什么气势比拼?你丫配吗?他毫不在意地笑笑,“呵呵,自己还贴了六万……倒也难为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请你直说,陈副主任,”到了这步田地。文海兀自不忘拿腔捏调。他知识分子的尊严,还有行政一把手的位置,让他不容在这个高中生的副职面前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被陈太忠灵通的消息震惊了,他在湖西供电分局报销票的事儿,很少有人知道,还好,下一刻,他想起来,陈某人似乎提过吴秋水的名字。那么。知道这件事……似乎也是正常地。

    “孩子什么时候做手术?”陈太忠冷不丁地问了。

    “四月底五月初,”文海被这话问得一愣,下意识地回答了,“那时候天气不冷不热,有利于伤口的愈合,又不容易感染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。禁不住冷笑一声。“不过,现在说啥也是白搭了。我已经没钱给我的小颖动手术了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钱原本也不是你的!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就算他已经打算帮人了,可听到文海这种抱怨,实在是不爽,声音顿时冷酷了起来,“怎么,你还觉得委屈啦?”

    听他有翻脸的架势,文海登时不做声了,脸冲车前方,头微微地低着,眼角,有泪珠夺眶欲出,这一刻,他真的有点悲痛欲绝的样子,却是偏偏又不敢作地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老中医,以前是混中南海地,”陈太忠不理他,自顾自地在那里胡说八道,“脑瘤这种病,对他来说,两针就搞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文海的身子登时就是一震,不过下一刻,他狐疑地看陈太忠一眼,又是冷冷地一哼,“作为一个知识分子,我相信西医,不相信中医,西医是自然科学,中医……哼,那是迷信。”

    “切,梁启怎么死的,知道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最是烦那种崇洋媚外的,一听这话,心里登时就不舒服了,“孙中山又是怎么死的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文海一听这话,却是讶异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他博览群这两个问题的尖锐性。

    孙中山死于肝病,他原本就是学西医的,对中医的排斥,基本上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,就在他病情地晚期,有人建议他服用中药----“西医已无用,中医未始不能一试”。

    可孙文先生地回答,很有点殉道者的味道,“一只没有装罗盘的船也可能到达目的地,而一只装了罗盘的船有时反而不能到达。但是我宁愿利用科学仪器来航行。”

    至于梁启,那就更可笑了,他的肾出了毛病,西医动了手术,却是因为眼神或者其他什么原因,不小心把健康的肾割掉了,后面地结果可想而知----终于不治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梁任公死前,还特意吩咐,勿使消息传出,以免让那些不相干地人听到,以为西医是多么不可靠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这两个人的观感不说,但是就是论事地话,他可真的不认为这两件事是对的,尊重科学是没错的,矫枉过正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梁启,你有殉道者的决心,割错个肾不打紧,可是我作为老百姓,拔错一颗牙都要叫半天的,隐瞒医疗事故,这是侵犯了大家的知情权了吧?中医误诊就是迷信害人,西医下错刀反倒是情有可原?

    中医是不行的,只有西医可靠,这是陈太忠提到的这两人的共同点----两人都这么认为,文海知道这话的份量,一时间也无言以对,事实和史料在那里摆着,他想否认都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中医的话,那就当我今天没找你!”陈太忠冷冷的声音,打破了车内的静寂,“好了老文,你下车吧,我还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别!陈主任,你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孩子是自己的心头肉,听到陈太忠这话,文海登时就动了心思了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家长们都是这样,文主任也知道,自己的孩子再做几次手术,也未必就能去除了痼疾,耳中听到有异人出现,心里生出几分遐想,真的是在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想来,陈太忠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,居然能对这两个历史典故这么了解,不但说明此人见识驳杂,更能说明丫必定是力挺中医之辈,如此推算一下,人家认识几个重量级的中医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你女儿领过去治病,不过,要是能治好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,”陈太忠不再盯着文主任看了,目光也转移到了车窗外,“治不好就算了,保证不会更严重,你考虑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文海的眼珠开始转动了。

    “科委主任……你就不要干了,留个党组书记就完了,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目光中煞是无情,“你做主任,我感觉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要我辞去主任一职?”文海登时惊呆了,无数种情绪,在这一刻疯狂地涌入了他的脑海。他当然知道陈太忠所指的意思,陈某人是嫌他把科委搞得乱七八糟,尤其是财务上,简直是一塌糊涂,所以,不想让他干了。

    不过,你一个副职,敢跟我提这种要求?这是要逼宫吗?我知道你有本事,但是提出这种非分的要求,也太夸张了吧?

    而且,科委乱到今天这一步,能完全这怪我吗?念及此处,文主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一时间感觉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,”陈太忠点点头,却是不做什么解释,他有话要说,但是文海若是不识抬举的话,他又何必浪费口舌?

    “科委到了眼下这步,不仅仅是因为我,”文海脸色铁青地解释,“要不是有邱朝晖、梁志刚和米自然掣肘,我也能做出来点成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说的这个没兴趣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不用跟我解释,我只想问你,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这个问题,文海不可能不问的,他眯缝着眼睛,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怎么办,就是不管你女儿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还有,以后我要来的钱,没我的允许,你不许动!”

    嗯?这倒是简单,文海原以为,陈太忠是非要置自己于死地呢,敢情,人家就是提出一个交换条件而已,自己接受不接受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今天的谈话,以后他还敢动陈副主任要来的钱?抛开这一个条件,那陈太忠的意思很明显----你辞去主任的职务,我治好你女儿。

    而且,人家还是先货后款,先治好小颖,才要他辞职,也不能说就没有诚意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