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四十五章 风格之改变(书号:760

第六百四十五章 风格之改变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陈副主任”梁志刚看陈太忠的情绪稍微稳定一点了,又开始出声劝解,只是,他还是不敢靠近陈太忠,“等一会儿,让文主任再跟供电局的协调一下?看看是不是能先暂缓交钱?”

    “吴秋水?他算个什么东西啊?”陈太忠还真知道供电局湖西分局的主管征费的副局长,他在三十九号见过,那厮还想打唐亦萱的主意呢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他的目标不是吴秋水,先要搞定的,还是眼前的文海,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老梁,我卖你个面子,今天文海要是不把这钱吐出来,晚上我就砸了他家!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了手机拨号,同时走到文海跟前,抬腿又是一脚,“我靠,我最喜欢欺负脑瘤患者了,你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电话就接通了,电话那边,传来了马疯子的声音,“陈哥,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科委离纺织厂不远,合力汽修离科委,直线距离不过八百米,陈太忠冷冷地话了,“疯子,我在科委呢,赶紧给我过来,认个人,以后的事儿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马疯子可是见多识广、心思精明的,一听陈太忠这话就明白了,陈哥现在是要自己充门面、当打手去了。

    正好,年后汽修厂也没啥活了,总共剩下五六辆车,再有俩月没买卖的话,养活人都够呛了,一听这话,他登时跳了起来,“哪个王八蛋找死啊?”

    他还待问,陈太忠却是已经挂了电话,马疯子琢磨一下,召集来十几个小弟,“大家穿上工作服。跟我去科委!”

    合力的工作服,跟别的地方一样,也是浅蓝的粗布服或者绿色迷彩的涤纶装,唯一的区别就是,衣服的背心处,有大大的“合力汽修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有这四个字,那就绝对不是普通的工作服了。在别地地方不好说,但是在湖西区,见到穿这种衣服的主儿,不但混混们不敢招惹。警察见了都头疼---谁都知道,合力的老总是马疯子,而马疯子后面,还站着瘟神!

    甚至,有的混混能从合力汽修借到这种衣服来穿穿,都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至于说造假,自己做这么一件,那就划不来了,在湖西被马疯子的人现。那是要被暴打的,可是穿出湖西去,又没人认----有西服夹克不穿,穿件工作服混社会。那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马疯子这么吩咐,也是为了慎重起见。作为邻居,他知道科委那里是一盘散沙,可是,不管怎么说,那也是一帮文化人---咱先以合力汽修地身份,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电话撂下不到五分钟,两辆金杯面包车就停在了科委院内。马疯子打头下来了。也不声张,就站在院子里东看西看的。

    他不声张。不代表别人看不到他,科委的二层小楼是单面楼,再说了,他手底下地人,虽然说是改邪归正做开正经买卖了,但身上的流里流气,一时半会儿是去不掉的。

    而且,科委的子弟里,也有那半混不混主儿,一见“合力汽修”四个字,禁不住就是一阵嘀咕,“我靠,陈主任连马疯子都搬得动,混得好啊,文海要倒霉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还真猜错了,文主任……那岂止是“倒霉”两个字了得?陈太忠一听马疯子说到了,才走出楼去,那一帮身穿“合力汽修”的主儿就是齐齐一鞠躬,异口同声地大喊,“陈哥好!”

    这就是马疯子凑趣的水平了,过年那一阵,电机厂的事儿,风头被十七夺去了,做为湖西的东道主,马疯子极其地不爽,这次来之前就特意吩咐了---咱们是给陈哥长脸去了,大家要步调一致,一定要体现出工人阶级的纪律性!

    陈太忠一见这架势,也有点晕,我要不要回一句“同志们好”呢?

    “上来几个人,来,跟我认个人,”陈太忠手一招,就有五个混混人模人样地顺着楼梯上来了,走路都走得比较整齐,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科委地都是一帮知识分子,见人家气势汹汹地走过来,忙不迭躲到一边去了,走廊中登时空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等五个人走到主任室门口,陈太忠一指刚刚狼狈爬起来的文海,“看到了吧?这是我们科委的文主任,大家仔细看看,记住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停顿,现场的人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连那五个混混,也受了这种气氛地感染,随意看看之后,不声不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?那你们走吧,”陈太忠一挥手,也不说什么,那五人转身就离开了,工作服后背一溜“合力汽修”的字样,是要多碍眼有多碍眼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并没有说要这些人做什么,但正是这种什么都不说,给人地压力反倒是最大的,说得出口的威胁,力道远远比不上表现出来的恶意。

    直到两辆金杯车从科委大院消失之后,才有人开始低声嘀咕了,“这不是那群挺有名的混混吗?”

    马疯子的势力,在纺织厂附近真的无人能及,不过,他不是个吃窝边草地主儿,所以口碑还一向不错。

    文海铁青着脸,站在那里眯着眼睛愣了半天,才走到桌边,手按上了电话,可是半天都没有拿起听筒来,看那样子,他都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。

    确实也是,这种情况,警察来了走了,想找些混混来帮自己出气吧,似乎陈某人混得比他要好多了,别地不说,只说那十几个“合力汽修”所表示出来的恭敬,又岂是一般人能做到地?

    陈太忠还待挤兑他,谁想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却是十七,“陈哥,有啥要帮忙的吗?听疯子说,你那儿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不过就是个科委主任,”陈太忠冷着脸看看四周的人,觉得自己做事不能太夸张,于是径直向楼下走去,嘴里还嘀咕呢,“给他机会了,能不能抓住,就看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十七来过电话之后,古昕的电话又来了,也是一通询问,到最后,古局长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陈处,你现在都副处了,办事儿不会用点阴人的手段啊?传出去的话,可是真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古局长很清楚,陈太忠比较擅长阴人,比如说邝舒城一事,又比如说傅宇被弄走,他自己直接上位分局局长。

    “没错,副处了,还能跟正科一样地办事吗?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“有的时候,就得明晃晃地直接上了,躲在后面,不是个事儿了,唉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实感觉,做为个科级干部,很多时候都是被人无视的,那么,有时候做事不讲究不地道一点,倒也没人说什么,他自己的心中,也是这么看的。

    可是副处就不一样了,当然,他要是在省委省政府的话,副处没准就是猫腰给人拎包的角色,也没人注意,可是在凤凰市这样的地级市里,副处基本上已经能收获到一些关注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的风吹草动,没准都会有人偷偷地观察着他的反应,他想做一点事情,争取一点权益,那就必须把大部分的主张摆到明处,如此一来,才能显示自己的存在,建立自己明面上的势力。

    其实,陈太忠也喜欢背后算计人,那种快感真的很能满足他的恶趣味,但是随着级别的提升,现在他已经没太多机会那样做了。

    就拨款这件事而言,按他以往的做法,就是利用各种可以利用的方式,阴一下文海甚至是郭宇,但是,被阴的人若是不知道炮弹是谁出的,以后他办事,难免还要大费周折,这么一来,办事效率不但要降低,也不能显示出一个处级干部的魄力。

    说穿了,还是他来的科委实在是太混乱也太穷困了,若是真想做出点事情来,不立威根本不可能,是的,他现在还不想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科委宿舍门口,有三、四十号混混在那里闲逛,文主任吓得连家都没敢回,直接跑到朋友家混了一顿。

    还好,那些混混们倒也没有做出天怨人怒的举动,无非就是点评一下这家的女孩漂亮,那家的女人不能看之类的,最多最多,也不过就是嬉皮笑脸地打个口哨。

    陈太忠则是收获了一条令他震惊的消息,秦连成居然跟文海还有点牵连,是的,文主任把求援的电话,打到了招商办的秦主任那里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