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三十二-三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三十二-三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在哪儿也吃不了亏!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姜世杰一眼,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,我只是学习人情世故来的,本来都有了作弊器了,你再送我一个……是不是有点那啥啊?

    不过,想想姜世杰这人情,是因为看好自己的展,身居高位者,谁还没有几个类似的作弊器----或者说信息采集器?如此看来,倒也不算作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他终于抑制住了拒绝的**,而是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你继续说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不过,让陈太忠惊讶的是,科委的办公室主任李健,居然也是凤凰学院出来的,而且跟姜世杰还认识。

    李健算是文海的人----这简直是废话,办公室主任的地位,虽然比各个科室的一把手要略低一点,但是管得杂务很多,这种关键位置,文主任是不会允许出毛病的。

    其实细说起来,李健这个人,就很有些科委系统的特色,他的父亲就是科委的一个老科长,退休时为副主任,现在的两个副主任邱朝晖和梁志刚都在他手底下干过。

    李科长是实在人,做事也公道,直到现在,说起已经退休的老李来,大家都要伸个大拇指出来----那是厚道人。

    文海上台时,李健是工业科技科的副科长,也就是现在的高新技术处的前身,不过,虽然他跟邱朝晖和梁志刚都很熟。却是没参与“三副夺正”地那一场战斗---没办法。帮谁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当时地办公室主任,是支持文海的,文海就坐之后,肯定要赏功臣的,正好在这个时候,那主任跟别人打了一架,脸上装了幌子,也没面皮在科委本部呆着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个时候。科委机构改革了,一番调整之后,文海借机免去了米自然兼任的工业科技科科长,而那主任却是顶了上去,成了高新技术处的处长。

    可是。空下的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子该谁来坐。却是又引起了一番争执。

    文海是意外上位的。他不被看好是有理由地,是的,丫在科委的根基并不算深,到后来他一琢磨,李健一向不掺乎事儿,又是科委子弟,对系统也熟。得了。就他吧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,让大家很愕然。不过,不管怎么说,李健绝对算不上是文海的人,再加上老李科长的人脉,也没人拒绝这个建议,于是,李健被调回办公室当了办公室主任。

    从感情上讲,李健更偏向邱、梁二人,但是文海将其从副科提为正科,那也是有知遇之恩地,所以他仔仔细细、兢兢业业地和着稀泥。

    是地,这是一个妥协地结果,三方无可奈何之下的结果,斗争归斗争,该妥协的时候,还是得妥协,学不会妥协,那不是合格的官员,古今中外概莫能外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李健,倒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嘛,陈太忠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,把办公室主任捏在手里,也算一张不大不小的牌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想到的是,今天上午他在科委地表现,让李健产生了一种疏离感,当他是招商办地科长的时候,李主任是很喜欢他率直地性情的,可是,当他成为科委副主任的时候,李健却是觉得,这个人个性,实在太强了一点。

    初到科委这种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,你一个年轻的高中生,一点都不知道收敛,简直太张狂,太目中无人了,知识分子们,讲究的是内敛。

    初见腾建华,就要用车送人,人家跟你熟络到这个份儿上了吗?而且多少也有点笼络人心之嫌,这是冒失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问李健科委中层领导配车的事,就更显冒失了,初来乍到,不明白的地方就该多看看,多带眼睛少带嘴巴,在科委做人,不能这么不稳重的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怎么说,有了姜世杰的一通话,陈太忠对科委这个环境就要了解很多了,以前走马观花地接触过,看不太分明,现在才知道,科委这边不但穷,而且真的是乌烟瘴气,领导们有点时间都顾着扯皮了,能展好倒是怪事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当自己是做好准备了,谁想,在接下来的年度工作计划会上,文大主任就先给他来了一记阴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到会之后,在十几个人的会上,文海替新来的副主任做了热情洋溢的介绍。

    “陈副主任是个年轻有为的干部,任职经历极为丰富,曾历任东临水村代村长、开区街道办副主任兼政法委书记、横山区方志办主任、市招商引资办公室业务二科科长,现在还兼任招商办副主任,而且,在每个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副主任能到科委来,是市里对我们的关爱,组织上对我们的照顾,有了陈副主任这种新鲜血液,在大家的努力下,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咱们科委一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挺不错的,文海对陈副主任很欢迎,而且向大家介绍得也够隆重,不过陈太忠已经被姜世杰打了预防针,说不得就要仔细揣摩一下文主任的本意。

    这不揣摩还好,一揣摩,还真让他品出一点怪味来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文海对他的任职经历的了解,了解得简直太清楚了,这绝对不符合常情,那么这个介绍,就可以看成是文大主任一个非常明显的暗示:小子,我可是下了一番辛苦调查你的,是的,我非常重视你,别试图在我眼皮子底下玩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。也很重要。通过对他任职经历的重点介绍,与会地人肯定要生出一种“这家伙在哪个位置都呆不长”地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火箭干部给人的印象,多数是这种感觉,大家也都认可此人应该是火箭干部,可文海的话,提醒了在座的诸位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跟这人相处,你们都给我悠着点。别以为巴结上人家就没事了,到时候,陈某人甩手一走,那是要多潇洒有多潇洒,可你们还要在科委呆着呢。搞搞明白啊。我文海才是科委的主任。

    文海的话说得很含蓄。不过在座的人中,基本上有心的人都听明白了,文主任对这个高中生副主任,抱有很强地提防心理,但是,他那热情洋溢的介绍,又向其表示出了谨慎的欢迎。

    陈太忠终究不是那种智商不够的主儿。一旦用上心。也就听出来了文海的意思----事实上,文主任生恐此人年少不稳。听不出弦外之意,暗示做得也挺明白,要是再晦涩点,那也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这个哑巴亏,让陈太忠吃得实在有点不情不愿,可是偏偏地,他还没办法说什么,所谓老到地处世手段,就是这样了:既能表达出自己地主张,又能表示出有限地善意,同时还要提醒、警告一下别人。

    这一石三鸟的行为,文主任还是通过了高明的语言艺术表达出来,正是所谓的“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”,可见官场里的学问,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不喜欢文海的表达方式,非常不喜欢,这倒不是他觉得文主任说话咬文嚼字、手段老辣就有多么不好----哥们儿炼情商呢,有啥手段你使劲使!

    他反感的是,文海这么做,显然自我感觉太好,是地,人家是给他陈某人上眼药呢,哥们儿初来乍到地,也没表示出什么攻击性,你有必要做得这么夸张吗?怎么,合着这科委,就是你文某人的自留地了?

    不过,对于这种场面,陈太忠实在是没什么好地应对法子,这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领域,而且他非常缺少这一方面的锻炼。

    好,哥们儿忍了,你先得意着,他很快就找到了借口,好平衡一下心态,我还要看你更多的手段呢,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。

    其实,文主任的介绍,时间也不是很长,等他说完之后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陈副主任,要不要你给大家讲几句?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老同志呢,梁副主任和邱副主任都在,我就不说了吧?”陈太忠笑吟吟摇摇头,人却是站了起来。“不过,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我会尽量把科委的创收搞上去的,这也是市里派我来的主要原因,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全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科委穷,这是不争的事实,他决定从这一方面下手,体现自己的存在,不但可以避重就轻,躲开文海的风头,还能争取大多数人的支持----你文海再能,带不给大家蓝盈盈的钞票,你看大家听谁的?

    对于陈太忠敛财能力的口碑,还是很有几个人知道的,而且他又来自招商办这种肥得流油的地方,这种话当然有资格说。

    最绝的是,他拉上了市里的班子做后盾,高中生做科委主任,本来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,要说市里没有全盘考虑,那是不可能的----最起码,就算是借口也得有一个。

    文海,你挺能的,不过,哥们儿这话绵里藏针,也够你喝两壶吧?讲完这句话,陈太忠又坐了下去,心里不无得意,带种的,你跟市里扛膀子啊----不是小看你,再给你个胆子。

    哥们儿这情商,真的见涨啊,这种话弯弯绕、不软不硬的话都说得出来,一时间,他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话可是没什么漏洞,不服气的话,你反击嘛。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三章科委初出手

    文海却是没想到,陈太忠的反击来得这么快,有心作吧,可人家的话没落什么把柄下来,心里登时就有点憋屈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年纪轻轻,就能爬到这么高,果然不是善与之辈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文主任就又想起。今天是连邱朝晖都来了。平日里的会议,邱副主任十次有九次都是请病假缺席,今天倒也算是一桩奇景。

    科委的人都明白,邱副主任作为呼声最高的候选人被淘汰,跟文海之间地芥蒂,那不是一点半点,现在低调做人,却又不愿意看文海地脸色。而文海正好乐得没人歪嘴,倒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禁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瞟一眼邱朝晖,却现邱副主任眯着眼睛,脑袋一点一点的。似是昏昏欲睡。一点支持陈太忠的架势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老滑头!文海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。他当然不会认为,邱朝晖就会瞌睡成这样,那厮显然是眼闭心明,正美不滋滋地看笑话呢,要不然,丫今天吃撑着了,来开会?

    梁志刚则是拿了一杆钢笔。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的。神情煞是专注,仿佛一个记员一般。根本不抬头扫视会场。

    姓梁你也看我笑话啊,文主任一生气,也懒得继续刚才的话题了,冲李健一扬下巴,“小李,可以开始了,接下来的会议,你主持……”接下来的会,实在是乏善可陈,倒是时不时地有人斜眼瞟一眼陈太忠,很明显,这厮地强势,已经被大家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人家背靠招商办,市里又有人关照,面对科委这个局面,那是进可攻退可守,恐怕,若不是为了那个副处指标,都未必肯来这儿呢----这也是科委唯一比招商办优越的地方了,实实在在的体制内职能委员会。

    不过,这厮强势是够强势的,可也正应了文主任那暗示:人家随时能拍拍屁股走人的,所以,大家就要琢磨一下,怎么样能跟此人拉上关系,却又保持相应地距离呢?

    邱朝晖打了一阵盹之后,抬头打个哈欠,又伸手在鼻子前扇扇,端着杯子就出去了----科委开会不禁烟,屋里乌烟瘴气地,他又不抽烟。

    这是邱副主任又要溜号了,大家心里明明白白地,不过,也没人说破。

    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之后,总算是开完会了,文海走到陈太忠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,“来,小陈,把你的办公室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副主任的办公室就是前米副主任的办公室,这种事情,原本是李健就能做的,不过,文主任想明白了,跟这个愣头青对着干没什么意思,惹得人家火了,在市里歪歪嘴,能整下米自然的主儿,整他文海也不会很难。

    当然,文海也不是说就怕了陈太忠---文主任上面也有人,而是他认为,这么搞划不来,人家祸害上一番,大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,而那烂摊子,他文某人得自己收拾,没准还会因此中箭倒地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要向陈太忠示好了,宁欺白须公,莫欺少年穷,这位已经是呈现出一飞冲天地架势了,区区地科委留不住此人,何必枉做小人呢?

    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嘴里还挺客气,“呵呵,谢谢文主任,”不过,他这个谢意,大抵也就是那么一说,别说他自己不会介意,文海更不会介意。

    米自然的办公室,比李健地办公室还小,还好,总算是单独的一间,屋里的桌椅比李健的强,起码是近几年比较流行的大班桌和大班椅,不过,估计一套下来也到不了八百块,很低劣的那种,尤其是办公桌漆皮破处,能看到里面白花花的石膏。

    文件柜也是铁皮柜,老旧的绿色的那种,还有个书架,却是手工木制的,估计年纪要比陈太忠大----而且还大得不少。

    陈太忠愣了半天,才黯然地叹口气,文海已经走了,只是李健还在,递给他一串钥匙,刚要离开,却被陈太忠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李主任,这个办公环境,有点影响形象啊,你说我把这个屋子改造一下行不行,”在招商办呆惯了,他还真不习惯这里,“资金我自己筹。”

    你愿意搞就搞呗,问我干什么?李健有点接受不了这个问题,不过,副主任大人既然有心示好,他也不能不理,于是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你自己出钱,肯定没问题了,不过,就算整好一间,大环境还是这样,我觉得起不到多大效果。”

    你一个第三副的副主任,把房间装修得那么好,前面几个主任会怎么想?他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情,但是这个想法未免过于天真了,官场不是你这么混的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的智商,并不像他想的那么不堪,他点点头,“嗯,暂时也就是这样了,不过……其他几个主任的房间,我也得装一下,嗯,还有你的办公室,是咱科委的门面,不能含糊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其他科室,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,他原本就是有己无人的性子,能考虑到团结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其他人自是不放在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行啊,知道一上来就来这么一手,李健点点头,这也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不过,人家展现的是筹钱能力,倒是正正地命中了科委的死穴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不顾及别人的做法,在李主任看来,是非常正确的,这不是他赞成陈太忠刻薄的性子,而是这符合规矩,领导没有点特权,那叫领导吗?

    反正他的办公室是要装了,这就够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我那儿无所谓的……对了,陈主任,这钱你打算走财政拨款?还是其他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没想好呢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过他已经决定了,实在不行,就自己出这份钱了,反正,局面总是要打开的,是的,他认为这个最重要,“不过我尽快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财政,快不了,而且,会有麻烦,”李健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,终于吐露了一点天机出来,“进了科委的帐,未必会用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哦?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问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李健咳嗽两声,目光开始左右游离,“那个啥,陈副主任,你先忙,我想起来了,刚才的会议纪要马上要整理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陈太忠琢磨一下,挠挠头,决定再问问姜世杰,正在这个时候,李健转身问了,“对了陈主任,要选秘书吗?”

    “秘书?”陈太忠的眼睛,登时瞪得老大,这个……哥们儿能配秘书啦?不是这么夸张吧?“那个……不是最少正处才能配秘书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健听到这话,也不解释,笑着摇摇头,“那就是不要了?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科委还真邪行啊,陈太忠愣了半晌,瞅瞅四下无人,抬手就给姜世杰打了一个电话,“老姜,今天中午,海上明月,不见不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不是去科委开会了吗?”姜世杰在那边笑笑,“怎么副主任履新,不请班子里的人一起坐坐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不用装糊涂了,那起码我得包三个包间,每个主任一个包间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记得啊,快到点了呢,别带外人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