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三十一章 有人报信(书号:760

第六百三十一章 有人报信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怎么以前没现,这地方的气氛,居然这么压抑呢?陈太忠看着李健的笑容,有点不高兴了,点点头,不再提这个话题,“你先忙,我再去市里办点事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”李健点点头,嘴里却是看似不经意地解释了一句,“腾处长这次不是计划内的调研,他的老家在金乌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笑,没说什么,转身扬长而去,李健看着他的背影,若有所思地愣了半天,最终叹口气摇摇头。

    出了门见到晴朗的天空,陈太忠的感觉更是不好了,科委那里似乎阴气森森的,每个人也是怪模怪样,好像谁都是活在套子里一般,他就奇怪了,这么一个破单位,应该是怨气冲天才对的吧?

    很久以后,他才知道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这句话不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我得在科委找个内应才对!陈太忠决定了,他觉得里面水有点混,不了解情况,贸然行事总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,谁跟科委的人熟呢?他竭力回忆一下,好像在他的印象中,没什么人跟科委的熟,能跟科委挂得上边的,除了马飞鸣的怨气,就是秦连成对科委的流程,似乎比较了解了。

    想想上次秦主任跟他解释过一些科委的情况,陈太忠转身上了林肯车,打算回招商办请教一下。

    谁想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姜世杰,“陈处,高升了也不知道通知兄弟一声?你这不是见外吗?”

    哥们儿跟你……有那份儿交情吗?陈太忠干笑两声,“呵呵,今天任命才下来,以前没落实,我也不好张扬啊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不过,被人叫了半天陈主任,总算有人叫陈处了,他心里多少有点美不滋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啧啧,见外,你绝对是见外了。”姜世杰在电话那头使劲儿嘬嘬牙花子,以示自己的不满,“我可是知道,任命昨天就下了……是科委,对吧?”

    前天下午就下来了!陈太忠当然不好这么说,只能含含糊糊地应对,“咦,昨天下的?今天才到我手里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扯那么多了。中午喝酒啊,”姜世杰在那边笑一声,“呵呵,科委那儿我可是熟,人精扎堆,太忠,你的脾气我可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我靠。瞌睡就有人送枕头?听到这话,陈太忠自是一力应承了下来,“那没问题,我叫上老古他们,好好地聚一聚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成为天南省近十几年最年轻的副处了,虽然他自己略微有点得意,但带给别人的,就是实实在在地震撼了。

    像这种前途无量的年轻干部。根本不愁没人巴结,这不是,姜世杰乡长巴巴地给送资料来了,而且人家能知道,这资料是自己想要的,这叫投其所好,远比送什么贺礼强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是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得意了,心说老姜为人还不错嘛,这么识趣儿。回头合适的时候,倒是得帮丫说两句话了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要不要去找秦连成问问呢?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还是暂缓此事,毫无疑问。秦主任对科委这么熟悉。应该是有相熟的人在里面地。

    但是,以秦连成的身份。认识的人,地位绝对不会很低,最起码也是科委的中层,抑或者就是那几个主任副主任之类的。

    那现在,就不宜去打探了,为了坚持在科委的言权,表示自己势力的存在,陈某人是打算搞点动静出来的,虽然他还没计划好怎么搞,但是没准枪口就对准谁了,万一对准地是秦主任的熟人,那岂不是很糟糕?

    哥们儿现在,是越来越长进了啊,能想到这一点,让陈太忠很兴奋,于是,很顺理成章地,他就做出了决定:以后科委的事儿,只要秦主任不提,哥们儿就不说。

    知道得太多,也是一种烦恼啊……这一刻,他真觉得自己有点悟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有这种觉悟了,那显然,中午这顿饭,陈副主任就多了许多烦恼出来----因为姜世杰讲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科委比陈太忠想像得要复杂的多,已知的派系就有三大支,分别是文海文主任,梁志刚梁副主任和邱朝晖邱副主任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派,就是众多的一般不参与纠纷的中间派,这很正常,毕竟有些知识分子还是涯岸自高,有自己地尊严的。

    当年竞争科委主任一职时,文海、梁志刚和邱朝晖都参与了,本来邱朝晖的呼声最高,但是文海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,在关键时刻上位。

    当时,为了同文海抗衡,邱朝晖和梁志刚还结成了短暂同盟,想要在任命下来前掀翻文海,怎奈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等到文海上台,反倒是开始拉拢梁志刚,要不然两个副主任,再加上才升职的米自然米副主任,三个副主任力,绝对架得空文主任……反正,那是要多乱有多乱了。

    现在文海和梁志刚的关系尚可,但也是貌合神离,至于邱朝晖,现在根本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等闲都不到科委来,就窝在凤凰大学那里,科教仪器商店里转转,再到科技展处和专利申报处逛逛,纯粹是混日子呢。

    米自然上来的时间还不算长,根基也不够稳,倒是成了三个副主任里最弱的一环,倒也就倒了。

    不过,米主任倒了之后,张志宏在邱朝晖的支持下,曾经短暂地打过这个位子的念头,梁志刚也支持人事处地处长争一下,反倒是文海稳稳地坐在那儿,根本没有去张罗。

    只是陈太忠的任命下得太快了,这些人没反应过来,传言就已经甚嚣尘上了,一见是这种情况,大家纷纷地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市里要空降一个高中生过来,里面的味道自然是不言而喻的----来的是大能,不是科委这几苗小菜扛得住的。

    “张志宏?”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,就有点皱眉头,他跟科技展处的张处长是老关系了,他可是没想到,自己这么一上任,反倒堵了熟人的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跟你熟,”姜世杰见他这副模样,语出惊人,“呵呵,你也别内疚了,他应该没有怪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敢情,张志宏冒头,却是邱朝晖的意思,邱副主任也没有别地想法,就是想搅一搅局,务求不让文海推出来的人顺利地上位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位子没有落到文海一系人的手里,邱副主任就知足了,至于说张志宏,原本也没报多大念想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,陈太忠实在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纳闷了,他仔细看看姜世杰,“我说老姜,你怎么啥都知道啊?在科委干过?”

    “科委里,我有两个大学同学,还有校友,我可是凤凰学院八四届地毕业生呢,”姜乡长苦笑一声,眼中有些说不出地寂寥,“还是学生会的积极分子……”

    晕死了,陈太忠简直要震惊了,眼前这个乡下老农一般地乡长,居然是八零年的大学生?十四年过去了……却是只混了一个乡长?

    当然,要是按九七年的行情,大学里出来的毕业生,混上十四年成为乡长,那就算得上不错了,不管怎么说,主政一方,也算得上是小有局面了。

    可是,国家七八年才恢复的高考,后面的几年里,能考上大学的,那都是一时的俊杰,而且那时国家急需的就是人才,正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含金量也高,远比那些工农兵学员要强。

    八四年毕业的大学生,十四年之后,成为副厅的都有,正厅……陈太忠倒是没听说过,不过,吴言才是八八年毕业的,现在也是正处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被耽误了啊,老姜,”陈太忠一拍姜世杰的肩膀,“不过……厚积薄,倒也不算晚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显然,姜世杰并不想提这个话题,他长叹一声,端起面前的小酒盅,一饮而尽,再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一言难尽呐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的酒桌上,除了他俩,就是古昕和丁小宁,古局长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太对头,少不得开一个玩笑,“老姜,只要你没犯过啥错误,以后的路没准就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错误?谁没犯过错误?”姜世杰摇摇头,下一刻,他脸上又泛起了笑容,“陈处,你也别郁闷,有老姜我这个卧底,你在科委,吃不了亏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