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九-六百三十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九-六百三十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种纠结,实在是很熬人的,陈太忠知道,以他的学历,想在科委做出一番事业,真的太难了,别的不说,单单只说服众,就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二十岁的副处就怎么了?丁小宁的舅舅郑在富,十五年前就是副科了,现在还是副科,交通局的名额不够分配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人家郑在富,好歹还呆在个有点油水的地方,他倒好,去了科委这种鸟不生蛋的洪荒之处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章尧东对把陈太忠安排到科委,也有点纠结。

    市科委主任文海是猜到了一点米自然下台的内幕,很显然,市里将米副主任下得这么果决,手段也那么凌厉,根子绝对不在于科委的那一点内斗上,是有外部因素的,十有**就是那话儿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市里这个决定没说什么,市科委有心上进、又有资格成为副主任的人,也不敢去没命地活动,不过,私下里,文主任还是跟章书记表示了一下疑惑,“高中生来科委?”

    以章尧东的强势,都能被人这么置疑,章书记心里实在不太好受,还好,他对这种疑问也做好了解答的准备,“搞技术和行政管理,是两个概念,这个不需要我提醒你吧?”

    文主任登时无语,可章尧东心里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见了陈太忠来自己家,章书记这一点怨念就被勾了起来,少不得就要敲打敲打对方,“太忠啊,你这次的任命,我可是顶住了不少压力,希望你能挥你的长处,把科委的工作搞上去,让大家看看。你是有真材实料的。”

    说穿了,他就想表示一下,没错,你小子是做了很多成绩出来,但是,为了副处指标。我章某人也是下了辛苦了,你不准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事实上,章尧东也清楚,若是把陈太忠随便调整到什么别的行局里去,尤其是热门的行局,操作还是会有点难度的,倒是科委这个清水衙门阻力会小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调整到科委。倒是没什么阻力,但是他的心理压力大,所以,他就觉得陈太忠应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要是调整地别的行局委办里,不但难免有阻力,陈太忠反倒不会领他太大的情,独独这个科委。以陈某人高中生的身份,进去当个副主任,应该感到荣幸才是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大家基本上也就算两清了,而且这地方还不容易出政绩,能羁绊一下陈太忠,尤其是科委里的内斗,也挺乱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听到陈太忠耳中,实在不是个滋味儿,这个压力你顶不顶无所谓地嘛。我也不是很着急升副处的啊,再说了,没岗位的副处也很多的,谁稀罕这么个地方了?

    当然,想归这么想,他嘴上的话倒是说得漂亮,“尧东书记你这么说,我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,以后还是要向尧东书记多请示、多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话章尧东当然爱听,不过。他也没表示出什么欣喜,倒是下一刻,他见陈太忠从口袋里拿出一杆金笔来的时候,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陈你给我收回去,听见没有?”他的声音有些愤怒。“你不要跟我玩这个。信不信我能强行把这个任命收回来?”

    “甯瑞远送我地,”陈太忠才不管那一套。坦荡荡地看着章书记,“他送了一批呢,有些我当我们业务二科的年终福利了,这是投资商对咱政府表示出的善意,也是对咱们投资环境的认可,不收也不合适,咱不能寒了投资商的心吧?”

    哎呀,这个家伙,章尧东有点哭笑不得,收礼都收得理直气壮,不过,有这么个解释,他就心平气和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总是不太好,我不要,”他摇摇头叹口气,敢跟我这么说话?这一刻,他感觉到了陈太忠那种极强的个性和主见,一时间觉得,想驾驭这个年轻人,真的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以后你也少做,虽然你有理由,但是,万一……那啥地话,可能你都没有辩白的机会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章尧东这话说得情真意切,关怀之意一览无遗,陈太忠听到这里,说不得悻悻地收了金笔起来,一个市委书记能跟下属这么说话,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进入官场以来,第一次送人东西被拒收,就算上次来章书记拜年,章书记的爱人也不明就里地收下了他的礼物,在收回金笔的同时,他的心里就不免有了几分感叹。

    这人呐,就是怕有了追求,一旦有了什么追求,别的东西就都可以不管不顾了,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,甚至连一枝金笔都不收。

    可是,不贪就是好官儿吗?陈太忠从来都不这么认为,在他看来,“章好权”未必就比“秦好钱”强到哪里去,甚至没准还不如呢。

    人的权力欲若是太强,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争斗,若果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政治倾轧、人心提防上,那么这人还能有多大精力,去努力推动社会展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呢?

    与其让一个清官弄得一个地方班子不合,政令不通,不能有效地挥政府地力量,倒不如让一个贪图小便宜的贪官上台,嗯,有个前提,这个贪官是要有点能力的才成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事情都在一个分寸把握上,过犹不及,刮地三尺的贪官也是不招人待见的,在陈太忠眼中,贪一点、权力欲和对声望的追求强一点,甚至是好色一点,都不是什么问题,关键是,你得有能力---最起码要对得起你享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他认为章尧东的拒绝有点矫情,不过,他对这个倒也无所谓,而是话题一转。“尧东书记,下一步的工作安排,我该侧重哪个方面呢?是招商办这儿,还是科委?”

    你倒是想侧重科委呢,问题是你行吗?章尧东知道,科委那里乌七八糟的。陈太忠一个年轻地高中生,还是副主任这种虚职,在科委这边,就算下力气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“招商引资,是你的主要工作内容啊,那儿又是你的娘家,”他做出了明显地暗示,“至于科委这边嘛。你主要多协调一下就行了,知识分子,有时候爱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谁想,他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,陈太忠登时就两眼放光了,他对职务、级别地都挺在意地。但是这种在意再乘以十,也比不上他对人心的在意。

    他听出了章尧东地话外之意,章书记说得再清楚不过了,科委那边很乱,可是,这一世,他是以修炼情商为目地的!

    你早说嘛,早知道科委里面很复杂,我哭着喊着也要去啊,这种能极大提高情商的场所。怎么能少得了我呢?

    “那我在科委,主抓些什么呢?”他努力让自己的惊喜不表达到脸上,话头也跟了上来,“别人插了手的事儿,我不太合适干预的吧?”

    对这一个问题,章尧东却是很支持他的,“这个你不用怕,一切都要为凤凰市的经济展让路,只要你觉得需要地,那就去沟通、去协调。放心好了,市委市政府是你的坚强后盾……”

    后盾再坚强,不给钱也白搭啊,陈太忠怀着一肚子的怨气,悻悻地离开了章尧东家。

    任命下达的这两天。陈太忠一直在跑前跑后地安抚各个方面。没办法,码头要拜。业务二科的情绪要安抚,各个投资商也要稍作一下解释……

    不过,科委的一把手、主任兼党组书记文海那里,要不要去拜个码头呢?陈太忠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,琢磨了一下,他还是给唐亦萱打了一个电话来问计。

    “这要看你自己怎么想的了,”唐亦萱淡淡地回答,“去见文海可以,但是私下去见,不如公开去见,你二十岁地副处,高中生空降市科委,很容易让人认为,你是只靠了关系或者巴结领导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私下去见文海,不但坐实了这种猜测,让大家确信你一直就是在走上层路线,而且,也容易被认为,你不具备跟文海抗衡的实力,一开始就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,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,你没有了独立性,别人凭什么尊重你?”

    “要是工作开展得不顺利,到最后,你只会被多数人无视,被边缘化,这世界上从来不缺跟红顶白的人,你说的话没人听了,怎么再配合你的招商引资工作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一时有点醍醐灌顶的味道,敢情,所谓派系,是这么来的,或者,大家一开始都没有想着为斗争而斗争,或者,大家只是想坚持自己地主张?

    不过展到现在,坚持主张这种理由,倒是不多见了,太多的时候还是利益分配决定的。

    其实,唐亦萱的话也未必就那么正确,她只是身份然,对凤凰市的官场看得比较清楚而已,信息量决定人的思考层面。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章换个角度看科委

    是的,信息量决定人的思考层面,没有人天生就是合适做领导的。

    像那些草根阶层天天拿着一些捕风捉影的八卦津津乐道,指点江山,还以为自己看得很远很睿智,那些深明内情地人心里不免就要有轻视和鄙夷之心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差距的产生,其根源并不在智商或者情商上,而是在信息的收集和获得上,能比较全面地看问题的人,无疑是拥有了上帝视角,能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,实在再正常不过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有了判断,随即再做出一些比较正确地决定,看到别人眼里,那就是惊艳的、深谋远虑地决定了,自然会随之产生一些高山仰止的钦佩感。

    不过,真要有那有心人细细琢磨一下因果,却会现,所谓的深谋远虑,不过是在信息量上占了便宜而已。这就是领导的艺术。

    当然,普通人也没那个资格去攫取那么多信息,说穿了还是身份的差异造成的。

    扯远了,再说唐亦萱这话,她地信息量是很足的,但是对官场中这一套潜规则。却是未必管用,说得明白一点,她看问题的立场,同陈太忠的立场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其实,陈太忠这个问题,问问吴言会更合适一些,毕竟她是在宦海里呛过几口水,眼下还游得正欢的主儿。

    不过。他总觉得一个大老爷们儿,动不动就要问计于自己的女人,有点丢人,吴书记前两天已经告诉了他科委地变故,一时半会儿,他不想再问她了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就按着唐亦萱的意思。在任命正式下达的第三天一大早,去文海的办公室走了一趟,只是,文主任不知道去哪里了,办公室的门紧闭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陈副主任少不得要打个电话给文主任,意思是哥们儿拜码头来了,那个啥,文主任你什么时候能回来?时间不长的话,我就等等了。

    当然。他的话说得还是比较婉转的,不过,文海对他,说话就不是很客气了,文主任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你不用等了,今天上午我回不去,对了,后天是年度工作计划会议,记得准时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我靠。这厮官腔打得比我好啊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有点微微地感慨,文主任话里地古板和冷漠,隔着电话都传了过来。那声音简直跟格式化过一般。没有任何的感情。

    跟这些人打交道,就是有点腻歪。他摇摇头,转身下楼找李健去了,对这个办公室主任,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虽然人穷了一点,话多了一点,但是最起码,对人是比较热情的。

    李健还是那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衣服,一见他进来,马上就站起了身,“陈科……哦不,现在是陈副主任了,呵呵,陈主任今天来上班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话倒是挺热情地,甚至不着痕迹地将“陈副主任”转成“陈主任”了,不过,陈太忠总觉得,对方的笑容中,多了一点什么东西,隐隐约约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先来看看文主任,谁知道他不在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还有点手续没办好,不过,后面来开会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有意无意,他觉得,李健听说自己来看文主任,脸上的笑容就略微热情了一点,难道,这家伙是文海的人?

    李健点点头,刚要说什么,却不防门“哐”地一声被推开了,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,绷着脸问了,“李健你搞什么鬼?那辆昌河车今天不是派给我了?怎么小萧说车又让你派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梁副主任要车,没办法,”李健耸耸肩膀,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“腾处长,按规矩,要先照顾领导啊。”

    得,又是一个科长,陈太忠想着自己这副处没人喊“陈处”,反倒是一个个的科长被人称做处长,心里就有点不平衡,说不得就要上下打量一番。

    科委的的人,怎么都是这种打扮啊?陈太忠又现一个打扮得极落魄的家伙----说得厚道一点是艰苦朴素吧,心里就有了点感叹。

    腾处长听到这个解释,本来就不高兴了,现在又被他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着,越地不痛快了,狠狠地回瞪了一眼,才向李健一努嘴,语气也很不客气,“这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哦,介绍一下,”李健笑嘻嘻介绍,“这是才调过来的陈太忠陈副主任,陈主任,这是咱们农业展处地腾建华腾处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腾处长,”陈太忠伸了手出去,反倒是腾建华眼睛一瞪,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随即才笑着伸出手来握握,“呵呵,陈副主任真的是年轻有为……今天来上班?”

    这个握手,他做得很没什么诚意,蜻蜓点水一般地碰了一下,就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说话,有点皮里阳秋的味道啊,说我年轻,是讽刺我高中生吧?陈太忠心里有点恼火,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依旧灿烂,“今天是来熟悉一下环境,可能后天才上班吧?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是来找文主任的,”李健在一边话了,这解释有点冒失和多余,不过,腾建华显然听明白了,眼中泛起一丝难明的笑意,笑意中略带一点冷漠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不打扰了,”说着,他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陈太忠有点搞不清楚这俩到底在搞什么,不过他感觉到了一点,李健的插话实在太突兀了,这让他心中升起一个念头:我是不是被这家伙利用了?

    想利用我?你下辈子吧,虽然他对腾建华的鸟样很不感冒,但是,他更不喜欢被李健这种人算计在股掌之上,说不得只能轻咳一声,“腾工……”

    他才不想管腾建华叫腾处长,可是叫“老腾”的话,似乎又有点不太合适,说不得就只能叫一个“腾工”了,反正,知识分子嘛,已经混到科级了,怎么还不得是一个工程师?

    腾建华讶然停步,回头狐疑地看他一眼,却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要走,”这一刻,陈太忠就不想关心李健的感觉了,“我开着车呢,你要车是想去哪儿?我捎你一段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健地笑容不由自主地呆滞了一下,腾建华的眼皮也不受控制地跳了两跳----这一切都没有瞒过陈太忠的观察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陈主任,我去一趟金乌,”腾建华这一次学乖了,把中间那个“副”字去掉了,“长途,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金乌是凤凰所属的七区二县中地一县,另一县是拥有旅游胜景童山地童山县,离凤凰市区真的不近,考虑到道路还不是很好走,那也得两个小时才能到县城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遗憾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自然没有上杆子送人去金乌地兴趣,再说他好歹也算是这位的领导,表示善意是可以的,但是过了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那我走了啊,”腾建华笑着点一下头,嘴里却是不肯再谢了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去金乌?”陈太忠转头看看李健,一时有点不解,“咱们这儿,中层干部下基层,是不配车的?”

    “就那么几辆车,也得轮得过来啊,”李健苦笑一声,“就这辆昌河面包车,都特抢手呢,好歹是新车,总比212吉普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儿还有212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晕,他想起了清渠乡的姜世杰,“那玩意儿简直是用来烧汽油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下乡调研,就得用它啊,”李主任叹口气,不过,他马上就想到了刚刚离开的腾建华,说不得笑一声,“腾处长晕车,坐不了212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,有些意味深长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