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科委故事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八章 科委故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在陈太忠升职一事上,唯一有权力大力反对的,是市科委的人,要一个高中生来科委当副主任,我们这些高工、教授的脸往哪儿搁?

    可事情就蹊跷在这儿了,科委的人居然一声不吭,硬生生地咽下了这一口气,这不能不让人生出一些联想。

    事实的真相是:科委的小辫子,被人抓住了,科委的一干领导生恐事情闹大,大力弹压了此事。

    这个小辫子,还是要从陈太忠的身上说起,有一次,他听开区街道办的马飞鸣说起,小马的师傅刘建东因为误伤科委的子弟,没评上烈士,第二天他嘴皮子图痛快,拿这个恶心了王宏伟一下。

    王宏伟当时正愁“西门斋服毒案”一事呢,猛地听到这事儿,就想起来,当年刘建东好像是替现任的副局长王智宏背了黑锅,而西门斋正是负责弹道鉴定的技术员。

    于是,案情就有了突破,在私下的沟通中,王智宏很痛快地承认了,西门斋确实是被他搞掉的,因为那厮试图用当年的案子要挟王副局长,要王智宏把他从“毒品换肥皂”案的泥淖中摘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,王智宏只是想保住自己的位子,可是常三的案子连省警察厅副厅长、素波市警察局长卢刚都栽进去了,他怎么捞得出来西门斋?而且西门斋这厮居然敢拿陈年旧事威胁上司,实在也有点让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人的毛病,都是惯出来的,丫敢第一次威胁,以后就敢第二次威胁,王智宏见过的敲诈案多了,非常明白这一点,说不得只有一不做二不休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王宏伟找他谈心,他就知道。这次是躲不过去了,大家都是干警察的,谁的眼里也不会揉沙子,不在私下交待清楚,王局长一翻脸,公事公办地彻查此事的话。他就得等着吃枪子儿了。

    私下交待清楚的话,为了警察局的形象和班子地稳定,没准能混个病退,反正,西门斋的死已经定义为“因公殉职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王宏伟也说了,你丫老实说明白了,我会适当地考虑。从大局出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智宏对刘建东死了还要背黑锅,心里也是十分地不忍,而且,科委那个案子,也确实有点蹊跷----一个小女孩跑到离科委那么远的地方做什么?

    所以在风头过了后,他用了很长的时间。去偷偷地调查,最后,他很惊讶地得出了一个结论:敢情,这件事里,科委的屁股也不干净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地父亲,当时是科委的技术员,经济大潮对传统思维的冲击太大了,科委又穷,为了日子过得好点,他偷偷研究出了甲基苯丙胺的配方出来。是的,就是“冰毒”那玩意儿。

    既然想赚钱,那研究出来,总得卖吧?他想卖成品,寻了好久才寻到买家,怎奈,那买家买了两次成品之后,知道是此人自己制造出来的,就要买配方。

    技术员不肯答应,他还想着细水长流呢。那俩歹徒顿时心生邪念,绑架了其女儿,借此要挟对方交出配方,才引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。

    生了这件事之后,科委几个猜出点内情的领导借着“科委子弟”地死大做文章。希望以此来混淆视线、逃避责任。

    当时。米自然是那技术员的科长,最是不遗余力地推动这件事。他是离真相最近的人,甚至他还享受过技术员的供奉,当然也隐隐能猜得出,惨案是为什么生的。

    原本科委是要追究警察局的责任的,不过,后来大家怕闹得鱼死网破,最后就是刘建东没评上烈士,双方偃旗息鼓了事。

    后来,死了女儿地技术员疯了,老婆觉得日子没法过了,跑了,而米自然却是升为了科委副主任。

    相关细节,王智宏是打听出来了,可是他是在风头过后才开始打听的,等弄明白的时候,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刘建东的女儿甚至都因为不能进入警察系统,已经南下去广州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当然不可能翻案了,不过,饶是如此,他还是做了点事情,比如说刘建东的女儿出国,在凤凰市的相关证明就办得相当地利索,甚至他还以同壕战友的名义,赞助了一笔路费。

    “小刘你也别丧失了对祖国的信心,现在有些官僚,就是看着公检法司不顺眼,恨不得文革再来一遍,有我们这些叔叔辈的招呼,欢迎你随时回祖国看看,我就不信他们能一手遮天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到了现在,一切都得摆到桌面上说的时候,王智宏当然要把这些因果说出来,而且,检举他人地违法行为,本身也是立功赎罪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“你病休吧,”王宏伟听到这话,当机立断,“我会尽量保你的,这些事不要再跟别人说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西门斋的死,对外界来说,早有定论了,感觉不对的只有警察局内部的人,王宏伟这个干系担得虽然不小,但是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这事儿一旦捅出来,不但坐实了传说中“肥皂换毒品案”,更是连陈年的“误伤女孩案”都要跟着翻过来,不止警察局的形象要大损,牵连也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当时处理此案的相关领导,有的已经退了,有地却是升上去了!万一有人琢磨一下,王宏伟你翻陈年的老案子,这到底要做什么?用意何在?那他可就要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而且两会在即,政法委书记的宝座在向他招手,正是关键的时候,他敢乱来吗?

    不过,担这个干系,能扶持起一名支持自己的副局长,倒也算不无小补,这笔买卖,不算亏得太厉害。

    当然,警察局既然倒了一名副局长,王宏伟肯定不会放过市科委,说不得拿着王智宏搜集地证据就去找章尧东了,“尧东书记,这件事,你得给我们警察局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章尧东一看是这种陈芝麻烂谷子地事儿,就有点不想搭理,当时我还是清湖的区长呢,关我鸟事?再说了,蔡莉也是当时主事地领导,现在是省纪检书记了,王宏伟你这是……闲得蛋疼?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一想:啧,好事儿,这是好事儿,陈太忠太能干了,正没着落呢,把这厮配到科委算了,嗯,那家伙挺喜欢搞高科技项目的……对口,对口啊,这位置太合适了,科委副主任,正好是副处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的事儿,就是彻查米自然了,当然,不能用“误伤女孩案”这个做借口,因为太不和谐了,那么就只能从其他角度下手了。

    作风问题……米主任是妻管严,基本上没有偷鸡的机会,那么好吧,经济问题好了,这年头整人只需要考虑有没有必要,借口却是不愁的。

    不过,科委实在是太穷了,调查了好一阵,一时间搞得科委人心惶惶,那时候,陈太忠带着安道忠,去科技展处去申报碳素厂的技术等级鉴定,张志宏嘴里说的“变动”就是这个了,可笑的是,当时陈某人心里还笑他不敢得罪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到最后,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一些证据,虽然数额不大,有的还属于传言,可市里面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把米自然撸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就任市科委副主任,实在算得上是咎由自取,不过其间的因果,他真的是不清楚,否则的话,他难免要后悔自己只顾嘴皮子痛快,却是遭了报应。

    接到这个消息,他还真的有点傻眼,科委那鸟地方,我真的不想去,我只是高中生……虽然上了党校的函授,但是,离毕业还很远啊。

    不过,组织决定肯定是要高于个人意愿的,他实在也别无选择,还好,业务二科的科长头衔,倒是没被免去----这是招商办内部的事儿,只要秦连成不说话,他又没犯什么错误,别人是无法歪嘴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回来之后没几天,正式任命就下来了,接下来,他肯定要到章尧东、段卫华之类的人家走动一下。

    段卫华倒是没说什么,不管怎么说,二十岁生日还没过的副处,怕是创下了天南省近十几年的纪录了,只是拍着他的肩头,“小陈,你这算是太显眼了,一定要戒骄戒躁,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陈太忠只想哭---不是因为感动,而是……哥们儿真的不想要这种信任啊,哪怕晚提半年副处也不要紧嘛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