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六-七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六-七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尚彩霞……坐在那个姓陈的身边,”听到父亲的话,沈彤也傻眼了,呆呆地愣在了那里,姓顾的这王八蛋,给老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出来?

    “那小伙子什么病?”沈正斌抬手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,看着自己的女儿,“需要不需要住院治疗?”

    他已经打算着手安排特护了,前面的事儿就先搁过,现在最要紧的是,把人招呼好,只要能把诚意体现出来,其他的误会,慢慢地解释吧。

    “就是烧,没现病灶,”沈彤才反应过来,虽然心里还不服气,却是不敢阻挠父亲的决定,“现在在门诊的观察室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院长刚要按电话键,手猛地停了下来,低声地喃喃自语,“尚彩霞来了,不过,没找我安排,看来这小伙子跟她走得……还不算特别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荆以远的孙女儿,也认识尚彩霞,”沈彤在一边怯怯地补充。

    “她说得没错,我在尚彩霞面前也不敢像你这么说话!”沈正斌悻悻地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,放下电话站起身来,走到自己女儿面前,用力地戳戳她光洁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早就跟你说了,不要那么狂,不要那么狂,”他叹一声向门口走去,“素波市能人多了,蒙艺惹不起的人都有呢,你倒以为自己大能得不得了啦,趁早跟那姓顾的小子拉倒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先欺负我的,”沈彤低声嘀咕一句,一脸的愤懑,却又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倒要看看这个荆以远的孙女儿,有多漂亮,”沈正斌拉开了门。向外走去,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好了,你不要这个样子,诚心认个错,误会也就揭过了。”

    才出门。迎面走来了一个瘦高的男人,是总务处处长哈大龙,他向沈正斌点头哈腰地笑笑,递上了手里的两张纸,“沈院长,这是南门路面硬化和电动门施工的方案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唐院长去,”沈正斌理都没理他。昂然就走了过去,“他负责基建,又不是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哈处长心里挺委屈的,唐副院长负责基建是没错,可是沈院长你有否决权啊,这种事情,哪样不得先跟你汇报一下?

    今天沈院长这是怎么了?他转头看看。现了沈彤,笑嘻嘻地凑了过去,“呵呵,小彤,今天不忙?”

    沈彤看他一眼,却是没说话,紧紧地跟着父亲地步子走了,一时间哈处长心里就纳闷了,这是生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他知道,沈彤的性子是挺傲的。不过那份傲慢是自心里的,她以前做医院生意的时候,甚至还能放下架子来,就像平日里见了沈大小姐,只要他自己谦恭一点,对方起码是要点点头的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就只能跟上看看了,眼见院长和沈彤神色不对,他还不敢跟得太近,就那么远远地吊着。

    沈院长在医院里查房。那可是大事儿,人还没到观察室呢,身后就跟了四、五个人了,都是有一官半职地,生怕有什么麻烦落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走进陈太忠所在的七号房。沈正斌一眼注意到的。也是荆紫菱,心里登时就是一叹。得,肯定是姓顾的那小子理亏了,这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,根本不合适在公众场合露面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又看到了老池的儿子池志刚,池大夫身边还有个年轻女人,正跟躺在病床上的一个小伙子说话呢。

    “小池,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沈正斌问了,语气倒是挺和蔼地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病了,我爱人也认识他,所以一块儿来看看,”池志刚看一眼沈正斌身后的沈彤,心说沈大小姐大能啊,受了气敢搬出老爹来向病人出气,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。

    由于有这么个猜测,他的回答就不算热情了。

    沈正斌当然注意到池志刚的那一眼了,心里也明白这误会是闹大了,不过,他也不打算解释----没那个必要,他只是笑着点一下头,“嗯,我也听说这儿有个病例,挺奇怪的,过来看看,原来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头看看陈太忠,温言问了,“怎么样,感觉好点没有?要不要加特护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不知道这位是谁,听到问话,有气无力地摇摇头,“嗯,不需要了,我估计挺一晚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领这个人的人情---丫没准就是沈正斌呢,反正,十有**就是替沈彤出气来的。

    “彤彤,过来,跟小陈道个歉,呵呵,”沈院长看一眼沈彤,又转头冲陈太忠和蔼地笑笑,“年轻人嘛,难免闹个性子一冲动,都宽容一点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沈彤地委屈可是大了,原本就是陈太忠先笑话我的嘛,你跟姓顾的恩怨,搁到我头上,那算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而且,眼前还是一堆医院的人围着,还有池志刚……这一刻,她撞墙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她是惹了尚彩霞了,这个毫无疑问,若是不想出什么问题,那只能乖乖地道歉,获得对方谅解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何曾这么委屈过?一时间,她的眼泪“哗”地就下来了,哽咽着走了过来,“那个,陈太忠,我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其实没你什么事儿,”荆紫菱的心地其实挺善良的,虽然有时候有点小心眼,爱玩个小聪明,可是看到她委屈成这样,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了,“都是那个顾公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沈彤更受不了啦,要是荆紫菱骂她两句,她倒还能咬牙忍着,一听说人家都承认自己是被冤枉的。一时间泪如雨下,转身就走,一边走还一边不停地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太忠,”荆紫菱轻轻推一把陈太忠,这时候,陈太忠不表态也不合适了。终于有气无力地摇头笑笑,“呵呵,做为男人嘛,我肯定是很宽容的,紫菱说得也没错,确实不怪她。”

    还好,沈彤已经奔出门外了,要不然听到这话。十有**会恨得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就好,”沈正斌笑着点点头,抬头又看看荆紫菱,“你爷爷是荆老?这几年不见他了,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他身体还不错。”荆紫菱冲他笑笑,到现在,她也猜到这就是沈正斌了,“每天还能练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年纪大了,他应该多过来做做检查,回头你跟他带句话,就说人民医院地小沈挺惦记他的,”沈正斌和蔼地说了两句,转头看看池志刚。“小池,多陪陪你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池志刚早就纳闷上了,奇怪,今天沈院长怎么这么好说话啊?不过,好说话总比不好说话强,听到这吩咐,微笑着点点头,却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你女朋友?”沈院长今天还真客气,居然抬手指指王玉婷。当然,这句问话自然也是为了缓和气氛用的,“小池你也不知道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姓王,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,”王玉婷倒是痛快人。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了手。“您是沈院长吧?早听说您了。”

    办公厅的?又是个有点来头的,不过沈正斌倒也没惊讶。不管怎么说人家小池的老爹也是副厅呢,准儿媳这样地身份实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搁在往常,他都未必会搭理这只伸过来的手,可眼下就不一样了,伸出手握一握,“呵呵,小池好福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便闲聊了两句之后,沈正斌抬手招过来护士长,“多注意一下这个病床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交待完之后,沈院长又冲在场的几位点头笑笑,才离开,围观的人可以相信,这是近两年来,院长最和蔼可亲地一天。

    别人都走了,倒是总务处的哈处长有点想法,一直在门口等着,等池志刚跟王玉婷出来地时候,凑过来问了,“小池,那个躺着的,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,呵呵,”池志刚笑笑,却是不肯解释太多,他是玩手术刀的,对总务处这种行政机关,总是没什么兴趣,这也是搞技术地人地通病。

    哈处长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,说不得撇撇嘴,抬手招过来一个小护士,悄声吩咐,“你帮我留心一下,那个躺着的人是什么人,还有什么人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可是没有跟总务处处长放肆地资本,说不得只能噘着嘴,犹犹豫豫地点点头,很是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七章升职了

    哈处长见小护士这副样子,也知道怎么回事,盯着她地胸牌看一眼,点头念一念,“丁婷婷……好了,你帮了忙,我记你一份人情。”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,听到这话,小护士的脸上就好看多了,毕竟,打听和泄露病人的资料,是被禁止的,也是不道德的,不过,总务处长在医院里除了不管业务,其他的什么都管,有这么个人情,那可是件不错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沈院长来医院之后,门诊那边报来了最新消息,病人陈太忠在晚上八点多地时候退烧了,然后执意要离开,当班的医生知道这是院长的关系,也不敢强行阻拦,是的,人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走了吧,也算送走一个瘟神,沈院长脑中居然出现了这么个念头,当然,他并不知道,这个形容词对于陈太忠而言,已经被无数人在背地里用烂了。

    他正在这里琢磨呢,哈大龙敲敲门进来了,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孩儿,哈处长冲着沈院长点头笑着,“院长,这个女孩儿,找陈太忠。”

    妈的,我这儿是你领人进来的地方?沈正斌正琢磨事儿呢,见到此景刚要作,可入耳陈太忠三个字儿,登时硬生生地咽下了这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他看着女孩儿有点奇怪。皱着眉头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蒙勤勤,昨天我妈来看过陈太忠,”来的还真是蒙勤勤,昨天她跟同事折腾到九点多,最后才是被尚彩霞的电话叫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本待想来看看陈太忠,不过已经玩到那么晚了。也不忍心拂了母亲的意,又知道母亲不愿意看到自己跟陈太忠走得太近,所以今天一大早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谁想陈太忠已经不在了,这让她感觉有点奇怪,说不得揪了护士和医生,挨个打问,可大家生恐是找麻烦的,一个推一个地装傻充愣:不知道。没听说啊。

    那位小爷把沈大小姐都整哭了,谁知道这女孩是什么人呢?倒是哈处长接到丁婷婷地线报,火赶了过来,正好等个正着。

    没有面对沈院长的时候,哈大龙还是一副领导地派头,所以,他随便问了两句。就套出了蒙勤勤的名字----事实上,在单位之外,蒙勤勤并不介意自己的身份暴露。

    哈处长可是心思重的人,一听说这位姓蒙,登时就浮想联翩了,而且他的浮想无限接近于现实:能让沈院长那么在意,甚至不惜当众削自己女儿面皮的人,数遍天南也不多,这位姓蒙,莫不成……就是传说中蒙一号家地?

    有了这个猜测。他就领着蒙勤勤直奔院长办公室了,“事情到底怎么回事,我也不清楚,我带你去见见院长吧。”

    他早算计好了,就算这女孩不是蒙艺的什么人,可是人家跟陈太忠有关,这就足够了,想想院长昨天对陈太忠地样子,他可以确定,哪怕自己行事有点卤莽的嫌疑。但沈院长绝对不会怪罪。

    不成想,沈院长反应,比他想像的还要夸张。

    “蒙勤勤?”在零点一秒的错愕之后,沈正斌的脸上登时堆起了极其热情地笑容,人也站了起来。“哦。是蒙书记地女儿吧?哈哈,坐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水。”哈大龙挺机灵的,一听确实是蒙书记地女儿,马上屁颠屁颠地去拿杯子,眼睛四下一扫----茶几底下这些茶不错了,可招待这位似乎有点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正琢磨拿什么茶出来呢,沈院长猫腰从抽屉取出一个小小的茶叶桶来,“小哈,冲这个茶……”

    蒙勤勤可是没心思喝茶,不过她的家教挺严,倒也没拒绝,只是盯着沈正斌,“沈院长,昨天的那个陈太忠,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……他最后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啊,退了烧就走了,”看她这样子,沈正斌有点奇怪蒙勤勤和陈太忠地关系,不过想想尚彩霞也见到了荆紫菱,而且还没说什么,一时也就懒得乱琢磨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会乱说的----搁在平日里或者可以说说,但眼下彤彤惹了蒙家,那么,有些可能引起误会的话就没必要说了,“你联系不上他?”

    “啧,他的手机没信号啊,”蒙勤勤郁闷地撇撇嘴,“也不知道这家伙跑哪儿去了……他的病真的好了?”

    “按说……应该再观察一下的,”沈院长的话说到一半,有人敲门,一个中等身材极其壮实的男人走了进来,“沈院长,开会了,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有客人呢,”沈正斌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开会?他瞟一眼壮实男子,心里有点腻歪,你还真会选时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哈,你昨天不是要找唐院长商量那个……南门的事儿吗?”他看一眼哈科长,“这不是唐院长来了?你俩先去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……”哈大龙放下茶杯,倒着身子退了出去,心里也挺高兴地,不管怎么说,自己这点辛苦,算是没白下,南门的事儿院长终于话了----也省得老婆天天揪着自己的耳朵问,“我哥哥的工程队,什么时候能进场啊?”

    虽然说,他也很想听听蒙勤勤和陈太忠的八卦,不过,茶水冲好,就算唐院长不来,他估计也未必合适呆在那个场合。

    倒是唐院长一头雾水,走出门才悄悄地问哈大龙,“那个女孩儿是谁呀?怎么沈院长连会都不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去哪儿了呢?晚上把荆紫菱送回家之后,他又找雷蕾欢乐今宵了一晚,一大早驾着车就回凤凰了,蒙勤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他的车正路过一片盲区,倒也不是在手机上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等回到凤凰之后,陈太忠终于得到了消息:他要升职了,不过,这个任命只是个提议,还没最终通过,那些消息灵通的人却是已经先打电话来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是最先通知他的人,“太忠,好像市里也提你当招商办的副主任了,我干爹也挺支持地,估计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呃,不是吧?招商办已经五个副主任了啊,陈太忠听得挺奇怪的,而且那五个副主任,都是经贸委、工商、税务等部门的一把手兼着,用意无非是为招商引资大开绿灯。

    就算第六个副主任不算什么,可是那五位……全是实打实的正处,哥们儿这准副处也混进去,是不是有点那啥啊?

    难道说,章尧东要升我正处?这个可能性,那个,基本不存在的吧?

    这就得问问吴言了,当天晚上,陈太忠找到白书记那里,才得到了一个答案,没错,章尧东是要升他做副主任,不过,也就是个副处。

    那哥们儿负责哪一个口儿啊?陈太忠有点奇怪,吴言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才叹口气摇摇头,“我好像听说……科委那边出了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?我对口科委?

    一时间,陈太忠差点光着身子从床上蹦下来,“不兴这么开玩笑地啊,那是什么狗屁地方啊?谁这么缺德,提这种点子出来?”

    其实,这件事还是他自己搞出来地,接下来的几天,凤凰市一些人事变动出台了,跟这件事有关地变动是:警察局副局长王智宏病休,科委副主任米自然因为经济问题被撤职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跃而上,成为凤凰市招商办第六个副主任,同时兼任市科委的副主任,他的责任就是协调好科委和招商办之间的关系,大力开展高新技术项目的招商引资工作。

    这个任命,其实不难理解,对外也完全解释得过去,年初陈太忠引进两个项目,一个煤焦油深加工厂,一个是阴平的碳素厂,这两个厂子,都是高科技项目,而且还都在申报科技等级的鉴定。

    所以说,陈科长是有这个资格负责这个口的,而且跟别人相比,还具备了相当的业绩,是的,没人比他更合适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任命也有点解释的意思,万一别人歪歪嘴,那厮不过高中毕业,还不到二十岁,怎么就成副处了呢?

    反驳者自然会说,你看,人家招商引资工作做得好,抓高科技项目也有经验,兼了两个副主任呢,都说要大力提拔年轻干部了,像人家这种有经验有业绩的实干家,破格提拔难道不行吗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