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听错了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五章 听错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荆紫菱原本对沈彤是没什么恶感的,昨天甚至还有一点点同情她,不过想到这个女人的男朋友,心里总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再加上刚才沈彤对尚彩霞恶形恶色的,她当然就不会痛快地回答,“她是谁?她是你爸见了都要客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彤一听这话,登时就琢磨开了:我爸都要客气的,这种女人可不多……她姓商?

    虽然天南省在职的厅级干部多如牛毛,可是能在沈正斌面前耀武扬威的,还真没几个人,沈院长不但医术高、德高望重,而且跟朱秉松还是莫逆之交,那可是堂堂的省委常委啊。

    她想了半天,才想起一个人来,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,“原来是伍海滨的老婆,哼,就她……算了,你们既然能让伍书记的老婆来探望,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我也懒得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伍海滨是素波市的市委书记,也是省委常委,按说是要比朱秉松这个市长大一头的,可是偏偏地,朱市长强势得离谱,不但是省委副书记,排名还比伍海滨高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,伍书记基本上就是被朱市长压了好几头,眼下的素波官场,大家只知道有朱市长,不知道有伍书记。

    伍海滨的爱人姓商,这个,沈彤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猜到那女人是伍书记的老婆,心里登时就涌起了些许的不屑,不过,伍海滨毕竟是素波市党委一把手,有些话她也不合适说出来,否则的话,人家真的一怒之下,刻意要追究责任,朱秉松都得跟着被动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美的,”荆紫菱瞥她一眼。心里有点不高兴,“我们好不容易不追究姓顾的了,怎么,好像你占理了?你们的思维,能不能跟正常人一样啊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说我不是正常人?”沈彤被这话气得就要暴走了。声音顿时高了些许,“别以为有伍海滨撑腰,就了不起了,我这是给你面子呢,惹得我火了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惹得你火了,你就怎么样?”陈太忠见尚彩霞走了,眼睛就睁开了。不过说话还是有气无力的,“暴打顾公子一顿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沈彤被这风凉话气得身子都抖了起来,手指陈太忠,“好,你现在是病人,我不跟你计较,等你好一点了。咱们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正睚眦欲裂呢,池志刚进来了,“太忠,好一点没有?我跟玉婷说了,她说下班要过来看看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池志刚?你怎么会认识他?”池志刚的老爹,以前也是卫生厅地副厅长,作为同一级干部的子女,沈彤认识他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“咦?这不是沈董吗?怎么会来这儿啊?”池志刚侧头看看沈彤,脸上倒是不卑不亢。丝毫不因为眼前是院长的千金就低声下气,“你也认识太忠?”

    “她男朋友调戏紫菱未果,这女人来找场子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话了,“志刚你告诉玉婷一声,不用来了,我现在感觉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调戏荆紫菱?池志刚愣了一下,转头看看沈彤,虽然是没说什么,眼里的不屑却是显露无疑:敢情。你男朋友就是这么一号人啊?

    见到他这个表情,沈彤气得都要疯了,一转身就出去了,“我去找我爸,这件事。没这么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。她连池志刚都恨上了,是地。一直以来,在卫生系统说起来,大家都说沈厅长的女儿出类拔萃,虽然池厅长的儿子拿上了手术刀,技术也高,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是经济挂帅的年代,医生的地位虽然有些提高了,不再是前些年“搞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”那么凄惨,但是在大家眼里,有钱才是真地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在小字辈里,沈彤一直稳稳地压着池志刚一头,眼下居然被池志刚鄙视了,她真的是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沈院长正在开一个会呢,不过不是什么要紧的会,眼见女儿在会议室门口招手,他站起来走了出去,“什么事儿啊?彤彤?”

    “有个人仗着伍海滨的老婆欺负我,”沈彤把沈正斌拽进院长办公室,眼睛红红的,“还欺负小顾,爸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老爹对顾公子不是很感冒,所以就不敢说,是自己的男朋友先调戏了荆紫菱,“要不要好好收拾他们一下?算是敲山震虎。”

    “商翠兰?”沈正斌地眉头皱了起来,沉吟一下,“应该不会吧?这样,你别着急,把事情跟爸爸慢慢说说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以伍海滨的行事风格,不会无缘无故地就找自己的麻烦,所以,这其中或者有什么误会,而且自己跟朱秉松的关系,伍书记不可能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沈彤自然就要把前因后果说上一说,不过,为了减少父亲的反感,她说的前因极少,主要就是说后果了。

    沈正斌仔细地听女儿的叙述,登时就现,这件事一开始,或者是那个小顾的不对,不过,就算不对,那跟我女儿没关嘛,居然迁怒到彤彤身上,那个姓陈的小家伙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重要,重要地是,今天生了什么,好在,沈彤的阐述重点也是今天生的事儿,父女俩还真算是一门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这件事情你做得不错,”听完女儿的话,他点点头,“荆以远的孙女,那是不能招惹的,荆家在北京还有势力呢,这年头,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当得起大师两个字儿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他就皱起了眉头,“商翠兰这么说话,是怎么回事啊……对了,彤彤,那女人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沈彤仔细想了一下,遗憾地摇摇头,她觉得不太好形容,“反正就是五十岁左右,保养得看起来像四十多,个头跟我差不多,一米六二、六三,身材也适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沈正斌一摆手,阻止了女儿的言,“你见到的,不是商翠兰,商翠兰足有一米七,又黑又胖,这是个冒牌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就放心了,”一听这话,沈彤就站起了身子,打算出去,只要没牵扯到伍海滨,她自己就搞定陈太忠了,根本不需要父亲的许可和帮忙,“我去找朱亦凯调几个警察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沈正斌出声拦住了女儿,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仔细想了半天,才反应了过来,抬头看看沈彤,“你怎么会认为她是商翠兰呢?”

    “荆紫菱喊她商阿姨啊,”沈彤有一点汗颜,觉得自己地胡思乱想,给父亲带去了困惑,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,“而且,那女人的气质还行,反正……就是那种目空无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真会猜,纯粹是自己吓唬自己,”沈正斌有点哭笑不得,“好了,没啥事儿了……不过挺奇怪啊,敢叫我名字的女人,慢着,你再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头仔细想了半天,抬头看看自己的女儿,“那个女人,真地姓商?你没听错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荆紫菱地普通话,说得挺标准的,”沈彤回忆着荆紫菱地样子,学了一下,倒也算惟妙惟肖,“尚阿姨,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姓尚!”沈正斌单手握拳,狠狠一砸桌面,心里开始凉了,“这个女人,是不是耳朵有点招风,脖子有点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没注意,”沈彤傻傻地摇摇头,“不过,眉毛有点淡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沈正斌点点头,神情开始沮丧了,“一口烤瓷牙,鼻子特别地挺,是吧?说话带一点京腔,还有点尾音?”

    沈彤傻乎乎地点点头,心里觉得,似乎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骂她吧?”沈正斌的心里有点凉,开始翻腾自己的办公桌,手忙脚乱之下,桌子出“砰砰”的巨大响声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……没骂她,”沈彤仔细回忆一下,才支支吾吾地话了,“我不过……不过……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啊?”沈院长的脑袋,已经埋进了桌子里,只是他的怨气,却是毫无遮拦地自桌子下面传了出来,“说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说了一句你这人有毛病啊?真的,爸,别的我再也没说了,”沈彤委委屈屈地解释。

    桌子下,砰砰声依旧,好半天,沈院长才抬起了头,手里拿着一张表格,“来看看,是不是这个女人?”

    那是一张体检表,表格上,是有照片的。

    沈彤探头一看,就忙不迭地点头,“没错,就是她,她是……呃,尚彩霞?”

    “彤彤……”沈正斌看着自己的女儿,一时间欲哭无泪,“她是蒙艺的老婆,不是伍海滨的老婆,他俩虽然都是省委常委,但是……差得很多很多啊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