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两难之间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二章 两难之间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给你留点面子?就凭你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沈彤看看四周东倒西歪、狼狈不堪的那几位,话说了一半,终于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她冲着顾公子冷哼一声,放低声音,咬牙切齿地来了一句,“好,我等你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转身又坐回了她的本田车里,却是没跟在场的任何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顾公子知道她的脾气,少不得低声跟自己的狐朋狗友嘱咐一番,才来到了沈彤的车上,“小彤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头就不用你解释了,你就是那毛病,狗改不了吃屎,我知道,”沈彤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这个男朋友,虽是号称眼界奇高,但是见到真正的美女的时候,却是口水能流到脚面上。

    刚才那女孩算美女吗?当然算了,所以,沈彤知道,顾公子肯定是老毛病又犯了,“你还是说说,你叫我来做什么吧,就是为了让人家骂我两句?”

    顾公子当然不能承认了,“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,我是喝多了点,路过他们那桌的时候,现他们在喝路易十三,可是他们那个喝法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讲述,大部分属实,只是,在关键的地方,就有意含糊了,比如说,他绝对不会承认,自己一帮人是堵着门准备揍人的,他只是说,有朋友见到荆紫菱,觉得挺漂亮,酒意上头就吹了吹口哨,结果姓陈的那厮扑过来就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等听他说完,沈彤冷哼一声,反唇相讥,“不是人家出来见你就打,是你们打算揍人,结果反而被打了吧?”

    反问完这句。她看都没看顾公子的脸色,就开始低声嘀咕了,“荆紫菱……荆以远的孙女儿,这个就算了,好女孩不是让你这种伪君子来祸害的,不过这个姓陈的。哼,一个小科长,跑到素波撒野,那不是找倒霉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想得到,自己贪图了一时口上的便宜,却惹了一个对头出来?

    将荆紫菱和小可乐送回去的时候,他还不忘记叮嘱呢,“明天下午。我来接你啊,小紫菱。”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太忠根本没想到,就在第二天下午,他才接上荆紫菱,说是先找个地方坐坐,喝喝咖啡什么地再去赴宴的时候。变故突。

    蒙勤勤来了电话,说是地点改了,生日宴会不在家里办了,而是要改到“金色港湾”,那个地方的海鲜,算得上是天南省大名鼎鼎的。

    原本,陈太忠也没太当回事,不过他还是随口问了一句,“咦?为什么要改到那里,在你家吃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们科有人看见我的身份证了。你知道了,就是那个牛小芳,”蒙勤勤随口解释着,“嗯,我这个身份证上地生日,就是本来的生日,所以……科里的人要我请客,还给我准备了生日蛋糕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倒也不假,牛小芳其实早就现了自家科长的生日,等到日子临近。科里四个女孩加两个男孩,就撺掇着为科长庆祝生日。

    还好,对女儿的生日,蒙艺和尚彩霞都不是很在意,在家过固然好。跟同事们一起热闹。倒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蒙勤勤还是漏了一点没跟陈太忠说。那就是,这个计划早就定下来了,只是蒙勤勤觉得,自己科里的人在一起热闹,喊来他的话,有点那啥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直在犹豫,到底要不要邀请陈太忠前来,其实,通知陈太忠别来了,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,可她就是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直到刚才,牛小芳问她,芬迪帅哥什么时候到,蒙勤勤才一咬牙一跺脚,算了,不就打个电话吗?又死不了人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,改变地址是这个原因,头“嗡”地就大了,愣了一下,才支支吾吾地嗯啊两声,“嗯,大概我得等一会儿吧,反正还早不是?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他将车缓缓地停靠到路边,恨恨地一砸方向盘,满脸地沮丧,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原本,他想着是去蒙艺的十四号的,所以拉上了荆紫菱,也算是间接地向大家宣布一下,我是跟女朋友来的,是的,我没打蒙勤勤的主意。

    而且,他能想到,能去蒙书记家参加蒙勤勤生日宴会的,一定都是那些极为亲近之人,虽然里面或者有一些年轻人,但是蒙勤勤地长辈应该在多数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下,他带了荆紫菱出场,又有尚彩霞在一边关照,应该是没什么事情的,蒙勤勤也不该不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要去参加蒙勤勤科室里的人为其准备的生日宴会,那性质就完完全全地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很清楚,蒙勤勤的真实身份,在中行里几乎没人知道,是的,大家只当她是一个普通人而已,就算家里可能有点办法,但谁也想不到她会是蒙艺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,这种同事之间的聚会,那是按***算的,叫外人是不太合适,就算是庆祝生日,大不了再喊俩同学或者朋友,其中唯一能比较冠冕堂皇带进去的,还是要数家属。

    招商办地业务二科最近的聚会就不少,其中朱月华把在外贸干财务的老公喊来的时候,就比较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蒙勤勤这时候叫哥们儿去,有点不怀好意啊,难道说……尚彩霞猜测的那些是真的?蒙勤勤真的有点喜欢哥们儿?

    她喜欢我没事,我不喜欢她就行了!陈太忠并不在意这个----哥们儿就算比较欣赏她,那也是单纯的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他在意的是:要是蒙勤勤真的打算让自己作为准家属出现地话,那哥们儿带了荆紫菱去,是不是有点过于操蛋了?

    在蒙勤勤家里过生日,他是没这个顾虑的,但是秦科长的同事们都在等着自己出现的时候,哥们儿挎个大美女进去,这叫蒙勤勤以后……在科里再怎么做人啊?

    当然。陈太忠知道,自己把荆紫菱送回去再去赴宴,倒也是一种选择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要是蒙勤勤真的有点那啥地心思,他又孤身一人去了,蒙勤勤倒是能在科里做人了,不过。让尚彩霞知道地话,那哥们儿怎么做人啊?

    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不得不说,他地情商有了很切实的提高,但是,他可是没有心思沾沾自喜,陈某人心里早就纠结到一塌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没事儿换什么的场合啊?”他嘴里低声喃喃自语着,眼睛茫然地望着窗外。脑子却在不停地转动着。

    去?还是不去?一个人去?还是两个人去?这一刻,他觉得自己地智商有点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对上朋友的时候,他脑子里的奇思怪想总是要少很多,原因无他,对朋友不能操蛋,那么,很多手段就不具备可操作性。

    要不。把小可乐也叫上?就说……去天南大学玩来着,俩女孩也没吃饭?所以一块来凑个热闹?陈太忠开始琢磨这种情况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这样也不太好啊,他陈某人又不是蒙勤勤的什么人,蒙勤勤过生日,他凑过去也就算了,还带上俩人,真当自己是男主角啊?

    “喂,怎么了?”荆紫菱见他接了一个电话,就傻呆呆地愣在了那里。说不得抬手推推他,“生什么事儿了?是不是蒙勤勤不跟蒙艺一起过生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的嘴不要这么毒,好不好啊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更腻歪了,不过,下一刻他就想起来了,人家小紫菱不是嘴毒,是聪明,搁着一个天才美少女在旁边,不会问问吗?

    下一刻。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,“真倒霉啊,她居然换地方了,而且,跟她一起过生日的。是她的同事。而不是家人,真过分!”

    “你联系蒙艺。不是挺方便地吗?不用这么在意这个接触机会吧?”荆紫菱自打昨天回去后,一直对自己莫名其妙地做了他的女朋友耿耿于怀----当时我想什么呢,怎么就那么痛快地答应了?

    想想自己要跟这个家伙在省委书记跟前唱双簧,她心里就是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对于见蒙艺,荆紫菱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,也没什么兴奋,她虽然聪明但到底还是年轻,并不能完全理解一个省委书记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么说,一段由省委书记见证的恋情,将来两人“好合好散”的时候,估计多少也会有点压力的,这一点勿庸置疑。

    而且,小可乐也一直在她身边喋喋不休,“小紫菱啊,你要不想帮陈科长这个忙,我是可以代劳的,弄假成真都无所谓,我不嫌他比我小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,他送了你一瓶路易十三呢,就算你喝完了,那个瓶子回头都能卖一千多块,荆紫菱很认真地鄙视了一下小可乐,但是,这并不能让她心里获得更多的放松。

    所以,一听到陈太忠这话,她地第一印象就是:陈科长很遗憾,他见不到蒙艺了,但是对我来说,这是好事儿!

    不过,荆紫菱这天才美少女的称呼,终究还是不是白叫的,她在下一刻就反应了过来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蒙勤勤,可能脸上挂不住?”

    “你的智商,倒还当得起我的看重,”陈太忠是属鸭子的,虽然很想获得帮助,嘴上却是不肯饶人,“嗯,有什么好建议没有?”

    荆紫菱却是没有在意他这个态度,而是很认真地考虑起了这个问题,她受陈太忠小看已久,眼下骤然得了这个机会,自是要尽力一展才情,就算不能令陈某人拜服,也务求要博一个“惊艳”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好死不死的是,她的智商是一流的,但是年纪轻轻博览群书,就造成了一个不怎么通世事地家伙,虽然她肯定要比陈太忠强,但是,强得也有限。

    所以,思考半天之后,她提出了一个不太靠谱的建议,“要不,咱们制造一起车祸?那就赶不及过去了,不过……要小心一点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脑瓜,真的很聪明哦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这家伙的思维散能力,也太强了一点吧?“我就不知道,你怎么对我这么有信心,车祸要大,还不死人,这个分寸……不太好掌握的。”

    哥们儿这林肯虽然是顺来的,不过,也值几个钱呢,这么搞,有点夸张吧?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荆紫菱也就是这么一说,她也不想遇险,不过,顺着这个思路下去,她的眼睛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传统中医吗?给自己扎上几针好了,”她兴奋得一拍手,“到时候你上吐下泻,当然就要去医院了!”

    上吐下泻去医院?陈太忠听得,登时就是眼睛一亮,这个点子挺绝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总觉得这荆紫菱没安什么好心,少不得要侧头看一眼她,“可是,为什么上吐下泻的是我呢?你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点智商吧,”荆紫菱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,噘起了小嘴不再说话,看那样子是懒得解释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