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二十-二十一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二十-二十一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呵呵,差不多了,估计就是今年吧,”小可乐笑着回答,手一指陈太忠,“呵呵,多亏陈……陈太忠帮忙。”

    嗯?这个姓陈的,能帮人从副处提到正处?张警司回头看一眼陈太忠,轻咳一声,交待跟自己来的两个小警员,“对了,我刚才好像说,要你们抓人的吧?”

    两个小警员对视一眼,从口袋里就掏了铐子出来,开始上前铐人,不过,顾公子这边足有十四五个人,警察只来了三个,加上车里的备用的子母铐,也才四副铐子,最多铐八个人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会后悔的,”顾公子打完了电话,见自家人都被铐做了一团,禁不住大怒,手一指张霈要,“好了,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狠话说得够狠,只是,他的脸被陈太忠扇得略略有点红肿,两者相配,未免就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把你也铐起来?”张霈要冷哼一声,他可是不怕顾公子的狠话,要知道,他后面不止有所长,肖局长亲自交待,要他保证荆紫菱的安全的,“别给脸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对这种扯皮事儿不感兴趣,他只是双手插兜,淡淡地看着,他对这帮蓄意滋事的家伙并不感冒,一帮土鸡瓦狗而已,他感兴趣的是:田立平真的敢来吗?

    大不了,哥们儿把瘟神这名头带到素波好了!他心里正狠呢,两辆丰田吉普车呼啸而至,俗称沙漠王的那种,却是涂了草绿的迷彩色。

    吉普车没有牌子,这种情况在凤凰不算稀奇,不过在素波就有点碍眼了。

    车子刚刚停稳,车上就跳下来十来名大汉,手里一色持着报纸卷着的筒子。纸筒奇形怪状凹凸不平,显然里面都是些硬货。

    打头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,他抬头看看酒楼的招牌,“呸”地吐了一口唾沫,“操的,就是这儿了。明明是辛辛庭院,什么深深庭院?看这点眼神吧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长得就不招人待见,声音也奇难听,就像一只鸭子在叫一样,让人听了感觉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才转头看看在场地人,根本没理会站在一边的张霈要等人,大声嚷嚷了起来。“顾全……谁是顾全?”

    顾公子受了优待,没戴手铐,听到这话,赶紧跑了过来,“我,是我。”

    公鸭嗓子看看他,“知道规矩吧。嗯?要不要我再告你一遍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”顾公子笑着点点头,转身一指陈太忠,“就那家伙,打断他一条腿就行了,那俩女孩儿不用动。”

    公鸭嗓子一见荆紫菱,眼睛就瞪大不少,转头看看顾公子,“妈逼的。小子眼光不错嘛,日了,这女人你不要的时候,记得联系哥哥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就走到了张霈要跟前,上下打量一眼,接着轻笑一声,不过他的笑声也是那么难听,“老哥,打家办事儿。麻烦你让让。”

    张霈要知道“打家”这一说法,那是几个混混纠集一帮民工,专门收钱帮人办事的,有打人也有砸场子地,总之。只要有人出钱。他们就能把事情搞定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无影、去无踪,办完事就撤。那些民工不但力气大,又都是流动人口,查都不好查,而且,上规模的打家头儿,调集一两百号人跟玩儿似的。

    这些打家挣的也是辛苦钱,出动一次,视情况的难易程度,大概每人能得到五十到一百元,当然,打家头儿会挣得多一些。

    比如说,一个饭店对面开了一家饭店,要是老饭店主人嫌抢了生意,想祸害对方,招了打家去对方饭店里静坐,一人点一瓶啤酒慢慢喝,店主炸刺才动手的话,那就是人均五十。

    因为那种情况,属于轻活,一般有眼色的店主,都要弄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才去想对策,当然,招警察是没用的,人家在饭店里喝啤酒,不过就是喝得慢点,你能说什么?

    至于说直接打砸该饭店,那基本上就是人均一百了,打家们火出动,三分钟内基本上就能把饭店拆个乱七八糟地,五分钟内就能走人,报警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公鸭嗓子这么跟张霈要说话,那就是表明态度了:我知道你是警察,给我一边呆着去,你要敢挡我们的财路,那就对不起了,连你一起打。

    “真是打家吗?”张霈要倒是有几根骨头,他冲着公鸭嗓子冷笑一声,“少扯淡了,我干了多少年警察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断定,这帮人绝对不是打家,打家们全是坐卡车的,有沙漠王开,谁还玩儿打家?而且,车上下来的十几个人,看装束就知道是市民,不是民工。

    “真是给脸不要啊,”公鸭嗓子手一抬,冲着张霈要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,张警司才待躲闪,陈太忠身子一动,已经抓住了公鸭嗓子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躲到警车后面去,他们手上有枪,”陈太忠绷着脸话了,“看我收拾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抖手就把公鸭嗓子扔了出去,随后身子一晃一猫腰,又捡起了几个石子

    “呀,是凤凰的陈科长,”有人大喊一声,没命地叫了起来,“误会,误会啊,别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手腕一抖,刚要力,听到这话,硬生生地停了下来,讶然地向声音起处望去,却见一个小个子没命地在摇手,“大家停一停,停一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些混混都已经开始撕扯手中地报纸了,果不其然,十几个人,倒有七八根管子,其他的不是砍刀就是铁棍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我好像在哪儿见过?陈太忠一琢磨,嗯。想起来了,在万豪酒店见过,这厮是韩天韩老五的人。

    他张嘴就想话,谁想对面那位比他机灵多了,竖一根中指在手上,“嘘。陈科长,就是个误会,您啥也别说,我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韩老五跟谢向南相熟,当然就知道陈太忠的一些事情了,除开陈某人惊人的武力不说,他还知道,陈科长跟蒙艺关系好。上次若不是没认出来陈太忠,万豪酒店那场架根本打不起来。

    韩天是嚣张了点,不过,他还没胆子去跟省委书记炸刺,陈太忠既然扳得倒常三,扳他韩老五也不难,再说。人家的身手之厉害,他是亲眼见过的,所以,他这个***里,都知道凤凰的陈科长,那是招惹不得地。

    公鸭嗓子才从地上爬起来,昏头昏脑地扑向一个混混,刚要抢过其手上的猎枪,一听说对面是凤凰地陈科长,登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愕然地望向小个子。“黄皮你小子说啥?凤凰的陈科长?”

    小个子冲他一摊手,默默地点点头,看那样子,很是有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呀,那是对不住了,”公鸭嗓子的嚣张,登时不见了去向,他一转身,冲着陈太忠一抱拳,“误会啊。哥几个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女朋友,”陈太忠腕子一抖,大拇指上抬,指向了荆紫菱,一脸的笑意。“呵呵。小子,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唉。我就是嘴不好,就是嘴不好,”公鸭嗓子一伸手,捂住自己地嘴,再不说话了,然后冲荆紫菱不停地点头,满眼都是哀求。

    荆紫菱也挺痛恨这家伙的,女孩们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嘴上不积德的主儿,不过,好歹公鸭嗓子刚才说的话不算太难听,眼下又可怜成这样了,她看看陈太忠,“要不算了,太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脸上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,咳嗽一声,悻悻地瞪着公鸭嗓子,“算你小子命大……”

    公鸭嗓子听到这话,如释重负,抬手一抱拳,二话没有转身就上车了,一帮大汉也是飞快地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辆吉普车急动,这时候公鸭嗓子才从车里探出脑袋,手一指顾公子,“姓顾地小子,敢阴我?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顾公子的汗,登时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帮人来了就走,自始自终就无视了张霈要,公鸭嗓子还试图打人呢,不过,张警司倒也没在意,他走到陈太忠跟前,低声问一句,“那是韩老五地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不认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反正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完了,“呵呵,不过,算他们识相。”

    毕竟,这一帮闹事者中,有那么几个有能量的,要是能带到分局,学府派出所这里就少了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一章口齿轻薄

    “好了,都带回派出所吧,”张警司不动声色地吩咐,不过,下一刻,他觉得有点不太妥当,转头看看荆紫菱,“要不带到分局去?”

    按理说,他是该问小可乐地,不管怎么说,他是被她喊来地,只是人家这个大美女能打通肖局长的电话,那么,问问她或者会更好。

    “带到分局里,凭什么啊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韩天地人已经被他放走了,持械地家伙既然走了,剩下的这一帮小纨绔们,凭什么带人家去分局?“他们又没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最多也不过能给他们戴个“酒后滋事”的帽子,而且滋事未成还反被打了,罚点钱就了事啦,这钱还进不了陈某人的口袋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刚才才执意要那顾公子喊田立平来,事情搞大,他才出得了这口恶气,结果人家没喊政法委书记来,倒是喊来的韩天的人。

    “唉,真是麻烦,”张霈要也知道这一点,而且那帮人里,还有几个刺儿头,不收拾不行,收拾了也不行,谁知道将来会有什么后帐呢?

    “我来处理吧,”陈太忠一转身。冲顾公子轻蔑地勾勾手指头,“小子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公子不想听他的,怎奈两条腿却是不听使唤,一步一晃地慢悠悠走了过来,沉着个脸。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挺不服气的?”陈太忠伸手拍拍他的脸,轻笑一声,“念佛吧你,没把田立平喊来,你已经算是走了狗屎运了。”

    顾公子听到这话,心里登时又是一阵凉意,他能断定,对方有可能不怕田立平。可是心里多少还存了点侥幸,尤其是刚才听到韩老五地人管此人叫“科长”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再不晓事,也知道厅级干部和科级干部的差距有多么大。

    不过,韩天的人落荒而逃,让顾公子不得不开始谨慎地审视眼前这个年轻地科长了,而且他还闹心呢,韩老五的人说了。跟自己没完。

    眼下再听到陈太忠如此张扬,他也没计较的心思了,嘴巴动了两动,嗫嚅着话了,“这个……我道歉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道歉有用,要警察干什么啊?”陈太忠冷笑着看着他,“说点实际的吧,刚才你不是挺狂的吗?还要教我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赔偿你精神损失,好吧?”顾公子现在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宰了。“我出两万,不……五万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一大帮人进了局子的话,捞人加上人情费用,起码也得五万,他不傻,这钱与其给了警察,不如给了眼前这位,也算了结一段恩怨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很缺钱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五万?我给你五万。打断你一条腿,你干不干?这话可是你刚才自己说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吧,”顾公子知道,今天是栽定了,不过。对方的咄咄逼人。让他心里生出一丝怨恨:至于吗?我不过就是跟你女朋友说了两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,陈太忠笑一声。开出了条件,“呵呵,我刚才就说了啊,把你的女朋友叫过来,我跟她聊两句,这事儿就算了结啦。”

    这个条件真的很简单,也非常容易操作,但是对非常爱面子地顾公子而言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,向别人介绍自己地女朋友,跟被别人逼着把女朋友喊来相比,二者的差距……不啻于罗天上仙和凡人地差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太过分了,”这一刻,他真的出离愤怒了,两片铁青的嘴唇,微微地抖动着。他真的有点后悔招惹上眼前这个家伙了,想想刚才大家在包间里起哄说要收拾此人,他恨不得根本没来过“莘莘庭院”,酒意上头,真的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你要知道,你那儿还有一票兄弟呢,我有的是时间玩你们,只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,”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缓缓地伸出了手指,“一、二、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了,”顾公子根本来不及多想,就点点头应承下了此事,心里还不住地自我安慰呢:我这是为兄弟们着想,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刻他可真的是把陈太忠恨到骨头里了,登时暗暗下定决心,似此奇耻大辱,若不能报我就不姓顾了!

    殊不知,他这个反应,却正是陈太忠想要地,想报仇吗?找我来吧,看我怕不怕你,不过你要是想在荆紫菱或者小可乐身上动脑筋,小心哥们儿原封不动地把手段给你送回去!

    是的,姓顾的跟荆紫菱说了两句话,他就要跟其女朋友说两句,这不但是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决定的,更是向对方示警:我陈某人做事儿,就这么绝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辆本田车缓缓地开了过来,等车停下后,一个身材姣好、长披肩的女孩走了下来,皱着眉头向顾公子问了,“都跟你说了,中午有事呢,这么着急催我来,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呀,吓死我了,”陈太忠在远处很夸张地大喊了一声,转头看看顾公子,笑容满面,“怪不得你调戏我女朋友呢,敢情,你的女朋友长得这么苛碜啊?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转身,他打开了林肯车的车门,向荆紫菱和小可乐招招手,“上车,我不跟她聊了,省得半夜做噩梦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嚣张的大笑声中,林肯车箭一般地提,消失在了滚滚车流中。

    其实,他纯粹是在胡说八道,那下车的女人虽然比不上荆紫菱漂亮,却也算得上一个难得一见地大美人了,不过,陈某人既然做好准备要恶心人了,那当然是要做得绝一点。

    张霈要看着这一切,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,生恐笑出了声,心里却是在不住地感叹:这个陈太忠,做事也太操蛋了吧?

    那俩小警员却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,这是两个年轻人,年轻,当然就是张扬的理由,不需要考虑太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笑了,”张警司在他俩肩膀上拍拍,“取了那些人的铐子,咱们回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人才下车,就遇到了这样的事,一时就懵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冲顾公子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姓顾的,你告诉我,刚才走的那个混蛋是谁?”

    美貌女人最烦男人的骚扰,可要是一个男人对其视而不见的话----尤其还是仪表堂堂的男人,那比骚扰她也强不到哪里去,更何况,刚才陈太忠地话,是如此地难听,这怎么能不让她大为光火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刚才一下车,就看到了荆紫菱,一般而言,能第一时间吸引美女目光的,无非就是同自己不相上下的美女----对大多数主流美女来说,确实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承认,荆紫菱是个绝世美女,是能同自己相颉颃地,只是,在陈太忠地嘴里,两人居然变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这让她绝对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“嫂子,嫂子,息怒息怒,”凌风陪着笑脸过来了,他知道顾公子的女朋友来头很大,大到顾公子都有点忌惮地地步,说不得就想缓和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“没你什么事儿,让开,”女人愣了一下,稍微冷静了一点,淡淡对凌风说了一句,转头一指顾公子,“姓顾的,今天你得给我把事儿交待清楚,要不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顾公子本来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儿的,毕竟他撩拨荆紫菱在先,让女朋友知道了,少不得要倒一场大霉。

    可是,陈太忠步步紧逼,逼得他已经没什么可选择的了,说不得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喊来了女朋友,心里想的却是,虽然沈彤一定要跟自己火,可是若能让她降伏住那个小科长,倒点霉也认了,总算是失之东隅、收之桑榆。

    谁成想,那混蛋居然照个面就跑了,而且还留下极其恶毒的挑拨和咒骂?

    “小彤,咱换个地方说行不行?”他看看四周,低声解释一句,“这么多朋友在呢,给我留点面子成不成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