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庭院深深(书号:760

第六百一十六章 庭院深深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等陈太忠来到门口的时候,荆紫菱已经在等他了,模特一般高挑的身材,青春艳丽的容颜,引得无数人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,相貌也不错,尤其是身材,虽然不及荆紫菱傲雪寒梅一般的挺拔,却是玲珑有致、惹火异常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她站在荆紫菱身边,基本上就被人无视了,就算有人注意到她,多半心里想的也是:那个美女跟这个女孩关系不错,两人说得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是小可乐?陈太忠远远地就看到了两人,心里登时咯噔一下,放慢车放下车窗,抬手就将副驾驶座位上的玫瑰花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靠,有事没事的你瞎掺乎什么啊?陈太忠心里对小可乐真的有点不满了,不过,事已至此,再说别的也没啥意思了:唉,可怜哥们儿买的花啊。

    林肯车很拉风地停在了天南大学的门口,陈太忠笑嘻嘻地走下车,看着两个女孩,“请上车,怎么,不是等着我给你们拉车门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拉一下吗?”小可乐的嘴很快,不过,说归说,她还是拉开车门钻了进来,荆紫菱也紧跟着她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靠,凤凰的车,把校花接走了啊……”有人在远处撕心裂肺地大喊。

    “陈科长,别生气啊,我是硬凑着来的,”小可乐从座椅上方探过手来,拍拍陈太忠的肩膀,轻笑一声,“我爸早说了,要我找个时间谢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,她刚才跟荆紫菱在一起呢,听说陈太忠要约小紫菱,就执意跟了过来,这是礼数。陈科长卖了她小可乐的面子,知道人家来,她要是不跟来,那有点说不过去----虽然她非常清楚,人家未必欢迎她在场。

    “先开车吧,”荆紫菱看看外面。已经有闲人向林肯车这里凑过来了,她一向都是大众关注的焦点,现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坐进了一辆凤凰牌照的车里,估计要引一些小道消息的。

    林肯这个牌子,在素波也不是很多见,不过,是个人就能看出来。这是一辆好车,这是……来自凤凰的大款吗?校门口,很多人在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嗯,去哪儿吃饭?”陈太忠动了车,不过,他并不在意别人的指点,只是照顾荆紫菱的感觉而已。对于车外众多艳羡和愤怒地眼神,他根本不屑理会,“我对东湖这一片不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四季美吧,今天我请客,”小可乐话了,“前面第二个路口右拐,然后听我指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省省吧,”陈太忠看见前面一溜都是不高的楼房,这儿又是大学附近,怎么可能有太高档的酒店?“你那点钱。留着买化妆品吧,当陈叔送你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小可乐眼睛一瞪,柳眉倒竖,“你还没我大呢,给谁当叔叔?”

    “你爸叫我老弟的,我不是你叔叔?”林肯车缓缓地在公路上溜着,陈太忠也不着急,反正才十一点半,“对了,现在铝厂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小可乐被这话噎个半死。可听到后面这句,还不能不回答,“没啥,就那样呗,不过职代会上大家对张永庆意见挺大。估计……下一步是副书记吧。我爸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呢?没升一升?”

    小可乐地父亲肯定是要向上动动了,不过。能动到哪儿,现在还没有定,据说动力分厂的厂长五月份就到点儿了,估计会调到那里。

    这个分厂,可是核心的分厂了,虽然跟马副厂长所在的石矿厂同为处级单位,但是动力分厂服务的是整个临河铝业,权力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忽然听到前面“噼里啪啦”地燃放起了爆竹,陈太忠抬头一看,敢情是一家两层的酒楼新开业,看看这酒楼外装修还像这么一回事,他扭头看看荆紫菱,“怎么样?在这儿吃?”

    小可乐愣了一下,“这儿什么时候开了一个饭店啊?不过,看起来跟四季美的档次也差不多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差不多,这儿总是新开的,碗筷总会干净点地,”他看看荆紫菱,现她脸上没明显的不悦,就大大咧咧地将车停进了路边的车位里,一旁有小弟过来热情指点他倒车。

    “可惜,天南没有麦当劳和肯德基啊,”小可乐遗憾地撇撇嘴,“我想吃那个,想想前年去北京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少给我丢人吧,”陈太忠熄了火,升车窗拔钥匙,不屑地丢给她一个白眼,“那玩意儿也是人吃的?好了……下车。”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锁车门的时候,才想到一个问题:九八年初,麦当劳和肯德基还没进入天南吗?回想上一世,他依稀记得,在素波和凤凰,找个m或者kFnetbsp;酒楼名叫“莘莘庭院”,很有点诗情画意的味道,既是表示这酒楼是开在东湖区,靠近诸多高校,欢迎莘莘学子的,又巧用谐音,借用了欧阳修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的名句,可见主人应是有几番风雅的人物。

    就连陈太忠这粗疏之人,看了这四个字也不由得点一下头,“这名字不错哦,不过,现在不是流行山庄的吗?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庭院了?”

    一旁的负责招呼的小弟笑一声,“呵呵,这是老板娘的意思,靠着高校区,文化人这么多,怎么能不玩玩风雅呢?”

    “风雅?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对这话嗤之以鼻,“自古文人多无行,现在文人缺少的是风骨,不是风雅,算了,跟你说你也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你继续说,”荆紫菱听到这儿,来了兴趣,眼睛也亮了起来,小可乐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小紫菱地战意上来了,是的,她有舌战陈太忠的**。

    天南大学里,流传着这么一句话,“不怕偷,不怕抢,就怕校花眼睛亮”。

    荆紫菱十六岁就上了天南大学,初进校门时,就以绝世姿容轰动一时,所幸,她的父亲就是学校里的教授,属于教工子弟,祖父又是一代书法大师,所以,骚扰者虽然多,却是很少死缠烂打的下三烂之辈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样,她也不堪其扰,毕竟大学就是个春的场所,于是放出风声,智力低于她的,请绕行。

    当然有那些自视极高之辈,前来挑战,可是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学识,荆紫菱造诣都极深,最精彩的时候,舌战五人不落下风,最终闯出个“天才美少女”地名头。

    男人不如女人,那是很没面子的事儿,相貌上不能与其匹配倒也罢了,才学上都要甘拜下风,是个人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为了避免自取其辱,就很少有人挑战了,再加上那些失败的无聊者组成了“亲卫队”,专门打击那些新来的自不量力者,其用意无非就是“我们得不到,你也不许得到”。

    现在,荆紫菱已经成为了天南大学一尊高高在上的女神,不食人间烟火一般,别人只有仰望地份儿,想接近一下,都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而传说中,荆紫菱地战意上来,两眼会奇亮,一般到了那个时候,大家就可以再次看到猥琐男被蹂躏的场景了,与其惨成那样,不如被人偷了抢了呢。

    “没啥意思,”陈太忠只是一时地感触,却没打算展开这个话题,他看她一眼,“你懂的比我多,我不说了,成不?”

    这就是有意讨好了,谁让他有求于人呢?当然,他并不知道,有意无意间,又向荆紫菱浇了一盆凉水下去。

    三人拾阶而上,却不防大厅里走出了几个人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打头,他见到小可乐眼睛就是一亮,转头见到荆紫菱,眼睛更亮了,“马小琳……哈,还有天才美少女,真是稀客啊,专门捧场来了?”

    这男人虽然年轻,小肚腩却是起来了,看起来生活质量不错,马小琳眉头皱皱,“凌风?这个饭店,是你开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凌风笑着点点头,笑容虽然有一点谦逊,却是掩饰不住眉宇间那小小的得色,“单位半死不活的,辞职下海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天南大学出来的,比马小琳和荆紫菱大一届,对这两位美女还是挺了解的,在学校的时候还追过马小琳一段时间,现在有了点小小的局面,实在按捺不住那份卖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两位美女赏脸光临,今天的帐算我的了,呵呵,一会儿我去给你们敬酒,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瞟一眼陈太忠,又看看陈某人手中的纸袋,眼里微微露出点不屑,转头跟迎宾小姐招呼,“记着啊,这桌客人,不能收钱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