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一十二-三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一十二-三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不行,你看,我对你多好!”雷蕾一把攥住陈太忠的手,不依不饶地摇着,“你一有事,我马上就到了,还有……我还是第一次跟老公以外的人……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是记者啊,”陈太忠不为所动,“我怕你管不住自己的笔头子。”

    “笔你个头!”雷蕾拿着筷子,轻轻地敲着他的手,“我知道的隐秘多了,跟你讲过没有?枉我把你当作最值得信赖的……情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讲,我讲!”陈太忠没办法了,事实上,雷蕾释放出的那种信赖,他真的能感受到,“其实吧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指望他全讲出实话,那也是不现实的,无非就是跟那些晴色小说作家一般,关键部分是要打上一层马赛克的。

    一小时之后,两人终于吃完了漫长的一顿饭,不管怎么说,有了这顿饭,两人的关系,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,以前只算得上是友,现在却是比较贴心的人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两人又进了卫生间,黏黏糊糊地腻在一起,洗上鸳鸯浴了。

    正洗得热闹,猛然间,房间的对讲门铃响了,房门也被擂得震天响,雷蕾吓得登时就僵在了那里,陈太忠也是一愣,“呃……不会这么夸张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警察吧?”雷蕾是真的有点担心,现在已经八点多了,孤男寡女在一起,实在没办法解释,更要命的是,她还是已婚女人,不但有家庭,还有一个不错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呆在这儿,别动。”陈太忠迅疾地做出了反应,接着赤着身子走了出去,大声问了,“谁呀,大半夜的?”

    “是陈太忠吗?我们是警察,”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不过门外的警察似乎态度还行,从猫眼处出示了一下工作证---西城分局的,“请你开门,我们有点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正洗澡呢,等一下啊,”陈太忠的脑瓜飞快地转了起来,终于叹口气。手一挥,将雷蕾的衣物和手包全部收进了须弥戒。

    又得暴露了,这一刻,他心里地纠结实在没办法说了,不过,好歹刚才吃饭的时候,两个人谈得不错。

    他走进卫生间。轻轻拍一下雷蕾**的肩头,“好了,别怕,就站在淋浴下,别人看不见你的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丢了一块浴巾给雷蕾,顺便又取了一块浴巾,围在自己腰际。

    可是,雷蕾又怎么可能不怕?说不得拽了陈太忠的手。“太忠,不行吧?我真的很怕啊……”

    啧,这都火烧眉毛了,你还长长短短地?陈太忠脸一沉就想火,不过,看到雷蕾吓得脸白得跟浴缸有一比了,心登时一软,抬手替她把浴巾围好。

    “先围上,”陈太忠一边说,一边丢给她一个隐身术。自己也快地隐身一下,又现出身来,“看到了吧?你站着别动,没人会现你。”

    雷蕾登时呆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如果能看到她现在的表情,一定会很精彩的。陈太忠这么想着。走到门口开了门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是俩警察。还有一个穿着草绿军服的武警,高个警察眉毛皱皱,“怎么回事?半天才开门?”

    “我在洗澡啊!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,“我总得把肥皂什么的冲一冲吧?谁知道你们呆多长时间呢?”

    当然,他身上的水珠和半掩着门的浴室里蒸腾地水气,证实他的不满和借口都是有原因的,一时间,这三位倒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个子警察手上拿着一张纸,一边看着纸上的素描人头,一边上下看看陈太忠,“你……把头擦一下,脸上的水也擦一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啊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“擦就擦呗,这么说话?说个请字会死人啊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小个警察登时就是一愣,高个拍拍他的肩膀,大家都是查了住宿登记簿的,“算了,人家是科长呢,有点官威难免嘛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地,充分地显示出了执法者面对强权时的无奈,不过,陈太忠对这种话倒是不介意,他打开浴室门,大大方方地拿出一块毛巾,擦擦头脸,嘴里还问呢,“找嫌疑人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必要知道,”小个警察终于逮着机会作了,冷冷地回答,“请你抬头让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看吧看吧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任他上下打量,笑着回答,“我干过政法委书记,无非是想提供点帮助,呵呵。”

    那三位不理他,不过他还是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叨叨,“辨认嫌疑人,其实很多时候呢,并不是要照着素描来对,你们更要注意的,是观察对方神情,尤其是眼睛,和下意识的动作,比如说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指高个儿警察,“呵呵,这位同志做得就不错,他一直在盯着我看,所以,一看就是刑侦经验比较丰富的,而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个警察受不了啦,再次很没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说你是警察还是我们是警察?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看看高个,“有五分相像……个头和身材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高个点点头,和颜悦色地看着陈太忠,“能看看你随身携带的衣物吗?”

    “看吧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他已经看出来了,那张画像,画得就应该是自己,大概,是打举报电话的时候,被人注意到了,还好。那时他将自己模糊化了一下,所以摊主的记忆不是很清晰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怎么能找到这儿来呢?这让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,不过,他倒是不怕对方看衣服,因为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。所以,他一边打开衣橱,一边继续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来素波我带的衣服不多,不过,车里还有两件,我身体比较好,没必要穿得太多,万一有个刮风下雨。大风降温地,根本不怕,我从小到大都没感冒过,这主要是因为我喜欢锻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说话啊?”小个警察实在受不了啦。

    我说话主要是为了分你们心神,你以为我喜欢说啊?陈太忠悻悻地翻个白眼,无奈地看看高个警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身体好,一个人打俩歹徒。”高个笑嘻嘻地看着他,目光如炬,“呵呵,在派出所还敢打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那怪我吗?”陈太忠愣了一下,隐隐觉得今天的事儿,似乎不是很好收场了,西城分局,可就是管着南关派出所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脸上的笑容,就略略地变了一点味道。“原来……你们是打着幌子,来公报私仇的?呵呵,劝你一句,悠着点,别伤着自个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南关地事儿,不归我们管,”高个儿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,见他隐隐有变脸的意思,心说这才是正常的反应,一时就松懈了一些。“我们只是了解了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不归你们管就好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哼一声,脸上的笑容,却是越地冷了一点,他转头看看小警察。“我说。就这么几件衣服,你看不完啦?”

    “你地车在下面吗?”小个警察觉得有点冤枉。他一直在四下打量,看屋里还有什么藏衣服地地方没有呢。

    “在,”陈太忠看着他,声音越地阴冷了起来,“你们要是能等二十分钟,我洗完澡,带你们下去看车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,你在什么地方?”高个儿突然问了,颇有点让人措不及防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在锦园喝酒,然后睡了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谁能证明?”高个儿的问题跟着就来了,是的,这是一个常见地技巧,逼迫式问,不但能让对方感受到压力,还能主导对方回答问题地节奏,一连串问题问出来的话,冷不丁挑个致命地漏洞出来,成功率比较高。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叹口气,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,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他跟蒙勤勤喝酒时就计划好地,蒙书记的女儿挡驾,谁还敢再问?但是,今天下午跟尚彩霞的谈话,让他隐隐生出了一种疏离感,是的,他不想跟蒙艺扯得那么近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有一个顾虑,上次来素波,就招惹了警察,这次来又是,总不能把臭名声带到素波吧?

    退一步讲,就算别人知道了无所谓,可听到蒙艺耳朵里,人家会怎么想?这陈太忠也太能折腾了吧?这么不稳重的干部,能大力使用吗?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三章麻杆打狼两头害怕

    “请你回答,”见陈太忠这副模样,高个儿的眼神,再次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你一定要知道吗?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撇撇嘴,一副悻悻的样子,不过,他心里真地也挺腻歪的。

    高个儿不说话,只是默然地点点头,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蒙艺书记的女儿蒙勤勤,”陈太忠看着他,再叹一口气,“后来,蒙书记的爱人尚彩霞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咝三位听得,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小个警察才从浴室里转悠出来,片刻的愣神之后,轻蔑地哼了一声,嘴里蹦出一句风凉话,“不是杜毅省长的女

    “你也就是这种素质,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从床头拿过了手机,翻出通讯录给他们看看,“这不是?蒙艺宅,你们可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那三位交换个眼神,一时沉默无语,很显然,这人要不是个骗子,那就是真的认识蒙书记,否则的话,谁会闲得无聊,在手机里设置一个名叫“蒙艺宅”的电话?

    紧挨着蒙艺宅的。还有“蒙通宅”,姓蒙地好几个,蒙勤勤也赫然在其上……

    愣了半天半天之后,高个警察伸手去拿手机,可是下一刻手又僵在了空中,呆了半天之后。仿佛下定了决心,再向前伸去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”陈太忠再叹口气,他真不想把这件事儿传到蒙艺耳朵里,“这样,我有个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他才一开口,那三位的脑袋就跟安了弹簧一样,齐齐地扭头看向他。三对眼睛中,流露出了太多太多难以言明的感情,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    有惊讶、有迷惑、有愕然、有警惕、有问询、有思索……不过,两三秒钟之后,这眼神全部转化为戳破骗局之后,那种带点戏谑的得意了----原来这厮真地是在虚张声势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以高个警察沉稳,都不能免俗。他轻笑一声,“还不到九点,蒙书记应该还没有休息吧?”

    有意无意地,他将“蒙书记”三个字,咬得格外地响亮。

    “你这表情,我挺不待见的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一指高个,只是,下一刻他就又愁眉苦脸地叹一口气,“我不想让蒙书记认为。堂堂的正科级干部,成了什么嫌疑人,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小个子的警察再也忍受不住了,放声笑了两声,才用异常轻蔑地口气问了,“那以你的意思,这个电话,最好是不要打了?”

    “嗤,”陈太忠还他一个冷哼。用手一指对方,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先入为主呢,还是说智商低下,素波的警察素质。都像你这么低就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高个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话了。“那你说你的建议,不过,我真的知道,为什么老童对你咬牙切齿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领教过陈太忠地牙尖嘴利之后,他真地有点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你们换一种询问方式,”陈太忠也不理他,自顾自地说,“你们就说,在kTV包间捡到一条项链,顺着消费记录找到了我,了解到可能是蒙勤勤或者尚彩霞丢的,所以,冒昧地给蒙书记家打个电话,核实一下,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切,那你先给我条项链……”小个警察地话还没说完,高个就拽了他一把,不让他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一来,你们也能证实了,我也省得丢人了,”陈太忠也不理这三位了,昂然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顶,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说句实话,这也是为了你们好,听不听随便你们,我丢了人,还有机会解释,不过是个误会,你们呢……呵呵,不知道蒙书记会不会因为你们大公无私,找证人找到省委书记家,而颁个铁面无私的锦旗给你们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浅显易懂,对面三位都听明白了,人家是在说,你们打电话的时候,最好考虑一下说话方式,要不然,这厮固然会没面子,但是,你们自己也掂量掂量……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高个儿对这话,深表赞同,而且这一刻凭着直觉,他已经相信了陈太忠前面说的话,百分之九十地可能性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电话不打是不可能的,他要对得起这身警服,略一迟疑,他又向陈太忠的手机伸出了手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”这一次,是小个儿说话了,他终于弄明白了陈太忠的意思,一时心里就有点底虚,“头儿,我在凤凰警察局,有同学呢,要不,我先打个电话问问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说,落实一下,凤凰招商办有没有陈太忠这么一号人物,要是此人真是在册的国家干部,那么暂时放缓给蒙书记打电话也无所谓,有名有姓的,还跑了他不成?

    说句实话,给省委书记家打电话求证某些事,还真的挺考验人的胆量。

    高个儿一听乐了,紧接着就是一声如释重负地长叹,“哈,不用你提醒,我在凤凰也有警校同学呢,嗯,我给他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手机上就有王宏伟电话呢,”陈太忠翻翻眼皮,还是不看这三位,不过,他又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要不信,直接打凤凰市的11o,随便一个人都知道陈太忠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家伙不是一般地狂啊,高个儿看看小个儿,终于拿定主意了,“那谁,你打11o,我打我同学电话,陈科长真金不怕火炼,咱们小心求证,那也是对案子负责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对陈太忠的信任度,已经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了,所以言语上,就潜移默化地变得客气多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可以假冒,11o报警电话总不可能假冒,一个地级市的11o随便一个人都知道陈科长----这得多大名气啊?

    装逼固然能引来别人的敬畏,但是到眼下这个地步,一个电话就可以戳穿骗局的时候,还敢装逼,那就是**了。

    而陈太忠的话,逻辑上一直很顺畅,没有什么解释不通的---是的,警察断案,逻辑不能成为证据,但是绝对会影响到人的主观认识,他地表现一直也很自然,后来虽然有点失态,却是有大家都能理解的顾忌。

    两人打通电话之后,没说几句,脸色都是齐齐地一变,高个儿嗯嗯啊啊地拿着手机去房门口说话了,小个儿挂了电话之后,却是愣一愣神,转身也向门口走去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听得到对方说什么了,11o的那位说话倒还客观一点,“陈太忠?嗯,我想想……啊?是他?”是的,除了那声尖叫,其他都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高个儿的朋友,说话就不厚道了,一听“陈太忠”三字儿,张口就是,“啊,是瘟神?他去你们素波祸害去了?”

    我靠,哥们儿瘟过你吗?陈太忠有点郁闷,看看那位一直站着笔直、一言不地武警,无奈地笑笑,“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那位看看他,却是继续一言不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不过陈太忠感觉得到,这位对自己地戒备心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高个儿打完电话后,笑着走了过来,“呵呵,没想到陈科长在凤凰真的挺有名,跟王局长都很熟呢,这次来素波……打算学习过久?”

    显然,这位是听说陈太忠地一些事后,开始打退堂鼓了,刚才双方的情绪微微有点对立,所以他打算缓和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可陈太忠不想在这些无关的事情上花费太多的时间,雷蕾还在卫生间呢,于是笑笑,指指自己的手机,“你要是不想给蒙书记打电话,那就给王局长打一下吧,王局跟蒙书记家也有联系,他能帮你问。”

    高个犹豫半天,最终还是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算了,我觉得是个误会的可能性很大,都怪那姓管的王八蛋,瞎折腾人,好了,陈科长你休息吧,有什么事电话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三个人竟然就那么扬长而去了。

    走出门口,小个警察轻声问自己的领导,“头儿,这家伙的身材跟打匿名电话的人挺像的啊,又跟管志军有仇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