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一十一章 摊一张假牌(书号:760

第六百一十一章 摊一张假牌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可是,尚彩霞并不知道章尧东的这个承诺,是的,“夜半无人私语时”的承诺,那是不入六耳的,在她想来陈太忠才半年的正科,就算不考虑学历,那两年一提也是红线,五年正处,他该偷笑了。

    严格说,按两年一提的红线算,三年半陈太忠有资格问鼎正处,可是……红线是下限不是上限,二十五岁的正处,走进中央各部委办公厅都能晕倒一大片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这个拒绝,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,一时间,她的脑子转个不停,他怎么会拒绝呢?这人是傻的,算不出其中利害吗?

    此人绝对不傻,那么,这个拒绝,就有多种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一种可能性,是欲擒故纵的说法,好显得他为人老到,行事谦虚谨慎,自己这边略略施加点压力,那边多半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,不过以尚彩霞的直觉来看,这个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另一种可能性,就是尚彩霞不愿意见到的了,陈某人已经使了手段出来,把自己的女儿迷得神魂颠倒了,人家既然有这“人官两得”的把握,自然不屑于眼下这个小小的正处了。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……就是极大的了,当然,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可能性,不过那种可能性跟三条腿的蛤蟆一样罕见----陈某人是个正直无比的人,不屑于这些蝇营狗苟。当然,尚彩霞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,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难题放在眼里,无数的念头在她脑中一过,下一刻,她笑嘻嘻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这话倒是没错,倒是我有点冒失了,小陈。你有一般年轻人没有的稳重。”

    迄今为止,认为陈太忠“稳重”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段卫华的公子段宇轩,一个是尚彩霞---连陈太忠的父母都不敢这么说,王宏伟若是能听到尚彩霞对他是这个评价,怕是上吊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其实。这也就是书记夫人的一个过门,下一刻,她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地切入点,“那你以后除了上课,就天天在凤凰窝着?”

    这话自然又是有所指,一来说凤凰太小屈才了,好激起年轻人的好胜心,二来说这么一来就不便跟蒙书记走得近了。当然,第三点就有点诛心了:你丫不常来素波的话,不怕勤勤变心吗?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,却是有点腻歪了,你不就是怕我勾引你女儿吗?算了,我也给你个暗示吧,省得你没命地唧唧歪歪。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呵呵,素波,我肯定是要常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眨不眨地盯着尚彩霞,他有意停顿了片刻----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的恶趣味,有时候真的不招人待见。

    随即,他大喘气一般地出了宣言,“嗯,我的工作就是招商引资。怎么可能不来省城呢?对了……我地女朋友也在这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女朋友?”尚彩霞轻声重复了一遍,心说这就是摊牌了,不过,她倒也没有因此惊慌失措,而是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你才多大啊?呵呵,就有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她这话,隐隐就堵死了半扇门,陈太忠若是敢回答“我女朋友就是蒙勤勤”的话,绝对有无数把飞刀对着他----无论是在法律上。还是道德上。

    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陈太忠的回答,很是莫名其妙,不过,最终他还是给了一个解释出来。“她是个好女孩。我觉得跟年纪大小无关。”

    哼,还是露馅了?不知道为什么。这一刻尚彩霞的心中,没有看破对方算计的得意,反倒是有点若有若无的遗憾。

    于是,她终于撕破了脸上的伪装,虽然是同样地一个笑容,刚才称得上是和蔼,眼下却是有冷漠之嫌了,“哦?这么好的女孩?不知道是谁家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荆以远的孙女,荆紫菱,”这是陈太忠算计好了的,他轻笑一声,眼中露出些许的沉醉,“呵呵,大家都叫她天才美少女。”

    荆以远的孙女?!

    这个答案,还真是让尚彩霞难以接受,她地错愕甚至突破了她雍容的外表,让情商低下如陈太忠之流,都感受到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不过,她终于还是擅长情绪控制之辈,几乎在一瞬间,她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,和蔼地笑笑,“哈哈,天才美少女?那倒是挺有意思的,小姑娘很漂亮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陈太忠不加掩饰地点点头,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非常漂亮,呵呵。”

    他提出荆紫菱来,固然是要彻底地让尚彩霞释疑,更重要的是他相信,任何男人有了荆紫菱这样的女朋友,都不会再有心思看别的女人一眼了----某无良仙人除外。

    是的,虽然他对荆紫菱还略有不满,总觉得稍逊紫灵仙子一筹,但在这个世界上,怕是很难找出能跟其相比的了,唐亦萱倒是可以算一个,可是他能说吗?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这么说话,并不是说他就对荆紫菱存了什么念想----这念想或者有,但绝对不会很多,最重要地是,他需要婉转地通知尚彩霞,我有女朋友了,还是级漂亮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尚彩霞迟迟没有把话题引到男女朋友上,说不得,他就只能主动出击了,行了,哥们儿挺忙的,你还有事没事啦?

    “那改天领来,让我见见哦,”尚彩霞轻笑一声,至于说这个“改天”是真的改天,还是说永远没有那天,那就要看个人的理解了。

    这话才说完,猛然间,她就想起刚才自己为什么觉得遗憾了,“其实晓艳那孩子也挺好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是的,这个年轻人不是自己女儿的白马王子,却是可以成为蒙晓艳的良配,那孩子有点太任性,要是有这么个小伙子愿意照顾她一生,倒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蒙晓艳,嗯,我跟她是好朋友,”陈太忠难得地尴尬了一下,当然,这种尴尬看在尚彩霞眼里,是婉拒了书记夫人地尴尬,是的,跟私情无关的那种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谈话,自然就乏善可陈了,尚彩霞放下了心里那个疙瘩,就随意地问了问他为什么不想来素波展,陈太忠的回答,自然是官样文章----年轻啦,需要锻炼啦什么地。

    这年头,说老实话一般都会很惨地,反倒是胡说八道比较招人待见!自打遇到管志军那一家子之后,陈太忠已经下定决心了,以后不做好事,专做坏事……那啥,好吧,没必要的话,倒也不需要执意去做坏事。

    聊了没几句,陈太忠刚要告辞,没想到尚彩霞先从座位上拿起了手包,“呵呵,下午还有点事,你也要上课呢,不聊了,对了,记得带你地小女朋友来玩哦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盛情的邀请了,来自省委大院十四号的邀请,当然,尚彩霞的本意,无非就是……让蒙勤勤死了这条心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跟着站了起来,刚要说点什么,才现人家尚彩霞根本没动那一杯咖啡,一时感觉有点受伤,就没了说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哥们儿也没喝,可是……拿勺子搅了啊,唉,落了下乘,落了下乘吖……

    尚彩霞却是明确地注意到,他没表示接受自己的邀请,嘴唇微动,似是想要说点什么,终于心里暗叹一声,不再言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下午下班之后,雷蕾实在春情难禁,给陈太忠打了一个电话,两人碰面,二话不说先在房间里酣畅淋漓地大战了一场,一个小时后,才穿起衣服人模狗样地出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想到外面去吃特色,不过雷蕾不赞成,管志军的事儿毕竟没有过去,最近还是收敛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在锦园吃了,当然,雷蕾不在乎的话,陈太忠肯定也不会在乎,好死不死的是,两人去的包间,却是昨天他跟蒙勤勤的那个包间。

    雷蕾的心思也不在吃饭上,虽然刚才她也耗费了不少体力和物质,却是吃得极慢,她倒是对陈太忠认识尚彩霞的过程挺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跟蒙勤勤很熟?还帮过她?怎么回事啊?”她的脑袋上,就差顶一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了,“还跟她喝酒?昨天中午喝的还是晚上喝的?”

    陈太忠被她这些问题轰炸得晕晕乎乎地,好半天才咳嗽两声,“我说雷蕾,咱不说这些事儿行吗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