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零五章 无巧不成书(书号:760

第六百零五章 无巧不成书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就是破落户的悲哀了,管志军认识的人确实多,但是多少人心里都懒得搭理他,就算有人想起管振华,愿意念旧,可这厮纯粹就是扶不上台的阿斗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两位来是来了,可一见这边挺扎手的,又找到了不相帮的理由,那就歇歇吧……你看,幸亏我们来了,要不就是两个打一个了。

    这边响动闹得挺大的,甚至连日报社大楼里都惊动了,雷蕾是第一个注意到外面情况的,趴在窗户玻璃上,看得那叫个解气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那情人?”那个负责交涉的男编辑也凑了过来,一边看热闹,一边还调笑雷蕾。

    “缺德,”雷蕾哼一声瞪他一眼,转身继续看窗外的景象,因为她很清楚,自己要是避嫌不去看,反倒是显得内心有愧了,假作真来真亦假,说的不就是这种时候吗?

    这一刻,挨打的管志军心里,也不好受,他何曾想过,自己无非是想点小财,就能遇上如此不讲理的主儿?

    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,他年轻时候浪荡惯了,生个姑娘管曼娜没怎么管,结果也是成长得颇有父风,小小年纪就四处拈花惹草,那天就跟大她一届的张涛在小树林里摸摸揣揣的,结果生了那档子事。

    出事了,警察也来了,倒不是什么大案子,罪犯也被抓了----那时候还不兴叫嫌疑人呢,按说这就该结束了,可是管志军不答应,唆使着女儿在做记录时,要她说被抢劫了两万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过于财迷心窍,实在是南关派出所他熟人多,而且,听说女儿被人扇了耳光,这破落户也有舐犊之念。想着没准将来能遇到那厮,或者就可以出了心头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倒是那俩罪犯愕然地听说,自己抢了两万,眼珠子差点掉出来,那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,抢得多判得狠。三岁小孩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世上原本就少不了玩法者,反正罪犯已经被抓获了,南关派出所的也就做个顺水的人情,将那原本不存在的两万记录在案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是天黑找不到了,还是说有人接应被弄走了,抑或者是被人抢走了----甚至是管曼娜在去小树林的路上遗失了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并不妨碍结案。

    当然。对管志军来说,那个大管曼娜一届的张涛,也是坚决不能放过的,接着找到张家大闹,说张涛带坏了自己的女儿,还威胁说要找人废了他,张家有点小钱。忙不迭塞出五千块钱将这瘟神送走了。

    张涛家在党校附近住----要不然两人也不会吃撑着来小树林,结果某一天张同学路过党校地时候,一不小心就看到了陈太忠出入。他对管曼娜还是挺着迷的,虽然家里已经不让他跟她来往了,而且管曼娜也因为那天他的懦弱表现不理他了,但是,眼下这不就是个机会了?

    一听说现陈太忠了,管志军登时就兴奋了起来,不止他兴奋,南关派出所的也兴奋。大腿脱臼的那厮,在医院花了几个钱呢,虽然医疗费走了公家帐,不过,完全可以借机来弄俩花花的嘛。

    结果,谁成想遇到这么个生瓜蛋子,大家都知道那厮能打,但是敢在派出所冲警察还手,还敢号称要“整顿”地主儿,却是少见。

    南关派出所打退堂鼓了。但管志军不干,追到报社来闹事,意思也就是逼迫雷蕾,让陈太忠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主动出点钱就算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里。他抓到了陈太忠一个要害。那就是:姓陈的或者很厉害,在凤凰也玩得转。但是这里是素波,陈某人不敢把事情搞得太大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两万,无非也就是个标的,给他五千绝对就转身走人了,要是不给那就对不起了,你们身娇肉贵,老子就是烂命一条,就跟你耗上了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这个认识,虽然陈太忠头上脸上不住地踹他,反倒是激起了他的痞气,五千不够了,就是得给两万……嗯,或者一万五也行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有种你就打死我,打不死我,你总是要回凤凰的,”他一边惨叫一边怒骂,做为破落户,这也是应有的骨气。

    我靠,这还真是牛皮糖,陈太忠有点束手无策,想了想,直接他拎起来走过马路,找个花池子往里一扔,就算了事啦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他站在报社门口不远处,管志军站在那头,马路挺宽,骂起来这边都听不到,两人对视半天,管志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转身走掉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很好理解,管某人再破落户,也没自讨苦吃地兴趣,他这么一走,就是向陈太忠表示了:成,你在我就不来,有本事你别回凤凰!

    见陈太忠回转,聊天的那三位,有俩人觉得没意思,走掉了,倒是张志诚跟他聊了两句,问明白事情之后,张秘书苦笑一声,“其实,这种人渣,你给他两个打走就完了,要不就寻他个大错,整他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犯大错的权力吗?”陈太忠说话,还真的阴损,不过他也真的挺郁闷的,沾上破落户这种玩意儿,确实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他要拉着张志诚吃饭,张秘书却说好不容易借他的名头脱身,正好去参加一个同学会,婉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儿闹得挺大,陈太忠琢磨一下,也没等雷蕾,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就驾车离开了,不管怎么说,管志军折腾了半个下午,他要再在人家单位门口等人,岂不是会让传言越地猛烈?

    可是……哥们儿憋了很久了啊,好不容易才联系上雷蕾,想到这一点,他就气儿不打一处来,在回锦园地路上,一直在琢磨,怎么才能出了心头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甚至想给许纯良打电话了,不过还是那句话,杀鸡焉用牛刀?当然,更关键的是,他跟许纯良不是很熟,是的,非常地不熟。

    真要去求许纯良,他会觉得很没有面子,或者,找蒙勤勤都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挫折感。

    要不换个思路好了,对付破落户,该用什么手段呢?陈太忠又陷入了沉默,寻思了半天也没什么好的点子。

    不过老话说得好,好汉怕赖汉,赖汉怕死汉,一时间,陈太忠就想调马疯子来素波了,啥也不干,让丫派上俩小混混,天天砸管志军家的玻璃,你不是能缠人吗?哥们儿让你也尝尝被人缠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么做好不好呢?一时间他有点拿不定主意,要是铁手现在在素波就好了,不过真要凤凰的混混砸玻璃,被人抓住……也是麻烦,要是能找上韩老五就合适了,那厮就是混素波的。

    韩天?想起韩天,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这件事该找谁办了,没错,找谢向南,谢副科长的老爹,不就是省军区地副政委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登时就热血***了起来,老谢跟他同学兼搭档,现在还开着他的标致车呢,那绝对不是外人,嗯,让他跟他老爹说一声,把管志军捉进军区,好好地折磨一阵!

    进了军区,就算管志军在地方上熟人再多,那也是无济于事的,根本就是两个独立***,这么想着,他就拨通了谢向南的电话。

    怎奈,谢向南一听是这事儿,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,虽然他的话语依旧木讷,但态度非常明确,“不行,我老爹绝对不会答应这种事,军队就是军队,跟地方两码事,他很讲原则!”

    “扯淡!讲原则你二十五就是正科等着提副处了?回去找你慢慢算帐,”陈太忠狠狠地压了电话,心里这个纠结就没办法提了。

    咦?有了!不管怎么说,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军区,这就是开拓了思路,很快地,他就想到了新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新法子,得有人配合啊,他正寻思该找谁呢,蒙勤勤的电话打来了,真是要多巧有多巧了,“陈太忠,你小子到素波,也不知道言语一声?嗯?”

    “哈,这不是知道你秦科长忙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嗯,这个,正好饭点儿了,我请你吃饭,有空没有?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”蒙勤勤哼一声,“来中行接我吧,快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这么回事,”跟上次下马乡的事儿一样,陈太忠这次找人配合,那主要是为了找个见证,“那个……你知道,我一个人挺无聊的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