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零二章 无耻之尤(书号:760

第六百零二章 无耻之尤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整顿南关派出所?

    一听陈太忠的话,这位二级警司也被骂得愣住了,这***是哪路神仙啊?嚣张成这样?就在这个当口,那姓童的警司已经狼狈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你个凤凰佬,老子不管你是谁,今天豁出去了跟你玩儿了,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就去摘墙上挂着的警棍。

    “老童老童,”这个二级警司一见不对劲儿,赶紧上去抱住了童警司,人家不但身手好,还敢号称整顿南关派出所,你等等,了解清楚再动手也不晚啊。

    童警司还在那里挣扎了几下,只是这个二级警司抱的十分紧,等最初的恼怒过后,他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,反正,眼下台阶已经是有了,不妨先下来看看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雷蕾挎个小包,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童警司心里正憋屈呢,眼睛登时就是一瞪,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!”雷蕾一指陈太忠,“他犯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记者?”童警司登时反应过来了,上下打量她一眼,手一伸,“把你的记者证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看对方掏出的是羊皮墨绿封皮的记者证,他就知道,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记者,不是拿了什么野鸡班子的记者证,或者采访证之类的混充的,接过来打开一看,更傻眼了,“天南日报”,这可是天南省的党报啊!

    那个中年男人也凑过来,想探头看看,陈太忠一推他的肩膀,“给老子往后靠,妈逼的信不信再给你俩耳光?”

    男人不服气地看了他一眼,嘴皮子动动,似乎想说什么,陈太忠眼一瞪。这位登时就老实地退后了几步,只是他的嘴角兀自挂着一丝冷笑,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理由,让他这么自信。

    雷蕾却是惊讶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在她的印象中,陈太忠的脾气。那确实是不好,可是从没见过他口出污言秽语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还给你,雷记者,”童警司终于恢复了常态,将手上的记者证递还雷蕾,“请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什么关系?雷蕾看一眼陈太忠,掠一下齐耳短。这个动作显得她很利索,说话也干脆,“他是我地采访对象,请问你们把他带到这里,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《天南日报》的采访对象?童警司一听,眉毛就拧到一起去了,得。这顿打,十有**白捱了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,他涉及一起伤害案,”现在他可是不敢不秉公办理了,“所以,我们把他叫过来,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指着他破口大骂。“妈逼的来了就要打人,你们南关派出所吃屎的啊?就是这么了解情况的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指指那中年男人,“我草,他是什么**玩意儿?就想在派出所打我?啊?你们还纵容,老子跟你们说,这事儿没完!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童警司被他这话说得脸上白一阵青一阵地,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话,“别以为认识《天南日报》的记者就了不起了。给你脸呢,差不多点啊。”

    雷蕾从陈太忠的话里,也听出了点名堂,不过,她实在有点接受不了他的脏话连篇。皱着眉头看看他。“陈科长,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?以前你不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被这狗娘养的王八蛋逼的?”陈太忠手一指那中年男人。还要继续骂人,见雷蕾不高兴了,终于停止了即兴挥,“算,雷记者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好好说话,不过,他要再骂人,我保留还击地权力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公事公办了,听说陈太忠是凤凰市招商办的正科级科长,两个警察交换了一个眼色,那中年人嘴角却是依旧挂着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等到说起那天晚上的事儿,陈太忠就越地恼火了,敢情,那一对年轻男女,居然说先听见树林外面有谈话声,然后才听到打斗声的。

    严格说这话是没错,他也依稀记得,当时那俩歹徒似乎喊了句“好狗不挡道”之类的话,可是……那玩意儿叫谈话吗?

    当然,单纯地说谈话倒也无所谓,可是那对青年男女将他的态度说得极其恶劣,不但不跟己方两人说话,而且还出手打人,随后仓惶远遁。

    总之,话里话外就是那么一个意思:没准他也是劫匪,三人分赃不匀,所以就起了杀心,将那俩打翻在地,一个人跑了。

    好事做成这样,还真够憋屈地,一个念头,再次浮上陈太忠的脑海:我靠,以后哥们儿专做坏事,绝对不做好事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要紧的是,那个女孩一口咬定,当时她身上带了两万块钱,被那俩劫匪打劫了,然后,在那俩身上没有搜到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信口胡说,原始的报案记录上都有这话,严格追究的话,那可是要付法律责任的,陈太忠听到这里,心是拔凉拔凉的,**,这年头的人,都穷疯了吗?

    他当然想得到,这是那小姑娘的怨念,不过,你当时不骂我混蛋,哥们儿会回头给你一耳光吗?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就没办法再进行下去了,各说各的理而已,童警司要陈太忠继续留下,帮忙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,陈太忠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关我小黑屋吗?这点事儿我明白,当年我也是干过政法委书记地,”他冷笑着站起了身,“下午的课,我已经误了一半了,反正你们知道我是谁了,我也跑不了,你们先分析案情,我还有事儿,不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那童警司心里也有数,二十岁的正科,身后有没有人那还用问吗?就算下面有些地市不是很讲规矩,可凤凰市那是仅次于素波的天南第二大城市,又是市区内的招商办,不是下面县区,可见陈某人的嚣张,不是装出来的

    只是他受人所托,不得不硬挺着而已,再加上被陈太忠收拾了一下,心里难免要有点怨气,现在陈太忠执意要走,他不敢拦着,可这么放人走,那也不是个事儿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也只能打个官腔,“这件事儿,没有完结,你想走可以啊,交了保证金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,我干过政法委书记,”陈太忠斜瞟他一眼,脸上似笑非笑,“我要是不交保证金……你给一个不让我走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那两名劫匪里,有一个大腿骨脱臼,”童警司淡淡地看着他,上嘴皮碰碰下嘴皮,“在没有定性的情况下,这个医疗费用,有可能是该你出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你说地,我认。”陈太忠不在乎这点钱,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别人把自己当作冤大头,他用手一指童警司,脸上还是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打条子吧,我就认你了,事实证明跟我没关系的话,我只找你个人要钱,而且过天数,我要收你的利息,有种你可以不给!”

    派出所收钱,肯定是要打条子的,不过,也就是个白条,童警司原本想收他两万,寻思半天,还是收了一万了事。

    雷蕾陪陈太忠出来之后,有点不解,看看左右没人,轻声话了,“太忠,他们收地是押金诶,事情搞清楚了,不得退你啊?你还说那些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那种,是理想状态下,”陈太忠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“我的车在锦园呢,拿上车再送你回报社……你不知道吗?派出所地经费永远是紧张的,没有铁关系,这辈子你是不用指望拿回来押金。”

    等两人换乘上林肯之后,陈太忠才要插钥匙打火,雷蕾伸手狠狠地掐了他的大腿一把,“你个没良心的,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事儿,怕是你永远也想不起给我打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看你说的,”陈太忠瞟她一眼,熟练地打火起步,“我是怕你家的警察在家,给你带去麻烦,我已经憋了一个星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早滚了,”雷蕾转头专注地盯着他,脸上泛起一丝内容不明的笑容,“憋了一个星期?你哄鬼吧,你不是认识金色年华……还知道水上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那种地方,我从来不去的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眼睛却是不住地望着后视镜,“我嫌她们脏,真的,早想联系你了。”

    后视镜里,一辆出租车隔着远远地,却是紧跟不舍,他能感觉到,出租车上传来了强大的怨气,死死地锁着自己的林肯车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