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六百-六百零一章(书号:760

第六百-六百零一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土包子?我靠!陈太忠更生气了,前面一个土老冒后面一个土包子,这让他有点忍无可忍,可是动手吧,好像……理由还不够充足?

    “我很土吗?”他眼珠一转,笑嘻嘻地试图激怒对方,“可是,就是我这么土的人,照样泡你们老板的马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保安经理真的恼怒了,胸脯一挺一挺的就待往上冲,怎奈他的胳膊被申华拽得死死的,申华冲着陈太忠阴阴一笑,“敢泡邵总的马子?陈科长你胆子真的太大了……佩服啊。”

    嗯?这家伙居然能这么克制?陈太忠眼珠一转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,你们搞错了,我一直没承认秦科长的表姐是我女朋友,其实吧……秦科长才是我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说泡你们老板的马子,这话对不对呀?”他的脸上,是灿烂无比的笑容,左腿甚至在那里一抖一抖的,那样子,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了。

    谁想,这话出口,那两位却是出乎意外地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晋哥和申华交换一个眼神,他俩当然知道,自家老大邵红星说的女朋友不过是一个托辞,那是帮朋友忙呢,可是眼下,这算是……出现新情况了?

    好半天,申华才冷笑一声,“行了,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秦经理能看得上你?”

    “哼,她手上那个钻戒还是我送的呢,我们的定情信物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摇头晃脑,死活是想激得对方先出手,那么,他还击就是理所当然的了,“腊月我才送的她……花了我十多万呢。”

    保安经理晋哥和申华再对视一眼。齐齐地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结婚的时候,会给你们邵总个请帖的,请他一定光临哦,”陈太忠见对方没什么反应,少不得又扯着嗓子憋着气说出了这话,看那得瑟的样子。他还真有点一夜暴富的土老冒地味道。

    “有毛病,”晋哥终于冷静了下来,这是出现新情况了,他虽是混混出身,脑瓜却是绝对够用,也不复年轻时的火气了,跟邵总汇报一下,了解清楚之后。再做决定也不迟。

    反正,申华不是认识丫挺的吗?那小子跑得了和尚,跑得了庙吗?

    看着这两位转身进去了,陈太忠也傻眼了,这、这、这、这个……你们走什么走?这都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他愣了好半天,才悻悻地撇撇嘴,当然。他不可能冲进去再人家俩拽出来,说不得转头冲何振华笑笑,“走了,咱们回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俩大摇大摆地离去,晋哥看看申华,问了,“小申,你认识这家伙?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妈的,害我破财的就是他。这家伙可能打了,墩子他们五个都放不倒他,”申华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,“操的,害得我现在只能出来打工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,体委也不景气,申华挂地是闲职,他是体系中成长起来的,除了跳跳高,别的也不会。生活并不宽裕,上一次他很出了点医药费,又给招商办修了车,基本上积蓄就用去一小半。

    而最近体委又要搞精简,传说是要跟文化局合并。改制成文体局……总而言之。是要有大动作了,申华知道。自己肯定是属于推向社会、被分流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还有几个狐朋狗友,将他介绍到了九华房地产,现在保安部里,混了一个小头目,至于体委的闲职,上不上班都拿工资的,偶尔过去转一趟就足够了,反正他就住在体委宿舍里----为了奖励那个跳高冠军,体委分给他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“他很能打?”晋哥总算明白过来,申华刚才为什么拽住自己了,不过,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,“他说跟那个姓秦的女孩儿有关系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那家伙是凤凰市招商办地一个科长,”申华摇摇头,“在素波还有点势力,晋哥你最好先跟邵总说一下,看邵老大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邵红星一接这个电话,马上就把情况反应到了中行的行长大人那里,行长一听,蒙勤勤跟人私定终身,连钻戒都收了,略一沉吟,还是给尚彩霞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按说,那厮是凤凰市招商办的,跟中国银行并不搭界,这个电话打不打是无所谓的,行长也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----可是,若是蒙家真的有了乘龙快婿,那不也得凑趣贺喜一下?

    尚彩霞一听就毛了,她当然记得陈太忠,这几年这种耀眼到炫目程度的年轻干部,实在是少见,连从不轻易许人地老蒙,都在自己面前表示出过赞许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蒙艺对陈太忠的印象,最突出还是不拘一格和胆大妄为,这一点他也并没有向自己的爱人隐瞒,可是,在尚彩霞看来,这并不算什么,一个科长被一个省委书记时不时地挂在嘴上----魄力小点的人,能做到这一点吗?

    但是,尚彩霞并不认为陈太忠就是蒙勤勤的良配,虽然,陈太忠现在已经崭露头角,又在蒙艺的辖下,若是老蒙刻意支持的话,三十岁前副厅不是奢望,正厅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。

    她顾忌的是别的:陈某人生长在凤凰市这种小地方,那就不说了,陈某人比勤勤小那么几岁,那也不说了,陈某人只是高中毕业,那也不说了……

    最最关键地是,陈某人出身在工人家庭,是的,他没有显赫的家世,同勤勤门不当户不对,传出去的话,别人会小看老蒙,小看她尚彩霞的!

    而且,门第的差距,绝对会影响到两人婚后的生活。爱情是什么?能吃还是能穿?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白头偕老厮守到地老天荒---这种话是拿来赚稿费的!

    这种例子,尚彩霞听说过不止三起五起了,做为蒙艺的夫人,她社交地***里,有不少人地儿女,被攀龙附凤过。结果都在那里摆着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个陈太忠,不是晓艳的男朋友吗?这又算怎么档子事儿啊?尚彩霞有心不理,但是想想自己女儿美不滋滋地戴着钻戒向自己臭美的那副甜蜜样子,却是又无法坐视。

    勤勤好像说过,那个钻戒是小陈打算送我的啊,这丫头,跟她妈撒谎?尚彩霞现。自己不琢磨还好,越琢磨越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价值十来万地钻戒,他敢送我?这拿到哪儿也算得上行贿了,想到这个,她实在坐不住了,抬手就给唐亦萱打了一个电话,“唐姐。那个陈太忠,是不是跟晓艳在耍朋友啊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她要是提前十天问,答案或者就不一样了,但是那个元宵佳节,留给唐亦萱地印象实在是太深太深了。

    松涛阵阵,云海日出,山风起处,青丝飞扬,那一刻陈太忠的刚阳和洒脱,让她无时或忘。每每出现于午夜梦回中。

    再加上,那天蒙晓艳肆无忌惮地在家上演了一出“盘肠大战”,唐亦萱就算再有心忍让,却也不可能一点脾气都没有,你眼里还有我吗?

    “哦,晓艳啊……她跟小陈地关系比较好,不过不一定是耍朋友啊,”唐亦萱知道,蒙晓艳很怕陈太忠,所以她并不怕尚彩霞去求证。“要不,你打个电话问问晓艳?”

    尚彩霞怎么会去问蒙晓艳?那孩子已经是很惨了,现在好不容易缓过点劲儿来,万一问羞这人家呢?还是……问问勤勤吧。

    就在陈太忠去过盛世华苑售楼部的第二天中午,蒙勤勤一进家。就被母亲捉住了。“勤勤,我看看的你的这个戒指……嗯。很不错啊,脱下来让妈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指头比我粗,戴不上,”蒙勤勤哪里知道母亲别有用心?悻悻地撇撇嘴,不过说归说,她还是把戒指取了下来,戴到了母亲地小拇指上,端着母亲的手仔细看看,“哈哈,好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是挺好看的,”尚彩霞笑眯眯地欣赏半天,又摩挲一阵,抬头看看女儿,嘴角泛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,“勤勤,这个戒指,好像本来是要送我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戴几天吧,没事,”蒙勤勤见母亲的样子,也挺高兴的,她知道,出于众所周知地原因,母亲并不常戴这种奢侈品,难得喜欢这个戒指,“别弄丢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勤勤啊,这到底是送你的还是送我的?”尚彩霞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“你戴这么长时间,我都没说你诶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蒙勤勤不干了,扑到母亲怀里一阵扭动,“我知道你不稀罕,就当是送我的好了嘛,你看,我又不是不让你戴……”

    尚彩霞开心地笑笑,女儿很久没这么跟自己撒娇了,只是,想到陈太忠,她的笑容就慢慢地淡了下来,接着温言问了,“勤勤,你跟那个小陈,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第六百零一章污言秽语

    “陈太忠?”蒙勤勤听得就是一愣,随即眨巴眨巴眼睛,愣愣地盯着自己母亲的眼睛,“没啥,普通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尚彩霞眼皮微微下垂,却是不小心现,女儿的脖颈处,有一丝肉眼不宜察觉的红晕升起,这可是她肚子里掉下的肉,做母亲的又怎么可能现不了?

    “普通朋友就好,他可是配不上我家勤勤,”尚彩霞轻轻抚摸一下蒙勤勤地头,脸上的笑容慈祥无比,“他家条件太差了,让你爸爸多关照他一点,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做母亲的很敏锐地感觉到,在自己说话的时候,女儿的身体,似乎若有若无地僵硬了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都说三十岁以前不谈朋友了,”蒙勤勤撅着嘴站了起来,“饿了,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挺纳闷儿的,老妈怎么想起说这个话题了?咦。对了,陈太忠好像该来上学了?嗯,回头打个电话问问晓艳姐。

    尚彩霞也站起身来,向餐厅走去,脑子里却是不住地考虑着……

    就在蒙家母女都有点小心思的时候,陈太忠也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自打他宣布。秦经理是他的女朋友之后,何振华对他就有种怪怪的感觉,没错,他是救了何振华了,但是人家有点想法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其实,我那是胡说呢,”陈太忠不得不跟自己的同学解释一下。“就是想接过这个梁子,反正我不怕他们,而且,你都写了声明了,还吃地什么飞醋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话,我理解,”何振华没那么多心眼。而且他觉得自己跟陈科长还挺对眼地,话也说得挺诚恳,“可是,我就是心里难受啊,反正啊,看见你我就想起她,然后心里就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靠!这是第一次,陈太忠有了种无力感,何同学其实人满不错,有些事情也不瞒着他。他当然不能使出操蛋的手段来对付。

    其实吧,搁在上一世遇到这种情况,哥们儿直接就把他挫骨扬灰了,陈太忠只能自己安慰自己,这是哥们儿修炼出人情味儿了,该高兴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开心不起来,然后,就在蒙家母女对话的时候,他刚走出党校。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警车,一个半大小伙子冲着他一指,“就是他,打人的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瞟一眼,隐隐觉得那小伙子眼熟。不过也没搭理。又走了两步,才想起来。那厮……不就是在小树林被打劫地那个?

    “穿夹克地那个,你站住!”一个身材体重都不输于陈太忠地便衣大汉,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,伸手拦在了陈太忠地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上下打量他一番,语气颇有点不耐烦,“什么事儿?说!”

    “警察!”那位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硬卡一晃,就想揣回兜里,陈太忠手疾眼快,一把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位才待翻脸,陈太忠瞪他一眼,冷哼一声,“你表明身份了,但是我没看清楚证件,所以,你要动手我还手的话,不算袭警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剌剌地拿着证件看看,又伸出手指弹弹,似乎在验证真假,好半天才伸手递了回去,“我对这个证件的真实性,保持怀疑……好吧,你说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跟我到派出所说去吧,”这位是南关派出所的一级警司,眼力自然是有的,只从陈太忠说话的口气,立刻就断定出来了,这家伙不是善碴。

    再加上陈太忠抢他的证件动作,想想此人据说那一晚上收拾两个汉子,他登时就收起了用强地心思,是的,论身手他未必会害怕,但是,麻烦总是少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居然笑了起来,当然,这是他在掩饰自己的情绪,“童警司,我可以配合你,但是你要告诉我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……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得,又是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”陈太忠怎么会吃这一套?他冷笑一声,“做为公民,我有配合警方调查的义务,不过,我也享有知情权,莫名其妙地带我走?麻烦你开传唤证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童警司打个磕绊,撇一下嘴,这个家伙还真是麻烦,于是脸一绷,一本正经地话了,“我们现在,怀疑你跟一桩伤害案有关,所以,要做一个调查,请你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先,”陈太忠撇撇嘴,也没问对方允许不允许他打,这原本就是两可的事情,只是那童警司见他气宇轩昂,本想阻拦,琢磨了一下,终于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只要人家是当着他的面打,又不是串供地话,他没理由阻止----当然,这一切还是建立在他对陈太忠有那么一点忌惮的原因上,否则……阻止也就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,”陈太忠一边冲童警司龇牙笑笑,一边开始拨号,是的,他来素波四天了,却是没有理由联系雷蕾,这下,可是有借口了。

    “雷记者,你好……”陈太忠拨通了雷蕾的手机,简单说两句之后,雷蕾在那边马上应承了下来,“好的,我马上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记者?”童警司一听这话,头就有点大,原本他来,就是被人撺掇着来的,目的就是想假公济私地修理一下陈太忠,可是对方既然把记者喊来了,那恐怕就不好搞小动作了。

    不过,谁知道是什么记者呢?他琢磨一下,决定把这点顾虑放下,反正只要按程序来,那倒是无所谓的,至于说其他的,支使他来地人里,倒也有那有能量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到了南关派出所,陈太忠才一进处置室,就见到了那晚那个化了浓妆的小丫头,今天她的妆也没淡到哪里去,正陪着两个人说话呢。

    一见到他,那小姑娘登时就跳了起来,拽着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,“爸,就是他,就是他打我,跑了的那个劫匪就是他!”

    我靠,哥们儿什么时候成劫匪了?陈太忠的脸上,又习惯性地泛起了笑意,不过,他没有说话,这小丫头又不是警察,自己搭理这话做什么?

    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听这话,走过来冲着陈太忠脸上就是一记耳光,“妈逼的,你小子找死,敢打我姑娘?”

    陈太忠手一抬,硬生生架住了这一击,随手就是一个大耳光还了回去,既脆且响,直把那男人抽得转了一圈,向后踉跄两步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童警司这下逮住理了,在陈太忠身后冲着他的腿弯就是狠狠一脚,“在派出所还敢打人?反了你啦……”

    他地话还没说完呢,身子就向后一退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---陈太忠腿略略一弯,微微卸去些许力道之后,猛地又一站直,只靠着腿弯的力,硬生生地将这一脚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**你妈的!”陈太忠转头一指童警司,“你眼睛瞎了,谁先动手的你看不见啊?日你先人来的,什么**警察?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骂人,真地不喜欢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骂人,那四十多岁地男人上来就气势汹汹地带着把子,这让他心里极其不爽,比装流氓?比就比呗,哥们儿还比你差了不成?

    另一位跟小姑娘聊天的警察见势,登时就站起来了,“骂人?还袭警?小子……这官司你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地狗屁,”既然已经开头了,陈太忠也不在乎了,他手一指那警察,嘴里脏话源源不断地就出来了,“你眉毛下面长的是屁眼啊,看不见是这姓童的踢我?妈了个巴子的,我看你们南关派出所该好好整顿一下了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