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九十-二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九十-二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高胜利心里这个郁闷啊,他的个子比较矮,刚才同服务员纠缠着,没现陈太忠,眼下一见到陈太忠,脑袋顿时就要炸开了,我这是得瑟什么劲儿啊?

    原本他是在小包间吃饭的,随口问了一下有飞天茅台没有,服务员知道这位是厅级领导,只能按惯例恭敬地说没有。

    高胜利倒也没当回事,只是刚才他出来去洗手间,眼见服务员手里端着茅台路过,他喝茅台有年头了,一眼就认出这是飞天,一时间就大怒了。

    少不得他就要跟出来找大堂说事,却冷不丁看到了张智慧,气急败坏之下,就要理论一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去年陈太忠一事,搞得他挺被动的,就有人琢磨着怎么把他再弄一弄,就比如说电业局局长夏言冰之类,有能力角逐候补副省长宝座的人。

    这年头,跟红顶白的实在太常见了,高胜利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,所以这次遭遇“飞天事件”,他下意识地认为,这是凤凰宾馆见他不行了,就不用心招待了。

    既然存了这点怨念,他又喝了点酒,少不得就要借机挥一下,谁想却正正地撞到了陈太忠这个命中魔星?

    完蛋了!这次又让人抓小辫子了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张智慧说得有道理,厅级的招待标准是什么样,高胜利也知道,四菜两汤不过一百五,而且天南省这一百五里还包括了烟酒,是的,只一瓶飞天就标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标准……反正它只是个标准,只会在一些比较大型或者正规一点的场合。才能得到认真的贯彻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它真的是标准。

    要搁在一般场合,高厅长也不会太介意陈太忠,我知道你丫跟蒙艺有关系,咱惹不起那不去招惹总完了。反正旧事已过,没什么把柄落在你手里,莫不成你还主动招惹我来?

    可是眼下,他试图享受“标接待”,不果之下反而大闹,结果又被陈太忠撞到了,这……这***也太那啥了吧?大正月的。

    “算算,当我啥也没说。”高厅长地面子实在拉不下来,抬手摆一摆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一下,别说李科员了,连张智慧都傻了,这个陈太忠……高胜利怎么会这么怕他呢?这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郑在富则是坐在椅子上,愣了一下。才双手一捂嘴,没成想他自己手上还茶碗,一碗茶水直接泼到了身上不说,那碗没了着落,“啪”地一声掉到地上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兀自不觉地呆坐在那里,这是……这是交通系统的大老板啊,郑副主任老板的老板的老板,没错,高厅高胜利----他被小陈吓走了。

    张智慧是什么人?正惊讶呢,猛然就被那一声茶碗掉地的声音惊醒了。忙不迭喊一声,“高厅,您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茅台都被人撞见了,他肯定不能藏着掖着了,刚才他说的标准,原本也不过是解释一下地意思,正要借这个劲儿送高厅一瓶呢,谁想高胜利被陈太忠吓得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张智慧当然不能放高胜利走了,要不然将来,可是真要有他的乐子了。他说到一半的话,那个关于标准的问题,绝对会让高厅长认为,那是他有意当众羞辱。

    当众羞辱候补副省长高胜利?再给张智慧一个胆子也不够啊,少不得就要喊一声。因为他知道。只要高厅长回了包间,他去那包间里跪下都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这个“有能力”的厅长。还是略有些好感的,人家能把交通厅一套背得滚瓜烂熟,无论如何还是算得上个能吏,眼见高厅长变色转身就走,犹豫一下还是吆喝了一声,“高厅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被高胜利记得死死的,高胜利本待不想理会张智慧了,可是陈太忠出声,他却是不能不理,被人抓了现行了,他还有什么可说地?就算人家讲两句风凉话,他都得认了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,他缓缓地转身过来,就站在那里看着陈太忠,脸上勉强地保持了一点点笑意,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啥,还没跟你喝过酒呢,你坐哪儿啊?”陈太忠冲他笑笑,“一会儿过去敬你两杯,高厅长千万给个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高胜利却是没想到,陈太忠居然这么好说话,愕然地点点头,心里有点纳闷,嘴上却笑着回了一句,“呵呵,没问题啊,我早就说要跟你喝两盅呢。”

    张智慧却是赶紧走上前,低声话了,“高厅,我今天真不知道您来了,我那儿还有瓶儿8年的飞天,您可一定得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能跟陈太忠喝两杯的话,高胜利倒是不介意原谅一下凤凰宾馆的怠慢,上次他求着跟陈太忠吃饭,那厮都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当然,指望高厅长因此感激张智慧,那也不现实,他不记恨已经足够张智慧念佛了,他耷拉下眼皮,轻轻地点点头,“其实我刚才跟服务员说了,要自己花钱买飞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厅,您这么说,那就是还不肯原谅我,”张智慧可是能人,横起来横得要命,可是耍赖也不含糊,他涎着脸凑过去,“这瓶真是我送您的,您必须得收下。”

    好汉怕赖汉,到了这步田地,高胜利也只能叹口气摇摇头,“唉,早听说凤凰宾馆的老张是个赖皮,原来还真是这样。”他话说到这一步,张智慧自是没什么可担心地了,大家都是聪明人,略略品味一下,就能知道这纯粹是个误会而已,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跟小陈过去,一块儿敬您两杯,”他轻笑一声,“呵呵。我这是不是有点蹬鼻子上脸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都是赖皮了,”高胜利的心情,彻底平复了下来,瞪他一眼转身就走了,“问问你的服务员,我在哪个包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。张智慧心里的石头,算是彻底落地了,一转身他就找上了陈太忠,“太忠,先带着我去敬一下高厅,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着一桌子一拱手。也是个礼节的意思----凤凰市的头面人物他基本全认识,自是知道眼前是一帮小人物,可是,人家跟陈太忠一起吃饭的嘛。

    “各位对不住了,我借小陈用一下,”说着,他拿起一瓶茅台。转身拽着陈太忠就走了,临走还不忘记吩咐服务员一声,“再给这桌拿一瓶,对了,给小杜说一声,把我最后那瓶85年的飞天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敬领导喝酒,自然要用一瓶,至于说85年那瓶,是要让高厅带着走地,能化解了这一劫。多出一瓶酒算多大点事儿啊?

    看着陈太忠被张智慧拽走,好半天一桌人才反应过来,李科员愣愣地问自己的姐夫,“是……交通厅地高胜利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我们老板,”郑副主任愣了好久,才微微点点头,接下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外甥女儿,“小宁,这个小陈,到底是干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丁小宁却是还惦记着刚才受到的轻视。冷冷地哼了一声,表情僵硬,“太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就是一个小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”小董轻笑一声。他已经知道。这位就是那个……反正就是陈哥地另一位女朋友了,既然她对这帮人冷冰冰。少不得就要插嘴凑个趣儿,“陈哥马上副处了,小丁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副处?”郑副主任和李科员异口同声地惊叫一声,李科员出声问了,“他到底是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小董看他一眼,却是根本懒得回答,我跟你又不熟,你丫刚才不是很拽的吗?老子就不告诉你。

    李科员考虑的是分工优势,郑副主任更在意的,却是年龄优势,“小宁,这个小陈……副处?他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比我大……不到两岁吧,”丁小宁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可这个问题是她舅舅问的,她若是不回答也不合适,不过,说句实话,她说话地时候,心里真的是痛快淋漓,实在是太解气了。

    郑在富愣了一下,眼睛珠子又转一转,接着又沉吟片刻,总之,他是费了不少时间去回忆丁小宁地年龄,最后终于愕然轻呼,“不是吧,二十岁的副处?”

    “很稀奇吗?”小董不愧是挑通眉眼之辈,知道丁小宁不待见这群人,但是很明显,她又想卖弄一下,尤其是眼前问的这个什么副主任,她还是很尊重地,少不得就要在一边解说一下,“郑主任你也是交通系统地,看到你们老大对他是什么态度了吧?”

    第五百九十一章

    看不到的那是瞎子!

    郑在富很想瞪小董一眼,这家伙说话太轻浮了,可是他又不敢瞪,真地不敢,只说陈太忠地来历就够让他一头雾水的了,眼前这年轻人,显然也并不仅仅是一个联防队员那么简单,张智慧起码还连笑带骂地跟其打招呼呢。

    见小董这副样子,李科员不爽了,今天他的面子被削了一个足又足,作为一个处级干部在他面前都要打招呼的副科,他已经习惯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的,表面上含蓄谦逊,骨子里却是傲慢自高,他完全不能忍受丁小宁和小董的挑衅,“姐,我要走了,吃得没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站起身来了,跟郑在富点点头,也不跟丁小宁和小董打招呼,就那么扬长而去了,小董眼瞥着他离开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你要真想找倒霉,我倒不介意跟陈哥说一声,范晓军都要在他跟前吃瘪,你丫一个小小的副科,无非就是位置重要一点,就觉得天底下你最大了?

    郑在富可是正观察着他的表情呢,眼见这家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心里就禁不住“噗通噗通”地一阵乱跳,“那个……小董啊。来咱俩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扫视一下自己的老婆和李队长,妈地你俩白痴啊,不见老三已经惹人了吗?再不伺候好,人家一翻脸,老三铁定要倒霉了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李秀文脸上的表情,那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,她心里一直看不起这个外甥女儿,吵架时甚至还骂过她狐狸精,可是眼下,她哪里还敢再放肆?

    她知道老公今天把丁小宁叫过来吃饭,就是为了安排儿子的,但是她坚决不赞成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对丁小宁有成见,更是因为,她不想让儿子进那种企业,想想自己一家都在端公家饭碗,儿子怎么能去私企打工?

    所以,借这个机会,她把俩弟弟也喊了来。就是想酒桌上挤兑得老三应承下来这事儿,所以,她自然不会领丁小宁的什么情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形势急转直下,那个小狐媚子居然认识了这么一个有办法的年轻人,李秀文一时间真地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想想刚才自己姐弟三人还有意冷落对方,现在让她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来讨好人家,一时间她还有点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李秀文的弟弟李队长晓事,车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那是各种八卦的交汇点,别人工作时不说话是工作认真。司机们开车时,不说两句还容易犯困,如此一来,知道杂七杂八地事情总是要比别人多一点。

    李队长也是如此,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,更明白跟红顶白地重要性,说不得笑嘻嘻地抬起手来,“呵呵,小董,我陪姐夫一下。大家得喝痛快了啊。”

    小董知道不必给他面子,不过,他终究也是社会上混的,做事还是比较注重规矩,人家四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儿低声下气的。他要是过分张扬也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。他也不过就是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,转头又热情地招呼起郑在富来了。“客运办?那是好地方啊,郑主任,以后我还少不了要麻烦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客气了,都不是外人,有啥话你直说,”郑在富当然知道,人家是看在外甥女儿地面子上抬举自己呢,能直接找上高胜利地主儿,什么事儿办不了啊?还用找我这个客运办副主任?

    这一刻,他甚至有点遗憾,李科员走得早了点,没看到这一幕----那个小舅子自打升了副主任科员,对自己是越来越没礼貌了,妈的,也不说你上大学地时候,老子还给你出过钱呢。

    喝了这杯,李队长咳嗽一声,才待说什么,谁想小董还是不理他,直接又话了,“郑主任,现在出租车手续,还办得下来办不下来?”

    他这纯粹是没话找话呢,虽然他有几个想搞出租车地朋友,可是他也知道,凤凰市早就停止放新的出租车牌照了,他这么问,不过是不想让李队长说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新的牌照停了,要找只能找旧牌照了,”郑副主任沉吟一下,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这事儿不归我管,不过,小董你真要用的话,说成什么我也给你弄一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自是有亲近的意思,不过也有略微的弹性,要求的是“你真要用”,出租车牌照,那拿出去就是钱啊,虽然客运办随随便便找点小碴,收拾俩车就能搞定,可这事儿还真不归郑在富管。

    他打听牌照消息,那也要搭人情地,尤其是硬性找碴这种对责任心要求比较高的活儿,还不止搭人情呢,钱都得搭。

    两人正白活呢,陈太忠敬完酒回来了,眼睛一扫桌子,“咦,小宁,少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家老三有点事,着急走了,”李队长听到这话,忙不迭地赔笑回答,“实在不好意思啊,麻烦你包涵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包涵,太不给我面子了,”陈太忠脸一沉,登时就是一声冷笑,翻脸度可以媲美别人翻书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不知道我是谁,那就是不知者不怪,有点什么事儿我不在乎,现在知道我是谁了。还要走人,这是给我甩脸子吧?哼……有事?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事,能比陪我陈科长喝酒重要?”他大剌剌地坐下,看看郑在富,“老郑,别的我就不说了。看在你一直对小宁不错的份儿上,我给他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马上回来,我就当这事儿没生……”说着,他轻拍一下桌子,脸上倒也不见如何愤怒,只有些许的轻蔑,“给我甩脸子。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,登时石化,这话说得也太过傲慢和霸道了吧?

    只有小董和丁小宁知道,这是陈科长开始本色演出了,不过两人也知道,不操蛋的陈科长,不是好科长。

    “可是小陈……陈科长。”郑副主任哪里还有胆子叫他小陈?现不对立刻改口,“我们还真不知道,你是做什么的,你得海涵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心里知道这是人家找借口呢,不过比嘴皮子功夫,他也不含糊的,“不知道我,总知道张智慧和高胜利吧“他不就是觉得自己是个预算科的副科,就该高人一等吗?”他继续笑着。不过笑容里那森森寒意,看得郑在富心里直抖。

    “刚才他那劲儿,我都不希地说啥,很给他面子了,不过现在他觉得镇不住我了,就溜号了?”陈太忠心里,还真憋屈得慌,“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真有事,陈科长,”到了眼下这一步。郑副主任的脸上,那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他心里还真就纳闷了,人家都说少年得志张扬一点不算什么,可是张扬成这位这种样子的。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吧。小董?”说着,他还冲着小董扬扬眉毛。因为他觉得,这个年轻人挺会来事的,又跟小陈关系好,若是能帮衬着说两句,没准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至于说找丁小宁说情……那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可是他就偏偏忘了,小董也是被李科员忽视的对象之一,听到这个问题,小董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抽*动一下,算是个回答,只是他脸上那份不屑,却是谁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”丁小宁冷哼一声,不理她这个舅舅地碴儿,她这个年龄本来就是敢爱敢恨的时期,再加上她又记仇,“我听他说是吃得不开心,没胃口了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宁你,”郑在富真的有点受不了啦,“怎么这么说话?”

    “他可以小看别人,别人就说不得他?”丁小宁真是啥话都敢说,“他摆谱是应该地,太忠哥官比他大,摆摆谱就是不应该?”

    郑在富登时闭嘴,没办法,外甥女说到要害了,更关键的是,她说的是实情,他要再纠缠下去,麻烦只会更大,现在年轻人的性子,那都是一点就着地,他可不想再火上浇油了。

    “小宁,老三好歹是你地长辈啊,”李队长插话了,他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只能拿伦常来说事了,“有点架子,你也不用这么计较吧?”

    第五百九十二章招商办巨变

    “切,长辈?”丁小宁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太忠就恼了,那厮是小宁地长辈,我跟小宁不错,合着也是我的长辈了?“刚才他跟郑副主任说话,我也没见他有尊敬这个姐夫地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串话下来,句句诛心,直指李科员的傲慢,而且顺便都为郑在富鸣上不平了,饭桌上登时再也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们没有打电话的意思?”陈太忠左右看一下,“那好,这件事就不说了,他叫李秀中是吧?嗯……咱们说别地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李秀文可是不敢再拿乔了,少不得要频频地跟丁小宁套套近乎,李队长更是陪着郑在富不住地向陈太忠和小董劝酒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知道,必须借这个机会跟陈科长搞好关系,以此消消他的火气,至于说他有没有能力搞李科员……看高胜利的表情就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总之,陈太忠这顿饭吃得很不爽,不但是受了气没找回来,到后来那几位有意的奉承,又让他无法观察“人生百态”了,真真是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直到他送了丁小宁回到招商办。心里依旧是有点郁闷,坐在那里不停地琢磨着,该给那家伙穿双什么样的小鞋呢?

    他正呆呢,窗外传来“啪啪”的几声,声音很闷,像是小孩在放爆竹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。走廊里就传来刺耳的尖叫,是女人受到极度惊吓时才出的那种声音,听起来像张玲玲,不过,那声音失真得实在太厉害,倒也说不准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嗯?陈太忠觉得不对劲,难道是枪声?神识在一瞬间就放了出去,没错。一股强大的杀气自街上传了过来,只是目标没有锁定位置,只是在三楼招商办这一片。

    我靠!陈太忠恼了,站起身打开窗户直接就蹦了下去,他心里正郁闷着呢,有人送上来让他蹂躏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地事儿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。大楼门口自行车道上停着地一辆蓝鸟车开始启动,在缓缓升起的车窗处,丢下了一件白色的物事。

    那是一封信。

    在半空中,陈太忠就现杀气来自蓝鸟车里,强大的神识在瞬间就锁定了车中两人,方一落地,抬手就是两道指风打了过去,正正击中蓝鸟车右侧的两个轮胎,蓝鸟车登时就失去了平衡。

    还好,业务二科是在三楼。他这么跳下来,虽然有点惊世骇俗,大约还是在路边行人地忍受范围之内,不过,三五声尖叫那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借着落地的冲劲儿,他顺势踩烂了一块地砖,又借着身子微挫的姿势,双手向地下一划拉,就捞起了四五块地砖碎块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,说时迟那时快。从他打开窗户到拾起碎砖,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工夫,接下来,他抬腿就向那辆蓝鸟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里地人哪里想得到惊动了这么一个猛汉?蓝鸟车3s是自动档,加不是很快。但也不慢了。只是右侧车胎同时爆胎,车身猛地一震。方向盘就有点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驾驶员努力掌握平衡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追了过来,副驾驶的那位手忙脚乱地将刚关上地车窗户再次降了下来,想伸出枪去开枪。

    敢追我?那就开两枪解解气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车窗的升降,也得有个时间,等这位把锯短了把子和枪管地自动步枪伸出车窗开始瞄准地时候,陈太忠已经冲到了距离蓝鸟车不到十五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露出了枪口,陈太忠想也不想,抬手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,正正地砸到那位地前额上。

    人行道上的行道砖,不知道比普通地砖头结实了多少倍,也相当地沉重,陈太忠这一砖,直接就将此人击得晕了过去,头上出现老大一个口子,双手一撒,再也握不住枪了,身子也猛地向后仰倒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自己的准头还是相当有信心的,估计这位十有**是醒不过来,身子略略转向,就奔向了驾驶员一侧。

    司机正艰难地开着蓝鸟车加呢,谁想自己的同伴受了石块的冲击,猛地又撞了过来,他的手一抖,蓝鸟车重重地撞上了路边的花坛,车头登时就瘪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位手忙脚乱地想倒车再开,只是,已经太晚了,陈太忠的石块再次砸了过来,车窗玻璃上登时布满了蛛网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太忠一肘子将车玻璃砸开,眼见对方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,迅疾无比地抬手就是一拳,倒是没砸此人脖子,而是硬生生地击到了前额上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手劲儿大,打哪里也是打,这一拳下去,这位身子猛地一震,接着就软绵绵地瘫在了座位上,也晕了过去。“撞车了,撞车了,”一旁有好事者高声大喊,在短短几分钟内,蓝鸟车旁边就围满了人,还有那不怕死的闲汉,从马路对面飞奔过来,根本无视两旁可能撞到他们地汽车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开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大喝一声,谁知道这些围观的人里,还有没有这俩的同伙呢?他已经将感应调到了最敏锐的地步,不过,人家若是有经过职业训练的,能掩饰杀气的人呢?

    他的威猛,旁边的人都看到了,可是有那新到的,却是不知道,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小伙子手一指他,瞪着眼睛大骂了起来,“我草你妈,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“找死,”陈太忠手一抬,又一块石块飞出,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,那魁梧地小伙子身子一震,仰面朝天地摔在了地上,手脚抽搐两下,下一刻,鲜血自额头汩汩流出。

    这一手,惊得围观的人齐齐向后退去,就形成了以他为中心,半径约有十米的大圆,圆中却是再没有别人了----必须承认的是,囿于地势等原因,这圆不太规整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不理这些人,走到那小伙子跟前,脚后跟一磕,晕倒的这位连打十多个滚,滚到了蓝鸟车旁。

    “打酱油地,你就得有点打酱油地觉悟,”他冷哼一声,“还敢骂我妈?真是给脸不要。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过去,伸手进蓝鸟车里熄了火,又拔出钥匙,想了想,一时有点不忿,抬脚又冲那小伙子踹了几脚,心情才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没骂楼上的,”他轻声嘀咕一句,谁成想被刚刚跑过来地小吉听到了,“陈科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没骂楼上的,那就是骂了隔壁的,”陈太忠冲他笑笑,“咱文明人,不讲脏话,你的手机呢?快报警……”

    他冲出来得太过匆忙了,连手机都落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骂了隔壁的?”小吉琢磨一下,才反应了过来,轻笑一声,“哈哈,陈科你真是……嗯,业务科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敢情,刚才那几枪,一枪命中了秦连成主任办公室的玻璃,另两枪却是打到了业务科的窗户上,尖叫的那女人,还真是张玲玲。

    按说这么近的距离,子弹穿过窗户,只会留个小眼,动静不会很大,怎奈那穿窗而过的子弹,击中了业务科房间顶部的灯管,灯管登时爆裂开来,张玲玲尖叫两声,冯罗修却是胆子大一点,愣了一下,登时跑到窗口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枪响的时候,正是刚上班的时间,招商办的人基本上都在,谢向南听到张玲玲的叫声,略一错愕,跳起来就向窗户跑去,难得地多说了两句,“五六半……不,是步枪,有人开枪。”

    军人世家出来的,确实不一样,一琢磨这声音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小时候常能听到的五六半自动步枪射时的声音,不过想想这记忆未必准确,少不得又补充了两句,反正他能确定,这是步枪。

    招商办的人何曾遇到过这种场面?说不得大家纷纷跑到了窗户边上,看个究竟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