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八十七-九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八十七-九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嗯,你不用考虑我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心里却是挺高兴,丁小宁知道为他考虑,还是很不错的,“不过,也不要让你那个表哥太出格,夹着尾巴做人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至于抹黑,他还会怕被抹黑?那才是咄咄怪事了,再说了,冲着他跟甯瑞远的交情,就算她表哥做得再出格,瑞远也不会生气,最多开除了事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,”丁小宁郑重地点点头,她以前做过不少不算小的事儿,但是眼下是帮长辈办事,这让她有一种长大成*人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那他也得请你吃一顿吧?”难得看到她这么认真,陈太忠伸手摸摸她的脸蛋,轻笑一声,“呵呵,咱不要好处,但他总得意思一下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他说了,明天中午请我去凤凰宾馆吃饭呢,”丁小宁望着他,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,“太忠,跟我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禁不住又想到了张智慧,那家伙似乎对哥们儿女友这么多有点意见?不过,看到丁小宁那双眸子,又想想她的体贴,迟疑一下终于点点头,“嗯,没事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陈太忠还挺忙,忙阴平的事儿。

    当然,杜云生、杜忠东以及张大庆和田正阳的事儿,是不归他管的,跟临河铝业的谈判,他也不负责。

    可是,安道忠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,死活要拉着他一起去科委申报高科技项目,“太忠,这资料可是我让人整理好以后,专车从阴平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专车,那专你的呗,关我什么事儿啊?陈太忠真不想管。不过想想当今三大铁,“一起同过窗”是其中之一,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反正,科委那个摊儿,实在有够乱的。朱月华不清楚里面的门道,而且她也没车,科委可是在三个城区呢。

    于是,陈科长少不得开车拉上了安道忠,又叫上了小朱,“小朱,我今天领你认门儿,要是人不在。你回头跟安主任一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今天都正月十六了,再懒散的单位也该正式上班了,科委的办公室主任李健在本部,而且,大约是由于过年的缘故,这次李主任地穿着。还算时尚,只是……胳膊上那俩袖套实在有点扎眼。

    安道忠一听说市里行文儿就可以搞定一切,登时长出一口气,来的路上,他被陈太忠忽悠得有点腿肚子转筋儿,“这个项目市里肯定是要扶持的,行文儿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老安,打住打住啊,”陈太忠想到自己给焦油加工厂申报的时候,也有过这种说法。不过他却是疏忽了,眼下一见事情如此容易办理,禁不住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,“老安,我都说了,政府扶持是应该的,不过,投资地人我已经拉来了,将来没准还要控股。咱们还是公事公办的好。”

    安道忠一听这话,登时生出点小心思来,市里行文儿固然不错,可是如此一来,就显不出他安某人在这件事里下的工夫了---市里都有文儿了。换个白痴来也能干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又要多花钱了。”他略微沉吟一下,不情不愿地点点头。“算,太忠,我听你的,谁让咱俩是同学呢?”

    李健对这个结果,真的有点惊讶,不过,既然科委能多赚一点钱,他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,只是暗暗地心中一叹:得,科技展处和高新技术处又要有外快了,***你们挣就挣去吧,可是我这儿耳根子又清净不了啦。

    接下来来到科技展处,张志宏处长也是个实在人,一听是阴平的项目,冲着安道忠点点头,“其实,让你们阴平科委直接报上来都可以地啊,而且,说不定还能减免点费用。”

    阴平区撤县改区不久,科委的编制还在,而且作为偏远县区,估计会存在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能省钱?听到这话,安道忠登时就是一脸的茫然,不过陈太忠听得却是冷哼一声,“老张你别跟我弄这个,要是规规矩矩报上来,咱不说减免费用,就说正常费用,这个鉴定结果,多长时间能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,到两……”张志宏被他这么一将,也不好再嘴硬了,略微迟疑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了,“到两年吧,不会再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处你饶了我吧,”安道忠一听是“到两年”,登时哭笑不得,双手一拱,连连作揖不止,“两年时间,我早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张处,叫我志宏好了,”张志宏好涵养,他知道对面这二位都是实打实的正科,自己这“处长”虽然也是正科,论实权还不如这俩,少不得要轻笑一声,“呵呵,我是说按正规途径的话,这只是一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安道忠是官场上打过几个滚的,一下就听出名堂来了,“志宏,大家都不是外人,你有啥话直说,怎么就能快一点?嗯……按非正规渠道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陈科吧,”张志宏冲陈太忠努努嘴,“不是外人,我才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啊,老张,”陈太忠一听,就有点郁闷了,“我是市招商办的,安主任人家是阴平地,不太宽裕,你差不多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明白了,明白了,”安道忠一听这话,点点头,“志宏,这是跟你个人,还是……科委打招呼?”张志宏当然明白这个“打招呼”不是人打招呼,而是人民币打招呼,他不动声色地笑笑,“关键是我们科里,随便意思一下就成了,当然,你要愿意交双倍鉴定费,那我在科委也有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的毛病啊,都是惯出来的。”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,哭笑不得地指着张志宏,“怎么看怎么觉得你们心黑。”

    “陈科,要不去高新技术处看看?”朱月华在一边插嘴了,她可不怕惹了张志宏,“这两个科室好像职能有重叠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张志宏无动于衷。只当没听见这话。

    “快算了,那边眼皮子更高,老张这儿是穷惯了,还好糊弄一点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,心里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次能照顾你们一下的,”张志宏见他这么说了。四下看看,放低了声音,“不过最近,可能有点小小的人事变动,我不敢得罪下面啊。”

    不敢得罪下面?陈太忠登时无语,做领导能做成你这样,哥们儿我还真的挺佩服----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阴平区是不怎么宽裕。不过安道忠的招商办还算将就,他跟马区长地关系不错,再说,这次项目挺大,他想显示自己地功劳,些许鉴定费倒也不算难办。

    事儿定下来之后,陈太忠又拉着这两位去高新区转了一趟,认了认高新技术处的门儿,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载着丁小宁到了凤凰宾馆的时候,才现。来的人不止她的舅舅郑在富,还有她地舅妈李秀文、舅妈的两个弟弟李秀中和李秀华,以及她的表哥郑东成。

    李秀中是市财政局预算科的副主任科员,算是李家人里相当有办法的,他地哥哥李秀华甚至借着这个关系,调进了市百货大楼的车队,目前担任车队队长,也比较得领导赏识。

    见到丁小宁来了,郑在富笑嘻嘻地招招手,虽然陈太忠的穿着和气度都不凡。不过,他是当舅舅地,倒也没有站起来,要不就乱了礼数了。

    他都不站起来,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可能站起来。郑东成有心站起来迎一下。却是被母亲李秀文扫了一眼,屁股刚离开座位又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陈太忠也没在意,他正在头疼另一件事,我靠,你们找个包间很难吗?这大庭广众的,完了,张智慧又要歪嘴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来都来了,再说什么也晚了,他下定决心,就当个闷葫芦了,顺便还可以帮丁小宁观察一下那个郑东成,看看那厮算不算稳重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就是相互介绍了,丁小宁本来想卖弄一下陈太忠地身份地,可是一见到舅妈眼中的不屑,还有她那俩弟弟自顾自地低声聊天,登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丁小宁没有太介入陈太忠地工作中,不过,现在的太忠在凤凰火爆到什么样地程度,她还是略知一二的,你们既然是这种态度,那我就不跟你们讲那么多了,这是你们自己错过贵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座的一桌人,只知道这小伙子姓陈,却是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李秀中在财政局工作,还是有点眼色的,看出来陈太忠身上的衣服值点钱,借着闲聊的机会问了一句,“小陈,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八章话不投机

    “哦,我父母亲都是工人,”陈太忠大大方方地回答了,反正,这也不算什么见不得光的。

    “哦,”李副主任科员淡淡地点点头,就没再问下去了,而是转头跟丁小宁聊了起来,“几年不见,小丁长这么大了,呵呵……你跟甯瑞远很熟?”

    “一般吧,”丁小宁笑笑,难得地稳重了些,不过很遗憾,她长得实在是一副稚气未脱地样子,总是给人一种略微青涩的感觉,“不过,还是勉强能说上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秀中,我觉得进企业不好,”听到这话,李秀文插嘴了,年纪大点的人,思想总是有一点僵化,“你还是想想办法,给他找个办公室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企业也不错嘛,”李科员对这个姐姐的态度,也不是很热心,淡淡地回一句,“甯家这次投资这么大,东成能早早进去,也是条好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就不用推脱了,”李秀文微微一笑。“你在预算科呢,随便张张嘴,还不是就把事儿办了?”

    李秀文这话,说得倒是一点不假,财政局的预算科负责做市财政计划,那是一等一的要害部门。直接对市长书记负责,局长根本指使不动的,一个正科级干部的任命,要由章尧东和段卫华协商而定,其关键之处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李秀中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副主任科员,但是身在预算科,那就是了不得地了,不过。他对姐姐这话不太感兴趣,“我说,人家现在都是下海经商呢,这是潮流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姐,”车队的李队长插嘴了,他受惠自己这个弟弟良多,少不得就要帮忙敲敲边鼓。“而且,秀中他也难做啊,姐夫,你总是知道地,你看,东成连你们交通局都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李秀文的脸色,就有点难看了,转头看看自己的儿子,“你倒是跟你二舅说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进企业也不错,”满桌地长辈。郑东成也不敢放肆,低声嘀咕一句,“学上两年,我可以出去自己做生意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秀文地脸色越地难看了,“小孩子家家的,你懂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表哥地话说得不错,”丁小宁兴致勃勃地拉着陈太忠来“办大事”,结果被一桌人无视,心里觉得有点不痛快,“年纪轻轻的坐机关未必是好事。出来闯荡闯荡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秀文看她一眼,轻哼了一声,眼中的不屑一览无遗,转头又劝自己的儿子,“你家里还有长辈呢啊。我可不能看着你出去乱疯。”

    这话可是实实在在地指桑骂槐。丁小宁的脸在瞬间就变得雪白,二话不说就站起了身。一拽陈太忠,“话不投机,太忠,咱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小宁,”郑在富一看要散摊子,也站起身,手一伸就按住了她的肩膀,一脸的苦笑,“多少给舅舅个面子,你舅妈就是那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丁小宁转头看看陈太忠,眼中有着明显的询问地意思。

    嘿,挺有意思的,陈太忠这次倒是没有火,因为他觉得,冷眼旁观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和思路,其实挺有助于提高他的思考能力,也能开阔眼界,所谓的人情冷暖,不尝试一下,怎么能知道呢?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,人家不是冲着他本人来开炮的,他又有信心能控制了场面,少不得就还了丁小宁一个微笑,“随便,听你地。”

    丁小宁一听这话,知道他的操蛋脾气没被勾起来,又气呼呼地坐下了,几年前她就不怕这个舅妈,敢针锋相对地对吵,眼下自然更是不怕了,她更在意的是陈太忠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甯家的工业园,现在去凤凰大学和素波去接洽应届毕业生,校方高兴得不得了,”丁小宁斜眼看看李秀文,冷哼一声,“那还都是大学生呢。”

    她言下之意,那就相当明显了,大学生争着抢这个饭碗,你儿子只是复员军人,我能把他弄进去,你还对我这么不客气?

    “好了小丁,那是你舅妈,注意一点,”李科员冷冷地话了,一桌的长辈中,数他年纪小,不过才三十四五的模样,不过说话却是最有威严的。

    “真说起来,那些私人企业,能赶上政府工作人员牢靠吗?”他不屑地哼一声,相对他而言,丁小宁基本上就是外人,他自是要维护自家人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帮你问问工行和中行吧,”他转头看看自己的姐姐,脸上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来,“进行局委办肯定没戏了,银行倒还有那么点指望。”

    李秀文登时大喜,也顾不得跟丁小宁计较了,抬手推推自己地儿子,“我说,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?不知道谢谢你二舅?”

    郑东成端起酒杯,刚要说什么,李科员摆摆手,有气无力地冷笑一声,“好了,姐你也不用将我军了,这件事,就交给我算了,不过……有点费用,你们应该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并不算多,而且。总是一副恬淡到没什么精神的样子,陈太忠在一边看着直想笑:兄弟,装逼不是错,不过你这么装,境界不太够啊。

    他觉得,跟自己的气势比起来。这厮的气势实在一般得紧,你丫见过真正的傲慢和睥睨天下的气势吗?

    “那是,还能让你出钱?”李秀文喜出望外,不住地点头,转头看看郑在富,用手一推他,“老头子你给表个态啊。”

    “银行好啊,”老婆点名了。郑在富也无法继续猫着一声不吭了,“秀中,这次可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是副科,他大了差不多二十岁,又有个实在的副主任头衔,客运办还算个能捞点小钱的单位,可纵然如此。对上自己这个只是副主任科员地小舅子,郑副主任还真地是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人家是财政局预算科的,123比456小,是吧?但是诈金花的时候123就大,规矩就是那么定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算了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”见到这个姐夫对自己恭恭敬敬的,李科员心里获得了极大地满足。说句实话,这一桌子,能让他略微抬抬眼皮地,也不过就是这么个姐夫了。

    原本,他看着陈太忠的穿着打扮,还以为是谁家地孩子呢,一听说陈某人的父母是工人,他登时没了关心的念头,不过也是一个不知道体恤父母的败家子而已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相貌,实在是太年轻了。李副主任科员绝对不会认为,丫身上地行头,是自己赚钱买来的。

    是的,在他眼里,这些假货----这些假货的仿真度极高。真要买。那也得不少钱呢,他认为这个半大小子挣不到。

    丁小宁眼见一帮人谈笑间就把事情说好了----事实上李科员还是有点郁闷。不过她不知道啊,想到自己被撇在一边,一时间就有点恼火了,言语也登时锋利了起来,“舅舅,敢情今天你是拿我当道具来用的?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你怎么说话呢?”郑在富瞪她一眼,转头冲李科员笑笑,“呵呵,老二,小宁这孩子脾气有点倔,其实人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李科员原本是想跟丁小宁套套近乎的,不管怎么说,甯瑞远在市里认识地领导实在太多了,他若是能通过其结识到甯总,对自己的仕途是大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莫名其妙地,就应承下了帮外甥找工作,这让他心里有点纠结,而眼下丁小宁的言,又火气大得很,一时间他就没了跟她说话的兴趣:等你把名字改成“甯小丁”以后,再跟我张牙舞爪吧。

    于是,他很不屑地看了丁小宁一眼,嘴角扯出若有若无的一个冷笑,“小孩子说话,我怎么会当真呢?”

    不着痕迹地,他的傲气一时间展现得淋漓尽致,甚至让专心看戏陈太忠都有点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陈哥,今儿怎么过来了?”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跟他打招呼,陈太忠转头一看,是联防队员小董,身边还领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小董笑嘻嘻地径直走了过来,亲热异常,“怎么想起来在这儿吃饭了?跟老张说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说,跟他说什么的说?”陈太忠还他一个笑容,“怎么,就你俩?一起坐下吃点?”

    他这个邀请,就有点冒昧了,原本他不过是个来蹭饭的,现在不经在座地允许,居然就要邀人了,太没礼貌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说他连这点事儿都不懂,事实上,他心里一直就不怎么痛快,本来还以为只见郑在富呢,那边刷刷地就多出来几个人,你们能没经过小宁允许就邀人,哥们儿就不能邀?

    “那谢谢陈哥了,”小董是自来熟,反正饭菜刚上来,桌子又有空位,并也就并了,他还不忘记跟在座的几位打个招呼,“好了,这一顿算我的了,能跟几位领导一起吃饭,挺荣幸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在座的那几位,脸色却是都不怎么好看,李家姐弟三个,脸上冷得都快结冰了,也就李科员,多少还是能控制一下情绪。

    小董是什么人?挑通眉眼的家伙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这一桌人,好像对陈科长有点意见?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郑在富和李科员身上那种淡淡的官味儿,所以他才称领导----哪怕叫错也无所谓,这年头是个人就敢自命“老板”的,大家还不是哈哈一笑就算了?

    不过,打死他都不信。这俩领导能比陈科长还厉害,他太了解陈太忠地能量了,那是王宏伟都要躲着走地主儿。

    既然是陈科长的对头,那当然就是我的对头,小董眼睛一扫旁边,抬手就招呼服务员,“你,过来!”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九章狠涮一把

    服务员听到小董招呼。马上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,“董哥,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添碗筷啊,”小董的脸上,还是笑嘻嘻地,也没看一桌人地表情,“有机会跟领导们坐一起吃饭。你也不知道有点眼色?”

    服务员扫一眼桌上脸色迥异地诸位,心说既不在包间,吃地也不是招待餐,这也能算领导?不过,既然没人提出异议,她转身就拿碗筷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李队长就有点奇怪了,市委宾馆的服务员能认识这小家伙,估计这厮是常来的,心里多少平衡了一点。他看一眼自己的弟弟,现秀中没什么表情,于是冲着小董点头笑笑,“呵呵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哦,叫我小董好了,”小董挺阴的,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点看法,嘴上却是甜得很,“您几位一看就是领导。这个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知道这厮花花肠子多,倒是没介意他弱了自己的风头,郑在富作为主人,却是不能再任由小董一个劲儿地说了,“呵呵。小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就是一个联防队员。”小董挠挠头,挺不好意思地样子。“常在这儿混饭,认识几个人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李队长听到这话,点点头,对这小伙子的忌惮就少了许多,不过,对方既然能常在市委宾馆混饭,倒也不算一无是处,少不得就将自己的姐夫及弟弟介绍给对方,又强调一下职务,以显示己方的不凡。

    小董一听是这么一帮副科级的“领导”,好悬没乐出声来,虽然李科员那个副主任科员让他略微有点忌惮,不过他身边坐的是陈太忠,那还有什么可考虑的?

    “原来是李科长,”他脸上地笑意越地浓了,转头看看桌上的酒,“呵呵,喝剑南春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他抬手招呼过来了服务员,“来两瓶飞天茅台,嗯,还有……这桌没点的,再弄点拿手的菜来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小董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这么老实,一时间也不好太过卖弄,反正,弄点好酒好菜总没错。

    服务员知道,这厮是吃白食的,一听飞天茅台,也没说啥,转身就走了,招待餐里要这种酒的,她得跟大堂说一声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看,怎么像个二世祖啊,陈某人的朋友,果然都是这种德性,李科员厌恶地皱皱眉头,淡淡地话了,“不用了,剑南春就不错,我喜欢喝曲酒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见不得年轻人在自己跟前不知深浅地卖弄,不过是有几个钱,很大吗?祸从口出,指的就是你们这帮小孩子啊。

    小董却是没接他这话茬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陈哥,钱串子那件事儿,差不多了,你什么时候有空啊?”

    “哈,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呢,”陈太忠笑一声,轻描淡写回答了,“这两天大家都挺忙的,等我从素波回来之后吧。”

    李秀文听到这话,却是重重地哼了一声,看着自己地儿子指桑骂槐,“东成,这次回来了,老实点,别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接触,你年纪不小了。”我说,你更年期了?没事乱咬人?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,社会上的人----什么叫社会上的人?带种的你别在人类社会混,去热带雨林钓鳄鱼玩儿去!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丁小宁,脸上笑得很灿烂,状似有点无奈的样子,不过,受过他打击的黑寡妇一眼就看出来了,太忠要暴走了!

    惊慌之下,她的手不着痕迹从桌下按按他的大腿:太忠哥。我舅舅在场呢,求求你给个面子,按一按火气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能领会到她的无奈,一时也只能端酒去了,转头一看,小董地脸色也不好看。于是举起杯冲小董示意一下,“来小董,碰见了,咱先喝三个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董的脸色,那是表明立场的意思,见陈太忠旁若无人地敬自己酒,脸上登时就堆起了笑容,赶紧将杯子满上端起。也是无视在座的诸位,“呵呵,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这一桌吃饭的气氛就荡然无存了,陈太忠、小董和两人地女伴四个人是一个阵营,李家姐弟三个加郑东成是一个阵营,只有郑在富副主任。左边说两句,右边说两句,状若左右逢源,实则是在受夹缝气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状况没持续多长时间,不多时,张智慧走了过来,一脸地笑容,“哈,太忠来了?怎么也不打个招呼?你这牛气大了啊。“张总?”李科员登时就有点傻眼了。以他的身份和地位,当然能认识这位,按说凤凰宾馆也是吃财政地,可是,市委宾馆的预算,根本不是预算科说了算的,所以,他在张智慧面前,只能规规矩矩的。

    换了预算科的科长来都不行,倒是行财科的龚科长来。正处地张智慧得卖几分面子,行财科管拨款的,是财政局里仅次于预算科的关键科室。

    当然,龚科长真要来了,也不敢跟张智慧长长短短。张总迎来送往。交游遍天下----总之就是各擅所长的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,见了张智慧。李科员很主动地站了起来,笑眯眯地迎上去,张总冲着他愣了一下,猛地一拍脑门,“你是财政局的,是吧?呵呵,跟小陈一起吃饭?”

    张智慧是很少在大厅露面的,尤其是饭点儿的时候,要不然不但事儿多,还容易被人抓住灌酒。

    他一听说小董要飞天茅台,气儿就不打一处来了,这东西地贵贱姑且不提,关键是限额供应啊,从常规渠道走,他的凤凰宾馆每年也不过就是五十件。

    这他妈是你喝的吗?张总略微迟疑一下,觉得小董这么做,应该有其道理,丫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主儿啊,说不得就问问大堂,结果一问才知道,陈太忠来了,坐在大厅里吃饭。

    经过枪击事件之后,凤凰宾馆里不认识陈太忠的人还真不多了,不过,服务员们见惯了领导,自然知道,大多时候对领导视而不见,才是最大的尊重。

    陈某人来了,张智慧肯定要出去一下,所以才有了眼下的一幕。

    李科员听得就是一愣,他当然听得出来,张智慧的口气中,似乎这个小陈要比自己重要很多,语气中隐隐有“你能跟小陈吃饭真是荣幸”的意思,一时间有点懵懂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转头看看陈太忠,眼睛眨巴两下,终于轻笑了起来,“是啊,我跟小陈说点事儿……大家闲聊开心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笑,话却是说得前后不搭界,有脑子的主儿,都听得出来,他地心里肯定已经乱了,不过他还算好的,李家那两位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张智慧是谁,大家可是都反应得过来,李科员认识这个张总,而张总对其印象只是“财政局”的,说明人家张总是强势的一方。

    可如此强势的人物,居然对小陈这么客气,这个小陈,到底是何方人物啊?

    倒是郑在富认出来了,这个张总就是宾馆的老总张智慧,可是,同为副科,他却是没有李科员那个资格,去跟张总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对陈太忠的身份越地好奇了起来,张智慧是什么人,郑副主任是很清楚的,那家伙可是眼高于顶的主儿。

    “张总,不喝两杯?”陈太忠见状,也是躲无可躲了,站起身来就要倒酒。

    “等等,飞天茅台马上给你拿过来了,”张智慧轻笑一声,转头拍拍小董,“你这臭小子,最近跑这儿倒是跑得勤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陈……到底是谁啊?这是所有不知情的人都想问地问题,不过,大家坐一块吃半天了,再当着张智慧问出来,实在是有点……那啥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个联防队员,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定的招待标准啊,”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,好像不远处起了什么纠纷,大家抬眼望去,现一个矮胖的男人皱着眉头跟服务员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服务员手上托着两盒茅台,正向这里走,那男人似乎有意买下,害得服务员一边护着酒,一边迅疾地向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矮胖男人跟着就过来了,一副气度不凡的样子,他一眼就看到了张智慧,一抬手,“小张,怎么回事啊?怎么我要飞天就没有,别人喝就有?”

    张智慧一见这位,脸登时就皱起来了,一副欲哭无泪地样子,“高厅,您那是招待餐啊,厅级地招待标准,你也清楚不是?”

    那高厅眉头一皱,就想火了,只是下一刻他看到了陈太忠,登时就愣在了当场,脸色登时也变得难看了许多,“陈太忠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看到他就乐了,敢情,来的这位是熟人,正是交通厅地厅长高胜利,这天南省,还真的不算太大啊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