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同心情(书号:760

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同心情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下一刻,蒙晓艳反应过来了,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是你搞的鬼吧?”

    “我搞什么了?”陈太忠笑着摊开双手,心里是要多爽有多爽了,“哈哈,你在说什么啊,晓艳?”

    唐亦萱原本就是聪明无比之人,又知道他的手段,略一琢磨,就猜到生什么事了----其实刚才一开始,她隐约地听到了蒙晓艳那羞人的声音,心里也猜到生了什么事,只是后来那声音忽地没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晓艳,你不用问了,”她笑着摇摇头,手里的锅铲一指陈太忠,“你这个老公啊,不为人知的本事真的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的老公?”蒙晓艳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后妈,眼中的神情,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就乏善可陈了,蒙晓艳虽然不待见唐亦萱,但是她今天回来,原本就是要缓和一下双方气氛的,说不得还是坐在桌边,闷头吃起菜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跟唐亦萱不对眼,可是两人在别人面前倒也没表现出多么强的敌意,反倒是偶尔还会装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,所以倒也不算太委屈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酒喝得多了一点,因为她嗓子比较干,再加上刚才她的表演没有引起某人的反应,这让她有一点点的郁闷。

    唐亦萱这里准备的是红酒,度数也不高,不过蒙晓艳的酒量实在有点欠缺,闷声不响地灌了半天之后,就开始打晃了。

    “晓艳,去躺一会儿吧?”唐亦萱见她醉态可掬的样子,温言话了,“再喝下去,你要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要回家,这儿。不是我家,”蒙晓艳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子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你要也在这儿住下,那我就不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陈太忠眉头皱皱。没酒量就别硬撑嘛,又没有人灌你,“我晚上还有事儿呢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”蒙晓艳转身走到衣帽架上取外套,“我走了,你……你总能住下了吧?我……我不碍你们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得太多了,”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。放下筷子站了起来,无奈地冲唐亦萱耸耸肩,“算了,让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,这饭我也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人回去你不放心?听到这话,唐亦萱心里五味杂陈,一时说不出的滋味。再想想这俩人刚才居然敢趁她做饭的时候,就肆无忌惮地来了一场盘肠大战,这让她的心里越地不好受了。

    谁想,就在她送这两个人出门的时候,陈太忠见蒙晓艳走得比较快,飞快地转身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轻笑一声,“不亲一口,我不甘心。呵呵……”“混蛋,”唐亦萱被他这一口亲得有点愣神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陈太忠和蒙晓艳已经坐上了林肯车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回去,你不放心;你不亲我一口,又不甘心,唐亦萱叹口气摇摇头,心里越地乱了,微微一愣神,转身走了回去。两丛茂盛地丁香旁,她纤细的身影,显得格外地孤单。

    将蒙晓艳送回家,陈太忠赶到了阳光小区,刘望男还没回来。不过。丁小宁却是将家里挂了两个大灯笼和两串小灯笼,显得温馨无比。

    家里的空调开得很足。温暖无比,丁小宁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羊毛衫,下身是一条豹纹紧身的美体裤,走动间,略带一点骨感、笔直的两条腿越显得修长,却又平添了几分青春和野性地美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人家老朋友来了,陈太忠也就只能享受一些手眼温存了,他轻吻一下那厚实的小嘴,“吃了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吃了……”丁小宁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,“你吃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嘴里没酒气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一时也没怎么当真,大马金刀地坐到了沙上,拿起遥控器就打开了电视,漫不经心地吩咐着,“给我冲点茶,要云峰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往常丁小宁在家的时候,电视总是开着的,今天怎么会没开呢?“今天怎么不看电视啊?”

    “洗衣服呢,”丁小宁一指阳台方向的晒衣架,不过家太大了,陈太忠一眼也看不到,除非用天眼----可那不是吃多了撑的?

    “哦,”陈太忠浑浑噩噩地点点头,手中遥控器不停地换着频道,“对了,你不是来那啥了?这时候最好不要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在这一年多里,学到了太多的东西,而且心性也有了极大地变化。

    “没事,用的是热水,全自动洗衣机,不碍事的,”丁小宁走过来款款坐下,身子斜靠在他身上,一时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陈太忠的眼睛还是盯着电视屏幕,不过他已经感觉到了,她有点心事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事儿,”丁小宁略微沉吟一下,“太忠,你说,我往甯瑞远那儿介绍个人,合适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介绍个人?”陈太忠眉头皱皱,心里一时有点奇怪,目光终于从电视上转开了,他上下打量一眼丁小宁,“介绍就介绍吧,这事儿你等瑞远来了,问他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知道该不该介绍啊,”丁小宁的眉头一皱,厚实的小嘴也噘了起来,随即又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,她的表哥从部队复员了,她地舅舅是客运办的副主任,原本是想将他弄进交通局的,每年交通局都有子弟照顾名额,不过,她表哥只能去下面的劳动服务公司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进了企业,而不是事业单位编制了,这两年为了提高整体素质,交通局进人统统要求都是最低大专,卡得很死,交通局的职工都眼睛雪亮地相互盯着呢,这种情况下,就算她舅舅是个副科,却也没办法疏通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丁小宁自打家里出事,所有的亲戚中,也就是这个舅舅还肯关照她一二,否则的话,她连仙人跳都玩不起,单身小女孩混社会,又是像她这么漂亮的,实在太容易出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跟她舅妈的关系,却是相当地糟糕,至于那个表哥,她除了记得有个小男孩欺负过自己几次,也没再多的印象了。

    两家以前走得就不算近,丁毓宁是教师,那时候教师地地位还很低,其妻子也是妇联的这种,不顶事儿。

    等丁家出事,只剩下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孩了,那就更没来往的必要了,这不仅仅是“穷居闹市无人问”和“富在深山有远亲”的区别,这么的小的孩子,那纯粹就是负担嘛,谁愿意惹祸上身?

    丁小宁跟陈太忠一样,也是一个记仇的主儿,她当然不会在乎自己的舅妈和表哥,不过舅舅的恩情,那也是不能忘地。

    现在她既然有了着落,生活也极大地改善了,她当然就要去看看舅舅,而且还不能空手去,前一阵儿,她还跟陈太忠要了一个打火机和两瓶洋酒,去客运办转了一趟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她的舅舅才知道,敢情自己的外甥女儿攀上了甯家的高枝,报纸上登的那块甯家大石碑地出土,也是她地功劳。

    当然,有关陈太忠的事儿,丁小宁并没有多说,她现在什么身份都没有呢,说什么说?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,目前正谈着一个男朋友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她舅舅打来了电话,想问问她,能不能在甯家即将投资地工业园里,帮“你的表哥”找个干的?

    丁小宁很清楚自己舅舅的意思,眼下将表哥介绍进来的话,那就相当于这个项目里的元老了,将来能不能飞黄腾达倒不敢说,但是在园区里,基本上不会有人去贸然招惹。

    而且,更重要的是,她的表哥是被聘用的,将来万一有机会进交通局,站起身就能走人,关系什么的直接从劳动局办了就完了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她舅舅也知道,外甥女儿在甯家那儿,算不上什么重要人物,能进筹备组,多半还是靠了那块石碑,所以倒也是随口问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一来,丁小宁为难了,说实话,她真的挺想帮舅舅这个忙的,不过,想想那个舅妈,心里又有点腻歪,我真把表哥介绍进去,万一人不怎么样,那不是给太忠抹黑了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