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八十三-五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八十三-五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虽然该案件的主谋是其兄杜红兵,但却是由杜忠东引的。

    曲阳某一私人建筑公司,承揽了阴平百货商场的外墙装饰工程,杜忠东收了人家五千块钱,将这个活介绍了过去,怎奈百货商场结款不及时,曲阳的老板就找到了区政府办公室,扬言要找杜忠东的麻烦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该老板被打得浑身是血,扔在了阴平到凤凰的二级公路的收费站处。

    就在杜忠东被拘留的同时,陈太忠则是来到了市委大院,施施然地按响了三十九号的门铃。

    杜忠东都被抓了,那凤凰市打击下马乡杜家的力度,就勿庸置疑了,如果杜家其他的人,或者说其他利益相关团体够聪明的话,就应该明白去素波上访,会落得什么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,蒙艺那里,是不需要打招呼了,可是,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反倒是要来看看唐亦萱了,对外,别人看到的是他还在帮市里向上面活动,对内,却是他觉得有必要向唐亦萱显示一下,哥们儿没那么市侩!

    唐亦萱的屋里,居然又有人在!

    客厅里,一个俊朗挺拔的年轻人,正在跟唐亦萱轻声交谈着,唐亦萱身上,却是那一套似乎万年不变的运动服,手里拿个紫砂小手壶,时不时地轻抿一口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看到他进来,唐亦萱冲着茶几轻轻一扬下巴,淡淡地来了一句,“茶几下面有新茶,自己动手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转头看看那年轻人,年轻人也上下打量着他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起来,年轻人进来应该有些时候了。因为从他身上,陈太忠感觉不到初进屋时的那种糁人的凉气,也没有街边爆竹爆裂后,弥漫到人身上的硝烟味儿。

    唐亦萱不给你泡茶,那就不要指望我给你泡了,陈太忠拿起一个茶杯。自顾自地洗起茶来,他对这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:孤男寡女在一起的,你丫不觉得有点过分吗?小白脸,没安好心眼!

    他这么做,显然是有点无礼,大正月的,应该比较注意常有的礼节才对,可是陈某人根本不在乎:我知道该给你泡茶。但我就是不泡,这跟情商无关,哥们儿主要是看你不顺眼!

    再说了,让一个堂堂的准副处给你泡茶,你家祖坟冒得起那缕儿青烟吗?

    年轻人倒是没怎么介意,而是冲着唐亦萱轻笑一声,“呵呵。小唐,这位……你不给我引见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哦,他是市委办的,”唐亦萱轻掠一下额头地丝,虽然声音清亮,言语间却也不见怎么热情,“跟我女儿很惯。”

    小唐?陈太忠被这称呼雷了一下,章尧东都要喊唐姐,蒙艺都要叫嫂子的主儿,你丫敢这么叫?挺能的嘛。

    接下来唐亦萱的话。又打击了他一下,我跟“你女儿”挺惯?我靠,你不是……还是处*女来的?这是把自己当成……圣母玛利亚了?生了一个女耶稣?

    “哦,”年轻人点点头,轻声笑笑站起了身,陈太忠不给他冲茶,在一定程度上,是表现出了不欢迎的意思,他当然也就不好再坐下去了,“那小唐你们聊。我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,唐亦萱倒是放下了手壶,送客去了,她给人地印象一向如此,恬淡从容。出尘的雅致中。又带了一点极为厚重的雍容,这点礼数她是不会缺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呆在屋子里生闷气。我靠,那厮管唐亦萱叫小唐,我跟“小唐的女儿”关系不错,丫的……这不是差了辈分?敢占我便宜?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什么人啊?”眼见唐亦萱送客回来,他悻悻地问了,“油头粉面的,一看就不像个好人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唐亦萱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起来,等到后来,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一时间娇躯乱颤,居然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她才止住笑声,懒洋洋地坐到了沙上,再次拿起小手壶轻啜一口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“你今天,怎么这么大火气啊?”

    “没啥,”陈太忠撇撇嘴,也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,“就是看他不顺眼,讨厌一个人,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小时候地邻居,他可不是小孩了,今年三十多了,”唐亦萱笑一下,接着又轻叹一声,“人情冷暖,就是这么回事了,他跟你一样,找我办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,差不多点啊,”陈太忠脸一绷,打断了她的话,“我是说今天元宵节,怕你一个人冷清,所以来看看你,谁说我找你有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是谢谢你了,呵呵,”唐亦萱斜眼瞟他一眼,轻笑一声,眼波流转之间,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妩媚,“你不是打了什么别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呀,这就算挑逗我了吧?陈太忠略一琢磨,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,站起了身子,让哥们儿给你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这阳光一般地笑容,看在唐亦萱的眼里,那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了,她心里没由来就是一颤,“那家伙最近总来找我,还好你来把他撵走了。”

    嗯?听到这话,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,一时间就不好意思涎着脸凑过去了,说不得假惺惺地伸了一个懒腰,顺势还打个哈欠,“哈,他总找你?要不要我帮你友情提示他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哼,”唐亦萱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,“他还有事要求我帮忙呢,湖西区的电费缺口很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那个年轻人是湖西区供电分局的副局长吴秋水,负责征费这一块,现在整个湖西都不景气,除了破产的纺织厂。剩下的一些企业也是半死不活的样子,想找一家令人眼睛一亮的企业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种厂子,供电局还得保证电力供应,只要你敢拉闸,那些厂子地工人就敢闹事,天长日久下来。征费就成了供电局最头疼的一块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个吴秋水有点背景,一时倒也没人怎么动他,反正改委说了,近几年国家的电富裕得用不完,用多了还能减免电费。

    可是今年的形势突变,省电业局开始引入考核制度了,征费上的考核。当然就是看你收回来电费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下,吴副局长就着急了,然后不知道他怎么打听到,唐亦萱现在能力挺惊人,就多次上门,求小唐帮忙协调一下,顺便……看看能不能帮忙说说话。让他再往上进步进步。

    吴唐两家其实走得并不算近,而且也多年没来往了,唐亦萱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承诺,可是,架不住吴副局长感觉挺好,隔三差五地就来转悠转悠。

    吴秋水一向自命风流,见到昔日的小美女成长为大美女了,少不得就琢磨着是不是能用用美男计,他甚至很**裸地暗示:小唐,我跟那个结地妻子。感情不合啊……

    这让唐亦萱实在有点无法容忍,我家遭难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?你跟你妻子感情不合……那是因为她电业局那个做总工程师的老爹下台了吧?

    最让她接受不了的,还是吴秋水居然想让唐亦萱帮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说话,这几年夏局长将电业局打理得井井有条,一时间就琢磨着想干干副省长了。

    按说,正厅地夏言冰根本不可能认识吴秋水,不过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吴副局长还就敢琢磨这事儿,小唐的小叔子,那不就是蒙书记吗?

    收电费、收美人。再加上攀上蒙艺地关系,不得不说,吴秋水打得一笔好算盘,可是以唐亦萱地冰雪聪明,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家伙有如白日梦一般地野

    “要不。我再给他整点电费缺口出来?”听说这家伙居然敢打唐亦萱的主意。陈太忠只觉得脑子有点热,“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不用理他,”唐亦萱冷冷一笑,她根本不把那么一个小副科放在眼里,以吴秋水地市侩,也就无非是敢在脑子里yy一下,过分的事儿,那厮不敢做。

    当然,若不是念着往日邻居的那点情分,她也早就让那家伙灰飞烟灭了,无非就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地事儿而已。

    “今天元宵节,你不用回家吗?”唐亦萱收回了思绪,抬眼看看咬牙切齿的陈太忠,心里无端地涌上一丝甜蜜,“你父母亲不说你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个家我现在不敢回,”陈太忠想到这点,无奈地摇头苦笑,“一回去就是事儿,真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再说这个话题,转头看看窗外,见天色已黑,禁不住灵机一动,“我说,咱们一会儿出去看灯吧?嗯……你稍微化化妆。”

    “灯有什么好看的?”唐亦萱摇摇头,事实上,她是不想跟陈太忠在黑灯瞎火的时候出去,万一被人撞见,总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那天在清渠乡搞的那个……好像幻境一样的东西,我挺喜欢的,”她的眼睛冲着他眨巴眨巴,“能不能再让我看看?”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四章人间黄梁亦真亦幻

    这个要求,陈太忠当然可以满足,虽然三十九号的空间狭小,不过……倒也未尝就不能变通,反正这里没人来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”他冲着唐亦萱点点头,接着又笑笑,“哈,这次可又是你求我了啊,以后…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市侩啊?”

    你这家伙嘴真贫,唐亦萱柳眉一竖,刚要假意嗔怒一番,猛然间只觉得眼前景色一变,似是在瞬间就来到了一个陌生地空间。

    这次的场景,跟上次的又有所不同,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,但却是身处一座山峰之上,落脚处是青草萋萋。不远处松涛阵阵,空气中隐约有新鲜的土腥味儿和松脂的清香。

    茫茫云海不住蒸腾翻滚着,一轮红日探出了一个圆边,映得天边一片通红,翻滚的云海有如燃烧着的海水,世上奇景。无过于此。

    “哈,太棒了,”唐亦萱眯缝着眼睛,小巧地鼻翼不住翕动着,尽情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“太忠,这是……真地是幻境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叫幻什么叫真呢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脸上居然多了几分肃穆出来,他长喟一声,“大家都是滚滚红尘中的匆匆过客,不过是很认真地在戏台上本色演出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丰富了别人的眼界,别人充实了你的体验,生命地存在是最真实地,却又是最虚幻地。所以,每个人注定都是孤独的,珍惜生命中地每一刻,才是正理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这种东西来,他就不再是往常那种浑浑噩噩的操蛋样儿了,不得不承认,陈某人在某些方面的悟性还是相当强的,否则也不会一路打破各个尘封已久地升仙晋级纪录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有一些莫名的怅然,却不防唐亦萱手一伸。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,冰凉的小手细腻绵软,“呵呵,这才是我印象中的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反握住了那只小手,转头看看她,山风中飘逸的长,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地飘逸脱俗,“呵呵,冰肌玉骨……不外如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”唐亦萱地脸微微一红。小手一用力,就从他的大手中滑脱了出来,身子一侧,指着那一轮红日,“那是……朝阳还是夕阳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啦。你想让它降就降。你想生我就帮你生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摊手。嘴里不着痕迹地轻薄着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朝阳,你帮我升啊,”唐亦萱转过头来,看到他脸上暧昧的笑容,猛然间反应了过来,一时间满面红晕,与红彤彤的朝阳相映成趣,“你……你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话怎么说的啊?”陈太忠挠挠脑门,笑嘻嘻地看着她,“你为什么骂我啊?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理你了,”唐亦萱知道,这厮想让自己解释“升”和“生”的差异,不过她怎么可能上当?说不得扭头专心看那日出奇观。

    看着红彤彤的朝阳一点点升起,她突奇想,“对了太忠,上次你摆的那些奢侈品呢?在山顶上逛商店,一定别有一番风味的,快拿出来…一边说着,她一边先张罗着从她的须弥戒中取货了,她上次搜刮了不少东西,全放在戒指里了,由于占地太广,平日里只能拿出个把物件来把玩一下,现在可是有机会将东西一一陈列出来,慢慢地欣赏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她兴致勃勃地样子,说不得也把自己须弥戒的东西拿了出来,不过,两人一比较,就能看得出货是出自哪个须弥戒。

    唐亦萱那里的东西,不但摆放整齐,而且很多包装都被擦得锃明瓦亮,陈太忠这边不但堆放得乱七八糟,而且当时顺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现在还是什么样子,洁净度上就要差了些许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丝毫没有影响唐亦萱“逛街”的兴趣,她走走停停,一会儿转头看看朝阳,一会儿又喜滋滋地摆弄一下货物,再过一会儿,又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,露出一副受用无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喜悦的感觉是会传染的,看着她喜气洋洋的样子,陈太忠也是满心欢喜,一时兴起,站到一个货架旁,恭敬地欠一下身,“请问夫人,您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法语。

    “哦不,谢谢,我自己转转就行,”唐亦萱冲他嫣然一笑,居然也是用法语回答地,接着微微一皱眉头,“你的法语,居然比我还标准?”

    “标准就标准了,这种鸟语,说得再标准也没啥意思啊,”陈太忠的嘴巴撇撇,却是已经换回了汉语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你挺歧视西方文化的,”唐亦萱笑笑,看着东升的旭日随意地说,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歧视他们。需要理由吗?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膀,“我只是觉得,西方本来就没什么文化,现在他们地地位高得有点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还是有伟人地,比如说,毕加索、达芬奇、莎士比亚。”唐亦萱对他的论点不做驳斥,只是提出她地见解,“不过在道德标准上,他们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絮絮叨叨地一边聊着,一边无所事事地乱转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不知不觉间,两人挨得越来越近。听到唐亦萱急促地呼吸声,陈太忠怦然心动,伸手去捉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很不想唐突她,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他很介意她的感觉,甚至过了对自己感受的介意。对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陈太忠来说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唐亦萱地手微微一抖,却是没怎么反抗,她试着有意有意地挣动一下,现无法挣脱,就不再徒劳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她专注地看着远方的松林,鼻翼翕动,似是在尽情地呼吸清新的空气,事实上。她只是想掩盖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,“能做到眼前这一切,跟我说说好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伸手捉住她圆润中略带点骨感的下巴,轻轻将她的脸扭过来,“亦萱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相信……这世界有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就在四目相对,柔情脉脉的一瞬间,传来了一声刺耳地尖叫,紧接着就是“叮当噼里啪啦”一阵乱响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是个胆大妄为的家伙。唐亦萱也是个非常注意形象的知性女人,可是两人大概心里都有点鬼,骤闻异声,禁不住齐齐向后一闪,登时分开老远。一起向声源处望去。

    蒙晓艳一手捂嘴。一手指着他俩,眼珠瞪得都快赶得上鸡蛋大了。“你、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地上散落着两个礼盒和她的手包,显然,她被两个人刚才那种暧昧吓呆了,再加上初一进门,前一眼看到的还是空空荡荡的客厅,下一眼却现自己已经到了山顶,这怎能不叫她惊骇莫名?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想得到蒙晓艳会突然回来?刚才布置幻境的时候,因为三十九号不够大,他就使用了类似“空间折叠”地术法“人间黄梁”,以拓展一下空间。

    可是,人间黄梁这个术法是比较耗费仙力的,他又想到,没人能进得了三十九号,说不得就省去了迷惑人用的防御术法“八阵图”,结果就让蒙晓艳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唐亦萱的私情被人撞破,一时间脸上要多红有多红了,陈太忠脸皮厚一点,最初的惊愕过后,抬手一指蒙晓艳,脸上也变得狰狞起来,“晓艳,你看到你不该看的东西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,”听到这话,蒙晓艳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,双眼一闭,两行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“唐亦萱……你居然抢我的老公,你无耻!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眼花了吧?”趁着她闭眼的工夫,陈太忠手一挥,地上所有的货物都被他装进了须弥戒,下一刻他解除了术法,很愕然地望向蒙晓艳,“晓艳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五章喊破喉咙也没用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你俩刚才……”蒙晓艳睁开泪汪汪地双眼,才待指责眼前的奸夫淫妇,却猛然现,自己已经处身于自己熟悉的环境中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话,登时被她噎进了肚里,好半天她才揉揉自己的眼睛,不可置信地四下打量一番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眼睛瞪得……快赶上鸭蛋了。

    唐亦萱已经有点习惯这种层出不穷的怪异了,她轻咳一声,强作镇定,“咳,晓艳,你今天能回来,我很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看到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唐亦萱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,蒙晓艳的思维变得再度敏捷起来,她一指她红晕尚未消退的脖颈,“你脸红了,我从来没见过你脸红!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陈太忠轻咳两声,带点戏谑地看着唐亦萱,“我听晓艳地意思是说。亦萱……你的脸皮比较厚?”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的,懒得理你们这一对儿了,”唐亦萱纵然是极有涵养的女人,也招架不住这样两面夹击,一转身就走向了厨房,“好了。晓艳还没吃饭吧?我给你们弄点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是想借此机会,让自己满头满脸地红晕消退下去。

    “亦萱?”蒙晓艳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表情从最初地伤心,慢慢地变成了惊愕,随即又是恍然大悟,最后,脸上居然挂上了一丝暧昧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她那啥了?”她地声音说大不大。说小不小,唐亦萱在厨房支起耳朵的话,应该听得到,“居然这么叫她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很纯洁地,哪儿像你想的那么乱七八糟地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假意很生气地看着她,“今天是有个叫吴秋水的家伙来骚扰她。我来帮着挡一挡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纯洁才见鬼了,”蒙晓艳一听这有名有姓的,火气越地小了,她眼珠一转,伸手向陈太忠的下身探一下,嘴角露出一丝媚态,“今天晚上,轮到喂丁小宁了,是吧?就这也好意思说纯洁?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陈太忠转身向茶几走去,“好了,你坐着,我给冲茶,今天你居然知道回来,真少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来,怎么撞破你们的私情?”蒙晓艳轻哼一声,冲茶?陈某人一向大男子主义得很,可从来没这么服侍过她,这让她心里越地确定了某些猜测。

    看到桌上唐亦萱的手壶。和陈太忠喝了一半的茶水,她伸手一摸,果不其然,两样都已经温凉了,“假惺惺的。你们喝凉茶水地?”

    “咦。我说你还没完了呢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被人撞破私情。他多少是要内疚一点的,不过蒙晓艳这么穷追猛打,却是又让他恼羞成怒,语气登时就变得冰冷了起来,“按说,我跟亦萱交往也在你前面,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蒙晓艳最害怕的,就是陈太忠翻了狗脸出来,一见他好像真的生气了,气焰立马就低了下来,一双大大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向他,“太忠……我,我只是没有心理准备,牢骚嘛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她这个样子,陈太忠的心登时就变得软了,他不动声色地将洗好的茶冲起来,借着这个机会构思一下语言,接着冲她笑笑,“呵呵,我说嘛,你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地声音低了下来,身子也凑向蒙晓艳,“你还说要帮我下药呢,怎么也一直不见你动手啊?”

    装正经,你俩都这样了,还用我下药吗?蒙晓艳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这厮,脸上却是堆起了笑容,“要不……一会儿我帮你按住她?你放心,她肯定不会叫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,算我怕你了,”陈太忠被她弄得哭笑不得,这世界上比哥们儿操蛋的人,那是越来越多了啊。

    “男欢女爱,那不得讲究个情调?你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?对了,我就奇怪了,亦萱到底做了什么啊?能让你这么恨她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蒙晓艳一时语塞,女人和女人之间,相互看不顺眼还需要理由吗?

    基本上一生下来,她就处于了一个公主地位,家世好、人聪明、长得也漂亮,只是后来,她老爹遭遇大变,而就在这个时候,唐亦萱出现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嘴上说,认为唐某人是扫把星,把好端端的家弄成这样了,而她的潜意识里,却是不服气这个女人处处比自己高一头,这让她的心情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总之都是当时不懂事了,她笑一下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,猛然间,却是又让她想到一桩奇事,“对了,太忠,刚才,刚才那是怎么回事?我跟你说……你别告诉我,是我眼花啊。”“嗯,不是你眼花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脸上堆起了笑意,“是你幻视幻听了,总可以吧……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喝茶?”蒙晓艳眼珠子转转,沉吟一下,鲜艳的红唇探到他的耳边,“我想喝你……走,跟我进我的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吧?”陈太忠有点愕然,“那个啥你都知道的,今天晚上,我要去阳光小区啊。”

    他地意思是要去“交作业”,不过事实上,刘望男和丁小宁的老朋友同时驾到,这种事儿真的很奇怪,女人们住在一起,天癸是会相互影响的,最终变成同时来同时走----刘望男也认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只是借口,他不过是不想在三十九号胡天胡地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她在做饭呢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?”蒙晓艳伸手拉拉他的手,噘着嘴,“你刚才吓了我一跳,你摸摸我的心跳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拽过那只大手,捂上了自己的酥胸,眼神流转间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,食髓知味的陈太忠,有时候真的有点管不住自己,再说了,面前的又是老对手,倒也无须忌惮什么……

    蒙晓艳地卧室是上了锁的,唐亦萱都进不去,不过还好,前一阵她回来过,没事的时候又不想跟后妈朝面,就是躲在房里收拾房间了,所以屋里倒也算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陈太忠刚反手碰上房门,蒙晓艳就扑了上来,疯狂地吻着他,鼻中还出了极其陶醉的“呜呜”的呻吟。

    这家伙今天怎么了?他一时有点搞不明白,往常也没见过她这么热情啊,这简直都有点像装出来地啦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他越地怀疑起来了,估计蒙晓艳真是装出来地,不知道出于什么动机,她的反应很强烈,声音也越来越大,极其疯狂地那种。

    明白了,哥们儿真的明白了!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,敢情她是想用男女欢好的声音刺激唐亦萱呢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的,一时间他有点哭笑不得,你俩真有这么大的仇?对不起了,哥们儿今天绝对不会配合你的,不就是点声音吗?

    微微一抬手,他就放出一个“壶中日月”的法术,这下,就是叫破大天也没人听得到了,偏偏地,他还不告诉蒙晓艳,想利用我刺激唐亦萱?你叫,使劲儿叫,哥们儿还真的爱听,一般时候还听不到呢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人施施然出现在餐厅,唐亦萱还在忙呢,说句良心话,她做饭还真不算利索,不过……也许是饭菜准备得比较丰盛的缘故?

    蒙晓艳没事找事地咳嗽一声,“呀,全是肉和海鲜啊,没有清淡一点的菜?”

    “晓艳你的嗓子?”唐亦萱听到她的话,讶然地停下了手中的活望向她,蒙晓艳的嗓子原本是有一点点沙哑,可是眼下听起来,却难听得跟铁勺划沙锅有一比了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刚才喊的呗,蒙晓艳没心思回答,而是盯着唐亦萱的脸左看右看半天,现从对方的脸上,看不出一点的不自然,心里就奇怪了----我已经很用力地在叫了啊,你居然听不见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