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八十二章 荡平余波(书号:760

第五百八十二章 荡平余波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你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斜眼看那警察一眼,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,哥们儿都把话说成这样了,案情要是再不进展,倒是怪了。

    小陶却是呆呆地看着陈太忠,一时没有言,他的心里,充满了艳羡。

    做为警察局长的秘书,他的眼界很宽,关联思维能力也很强,当然知道刚才陈太忠说的那些话,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太忠……真的太牛逼了,怪不得王局就算不待见,也绝对不敢惹呢。

    陈科长施加压力时所说的话,小陶也都说得出口,但是,这话也只有出自陈太忠的口才有用,人家认的就是这份实力!他小陶说出来,只有贻笑大方这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他的老板,警察局长王宏伟说出类似的话来,效果都要差好几条街,你王宏伟有影响临河铝业决策层的实力吗?你王宏伟能影响关于采矿证放的决策吗?

    王宏伟不能,甚至章尧东都不敢说能做到前者,而陈太忠敢说!

    “有进展,好啊,”小陶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,笑着点点头,“王局跑肚上厕所呢,现在是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就这几分钟之内,市局就接到了三个揭杜云生为非作歹、横行乡里的举报电话,尤其是第三个电话,居然是实名举报,更令人震惊的是,这三个人都号称,手上有足够的证据,能证明他们所说的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杜云生的大儿子杜红兵,不但豢养打手、私设赌场、放高利贷,而且还涉及一桩强*奸致死案,两桩致残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渣!”王宏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,听到这话,脸色变得铁青。“这种人也有人要为其喊冤叫屈?甚至怂恿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区委区政府?”

    “那些群众,也未必就是不明真相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转头看看王宏伟,“老王,那些闹事的。八成都是既得利益者吧?你那些武警,都是摆着吃干饭的?”

    老王?王宏伟被这个称呼弄得脸部肌肉连跳了几下,等到听完他的话,狠狠地瞪他一眼,也不说话,直接抓起桌上地电话,“是不是吃干饭的,你马上就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阴平区政府门口。两三百号人围堵着大门,群情激奋,“把老书记放出来,把老书记放出来,不放杜书记,我们下马乡人坚决不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区政府的大铁门却是紧闭着,门里站了二十多号警察。还有十来个穿了保安服装的人,也不吭声,就那么盯着铁门,除非有人试图翻越,否则他们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隔着不远,有七八百号闲人双手插兜,无所事事地关注着一幕,还有不少人在谈笑着、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又被代表了,”一个三十多岁的闲汉。嘴里叼着烟卷,一脸地漠然,“我也是下马乡人,怎么我就觉得杜云生抓得好呢?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”他身边有个女人低声嘀咕一句,顺便还捅了他一下,向西南方歪歪嘴,“看见没有?”

    那里,四五个汉子正在向围观的人钱,手里拿着厚厚的钞票。“三个小时十块,想挣钱的,去堵大门!”

    这里正闹得不可开交呢,猛然间警笛长鸣,街道两边出现了武警的车。吉普车开道。后面却是一水儿的大卡车。

    躁动的人群,登时为之一惊。不少人见势不妙,想要退得远点,却是已经晚了,两头一堵,那是插翅也难飞啊。

    钱的那几位愣住了,“不是吧,他们敢对这么多人下手?”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地事情说明,人家岂止是敢下手?下的还是辣手。

    先下车的武警手里都持着冲锋枪,打头的两位,一个手里拿着一个喇叭,一个拔出一把小手枪,抬手对着天空就是两枪,“聚众扰乱社会秩序,在场的人统统不许动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不许动?不动的才是傻子呢,看着街道两边绿色的海洋,有人拔腿就跑,“警察开枪啦,警察开枪啦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枪响,卡车上地狙击手一枪打中了那人的小腿,“哼,亏得你跑,要不我还不敢开枪呢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既然已经有人带头了,旁边的人自然会有样学样,蜂拥地向着街道两边的商店和小巷子跑去,一时间大乱。

    “主要警力放在逃跑的人身上,必要时可以开枪,”拿喇叭的那位大声喊着,“不动的,先围住,慢慢处理!”

    这种应对方案,是武警事先就策划好的,拿喇叭的这位之所以这么喊,除了是出战斗命令之外,更重要的却是向被围地人出了警告,宣告了武警们的决心:乱跑的小心子弹,不跑的,你还有辩解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这年头,总是有那机灵鬼加胆子大的,有那么十几二十号人,还是借着民宅脱身了,惹得一干武警在身后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听着后面朝天的枪声,跑的几位还在相互打气呢,“没事,他们不敢开枪,就是鸣枪警告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又是一声枪响,说话的这位登时一个跟头摔出了十来米远,连续几个翻滚之后,鲜血汩汩地自他的腿弯处冒出,白生生地骨头碴子也刺破皮肉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个,登时就吓得腿软了,乖乖地站在那里不动了,心里却是非常地纳闷,我们不过就是搞个示威请愿嘛,怎么警察们就敢随便开枪镇压呢他们哪里知道,在初闻杜家的劣迹之后,王宏伟甚至根本没有落实那些证据,就直接将这个案件定性了----以杜某某为的黑恶势力团伙,纠结不明真相的群众,恶意冲击党和国家工作机关。

    按说,这种案件地定性,根本不是一个区区地警察局长能做了主的,就连打架斗殴这种街头小事,派出所想定性,一般都要相关副所长加正所长加相关警员讨论之后,才能定性,这是民主集中制地原则决定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件事,凤凰市上上下下已经形成了铁板一块的认识,王宏伟又想尽快平息事态,所以仓促间独断专行地定性也是正常的----事急从权嘛,反正章尧东是支持他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些传言准不准,相关证据能不能找到,王局长基本上不怎么担心,杜云生那可是陈太忠亲口点名的人,就算一时证据找不到,那肯定也是大家的工作没做到位。

    从杜家动人围攻区政府就可以看出,那姓杜的一家绝对不会是什么好鸟,再想想陈某人“一贯正确”的口碑,王宏伟当机立断地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貌似违反原则,实则很有技术性的违规,能极大地加强王宏伟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的威信。

    不经民主讨论,就敢在仓促间对这种案件做出定性,王局的权威性,那还用置疑吗?其他副局长、政委副政委的加在一起,也不如王局一个人说话算数啊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阴平区政府门口的骚乱已经彻底平息,而街道上零七碎八散落的鞋子,无言地向路边匆匆的过客说明,刚才这里经过了一场人数众多的纷争。

    区政府日常活动用的操场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人,周围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在把持着,相邻不远的露天停车场处,一溜儿摆开了十几张桌子,每个桌子旁,都有那么几个政府工作人员或者警察,在对相关人等进行一一的甄别。

    甄别工作进行得不算很慢,毕竟专门来闹事和打酱油路过的人,从心态上讲就是不同的,再加上一边有那些渴望立功赎罪的人在一一指点,基本上每个桌子在五分钟内,就可以甄别一个人出来。

    专程来闹事的,那就什么话都不用说,先到锅炉房那片空地蹲着去,敢交头接耳就是一顿耳光,路过的,那就是登记了姓名住址单位等等,拉到一边等相关的领导或者亲戚前来保释。

    不过,操场上足足有**百号人,这个度还是慢了点,直到太阳落山,也不过才鉴别出不到一半的人来。

    这边的操作,暂且不提,只说阴平分局这里,根据市局提供的线索,找到了那个实名举报者,又根据两个匿名举报者的线索,查获了大量的资料和证据。

    人证加物证,实实在在的铁证如山,在杜云生被刑事拘留的十二小时内,清湖区检察院就做出了批捕的决定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正在市政府信访办上访的杜忠东,也被刑事拘留,因为有证据指出,他涉及了一桩致残案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