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八十、一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八十、一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三天之后,下马乡的整顿工作彻底完成,各路亡命徒在武警的铁拳下四散逃逸,而乡里德高望重的杜老书记则是被弄回了凤凰,异地审讯。

    老书记在下马乡的人望真的不低,年轻时就是响当当的好猎手,为人忠厚做事公道,极富正义感,为乡里做过不少好事,再加上杜姓也算当地一大姓,论影响力,是下马乡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“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下士时”这名言,又验证在他身上了,下马乡穷的时候,杜书记以正直出名,等私挖滥采之风盛行的时候,杜书记以贪婪出名。

    由于当时他在处在书记的位置上,很快就积攒下了相当的财富,而积攒下的财富,又能越地增加他的影响力,终于展到了眼下这一步。

    这不是?凤凰市前脚刚把他弄走,后脚下马乡那边就出现了群众上访,情绪激动的人群挤在区政府门口,要区里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阴平区有点招架不住这架势,事实上,区里很多干部,跟杜书记都有很深厚的交情,说不得就要把情况反应上去了----老杜到底为什么被抓啊?这边群众反应很强烈啊。

    按说,动群众运动来表达自己的主张,对政府而言是很有效的,不过非常遗憾,这次凤凰市为了开好跟临铝合作的头,整顿的决心是相当地大,这些人不闹事还好,一闹事,反倒是把杜老书记又向深渊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王宏伟本来还纳闷呢。陈太忠要我抓此人,是为什么呢?他在当地打听了一下,不过武警围剿的任务很重,他也没时间多了解,只知道那家伙在下马乡非常有名,至于说名声则是毁誉参半。

    反正。带老杜书记走的时候,他没有反抗,周围没有人站出来阻拦----周围全是荷枪实弹的武警,你反抗一下、阻拦一个试试?

    谁想,武警一走,下马乡就闹将了起来,这个消息传到凤凰的时候,王宏伟才如梦初醒。敢情这家伙是个隐藏得极深地厉害人物啊。

    亏得把这家伙抓回来了,要不然下马乡的整顿,肯定不能完成得很彻底,这一刻,王局长是真的服了陈太忠的眼光了,不过,一缕疑惑也油然而生。这家伙哪儿来的这么灵通的信息啊?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陈太忠对老杜书记地怨念,不过只是起于其子杜忠东在饭桌上的一句闲话而已?

    章尧东对下马乡的整顿也很关注,这么大规模的武警部队的调动,是近几年少有的,他必须对产生的后果承担部分责任。

    而且,在跟临河铝业即将展开的合作中,凤凰市政府已经出了一点风头了,他这个出名强势地书记,当然不能坐视段卫华的挥。

    于是。在获知下马乡那里闹事的时候,章书记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王宏伟,“宏伟,下马乡以前那个书记,是怎么回事啊?你把他带回凤凰来,有什么理由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是招商办反应的情况,”王宏伟谨慎地措辞着,“当时抓他的时候,群众的情绪也都还稳定。”

    章尧东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陈太忠反应的情况。铝厂能跟凤凰合作,第一功臣是谁,建议整顿下马乡地又是谁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呢,尧东书记。我个人认为。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,”王宏伟很谦恭地解释。“这个老杜的活动能力很大,要是不做处理的话,可能会影响下马乡法制建设的顺利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”章尧东沉吟一下,声音里略带了一些苦恼出来,“可是也不能一直让武警留在那里吧?”

    他这话,并不是要从王宏伟这里得到什么答案,而是自己在嘀咕,不过,下一刻,他的语气就决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安排突审,只要能在那个家伙身上翻出来点事儿,就让阴平区直接抓人,有多少人闹事,就抓多少人,哼……自己做错了事儿,还敢唆使别人,挑衅政府权威?”

    早该这么做了!王宏伟点点头,“好的,我尽快,不过他们要来凤凰上访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证据,上访的照抓,”这一刻,章尧东将他的强势展现得淋漓尽致,“纯粹是无政府主义,哼,他们的利益就是利益,政府的利益就可以当作儿戏?”

    “那要有人说情呢?”王宏伟委婉地向领导提示一下,老杜在阴平地官场里,还是有点能量的,“说情的抓不抓?”

    “嗤,都有人闹事了,谁敢给他说情?”章尧东冷笑一声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上访,啧,也是个麻烦啊,挂了电话之后,章书记的手无意识地敲敲桌子,他当然不怕那些人上访到市里,但是要上访到省里呢?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他可以通过组织渠道向省里反应和解释,不过,还是那句话,对省里而言,青旺和凤凰手心手背都是肉,省里绝对不会认为,下马乡的整顿,有多么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而且,下马乡那里真实的乱况,还不能实事求是地向省里汇报,所谓瞒上不瞒下就是指这种时候,要不然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----你们凤凰市委市政府是干什么吃的,居然能让黑恶势力和无政府主义展到这种状态?

    给秦连成打个电话吧,这种事儿得用许绍辉了,许副省长在信访口上说得上话,反正,这事儿是你的招商办引的。

    秦许两家的关系,章尧东很清楚,不过,眼下这事儿,大家都是一条线上地蚂蚱了。他就不信秦连成敢坐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秦连成笑嘻嘻地答应了,“嗯,这件事我无条件地支持市委的决定,大家群策群力,共度难关。为凤凰市的经济腾飞做贡献……”

    章尧东被这套话说得有点晕,不过他也知道,不能指望小秦说----嗯,我会跟许副省长打招呼的,秦连成又不是傻瓜。

    他才说要挂电话呢,秦主任在那边又话了,“对了,章书记。业务二科的小陈,过两天要去省委党校上课,您可以让他把一些情况反应一下吧?”

    有蒙艺地关系不用,你傻地啊?

    “哦,陈太忠啊,他要去上课?我还不知道呢,”章尧东怎么会忘了陈太忠?只是。有些事情,你捅得太靠上,反倒不是什么好事,找关系捂盖子的话,够用就行了。

    让蒙书记为这么点小事开口,那不是为难人吗?再说,这事儿虽然凤凰市占了道理,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,蒙艺张得开嘴吗?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既然要去上课。那倒是能把消息传递一下,顺路而已,说不得章尧东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靠,我不想那么早去啊,陈太忠一接电话,为难了,他在素波有党校同学何振华和王思敏帮忙抄重点呢,过了正月再去都来得及。

    更重要地是,高强马上要到了,据说还带了一个跟他财富差不多的朋友一起前来。共同考察凤凰市场。

    前几天跟铝厂这边一谈妥,陈太忠就给高强打了电话,拜年之际,还不忘记通知高总一声,铝厂由于如此这般的原因。所以。人家要合资,还要占大股。不知道你对这个怎么看?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高强要是不喜欢合资地话,那就给其再找项目,谁想高总询问了几句之后,轻笑一声,“哈,合资就合资呗,只要我的人负责管理,这就算上了保险了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这也是境界上的差距,邢建中为了自己的事业,不得不忍痛放弃了对荆紫菱的追求,可高强却是不怕跟临河铝业这样的庞然大物来合资,甚至还将其视为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这里面因素很多,但不可否认的是,高强有实力,玩地***也不含糊,不怎么怕被阴,临河铝业强煞了不过是厅级,想吃我?小心噎着自个儿。

    而且,高总也输得起,不就是几千万吗?想挣大钱就得冒大险,搭上临河铝业供销的口儿,如果顺势再展一下,总资产后面再加一个零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高强属于改革开放后第一波展起来的人,这拨人里经不住考验的,早早都已经被雨打风吹去了,而剩下的人,却是都不缺少跟政府打交道的眼光和经验。

    有了陈太忠居中调停,他有信心拿下临河铝业地范如霜,就像他相信,陈科长是那种花钱收买不了的人一样,他相信有了这层关系,再加上用人民币开路,临铝最少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一章陈科长拿人的手段

    按说,陈太忠是个撒手掌柜的脾气,既然事情交给朱月华了,他就不会管了,不过遗憾的是,在他打算不管的时候,才现,自己又把这件事交待给同学安道忠了。

    双重管理,那也无所谓,“仙客来”的消防,那还是双重管理呢,虽然凤凰招商办和阴平招商办没有统属关系,不过这个项目,凤凰招商办的功劳,那是抹不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,最要命的是,阴平区对投资地主体根本无所谓,不管大钱小钱,落到怀里,投资落到阴平算了事,这让陈太忠实在无法容忍,我靠,要不是看在你们阴平是提出方案的一方,这个厂子我完全能搬到湖西区或者开区的。

    而且,高强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投资的,这一点勿庸置疑,现在这算什么,媳妇娶过房,媒人丢过墙?

    所以,因为害怕小朱压不住阵脚,他暂时无法离开凤凰,否则的话,形势指不定会生什么样的变化呢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。陈某人的面子是丢不得的,更何况,高强又要带一个很有钱的朋友来,所以,他打算呆两天再走,至于下马乡可能上访地事儿。给蒙艺打个招呼不就行了?

    不过,该怎么打招呼,那就是学问了,让蒙勤勤转告?那不合适,陈太忠知道,在蒙艺眼里他的女儿还没长大呢;找蒙晓艳也不合适;直接打电话吧……他又不待见严自励。

    还是得找唐亦萱去了?想到这个,他就觉得自尊心有点受伤,这算什么?又是有事才上门?太说不过去了吧?

    不行。我得先找王宏伟去,陈太忠决定了,既然不想让别人上访,那还不如索性从根儿上掐断算了,先去看看那个老杜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王宏伟一听说是瘟神上门,转身就走进了卫生间,吩咐自己地秘书小陶一声。“那啥,就说我在下马乡水土不服,吃坏肚子了,你接待吧。”

    小陶挺明白领导的心意,王局对这主儿实在是见不得也离不得,那就只能由自己出面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没怎么介意这种怠慢,“小陶,老杜那边审得怎么样了?尧东书记让我问问,实在不行,我还得往省里跑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在他家查出一点钱。就没别的了,那家伙硬实得很,现在根本不说实话,”小陶皱着眉头回答他,“阴平那边地分局,配合得也不算默契,进展很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默契?”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抬手就打了一个电话,“老安吧?我太忠啊,老杜在阴平是不是势力很大啊?怎么警方地调查都查不下去呢?”

    “杜家的根子。真地挺深的,不管怎么说,老杜以前的口碑,那没得说,唉。”安道忠在电话那边叹口气。“老糊涂了……人老就容易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这么回事,好了。我也不用给你们区里留什么面子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碳素厂不会建在那儿了,我对阴平区委区政府掌控全局的能力表示怀疑,我会向临河铝厂提出我的意见的,嗯,当然了,市里可能不会采纳……”

    你不给我面子,正好我把碳素厂搬到湖西区去,运费高点就高点了,不行搬到金乌县也行,那里离铝厂跟你们阴平也差不多近。

    不采纳才有鬼呢!安道忠可是明白陈太忠这话,听起来好像只是表达个人的意见,但事实上,人家是念及这个同学的面子,不好把话说得太绝就是了。临河铝业地口子,是怎么被打开的,安主任一清二楚,他经历了整个过程,甚至在业务二科里见到了张大庆和小铁两大势力的代表,没错,他非常清楚,陈太忠对临河铝业,有着致命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再说了,凤凰市会不重视陈太忠的建议?那更是见鬼了,凤凰对临铝垂涎这么久,才在陈科长的推动下,有了实质性的进展,为此,不惜出动两个武警大队去围剿下马乡地黑恶势力,谁又敢怀疑陈科长说话的份量?

    “别介啊,太忠,”安道忠真着急了,“我马上向区里反应,马上就反应,成不成?同学一场,你总不能拆我的台吧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是谁在拆谁的台!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市里出这么大力气整顿下马乡,还不是为了还你阴平的一方平安?偏偏就有那些只顾着自己的家伙---或者只顾着私情的家伙,在阳奉阴违地消极抵抗。

    你们不是在下马乡有利益吗?让你们的利益都见鬼去吧,想到这里,他又话了,“还有,采矿许可证的放,我会建议收回到市里,你们阴平……起个协调作用就够了嘛,呵呵

    呃,不是这样吧?安道忠登时无语。

    他太明白这个放证件的权力了,这里面涉及了太多地利益,明面上的……和暗地里的。直以来,陈太忠对这一点并不是很重视,也没有过分强调这个权力应该归于谁家,阴平这里一直在公关,现在大家都基本认同,双重监管比较好一点,就是说,凤凰市管一部分,阴平区管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方案,获得了大多数相关单位的认可,毕竟这年头,独食不肥,而且,这么做也能把风险降到最低,采矿总是个高风险的活儿,万一出个什么漏子,责任也是大家担的。

    当然,阴平作为当地政府,肯定有凤凰市那些行局比拟不了的优势,县官不如现管,监管者具有先天的优势。

    陈太忠以前不叫真,说明人家看不上这一块,可是现在叫起真来,真要把权力全部收回凤凰市,怕是阴平的很多人要哭了。

    世上事,就这么矛盾,整顿下马乡,有些人就是消极应对,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,因为他们不想得罪人,可是呢,偏偏就是这些消极应对的人中,又有不少是希望能染指采矿证放地这一块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:得罪人的事儿你去做,哥们儿只管闷声挣钱。

    听起来,这些人有点傻,下马乡整顿不好,他们哪里有钱拿?可是他们真的傻吗?一点都不傻!他们都知道,跟着大家伙儿动就没错,我不站出去得罪人,反正,照样还是有人要站出去的,我只管拿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陈太忠要较真了,这个问题,那就严重了,虽然现管的权力,还是在阴平,但是临河铝厂真地只认凤凰市地话,阴平这儿也就真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说得极端一点,就算阴平这儿私下捣鬼,弄点小钱,陈某人真的叫上真地话,隔三差五地查一下你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人家那可是连武警都调得动的主儿,又有凤凰和铝厂的支持,认真起来谁受得了?

    相较而言,那个碳素厂都不算什么了,公家的钱,多点少点无所谓,有个五六千万的厂子,政绩是能好看点,财政是能宽裕点,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,这个采矿权才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“太忠,这样,你给我……十分钟,好不好?”安道忠都快哭出声了,“就十分钟,这些事儿我马上给你落实,看在同学面子上,你不能让我得罪那么多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安,你的面子我肯定买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嘴里兀自不忘记胡说八道,“其实我的压力也挺大的,老杜的事儿查不清楚,正好给人家借口啊,我想帮你也帮不了,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”安道忠根本顾不上考虑陈太忠的话是真是假了,他心里也在骂阴平的同事呢,以他的工作性质而言,碳素厂的项目比采矿权要重要得多,但是事实上,丢了碳素厂,他还能在阴平混下去,但是丢了采矿这一块儿……肯定有无数双小鞋在等着他试脚。

    约莫就是十分钟的模样,一个警察兴冲冲地闯进了王宏伟的办公室,“王局,王局……下马乡杜云生的案情,有重大进展了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