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七十三章 捉小人(书号:760

第五百七十三章 捉小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下马乡这里地势崎岖不平,自古以来就民风彪悍,盗匪辈出,之所以被称做“下马”乡,就是剿匪的官兵到这里不能骑马了,才因之得名。

    解放后,这里的匪患闹到五八年才彻底平息,这还是采用了“只究恶,其余不问”的策略,否则的话,乡里的自然人口减员三分之一都未必剿得平。

    等文革开始之后,阴平县有人提出要清算下马乡山民手上欠着人民的血债,结果一夜之间,无数青壮汉子持起猎枪重操旧业,搞得前来清算的红卫兵小将们死伤狼籍,一时间无人敢再踏入下马乡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凤凰地区和阴平县的革委会先后确认,下马乡这里属于人民内部矛盾,这阵风波才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后来又是有军队响应号召前来“支左”,不过当时的群众团体都是左派,部队本想是“一碗水端平,支左不支派”的,但事实上还是搞成了支派,这次下马乡被卷了进来,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之后,山民们再次啸聚山林充当了绿林好汉。

    直到“十年浩劫”结束,好汉们都没出山,再次平静就是7年的事儿了,那还是县政府借着落实政策的机会,放出了“自不究”的风,又号称再不听话就要调来军队围剿,后来又诱捕了几个名声响亮的家伙,三管齐下,才将局面稳定了下来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为了下马乡的铝土矿,也为了驯服这些悍勇的家伙,县政府拨款修了一条路,这里的经济状况开始好转,下马乡才逐渐摆脱了留给别人的“土匪”印象。

    铝矾土能外运了,下马乡这儿风波再起,随着各路亡命纷纭而至。山民们头一次现,原来这世界上还有比他们还不怕死的主儿。

    几番较量之后,亡命徒们逐渐在下马乡站住了脚,开始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尝到厉害之后,山民们也不想跟外来的势力叫阵,毕竟现在地生活条件改善不少了。而且平安的生活也是人人都向往的,可是这些外来势力一旦过分地压榨本地人,那也绝对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打大仗山民们打不起,但时不时地挖个陷阱放个冷枪,干掉个把两个落单的家伙,那是轻松至极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外来势力领教了“土匪之乡”的厉害之后,倒也不敢再小看这些老实巴交地山民了,像现在采用的就是“拉拢分化”的策略。每个势力里都有那么一部分本地人。

    现在阴平警察局的一干领导倒是跟那里没什么关系了----最起码摆在明面上的是没有了,不过,一般警察不凑上二三十个也不敢去那里,至于下马乡派出所的警察,那就彻底地同各个势力沆瀣一气了,大事儿不管只管小事儿。

    安道忠足足花了十分钟,才向陈太忠解释清了这种混乱的局面。到最后叹口气,“那个地方,不治理一下,也确实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派武警呗,”陈太忠哼一声,才转回正题,“对了老安,这件事你跟谁透过风声?我不是说要保密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冤枉死我了,你不让说,我怎么敢说啊?连马区长那儿我都没透漏风声。”安道忠登时叫起苦来,“这两天我一直在办事处出方案呢,等一下就好了,我拿过去给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那会是谁打地这个恐吓电话呢?陈太忠就琢磨开了,他不能忍受这种**裸的挑衅,完全不能忍受,无论是出于尊严,还是出于对这种鬼鬼祟祟的小人的怨念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给古昕打了一个电话,报上了刚才骚扰自己的电话号码。“你帮我查一下,靠,敢恐吓国家干部,还反了他们呢!”

    对这种事儿,古昕也没敢耽搁。马上就派出了人手去查。同时还支使了一辆警车停到电机厂宿舍附近,安排了俩小警察在那里喝茶看报纸。

    对那些穷凶极恶之徒。他还是相当了解的,陈太忠本事高,倒是不怕别人骚扰,但是陈父陈母却是老实巴交的工人,万一被人惦记上,就可能酿成惨祸。

    当然,按说只是一个恐吓电话地话,陈太忠的父母是享受不到这种保护的----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干,瞎打着玩呢?

    可古局长肯定不会这么看问题,万一出事怎么办?那可是陈科的爹妈,陈某人大年三十一怒之下召集了两百多个混混,在电机厂宿舍院儿里疯狂打砸,这件事在系统里已经传遍了。

    就连道上的人也知道,电机厂那儿出了一条了不得的好汉,是铁手都要巴结的主儿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电话来自长途汽车站附近的公话,这里虽然人来人往的客流量比较大,但是今天才正月初九,还是比较冷清地,所以电话摊主记得打电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年轻人,戴个眼镜,个子有一米七二左右,长得白白净净的,穿着……很薄的皮西服,五个扣的,今年最流行的那种款式,大概能值个一千七

    调查的警员哪里有时间听这种无关大雅的细节?登时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见到他往哪儿去了吗?还有,他携带着什么样的包儿?”

    年轻人没带包,是空着手来地,打了一个电话之后,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扬长而去了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来调查的警察有俩人,这位还在继续盘问摊主,另一个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古昕那儿,古局长一听说嫌疑人上了出租车,马上就拍板了,“上报市局,要求布协查通报!”

    王宏伟一听说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就有点头大,不过此人势力已成,他想视而不见也不可能,只得欣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尽快联系客运办和出租车公司,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挖出来打电话的这家伙,哼,还反了他们呢,居然敢威胁政府工作人员?”

    “要……要悬赏吗?”秘书小陶直勾勾地看着自家领导,协查通报这玩意儿不比通缉令,可以悬赏也可以不悬赏,当然,通常来说,还是要看布通报的具体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“陈太忠又不会给我钱,”王宏伟瞪一眼自己地秘书,不过,下一刻,他地脸上就泛起了难明的笑容,“不过……还是悬赏吧,嗯,系统内部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人能提供线索找到这家伙,”王宏伟挠挠自己的脑门,谨慎地措辞着,“嗯……市局会让当事人面谢立功警员,具体赏额……由他们双方协商。”

    当事人,当然就是陈太忠了,王局长非常清楚,陈太忠“瘟神”的恶名,已经在警察系统不胫而走了,但是,与此同时,也有一个小道消息,流传得非常之广,那就是瘟神只瘟对头,对于自己人,却是有着“旺运”的效果,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那句话,对“瘟神”咬牙切齿的人是有,但是对其感恩戴德的也不见得就少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尤为重要的是,对于人数众多的打酱油众来说,没事的话,离陈某人远一点是理智的行为,但是若能跟陈某人攀上关系,那么,这个机会一定不要放弃。

    因为,那意味着青云直上和强大的助力----需要重点指出的是,这不是迷信,而是靠事实说话,是的,实践出真知,**人不讲迷信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认识,王局长认为,安排立功警员同陈科长见面,就算是一种奖赏了,而这种奖赏的效果,要看当事人同该警员的缘分了,市警察局不予干涉,姜太公钓鱼----愿者上钩。

    王局长没想到的是,就是因为他这个说法,导致正月初九一天中,各个分局、派出所的电话打个不停,电话费大约占了当月的百分之十的模样,要知道,一个月有三十天呢。

    是的,正是因为这个协查通报,市民们现,正月初九想打通警察局的电话,简直是难比登天,不过,这就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强力追查下,半个小时之内,那辆出租车就被查了出来,不过当清湖分局刑侦科的警察追到那辆车时,才现此车已经被湖西分局南沟派出所的警察控制了,正在押往清湖查找穿皮衣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穿皮衣的年轻人被找到了,令大家奇怪的是,这个叫田正阳家伙居然不是什么黑社会,而是临河铝业的正式职工,真正是奇哉怪也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