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七十章 再见安道忠(书号:760

第五百七十章 再见安道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走到陈太忠停车的地方,小可乐一见是一辆警车,登时奇怪地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陈科长,你开警车?”

    这就是了!小铁和马副厂长悄悄地交换一个眼神,陈太忠在凤凰市,确实有点势力的,座驾居然是警车。

    “我常开的那辆车,有点小故障,正修呢,”陈太忠笑一声,态度挺和蔼的,“呵呵,你坐过警车没?上来体验一下?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小可乐刚要往车里钻,却不防马副厂长说话了,“小琳,别胡闹,坐咱们这个车,跟着陈科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老爹的话,她一般不怎么听,不过显然,眼下并不是她耍性子的时候,说不得她只能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坐过警车呢,”坐进那辆临铝的奥迪2oo里,她还是有点不满意,“爸,你怎么不让我坐那个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人家俩的私人空间,你凑什么热闹啊?”小铁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这个原因,”姜还是老的辣,马副厂长摇摇头,看看自己的女儿,眼中满是疼爱之色,“荆以远的孙女很聪明,你说过的,总不能不承认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是非常地聪明,”小可乐点点头,眼中满是不解,“可是,这跟我想坐那辆车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想的没错,荆紫菱提前离席,让陈太忠送她,只是想借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,帮咱们说说话而已,”马副厂长紧盯着前面的警车,若有所思地反问。“这种场合,你合适在场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”小可乐登时恍然大悟,不住地点头,“小紫菱一向有午睡的习惯,可晚上一直就无所谓的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马副厂长所料,荆紫菱一上车,就问了,“陈科长。这个董事长能答应的条件,应该比常务副总强吧?你为什么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她真地比较了解他,想当初在小雨点烧烤的时候。这家伙连蒙艺的秘书都不放在眼里的,又怎么会忌惮一个领导?

    这个领导没准都是子虚乌有的,难道说,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卖我面子吗?想到这里,她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,语气中就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知道我没答应呢?”陈太忠看都不看她一眼,专心地开车,“呵呵。你这是在帮他们套话吧?哈哈……我就是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好像你多聪明似的,不就是想等那个副总的消息吗?”荆紫菱一听见他这种笑声,心里就是按捺不住的火气,“你就没想到,我也能帮你向他们争取条件?”

    “你?”陈太忠侧头看一下她,下撇地嘴角拉出一个长长的尾音,转头继续开车。脸上又是灿烂地笑笑,却是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荆紫菱最是不服气陈太忠,眼下又被他小看,心里这份纠结,实在是提也不用提了,她眼珠一转。称呼又换,甜甜地喊一声,“太忠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紫菱妹,什么事啊?”陈太忠拿腔捏调地回了一句,接着又是恨恨地瞪她一眼,“你这家伙。还真够市侩的!这算是美人计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算美人?脖子这么长。”荆紫菱低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你还没完了?”陈太忠一听这句话,头皮就直炸。^^^^“好吧好吧,你放心,我就是想再跟他们榨出点条件就是了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啦,”荆紫菱听得登时就是甜甜一笑,旋即一拍手,“哈,正好,花都酒店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停下车,转头看她高兴时娇艳地样子,一时有点不克自持,伸嘴在她脖子上轻吻一下,哈哈大笑着拔下了车钥匙,“收点好处费……你看,我并没有觉得你脖子长。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吻,让荆紫菱浑身巨震,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,“你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等她捏着小拳头,打算揍人的时候,才现陈太忠已经下车了,她愣了一愣,恨恨地一咬牙,“占我便宜?好,陈太忠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不过话虽然这样说,可她的心里却是没怎么生气----或者,是因为这次她帮到了同学?

    范如霜的手段,还真的挺多,自打她知道张永庆心存不轨,当下就决定了临时召开临河铝业的党组非正式会议,务求将张副总羁绊在临铝。

    所以,胡卫东原本想让张副总亲自前来的计划就落空了,不过,第二天一大早,张副总地弟弟赶到了,一开口就是“这俩条件,都没问题,随时可以签协议。”

    是的,张永庆已经没得选择了,范如霜甚至打算将正月十六才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,提前到初十了,这不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虽然,在大多数时候,职代会只是职工代表们举举手的问题,不过到时候若是有人受命向张副总开炮的话,那他就要被动得多了----临铝终究还是范董的天下。

    所以,张永庆这次派弟弟来,还带了老大的一张馅饼过来:只要你陈太忠能多出点力,尽早地将国安局地人马招到临河铝业的话,临铝下一个十万吨电解铝的项目,也会落户凤凰!

    铝厂的这个项目,正在经贸委的审批当中,并没有正式立项,不过98年电解铝行业不算特别景气,类似项目并不是很多,既然不存在重复投资的冲突,临河铝业又是有着先天优势,批下来也就是个时间地问题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张永庆看问题还是满准的,投其所好这一招用得十分顺手,你在意招商引资?那我给你商,给你资;你喜欢政绩?那我就给你政绩!

    陈太忠对这个馅饼不置可否,在他想来,凤凰市需要拉动经济增长,青旺地区又何尝不希望经济腾飞?临河铝业这个新的电解铝项目,或者可以不设在临河,但是十有**跑不出青旺去,拉到凤凰来的可能性,实在是太小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点破这种不确定因素,很多事情,自己知道就行了,何必戳穿别人呢?

    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瞎吹呢,有人敲门,来的却是阴平招商办的主任安道忠,“哈,太忠过年好啊,来给你拜个晚年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见状,冲那位笑笑,“呵呵,不好意思,我这儿有个熟人,你先稍微回避一下成不成?”得,这是他第二次撵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安你这简直是及时雨啊,正琢磨呢,你就来了,”陈太忠亲热地拉着他坐下,“这次来,是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安道忠来凤凰没啥事,就是捡熟人家串串门子,顺便再琢磨一下,看看凤凰市这里有什么经验可取地,阴平招商办和凤凰招商办没什么统属关系,不过陈太忠是他地党校同学,就转悠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可是正想他呢,昨天小铁答应的他那两件事,都是要他出方案地,他对阴平却是两眼一抹黑,了解得十分有限,正想要给安主任打电话咨询呢,可是又怕走漏了风声,谁想人家就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出去的这家伙,我有点面熟啊,”看着张副总的弟弟的背影,安道忠若有所思地皱着眉毛,“在哪儿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这是张永庆的弟弟张大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怎么样,听说过这个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!”安道忠一拍大腿,不过他的眉毛舒展之后又迅疾地皱了起来,他狐疑地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你怎么会跟他有来往?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我为了招呼你,把他撵出去了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对了,你对这个人了解吗?人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哥俩都不是什么好鸟,”安道忠哼一声,“下马乡那里那么乱,起码有一半责任在张大庆身上,而且听说,他哥哥跟阴平县政府曾经弄得很僵。”

    “是前县政府!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纠正他这个错误,不过他的心里,却是因为安道忠的话,终于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正琢磨给你们阴平弄个项目去呢,”他冲安道忠点点头,“不过你不敢泄露出去哦,现在,有点事情要你帮着办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碳素厂那个项目吧?”安道忠下意识地向门外望一眼,“这个张永庆,说话可是不算数,要找还是得找范老大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