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八章 范如霜的二选一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八章 范如霜的二选一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最好有一套方案?哎呦,这你还真难为我了!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陈太忠又有点头大,他哪里有什么方案?少不得笑一声点点头,提出了第二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,没错……第二点嘛,就是,我们招商办,想在阴平搞一个碳素厂项目,以后同等条件下,你们铝厂的碳块,要优先采用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小铁听得又是一口凉气,电解铝的项目,是另一个副总在抓,不过他还是知道一些内情的,这个碳块的供应里,真的还是有些文章的,若是要答应了陈太忠的要求,不止是势力范围要重新划分,范董估计都要得罪总局的某些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实在不敢做主了,我得问问范董的意思了……对了,你们打算上多大的碳块项目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又难住了陈太忠,事实上,他对碳素厂的项目一直都不是很上心,自然说不出其中的道道儿来,这次若不是遇到了间谍案,他觉得能借机行一把事,估计早就给高强另找项目了。

    “嗯,初期投资,六七千万吧,”他琢磨一下,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你知道,我的事儿也很多,不可能事事都记得那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六七千万倒不算太大,小铁习惯了厂里以亿计算的投资了,可这么大的碳素厂,估计供电解铝那边的碳块,是绰绰有余了,陈太忠这口气,并不是说要从中间分一杯羹,简直就是要赶绝其他家了,这问题可是大条了。

    或者等十万吨电解铝项目上马之后。这种情况才能得到根本的缓解。可眼下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这样吧,马厂长。你们先谈,我出去招呼服务员,上点宵夜,”小铁也不谈正题了,笑眯眯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一路赶来,是有点饿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。这位是要出去给范如霜打电话了,要不然叫个服务员还用得着出去叫吗?不过。打人不兴打脸的。那就只当他是出去叫服务员好了。

    听完小铁的汇报。范如霜拿着电话,久久都没有话。等了一阵,才轻声叹口气,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继续跟他沟通,等回头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范如霜将自己的身体靠在沙中,闭着眼睛琢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条件,她基本上已经认定,这应该是出自凤凰市政府的手笔,否则地话,陈太忠没理由连提两个条件,都跟他地个人利益无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国安局为什么要没命地暗示陈太忠的存在,倒也就清楚了,她原本是有点怀疑,陈太忠跟国安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呢,现在看来,肯定是凤凰市某些人在幕后操纵地了。

    好像我把凤凰那边,得罪得挺惨的?想到这个,范如霜不禁苦笑一声,可是你们不过是个地方政府,又有什么资格值得我去认真对待呢?整天忙着应付总公司那帮人,我这儿已经是头大得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口子开还是不开呢?她眉头紧皱双唇紧抿,当然事实上她心里也清楚,这并不是口子该不该开的问题,而是该怎么开的问题。

    同小铁想的一样,范如霜并不是很介意下马乡那里的事儿,虽然如此一来,公司的生产成本会略略地升高一些,可这完全是临铝内部地事情,她完全就可以拍板做决定地。

    下马乡那里的混乱,她也略知一二,甚至临铝采矿点那边地猫腻她也想得到,不过由于相关人等这么做,能带给公司实实在在地好处,所以她一般就自动无视了。答应凤凰市对下马乡地整顿,临铝中肯定还是有不少人利益会受损,可范如霜并不在乎,只要有人敢跳出来炸刺,她就敢下狠手收拾:还反了你们这群毛贼呢,知道不知道你们已经激起当地政府的不满了?

    同凤凰电机厂地民谣类似,临河铝业这里一样,吃原材料的主儿,也都不是什么背景强横之辈,范董动他们,简直就是嘴皮随便碰碰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这碳块儿的事情,麻烦就要大很多了,范如霜对此也是心知肚明,别看她是铝厂威风凛凛的一把手,可是在她上面,毕竟还是有总公司的,总公司上面还有经贸委,涉及一些大宗商品的采购,上面随便一个马马虎虎的主儿打个招呼,她这边就得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就拿现在电解铝上采购的碳块来说,就是三家平分份额的格局,每一家身后都有那么一点势力,得罪哪一个都不好。

    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这三家供货商,是两家公司,是的,其中一家公司,算作了两块,那是业务员之间的竞争,涉及了奖金和提成,相互不买账各使手段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是当有人把这事儿当作个笑话,汇报给范如霜的时候,她也只能笑笑了事,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管理真够乱的。”

    汇报的人还没细解释呢,其实,那俩业务员虽属同一家公司,但业务范围还是有区别的,一个卖的是国产碳块,一个卖的是那公司代理的进口碳块。

    进口的和国产的,价格肯定是要有差距的,一开始在验收的时候,大家还是能挺容易分出两者的不同,可天长日久了,到现在,别说用肉眼了,怕是拿最先进的仪器来测量,怕是也检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来。

    不同的,只有价格上的差异了,不过,进口的虽然贵,但是卖的量不多,所以若是真要仔细算的话,三家还是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,其间分寸的掌握,真的是很考验人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,范如霜就不是很了解了。

    不了解归不了解,可是说句实话,如果可以替换的话,范如霜宁愿把这个碳素厂的项目,再换成两个下马乡一般的麻烦,她真的不想招惹总公司那帮人。

    按理说,在有色金属总公司内,她也算排得上位置的强人了,可是在下面办事的只是能落个实权,上面的人没什么实权,但是在领导面前歪歪嘴吹个什么小风说个什么小话,倒是真方便。

    咦?不对,仔细一琢磨,范如霜又琢磨出一点味儿来,下马乡那儿,应该肯定是凤凰市政府的怨念了,可这碳素厂是新起的项目,八成就是凤凰招商办的私货了!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次的事儿,到底哪边才是大头呢?她并不想两件事一并答应下来,尤其是碳素厂这档子事儿,真要应承下来,没准事情会变得越地大条起来。

    考虑一下,她还是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另一个秘书,消息很快就反馈了回来:现在供应碳块的厂家,已经由三家变成了四家!

    还好,先前的三家,二合一的那个厂家在总公司的关系已经下到地方去了,就算是朝里没人了,不搭理也无所谓,剩下的一家的关系,却是年后就要二线去的,也不当紧。

    新上来的这家,在总公司的关系也一般得很,属于那种给一点就给了,不给丫也只能干气的那种主儿。

    范如霜在电话里登时就了脾气,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既然有了这些变动,怎么我统统不知道?你这个秘书……是不是有点失职啊?”

    她真的太生气了,刚才要不是害怕张永庆把两件事都答应下来,她肯定就做出二选一的决定了,而且被舍弃的肯定是碳素厂的项目,幸亏她存了点小心,想了解一下碳块的供应情况,才不至于错过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电解铝一直就是按着这种供应份额走的,”秘书也不敢辩解,小心翼翼地解释着,“要不是我刚才问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你不用解释了!”范如霜气哼哼地挂了电话,这次她倒不是生自己秘书的气,而是生下面人的气,这些家伙,还真的够胆大妄为的,供应上出现了这种变数,居然没人通知自己一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的出现,是很容易理解的,原来的供应商虽然没了关系的支持,但是在临河铝业的利益共同体已经组成,等闲没事的话,不会有人向上面歪嘴的,这就是下面人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就算有个把利益圈外的人想歪嘴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厂里决定订这家的货已经很久了,你知道人家走通上面的关系没有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经过多年使用而没有生变化,说明人家的货已经形成了口碑,你觉得不行?来,你推荐一家试试?信不信在试用期间就能给你扣上无数顶帽子?没点势力就想打破传统,哪里是那么好做的事儿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