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离谱条件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七章 离谱条件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一开始,陈太忠心里还不是个味道,不过听了荆紫菱的几句之后,整个人就又陷入了对铝厂事情的全盘考虑当中,直到她说完之后,他还在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倒是说句话啊,”荆紫菱见他不吭声,把小嘴凑了过来,“醒醒啦,陈科长!”

    “呃,你找我,是为了这件事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问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啊,我就是为了这件事,我可是答应了我同学,要帮她的,”荆紫菱瞪他一眼,心里却是生出点莫名的感觉,“那你以为,我找你会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问这句话的时候,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,这个家伙,不会跟出来什么难听话吧?

    “我帮她?谁帮我啊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却是直接忽略了后面那句话,“对了,你问清没有,你那个同学的老爹,是站在哪一边的?”

    “没问,不过应该是站在范如霜这边的吧?”荆紫菱的脑瓜,还真对得起天才美少女这个称号,仅仅从中午陈太忠的片言只语中,她就猜到那个常务副总应该是已经难了----虽然她并不明白胡卫东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小可乐隔了那么久才把电话回拨过来,显然是在求证一些事情和设计应对方案,据此,她做出了正确的推断,“我倒是挺想知道,你想从铝厂搞到什么样的项目?”“范如霜吗?呵呵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,心情登时大好,“我还以为她真那么沉得住气呢,原来她也知道轻重缓急啊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压根就没想到,人家范如霜根本就是不屑理他。若不是有张副总的人在这里搅风搅雨。他盼穿双眼也等不来范董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想什么项目,你就不用管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。一路看小说网“等一会儿你会听到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中午你求我打电话的时候,不是这样地态度啊,”荆紫菱不满地哼一声,心里却也是挺高兴,她听出来了。陈科长这边。为范如霜留着一扇门呢……

    等到马副厂长一行人赶到凤凰地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。他们先在京华国际会馆订了包间。才打电话邀请荆紫菱和陈太忠前来。

    虽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听小可乐对荆紫菱的夸奖。但是当马副厂长和小铁见到她本人的时候,还是被那种倾国倾城地美丽震惊了一小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铁秘书。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地轻松了不少,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帮忙说话,陈太忠那儿应该是比较好协商的吧?

    小可乐却是被荆紫菱大半夜地跟男人单独出来这个事实惊呆了,相互介绍之后,她看看陈太忠,又看看荆紫菱,“小紫菱,不是吧?你不是跟你哥哥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们要谈的话题,也许我哥不合适在场,”荆紫菱轻笑一声,拉着小可乐的手,向房间的另一角走去,“呵呵,也许咱俩也回避,会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京华国际会馆地包间,都是很大地。

    “这女孩真的太厉害了,”小铁不由自主地嘀咕一句,“怪不得敢说自己是天才美少女,是不是,马厂长?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有意为之地,不管怎么说,夸夸陈太忠地女伴,总归是件凑趣地事情,人家还是小马的同学,这么说两句,多少能让即将展开地谈话变得温馨点。

    天才美少女?切,陈太忠心里哼了一声,直奔主题而去,“两位大老远来凤凰,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跟小荆关系好,那咱们就不是外人了,”前因后果都明白了,马副厂长也不想拐弯抹角地谈话,省得对方怀疑自己的诚意,“胡卫东找你了?他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他?嗯,他倒还是满有诚意的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送上门来的肥羊,那是不宰白不宰了,“呵呵,不过呢,也许我的胃口有点大,所以……还在协商中吧。”

    这厮不是个好鸟!马副厂长和小铁交换一个眼神,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这一层意思,不过,事已至此,那就是赶鸭子上架了,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“范总是什么样的人,相信陈科长也是很清楚了,”马副厂长单刀直入直奔主题,“我在来之前,她就说了,张永庆能答应的,我们只会比他答应得更多,副职怎么能跟正职比呢,你说是不是?呵呵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不客气了,”他痛快,陈太忠更痛快,“你们两家,我开出的条件一样,第一个,下马乡那儿的铝矾土资源,你们停止向私人企业收购,只有凤凰市政府颁了证件的例外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条件,比他向胡卫东提出的条件要苛刻一些,不过,人家都说了,副职赶不上正职,他要不知道加码,那不是小看范如霜范董的能量吗?

    不尊重领导,那是不对的---也是容易让自己吃亏的,他不会犯这个错误。

    谁想,他这话刚一说完,小铁的眉毛就皱了起来,作为领导的秘书,他也是习惯从全盘考虑问题的,陈太忠的话,让他想到一种极为可怕的可能,他不得不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陈科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恕我冒昧,”小铁沉吟一下,想到自己这边有荆紫菱这么一个天娇国色的美女帮忙,终于是硬着头皮问了,“请问,这是陈科长你的意思,还是凤凰市的意思?”

    不怪他这么想,陈太忠这个要求,实在是太怪异了一点,仔细考虑一下的话,不难现,从这件事里受益的只可能是凤凰市政府,这相当于凤凰市政府直接控制了下马乡铝矾土矿的供应权。

    采矿是需要许可证的,不过,小铁跟了范如霜不是一年两年,自然知道下马乡那里是个什么样的烂摊子,单靠颁许可证,根本拦不住私挖滥采的各股势力。

    而陈太忠眼下的建议,却是能更好地控制各个势力,将政府失去威信重新夺回来,你们要采?随便你们采,控制了收购的渠道,我看你们卖到哪儿去!

    这原本也不失为一个正确的补救法子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陈太忠从中间收不到任何的好处,这让小铁想到了范董在出前给自己的交待----一定要搞清楚,这件事是陈太忠的个人行为,还是凤凰市政府针对铝厂的举措!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临河铝业要是答应下来这事儿,仅原材料一关上,就要受到凤凰市的掣肘了,这是铝厂不想见到的,也不愿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现在下马乡的乱况,虽然极少见到铝厂势力的踪影,但小铁知道,铝厂本身对私挖滥采,是采取了纵容的态度,原因无他,无序的竞争会导致铝矾土价格的下滑,这对临河铝业本身来说,是件好事,不但能节约成本,还能拖欠原材料款项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些私挖滥采的家伙胆大包天得去采矿点偷挖,导致临河铝业不得不稍加控制,恐怕现在的下马乡,还要再乱上几倍!

    范如霜最害怕的,也是间谍案一事中,有凤凰市政府的影子----那样麻烦可就大了,所以,听到陈太忠这话,小铁不得不先确定一下,最糟糕的事情,是不是已经生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意思,也是凤凰市的意思,”听到对方这么问,陈太忠马上就猜到了小铁在担忧什么,心中不由得暗喜,少不得就要含糊应对一下,务求让对方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说完,他就有点后悔了,哥们儿这么做,也不知道是便宜谁了,反正不是地矿局就是土地管理局,跟招商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一想,下马乡那儿也确实有点乱了,无论如何,政府收一点权力回来,总是有人会高兴的吧?这顺水人情,做也就做了,混官场……嗯,口碑也很重要嘛。

    “哦,这件事,倒也不算难办,”果真是领导身边的人,小铁还真是有几分担当,比胡卫东强多了,这么大的事儿都敢做主,“不过具体该怎么操作,你最好有一套方案,我好向范董汇报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小铁用的是拖字诀,不过说实话,如果能把下马乡的资源整合一下,以此来减低凤凰市的怨念,那么略微提高一点成本,铝厂也不是不能接受的,企业跟政府的关系搞得太僵的话,也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再说了,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下面人做事的油滑,小铁也是一清二楚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会钻空子的人多了去了,没准一两年以后,这统一管理的条例就又是摆设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