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六章 巨大的阴谋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六章 巨大的阴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小可乐的话,马副厂长和小铁交换一个眼神,眼中都有些许的无奈和笑意,好半天,小铁才低声叹口气,“呵呵,学生的世界,和成年人的世界,真的是不一样啊……马厂长,还是由着她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可乐在这边洋洋自得,荆紫菱却是在凤凰那边悻悻地撇嘴,她琢磨一下,还是推开了隔壁的房门,她的哥哥跟小吉正坐在一起,拿着纸笔在写写画画呢。

    “吉大哥,我问你件事儿,”她对小吉倒是挺有礼貌的,“你知道不知道陈科长到底想在临河铝业搞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像也是涉及到一个投资项目,”小吉和小朱的关系不错,不过,就连朱月华自己都不知道陈太忠和高强商量的是什么项目,他当然就更不知道了,他只知道自家的科长又给小朱介绍了一个项目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将小朱的项目和临河铝业的项目重叠起来,“反正陈科整天操心的,就是招商引资,他对工作可热心了。”

    荆紫菱只觉得自己这话跟没问一样,可是她又不能对同学的求助视而不见,说不得悻悻地嘀咕一句“人太聪明了也不好啊”,还是回屋硬着头皮给陈太忠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忠哥,现在忙不忙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别吓唬我,害得我差点把手机扔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他地嘴里哪有什么好话?“有事儿你直说。你这么肉麻地叫我,我觉得自己正在陷入一个巨大地阴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明的人,还会怕危险?”虽然明知道,自己的同学需要帮忙。可是听到这话,荆紫菱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,陈太忠不会生她的气,或许,是女人特有地直觉吧。

    听到荆紫菱要自己晚上带着她单独玩耍,陈太忠一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,“没事儿吧你,你哥哥知道了,不得杀了我?”

    没错。他心里是有点“紫灵情结”。可是相较而言,穿越前众仙的合力一击留给他的印象才是最深的,所以在他心里,有意无意地有些排斥跟荆紫菱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?”荆紫菱在电话里轻啐一声,“就是想跟你聊聊天,逛逛街嘛,怎么,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少扯了啊,有事儿直说。我的智商没你想的那么不堪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……你要直说,以我跟你哥的关系。还真能照顾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,”荆紫菱听到这儿。也只有缴枪的份儿了,“是这么着,有点私事跟你商量,别人不合适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也不合适在场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感觉有点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啦,”荆紫菱回答得干脆果决不留后患,“反正咱们边玩边聊,成不成你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听起来像个圈套,不过,我打算中招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一时间觉得心里有点莫名其妙地躁动,“嗯,提前打个预防针,涉及原则地问题,我是不会通融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说什么原则了?就是求你帮个忙嘛,”荆紫菱有点郁闷,“算了,等到时候就知道了,婆婆妈妈的,不讲义气!”

    这件事,荆紫菱还真的不想让她的哥哥出面参与,因为她已经猜到事情的棘手了,小可乐能在接了电话不久之后,带着父亲匆匆忙忙地往凤凰赶,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大事,而且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,显然是不想让更多的人在场。

    当然,她并不认为哥哥不在,自己就没能力处理好此事,天才美少女嘛,有什么搞不定地?只是,想想小可乐对陈太忠的重视还在自己之上,这让她越地感觉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这家伙,处处都想压我一头!每每念及于此,她总有些许的不忿,算了,这次既然要讲义气帮朋友,这点小气就忍了吧。

    晚饭还是荆家兄妹加陈太忠和小吉在一起吃的,吃完之后,小吉盛情邀请荆家兄妹去金凯利唱歌,就在这个时候,令人惊讶的事儿生了,荆紫菱大大方方地摇摇头,“不去了,今天晚上我要跟陈科长去玩儿。”

    马副厂长地车,大约会在八点到九点之间抵达凤凰,具体地时间却是不能确定,所以,荆紫菱打算趁这个时间,先帮自己的同学敲敲边鼓。

    荆俊伟是明显地愣了一下,好半天才笑眯眯地问了,“紫菱,你不是连大哥也不要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还真纳闷了,这俩什么时候搞到一块了?说实话,在内心里,他并不认为陈太忠配得上自己地妹妹。

    没错,陈某人少年得志能力惊人,可是,说破大天也不过是在凤凰厮混----将来混好了能到了素波,这就是顶天了,他总混不到中央去吧?

    荆俊伟在京城,可是见惯了大人物的,其中有些人家的子弟,还真的是不错,为人有涵养也有素质,或许有些人身上有点纨绔习气,但本性却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毕竟是妹妹的私事儿,他也没兴趣干涉,说穿了“齐大非偶”,门不当户不对的话,宝贝妹子嫁到京城也未必能活得就多么开心如意,还不如试试跟这陈科的缘分呢。

    所以,才有了他这么促狭的一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办一件大事,”荆紫菱郑重地解释了一句,悻悻地瞥一眼自己的哥哥,“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们谢副科长说过一句话,很有道理,解释,就是掩饰,哈哈,”小吉笑着拉起了荆俊伟,斜眼一看,自家科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,顿时仓惶远遁,直到走出包间门,才又笑着大声嚷嚷一句,“我现在越来越佩服老大的公关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这个混蛋,”陈太忠被这话弄得哭笑不得,转头看看美少女,道貌岸然地解释,“啧,惯得他们没王法了,不行,回头要整顿一下科里的纪律,怎么能对客户这么没礼貌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,随便他说吧,”荆紫菱倒是没介意,而是转头看看他,“陈科长,陪我出去走走吧?”

    包间里触目是饭后残羹冷炙的狼籍和酒菜的味道,这种场合和气氛下,挺影响人说事的心情。

    陪你走走?陈太忠听得又是一愣,心里隐隐又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来,他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随你,客户的要求,就是对我们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天上乌云笼罩,不见半点星光,像是要下雨的样子,两人走在阴冷的大街上,看着街边五颜六色的街灯和充满喜庆色彩的灯笼,感受那份节日的气氛,一时间居然都没心说话了。

    默默地走了好一段路,荆紫菱才开口了,潮湿阴冷的空气,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,“陈科长,临河铝业那儿,你的事儿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愣了一下,脚步也停顿了那么零点一秒,随即才摇头笑笑,“呵呵,原来是这件事儿啊,我在那边有点想法,不过,你可以说说,你打算要我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原本他对她是没什么想法的,可是美少女一直在试图制造某种错误的信号,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了点期待,眼下听到她谈的居然是公事,微微失落一点也是难免的----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下午,我的同学给我打电话了……”荆紫菱当然知道,自己是布了点错误信号出来,不过,在她看来,反正陈某人对自己的美丽也是熟视无睹的,所以这信号,计较不计较也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是的,她知道自己利用了一些心理暗示,不过,这也是正常的吧?她要是在电话上如此这般一通说明意思,陈某人直接回绝的话,她岂不是就辜负了同学的信任?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谈话,那就要好很多了,很多人并不习惯当面拒绝别人,而且,就算拒绝,她不是还有恳求的机会吗?

    这个道理,不但马副厂长和小铁能想到,荆紫菱更是不会考虑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显然忽视了一个问题:陈某人既然对她没有感觉,又怎么会跳进这个“美人计”的***里来?

    这显然是个悖论,还好,事情的展倒是一如她所料的那样,虽然她注意到了陈太忠停步的那一个小动作,可也没认为陈太忠就会因此而受伤,说不得就施施然地讲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(过渡章节,情节稍微缓慢一点,不过是情节需要,不是有意凑字数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