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各有招数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五章 各有招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刘望男当然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他太着急表现了,”她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红晕,这对于脸皮极厚的刘望男而言,确实是很罕见的,“其实他还是有些能力的,都怪我不好,刚才就跟他说了,要给他争取一个煤矿的矿长干干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话说的,这不是见外吗?”陈太忠轻佻地摸一把那刀削斧凿一般的脸蛋,轻笑一声,“富贵不还乡,如衣锦夜行,有点本事,当然要显摆给亲戚们看了……你觉得我会怪你吗?”

    不怪我当然好了,刘望男才觉得心里一松,谁想他后半句话就说出来了,“不过这个矿给他,我还真有点不放心,这么着吧,让和尚来管这个矿,他先帮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和尚?”刘望男仔细琢磨一下,她知道陈太忠跟萧牧渔的关系其实很一般,不过,她不得不承认,太忠这个提议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萧牧渔简直活脱脱就是十七的翻版,乖巧识做,人机灵心思也活,他比十七强的是长相相当英俊,脾气却是差了点,火气上来,他真敢下手弄人,而十七的胆量就要逊色一些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家伙也有很明显的缺点,就是耐不住寂寞,刘望男估计那厮未必就愿意去那个煤矿守着,可事涉自家堂弟,她倒也不合适再说这话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和尚一听说,陈太忠有意把自己安排到煤矿上去,登时就哭丧起了脸。“陈哥,那地方太偏了啊,小萧我又不懂事儿,怕是扛不起那担子。”

    噫?你小子还想推三阻四?陈太忠不爽了,“我说和尚,你的意思是。我最好找个佛龛把你供起来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哪儿敢呢?”萧牧渔赶紧赔上笑脸,他跟十七的日子不短了,知道陈太忠说话阴损脾气操蛋,倒也不以为意----他倒是想介意呢,人家有那操蛋的资本!

    可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委屈,老大,我可是才帮你家收拾了俩小毛孩子呢。咦?小毛孩子……他想起个合适地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您是想让那个通玉的家伙做副手,”他还真会说话,愣是硬生生整出了一套理由,“可那是望男姐的堂弟啊,我可不想吃望男姐的排头,这事儿我还真难做。要不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马疯子那儿。四小义里的董毅就不错,要不让他去?也正好避避风头……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陈太忠的脸色。

    董毅?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这个建议,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这些话都是和尚地托辞,不过和尚的话也有几分道理,随着古昕的淡出,刘望男又有他陈某人的支持。现在已经是幻梦城实打实的二号人物了,和尚忌惮她是正常的----其实那也是忌惮自己。

    可让董毅避避风头,这个说法却是不错,虽然蒙艺说了,事情已经结束了。不过范晓军会不会悄悄地找点什么理由秋后算帐。那也实在难说。

    秋后算账是很多官员具备的品性,大致就是“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”地意思----抑或者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”。似乎不如此,就不能彰显自家的能力。

    当然,范晓军想找回场子,肯定不会自己出面,可是他陈某人能背后捣鬼做手脚,难道人家堂堂的副省长就不会了?

    一旦事情生,他还注定就不能束手看着董毅受制,索性不如放那家伙出去躲避一下风头,和尚这建议,倒也算拾遗补缺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就你话多,偷奸耍滑也算有一套了,”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恨恨地一瞪眼,用手指指他,“去,把董毅给我招呼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陈科相招,不多时董毅就美不颠颠地跑到了幻梦城,“哈,陈哥您找我?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没啥,我的两件事,你都参与了,嗯,很不错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这么着吧,我手里有个煤矿,你帮着管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决定不提避风头之类的说法,免得失了自家的锐气,虽然一个科长避避副省长的风头是很正常地,可他就是认为没面子,“我跟范晓军斗法还要斗一阵,也不想为你地事儿分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,”董毅连连点头,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,“有正经营生,谁愿意玩社会啊?呵呵,多谢陈哥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差别了,和尚一直混迹在清湖和横山,后来又攀上了十七,虽然也经历过苦日子,但大鱼大肉的日子总是不少,就不想去吃苦了。

    可董毅哥几个混在湖西,这地方真的很穷,想讹人都找不到几个有油水的,苦日子过久了,一听说能有个煤矿管管,那还能不喜出望外?

    “嗯,反正都交给你了,对了,出了煤以后,凡尔登水泥厂那边,咱们是供定了,其他的你自己张罗吧,有麻烦给我打电话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打算结束这个话题,“对了,还有个通玉的家伙,你帮着带一带,看那块料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董毅有点吞吞吐吐的,看起来有话不敢说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哦,说待遇是吧?你先干吧,”陈太忠不介意这种小事,“做好帐就行了,等结算地时候亏不了你们哥几个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说得含混无比,要是别人这么说,董毅就算嘴上没话,心里也绝对要计较一下,可对上陈太忠,他只能自内心地感叹:什么叫强势人物?人家陈哥这才叫强势,废话都懒得说,也根本不需要考虑我的感受。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陈太忠在官场的口碑实在不怎么样,但是在那些草根阶层中,形象却是高大得惊人,从曲阳的民工到纺织厂的下岗工人,从马疯子到石红旗,谁不知道陈科长是一个顶天立地、一个唾沫一个坑地好汉?

    陈哥不是那种坑人地主儿,他坑人,但坑的不是咱们这种苦哈哈,董毅非常明白这一点,大多时候陈哥都比较好说话,当然,这种好说话,并不是指他能从账目上做手脚来欺瞒陈太忠,那种事儿打死他都不敢做。

    “大概有个一两万,那儿就能启动了,”陈太忠见他不说话,也懒得关心他心里到底怎么想地,“这点钱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”董毅连连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犯嘀咕,早知道有这种事儿,前几天分到的钱就该省着点花来的,现在又得张罗着去借钱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话他是打死都不会跟陈太忠说的,人要别人看得起,那就先得自己看得起自己,这点钱都张罗不到,那不是在陈哥面前跌份儿吗?

    “嗯,跟我来一下,我给你引见一下那个通玉的家伙,”陈太忠的步子才迈开,手机响了,却是荆紫菱的电话到了。

    马副厂长也是个心思缜密的,才从铝厂出,就要自己的女儿给荆紫菱打电话,“告诉她不许回素波,就说咱们马上到,在她那儿等你。”

    而且,他还有别的老成持重之话,“你也先别说咱们去凤凰做什么,这不是咱们要骗她,可电话上你要说清楚了,她万一直接拒绝,不就没意思了?面对面的时候,她就算想拒绝,也未必拉得下脸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这么做,像是在算计小紫菱啊,”小可乐认可老爹的话,可是心里对这话总是有点排斥,“老爸,她很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算计她,是大局为重,”马副厂长笑眯眯地摸摸女儿的头,他当然不允许女儿存在这种心态,以免导致说话时的不自然,“她要当你是朋友,那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吧?”

    谁想,荆紫菱远比马副厂长想像的还要聪明,当小可乐说正在往凤凰赶的时候,她在电话那边就笑了,“呵呵,别是因为我中午给你打的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个事啊,”小可乐也不顾老爹和前排小铁转头看过来的目光,大大咧咧地解释了,“小紫菱,这事儿你可得帮我爹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其实,对付年轻人,还是年轻人的法子管用,荆紫菱听到她这话,也只有苦笑的份儿,“唉,我就知道那个陈太忠不是好鸟,看看……帮他打个电话,都回不成素波了。”

    小可乐并不是没有心眼的,一听她这话里对陈太忠颇有不敬,就操上心了,“哈,你跟他惯吗?那可更要麻烦你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她得意地冲老爹翻一下眼皮,“看,还是我的办法管用吧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