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四章 风不止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四章 风不止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副厂长不想参加这种级别的恩怨,可他一推算,就明白了,若是张永庆上位的话,领导倒霉那是毫无疑问的,他跟领导不算特别贴心之人,可是领导真正赏识的也就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领导要倒了霉,我还好过得了吗?别说是上进无望,把我这个副厂长的权再剥去点也有可能啊,胡卫东的遭遇,那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就壮起胆子,给领导打了一个电话,那边倒是很有点沉得住气的架势,听他说完,沉吟一下,淡淡地来了一句“我知道了,别再跟别人说了。”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领导又来了电话,“现在有空吗?来一趟卓总办公室……”

    卓总是新提上来的副总,年方四十二,跟范如霜的关系极好,甚至有小道消息说,范董跟这个年轻英俊的副总有点不清不白的关系,传言这东西实在未必可靠,不过倒也能形象地表达出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等副厂长提心吊胆地走进卓总不在厂部的那个小办公室,才现,卓总不在场,在场的只有自家领导,和范如霜范董事长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刚才跟您提起的小马,”副厂长愕然地现,以技术专精而闻名的领导,脸上居然也能堆出很夸张的谄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哦,我对你有印象,是个搞技术的好手,”范董冲副厂长点点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对了,说说你了解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少不得,马副厂长把经过又说了一遍,范董听得很仔细。时不时地还要插话问两句,等听他说完,范如霜沉吟一下,“荆以远的孙女。跟你女儿关系很好吗?”

    范如霜在一开始,还真没把国安局的调查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久经沙场的她,根本不会为这种小小的事情所困扰,她相信自己的儿子,不但相信儿子会将鑫盛地手尾处理得比较干净,更相信韩刚在大节上不会有亏。

    至于国安局,在地方上或者有点能力,但是相对临河铝业这种管辖权不属于当地政府的大型国企来说。是没什么威慑力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陈太忠又算计错了,虽然廖宏志帮他暗示了一下,但范如霜并没有太在意,只是交待大家配合调查,然后再在厂报上个公告,她认为。这么吹上一阵风。事情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是的,范董事长根本没兴趣去联系凤凰招商办地陈科长,在临河铝业这个半独立的王国里,数她最大了,无须买任何人的面子----这算多大点事儿啊?

    可是今天她一听说,张永庆的人在私下接触陈太忠,略一琢磨就现:坏了,这次还真是有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她当然想像得到,陈太忠跟国安局个别人的关系不错。否则国安来调查的时候,也不会把举报人的名字挂在嘴边一遍一遍地说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像不到,张永庆的人会向陈太忠许出什么样地好处,更想像不到陈太忠会不会因为些许好处而胡乱攀诬----现在的年轻干部,胆大妄为起来。真的是吓死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下。她就有点坐蜡了,经过多年的斗争。经验丰富的她考虑事情,从来都是向最坏处打算的:这个陈太忠跟国安有点关系,要是一口咬定胡说点什么东西,这件事儿还真就被动了。

    张永庆的底细,范董事长是一清二楚地,那厮在总公司里,还是有人地,真要斗起来,她虽然有八成的把握弄掉他,剩下的两成可能性也就是两败俱伤---没准有人会看不过眼,可是要是为这种事情斗起来,那就……很不乐观了!

    真要说到攀诬,范如霜其实也不怕,只要肯努力分辩,组织上迟早会还她清白的,可是她在意的,也就是“迟早”这俩字,她身陷“间谍门”忙于撇清之际,准备充足的张永庆会傻呆呆地坐视不理吗?

    怕只怕等还了她清白的那一日,铝厂虽大,却是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!

    想通这个关节,那就由不得范如霜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对于张永庆而言,眼下事机不密,他就基本上没有取胜的可能了,可是范如霜并不知道张永庆和陈太忠地关系,以及陈太忠会将弥天大谎撒到什么样的程度,又会不会动用国安的关系,将这件事再搞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眼下找人联系和关说陈太忠,那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,这也是由临河铝业的企业性质决定地,它不是市管企业,省里也只能行使部分权力,大部分权力还是在总公司。

    范如霜在天南省政坛,虽然认识一些重量级地领导,但平时也不怎么买人家帐,她还认识一些临河本地和青旺地区的领导,可临河和青旺地领导,又能跟凤凰市扯上什么关系?

    所以,她第一念头就是,马副厂长的女儿,能不能先帮自己传递一个友善的信号过去?

    说破大天了,张永庆不过是副总,她可是实打实的一把手,不管张副总许了陈太忠什么样的好处,只要他敢许,我范如霜就敢许得更多!

    “她跟小荆……关系还算不错吧,”马副厂长已经陷进来了,再想拔脚也晚了,“要不,我打个电话问问她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打吧,”范如霜点点头,在等他打电话的时间里,她又拿起手机拨个电话,“邓书记你好,我临铝小范啊,想跟您打听一下,省国安局里,您有什么熟人没有?”

    等她打完电话的时候,马副厂长也打完电话了,看着面无表情的大老板,他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范董,我家小琳说,她跟荆紫菱关系不错,倒是能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直接派车去吧,”范如霜做事,相当地果断,她直勾勾地盯着马副厂长,不容他的视线转移,“我这儿给你找辆车,你和你女儿一起去趟凤凰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……我让小铁跟着你,看看那个姓陈的到底想要什么,小马,这件事你用心办,办好了,你和刘处长……我都会妥善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小铁就是范如霜的秘书,范董两个秘书,都是高大英俊的年轻人,而且还都是相当机灵的那种,有人为此也悄悄地歪过嘴,不过范董根本不在乎那些乌七八糟的说法----莫非我身边安排上两个歪瓜裂枣的猥琐男,你们就满意了?我还嫌看着恶心呢。

    那马副厂长还能说什么?只能站起身子就出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知道,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,居然引来了这么多的变故?他正琢磨着是不是再打个电话跟廖宏志联系一下呢,刘望男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,说话的却是一个男人,“您好,请问是不是陈太忠陈大哥?”

    敢情,刘望男的堂弟从通玉县跑过来了,想让堂姐安置个工作,刘望男想起陈太忠答应给个煤矿让他管,就打来了电话,不过怕陈太忠有公务在身,为了不引起物议,电话是她堂弟打的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简单事儿,不过也是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的,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去幻梦城张罗一下这事儿,最起码,他得见见自己产业未来的经理人吧?

    刘望男的堂弟叫刘思维,跟她长得一点都不像,个头虽然有一米七五,可相貌实在平凡普通。尤其是皮肤黝黑,这倒也是通玉的特色,女人白嫩水灵,男人傻大黑粗,正经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,因为在他看来,这家伙的表现**实在太强了一点,不管自己随便说点什么问点什么,这厮总能很快地反应过来,或者回答问题,或者就是**裸地吹捧。

    没错,陈科长是喜欢别人来拍马屁,可是这马屁太**的话,他难免就要生出一点不自在。刘思维虽然在素波混过一段日子,但言谈举止和思维方式,还是小县城里的那一套,偏偏地他并不自知,每每在言的时候就带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观点,而且语气极为肯定,似乎是还引以为豪。

    这家伙做事,有些浮躁啊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陈太忠已经学会用一些官场的标准来审视别人了,这种转变是潜移默化间生的,正如延绵春雨润物无声一般,不得不承认,相较两年前,他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漫无边际地聊了半个多小时之后,陈太忠拽出了刘望男,他并不想瞒她什么,“望男,你自己说说,你这个堂弟,能不能独当一面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