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三章 树欲静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三章 树欲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露口风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猛然间意识到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谁能帮了我,那我就帮谁,成功和失败了也别怪我,原本他头疼选边,是不知道如何保障自己要争取的利益,否则的话,临河铝业,姓张姓范又关他鸟事?反正还是姓社不姓资的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选边,就让边来选自己好了,现在,他将自己的利益放在其中,就像以前他替民工讨债一般,有了理由,他当然就不怵出头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可以偏帮一下,说句“韩刚和刘志伟关系很好”又不难,丫俩关系不好能在一起开厂子吗?就算暗示得在**一点也死不了人。

    他陈某人原本就是胡说的高手,栽赃的专家,范如霜你手下的临河铝业给凤凰带不来好处,那就活该你点儿背了,谁能带动凤凰市经济的展,哥们儿就帮谁!

    胡卫东听得却是一愣,他听说过下马乡,也隐隐知道那边的事儿不简单,不过还是那句话,临河铝业实在太大了,下马乡跟生产装备部又不对口,对于那儿的情况,他还真不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,陈科长已经开出条件了,那就由不得他选择了,虽然他很奇怪对方居然以公事做为交换条件,而不是考虑私事,但这越地坐实了他的猜测:陈科长,那是有野心的人!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我不是很了解,不属于我的业务范围,所以我不敢仓促地答应你,”胡卫东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,话也说得很诚恳,“不过,我可以打个电话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便,呵呵。”陈太忠一摊开双手,不管怎么说,对方没有大包大揽地应承下来。这让他对胡卫东产生了一点好感,虽然,这好感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,“对了,把你的钱收起来,不要跟我弄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胡卫东出去打电话并没有用了多少时间,不久,他就回来了。再次坐到沙上,“呵呵,下马乡那儿,好像挺麻烦的,不过你要整合的话,好像主要的阻力是当地村民和当地政府,我们这儿可以全力支持你。保证你不受到来自铝厂的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比你清楚。”陈太忠点点头,说不得把自己地计划又泄露出来一点点,“可是,我要是想在那儿建个碳素厂呢?你能保证碳块的优先采购吗?”

    “碳素厂?”胡卫东听得就是倒抽一口凉气,这个问题的难度,显然就要比刚才那个难度大多了。

    说穿了,下马乡那儿,临铝地势力很弱,他只要跟周围的采矿点打个招呼。不用去动下马乡就行了----反正那儿也不是采矿范围,打招呼都可以名正言顺的。

    可是碳素厂就不一样了,那是电解铝生产中的大宗消耗品,以前临铝的电解铝生产,是有供货渠道的。先别说供货厂家有后台和关系没有。只说这么多年交道打下来,没交情也处出交情来了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。就是那一块的势力范围已经划分好了,改变现状,那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张副总能在赶走范如霜之后地短期内,合适再度出手做调整吗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是不能答应你,”这话说出来,胡卫东多少就有点尴尬了,当然,他会解释清楚的,“这也不是我的业务范围……这样,我再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个电话你不用打了,”陈太忠烦了,他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,我就奇怪了,你拿什么来跟我谈啊?”

    “就拿钱来跟我谈?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着胡卫东身侧的公文包努努嘴,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还是算了吧,真想谈,换个级别高一点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真的是很侮辱人的,可是胡卫东却生不起气来,原因很简单,确实,他地级别实在太低了点,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换做他是陈科长,提两个要求,对方回答两个不知道,没准他地话会更难听呢。

    而且,从陈太忠的话里,他还现一点,陈某人所图极大,眼光也极远,这种胸怀全局的雄心,换做在临铝,根本是不可能想像的----一个科长敢想这么多,会被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“招商办的人,还真的有气魄,”胡卫东笑嘻嘻地冲对方竖个大拇指出来,却是一点都没计较这个侮辱,“好,换人就换人,我不过就是个打前站的,呵呵,陈科长还有什么要求,我一并汇报上去?”

    “没了,就这两点,”陈太忠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,那意思很明显,送客了。

    胡卫东觉得无趣,才要开门离开,却被陈太忠喊住了,他冲着沙边地公文包一努嘴,“拿走,要不咱们没得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太决绝了,胡卫东也没得选择,只能转身悻悻地拎起公文包,狼狈地离开。

    他才离开不久,陈太忠的电话就响了,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口音,“郭处长,现在忙啥呢?我那个投资项目,商量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靠,这不是浪费我电话费吗?陈太忠才想挂掉电话,却被后一句吸引住了,有投资项目?

    这四个字,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无足轻重,甚至意味着一场骗局地开始,但是对他来说却是异常管用,简直跟“芝麻开门”一样,是拥有无穷魔力地咒语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打错电话了,”陈太忠当然不会害怕对方是骗子,他轻笑一声,“你找哪个郭处长啊?还有,你的投资项目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……”电话那边地声音,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是凤凰市招商办,”陈太忠并不介意告诉对方这些,“你的电话号码本,是不是看串行了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……”对方停顿一下,似乎在校对号码本,随即,用一种很狐疑的语调问了,“你是陈……陈科长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啊,呵呵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,“你那个啥……喂喂……**!”

    敢情,他这边的笑声刚笑到一半,那边却是断线了,电话里传来“嘟嘟”的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怎么回事啊?”陈太忠拿下手机看看,信号和电池都是满格,少不得按着来电回拨了过去,那边却是已经占线了。

    再打,还占线,这是……电话线短路了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性,陈太忠就懒得再打了,拿起报纸看一阵又拨一阵,好半天才终于传来了接通的声音,他登时扔下了报纸,“你好,请问刚才是谁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“好几个人呢,”那边传来一个操着凤凰土话的声音,“我这儿是公话啊,那些人打完电话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公话?一时间,陈太忠觉得哪里有点什么不对,可再琢磨一下,又想不出到底哪里有什么不妥,皱着眉头寻思一下,悻悻地压了电话。他不知道,打电话的这位,正是临河铝业驻凤凰办事处的副主任,这人曾是小可乐老爹的领导,关系极好,中午两人通过一阵话,无意中就聊起近期铝厂的动向,副厂长把中午女儿接的电话一说,这边就操上心了,“不会是招商办那个家伙的电话吧?”

    副厂长被这么一提醒,心里有点虚,就想叫女儿给那个什么荆紫菱打电话问问,谁想荆紫菱的午休是雷打不动的,手机关机,这边的副主任就亲自出马,找个公话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一试便知,副主任和副厂长俩人打个电话碰一下,才骇然地现:厂里好像要那啥……起大风了?

    副主任这边倒是无所谓,他就是等退休的年纪了,在凤凰市做办事处副主任,也没啥实权,还不如阴平区那里分厂的任何一个副经理权力大,主要是组织上知道他老家在凤凰,才安排这么个闲散差事出来。

    可副厂长这边就惦记上了,说不得找相熟的人暗暗一打听,才知道胡卫东此人,上午和下午都没出现在生产装备部的大楼里。

    他在厂里,当然也有相熟的领导,原本他是搞技术出身,没什么派系的,可升迁缓慢迟迟不见动静,猛醒之后,才费心巴结上了一个对他还算赏识的领导,现在倒也升成了副厂长。

    这领导的级别就比较高了,正处等着升副厅的那种,按理说,副厂长跟领导还没熟惯到啥事都说的地步,而且,领导跟范如霜的关系不算特别近,也就比一般略好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有一点很重要:这位领导,跟张永庆不对头,矛盾是相当地大,而且这个矛盾,并不是范如霜为了制衡而制造出来的,这两位纯粹就是陈年旧怨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