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题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题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哦哦……手机?你跟你妈要钱去,”副厂长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又皱皱眉头,好半天才是一个激灵,“凤凰的号?”

    凤凰那边捅出了鑫盛铝材厂的间谍案,这个,他是知道的,铝厂甚至借这件事,在厂报上表了公告,要大家以此为鉴,重申注意保密原则的同时,做好自查自纠的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鑫盛铝材厂是前老板涉案,铝材厂跟铝厂也不搭界,可副厂长还是对这件事印象挺深,一来鑫盛的背后,有大老板的影子,二来就是……是凤凰市而不是素波市捅出的这件事,这都是什么人吃饱了撑的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德宝和胡卫东也坐在一起边吃边聊,“老胡,这个陈太忠,对你来说,就这么要紧?他到底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……唉,没办法跟你说,”胡卫东神情郑重地叹口气,“你还知道谁跟他关系不错不?我要办的事儿,绕不过这家伙去,真是让人苦恼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关系不错的?”刘德宝仔细琢磨一下,还是颓然摇摇头,“这家伙的朋友不多,也都是泛泛之交,关键是我给你引见不上……对了,古昕,你可以试试横山分局的警察局长。”

    不过最后,胡卫东还是没听从刘德宝的建议去找古昕,他所图甚大,不能用这种不安全的方式来公关。原本,他对自己这次的凤凰之行是报了一定信心地。在他看来,一百万扔出来,砸个科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----又不用冒什么风险。谁想陈太忠居然不吃这一套?

    直到遭了婉拒,人家连吃饭的机会都不给他,他才静下心来仔细琢磨一下,看来,下午是要直接拿现金上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事实就像他跟刘德宝解释地一样:陈某人虽小,绕却是绕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张永庆憋着劲儿赶范如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,这次的鑫盛间谍案。给张副总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!

    鑫盛的底细,铝厂很有一些人知道,可是韩刚的手脚做得很干净,该注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----有那么一个老妈提携和指点,小韩怎么可能犯那些很低级地错误?

    如此一来,想从经济角度赶走范如霜的话,就要对鑫盛的内幕做一些深度的挖掘了。然而张永庆知道。这非常不现实。

    每一个游戏,都是有游戏规则的,铝厂里的利益纠葛异常繁复,那实在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,如果他真地头脑热到以为这么做就可以赶绝范如霜地话,那么可能人间范董事长尚未出手,他自己就已经被赶绝甚至是坐班房了。

    自不量力地挑战规则者,就该当得到这样的报应!而范董本人及其家属,却是在规则之内游戏。同时,她所获得的利益,也并不仅仅体现在她自己身上,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世间事原本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若从间谍案上做文章。那就又不一样了。丧失节操无视国家安全的干部不是没有,但并不是普遍存在的。不具备普遍性。

    张永庆明白,自己从这件事上做文章的话,其他人还真没什么可说的,只要不涉及经济方面,范如霜身后的相关人等就不会有太大兴趣去保她,毕竟,这个屎盆子的份量不算大可也绝对不小。

    多少年才等来了一次天开眼地机会,张副总自然是要好好把握的,他心里自认,只要操作得当的话,这次双方的胜负,应该是八二开,是的,他占了八成地胜算,绝对值得博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比例,可不是张永庆一厢情愿拍脑瓜想出来地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没错,范如霜是强势,那是因为她的身后不但有高人支持,还有一帮既得利益者在帮着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可是,在大多数地社会结构或者利益体系中,既得利益者总是占少数的,那得不到利益的团体,一见到范如霜遇难,绝对会纷纷地上来踩那么几脚,以期在事后盘点之时,获得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支持范如霜的不会出头,反对者却是会接二连三地跳出来,此消彼长之下,张永庆实在想不出,范如霜应该怎么做才能不倒台?

    可是,话又说回来,这个间谍案,怎么才能攀到范如霜身上,这就需要一些配合和技术了,而陈太忠正是其中关键的一环。

    必须承认的是,大家都知道国安局很少介入这种性质的纠葛里,相对而言,这个部门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很强,张永庆也没有陈太忠那种狗屎运,能说动国安要员来出头帮一点私忙。

    所以,别看胡卫东跟陈太忠说话时信心满满的样子,但是他心里可是明白,能不能让国安再出头,不是看张永庆的攻关能力,而是要看陈太忠能不能应承下这件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没考虑到陈太忠跟国安局有极好的私人交情这种可能,没人会有那么强大的想象力,就算他们知道了,也未必会用到这一层关系----有那种背景的陈某人,绝对不是小恩小惠就能拉拢到的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想利用的,不是陈太忠的人脉,而只是他的应承,只要他肯多加几句,自然有人把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反应给国安局,通过正规渠道再策动一次调查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情,就彻底地跟陈太忠无缘了,大家各使手段,成王败寇也就是那么一搏了。

    在整件事情的策划中,陈太忠重要不?并不是那么重要,但他却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,缺少了这个关键的引子,张副总甚至不能起这次倒范行动!

    所以,对这个环节,张永庆是给了足够的重视,一百万的现金,不可谓诚意不足,张副总能调用的资金,虽然远不止这点,可是,这只是一个引子而已……难道还不够吗?后面用钱的地方多了去啦。

    只是,当陈太忠婉拒之后,胡卫东才愕然地现,自己把这趟凤凰之行,想得过于轻松和过于一厢情愿了,敢情这年头,还真有这么清廉的年轻干部?

    那家伙绝对不会清廉!仔细回想一下陈太忠的穿着打扮,胡科长做出了如此判断,那么,是什么原因,才让这厮提不起兴趣呢?

    那就是因为这件事的莫名其妙了!回味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,胡卫东也承认,自己的举动,实在有点冒失了,素不相识就找上门送钱----还是一笔巨款,这怎么看也像个阴谋啊。

    他能理解陈太忠的谨慎,虽然时下的年轻人,像这么小心的不多了,可人家陈科长估计是存了向上奋进的念头,书山有路勤为径,宦海无涯忍做舟,有了目标的话,谨慎行事就是常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,想明白是想明白了,对这种谨慎,胡卫东还真没什么招数好应对,照常理讲,让对方释疑的最好方式,就是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不能这么做,张副总敢算计范如霜,优势就在于以有心算无心,暴起难之下强手迭出以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一旦事机不密,被范总知晓,那后果就很严重了,要知道范如霜不但是董事长,还是党组第一书记,虽然无权处置总局直管干部,可整得他生死两难倒也不会很费劲。

    ----范如霜的手段和作风,从来都是很强硬的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个选择了,拿着现金上!这是胡卫东的决定,当天下午,他就拎了一个公文包进了陈太忠的科长室。

    关了门,打开公文包,五十扎百元大钞静静地躺在包里,颇有一点视觉冲击力,胡卫东直接开门见山了,“陈科长,多的话我也不说了,这儿是五十万,只要你点点头,这钱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国安的来调查之后,只要您多说两句,剩下五十万,马上会到帐,我胡卫东好歹也是国家干部,有工作地点有级别职称,您总不会怕我失言吧?”

    “国安的调查,是那么好来的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脸上倒也不见如何愤怒,他冲着那公文包摇摇头,“别拿那玩意儿糊弄我,呵呵,我见过钱,这点还真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什么呢?”胡卫东见对方不是如何生气,心里登时就踏实了许多,人家虽然姿态很高,话也难听,但是没把自己向外撵,这就是成功。

    “我要……要整合下马乡的资源,”陈太忠灵机一动,决定还是微露一点口风,既然仓促之间他选不了边,那何不让双方各展一下才能呢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