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六十章 解围的电话(书号:760

第五百六十章 解围的电话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可世上事还真就这么奇怪,往常那些莫名其妙来地电话,真的数不胜数,可偏偏地今天陈太忠需要随便来一个解围了,却是半天都没等来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就要咬咬牙了,靠,既然你们钱多要上杆子请客,那吃也就吃了,吃了不办事……你俩咬我啊?

    陈太忠心思重重地合上笔记本,抬头看看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这二位,阳光灿烂地笑笑,心里却是有几分无奈,“呵呵,没什么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陈某人的手机响了,终于制止了他再次操一次蛋的想法。

    来电话地是一个清脆甜美地女声,“陈科长你好,我是荆紫菱,请问你在凤凰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哦……”陈太忠嗯嗯啊啊两句,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,我中午有饭局了……哦?王处长也来了?好好,那我一定去,一定去!”

    说着。他将手机拿下来。冲着那二位摊摊手,无奈地笑笑,“唉,没办法,啧……外地来个领导,那啥,实在抱歉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耳朵中“嘟嘟”的挂断音,荆紫菱又好气又好笑。她转头看看正在开车地荆俊伟,“这家伙真过分,拿咱们当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在江湖,总是有这样和那样地不得已,”对这一点,荆俊伟有着深刻地体会。“商场是这样。官场也是一样……对了,你没跟他说,咱俩来凤凰了?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随后就挂了电话了,”荆紫菱有点愤愤不平,虽然陈某人对她的无视由来已久,她已经司空见惯了,“不过他要借我的电话摆脱困境,中午肯定没什么安排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紫菱你是越来越会看问题了啊。”荆俊伟不疼不痒地夸了她一句,抬手又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,“要不等你毕业,来帮哥哥管理这个焦化厂吧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呢,我要自己搞个厂子。一定把你的厂子比下去!”荆紫菱噘起了小嘴。“省得你总是说我智商太高,情商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你阅历不足!”荆俊伟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看自己的妹妹。“谁说你情商不足了?我看你比陈太忠都不差多少!”

    当然,他以为自己这话是在夸人,陈某人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,又负责招商这一块,情商怎么可能低得了?所以说,有时候搞清楚事实的真相……还真是件很残忍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兄妹俩来凤凰,肯定还是因为焦化厂地事儿,不管怎么说,五六千万的厂子,慎重一点是很有必要的,所以,荆俊伟打算趁着正月里自己不忙的时候,敲定这件事,省得自己回了北京之后,三天两头地往这里飞。

    至于说荆紫菱,一方面是受了哥哥的委托,帮忙操心这个厂子,另一方面,反正她在放寒假呢,寒假党……总是喜欢到处乱串的。

    邢建中肯定是不可能现在就来凤凰的,不过这可是正合荆俊伟地心思,他打算借这个机会,多跟陈太忠接触接触。

    陈某人不但是他爷爷地忘年交,在官场中也混得如鱼得水,连蒙艺的关系都攀得上,又是凤凰的地头蛇,把这种人招呼好了,他来凤凰的概率,最少能降低一半。

    他尤为注重的,就是陈太忠不把荆紫菱当回事,是的,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有多么漂亮,在北京多少年了,美女他实在见得太多了,可是他敢很负责地说一句话,没人比自己的妹妹更漂亮。

    以后,估计也难遇到!

    能不把自己妹妹的美貌当回事地人,真的很少见,尤其是官场中人,见到那种倾国倾城级别的美女的时候,第一反应多半都是琢磨,我采取什么样的办法,才能得到此人,荆俊伟太清楚大权在握者地心态了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在他眼中,就是一个难得地主儿了,前文说过,荆俊伟其实很爱护这个异母同胞的妹妹,他可不想妹妹因为顾忌自己地巨额投资,而额外付出什么代价。

    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,他甚至没有盘算过把邢建中的焦化厂拉到素波的可能性----凤凰这儿,有陈科长的嘛。

    当然,双方情投意的话,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,妹妹早晚都要嫁人的,只要你情我愿,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只有高兴的份儿。

    陈太忠肯定是做梦也想不到,荆俊伟决定投资的原因之一,竟然是他见惯了仙界美女之后培养出的高眼界!

    再加上陈某人手中可能存在不少甲骨文的骨片,荆俊伟想不巴结此人,都不可能!

    还好,兄妹俩嘀咕了没几句之后,陈太忠就打来了电话,“小紫菱吧?呵呵,刚才有俩特讨厌的家伙……嗯,你找我什么事儿?我是在凤凰啊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已经跟荆俊伟来了凤凰,陈太忠轻声一笑,“好啊,中午我给你们接风,让我想想去哪儿啊……嗯,就去碧园大酒店吧,你们知道不知道怎么走?”

    等荆家兄妹一路打听着来到碧园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定好了包间,兄妹俩走进包间的时候,他正在打着电话,“……就是临河铝业嘛,你老家不是临河的吗?居然一点都不清楚?”

    见到两人进来,他点点头指指电话,不多时又叹口气,挂断了电话,悻悻地撇撇嘴,再抬起头时,脸上已经是笑意昂然,“呵呵,这地方不太好找?我要不是有事,就接你们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陈科长真忙啊,今天可是才初六呢,”荆俊伟笑笑,将衣服挂进衣帽橱里,一屁股坐到他旁边,“怎么,临河又有项目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项目,是烦人事儿,”陈太忠咂咂嘴,刚才刘德宝和胡卫东走后,他又琢磨一下,现自己对临河铝业那边,根本没掌握了多少消息,是的,信息不明朗的情况下,没办法选边。

    那么,他就要四下打电话问问了,可遗憾的是,这半个小时内,他不停地打电话,也没找到对临河铝业了解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大个铝厂,哥们儿认识的人里,就没有跟那儿有联系的?这让他感觉到很不爽,非常地不爽----看起来我这人面儿很差的嘛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跟秦连成了解一下情况的时候,荆家兄妹进来了,他不得不撇下这一点不快,“老荆,这一路开车辛苦了吧?住宿安顿下来没有?”

    荆俊伟还没说话呢,荆紫菱也挂好外套走了过来,她穿的是新款的蕾丝花边紧身羊毛衫,长长的羊毛衫下摆甚至包裹住了她挺翘的臀部,下身是浅棕色牛仔裤,脚蹬一双棕色的半高跟低腰小皮靴,整个人显得越地颀长。

    “临河铝厂啊,什么事呢?我有同学在那里呢,”她笑吟吟地坐到桌边的椅子上,却是没往沙这边走,“好像她爸爸还是个领导。”

    雪青色的羊毛衫衬得她的肌肤越地白皙,陈太忠一时看得眼有点直,“呵呵,小紫菱是越来越漂亮了啊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就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“紫灵情结”,这情结的存在也有那么三五百年了,虽然他总是刻意地让自己不去想一些事,可那些事总会在不经意间,时不时地冒一下头。

    对上这个气质长相和身材都同紫灵相仿的女孩,这种情况尤其严重一些,这一刻,他甚至想找一套华丽的霓裳羽衣让她试穿一下,看看两人到底有多像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这夸奖,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的意思,以前的陈某人只会小看和鄙视别人,这一世,他觉得,适当地夸夸人是不错的,尤其是在即将打开什么话题的时候。

    你又来了!一时间荆紫菱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说陈科长,你做人不要这么市侩好不好?一有事儿就想起来夸人了?”

    “啧,紫菱……”荆俊伟可是没防住,自己的妹妹还有这么一招,登时有点坐蜡,哥哥跟你说了好几回了,跟陈科长搞好关系很有必要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