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过年啦(书号:760

第五百五十六章 过年啦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大年初一一大早,陈太忠就从家里开溜了,没办法,他可实在不想再让人围观了。

    他走得还真是对了,一大早,电机厂的领导就组织了团拜,按理说,团拜只是走访一些中层干部和一些优秀员工,这次却是走访到了二线班组电火花的老陈家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动静,实在是太大了,附近住的又都是电机厂的职工,一传十十传百,搞得现在没有人不知道,老陈的在市里上班的儿子,收拾了郭光亮。

    按说,郭光亮也不是没吃过亏,所谓混混就是这样,有你打别人的时候,就有别人打你的时候,礼尚往来实在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陈太忠整的动静实在有点太大了,先是警察分局的人铐了郭光亮走,然后又是上百号的混混砸了郭家和饭店---有人说来了有五百号人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强势,自此一览无遗,那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主儿,再加上他本身又是市里的正科级干部,电机厂的老总李继波也不过才是一个副处,领导们又怎么会忽视了这个一夜间崛起、锋芒耀得人眼花的年轻人?

    林肯车被砸了?人家警察分局的局长把自己的车留下了……这得有多大面子的人,才做得到?

    李继波不想来,郭光亮毕竟是他的得力打手,陈某人这么做,多少有点扫他面子的意思,可财务科长牛力生说了,“老郭最近有点猖狂,让他吃点苦头也好,省得他再做出更离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。郭科长前不久刚当着人拽过他脖领,污言秽语地骂过他呢。

    李总一听,觉得这话也对。反正被砸的是郭家,他个人没有任何的损失,再说了,你不砸人家地林肯,人家会砸你家?林肯车那是一般人开得起的吗?郭光亮你丫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科长不在家!这让来团拜的领导们有点微微地遗憾,不过,李总还是很关切地表达了领导们对职工生活的关心。

    另外。也有人说了,“老陈,都是一个厂的,这大过年的,那个……能不能把郭科长弄出来啊?传出去,对咱厂的名声也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,郭科长终于在大年初一的中午被放出来了。这不是陈太忠干的----他老爹知道儿子倔。直接打了电话给古昕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地家和饭店被砸,儿子又被打,郭光亮真的是欲哭无泪啊,一时间跟陈太忠拼命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,保卫科还有其他人,却是悄悄地告诉他,昨天晚上打砸的人,有马疯子,有十七。还有……铁手,三个人还都亲自来了!

    一时间,郭科长浑身冰凉,真的啥念头都不敢有了,这三股势力。目前就算凤凰市顶天的黑道势力了---马疯子或者差点。但丫在湖西的根基,却又胜过那两位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。方是好汉,想明白这点,郭光亮也就认了,可是,他二儿子还在里面呢,说不得又得托老许跑到陈家去关说,愿意出一万块钱赔玻璃,你赶紧放人成不成?

    说实话,他真不敢再等了,郭科长算是回过味儿来了:陈家那小子,真不是什么好鸟,要是坐视儿子不管,没准等放出来地时候,身上要缺零件儿了!

    当然,这是他又把陈太忠想得过了,事实上是他太高看自己了,陈科长哪里有心思跟他这种小鱼小虾计较?要不是他是电机厂地人,陈大仙人有点担心父母的处境,都懒得这么大费周折……

    这边的事就不提了,有了这件事,陈太忠终于获得了父母的认可:行了,你大了翅膀硬了,这个家你少回来两趟也不错,要不然又得四邻不安了。

    对这个结果,陈太忠反倒是有点悻悻:怎么我走到哪儿,麻烦就带到哪儿呢?难道说这一世,我做人也很失败?

    还好,丁小宁很细心地安慰了他,“这年头,把自己当棵葱的人实在太多了,真的不怪你,你不欺负人,别人就要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和任娇也参加团拜了,蒙校长参加的是十中的团拜,任娇却是她们安逸的,刘望男忙了一夜在休息,吴言回了老家,陈太忠也只能搂着丁小宁,懒洋洋地蜷在沙上聊天了。

    见他情绪好转,丁小宁将身子斜斜地靠在他地身上,一双冰凉的小手把玩着他的大手,“今年我总算不是那么寂寞了,太忠哥,有人陪着的感觉……真好!”

    她这话才说出口,陈太忠却是想起一件事来,登时一拍大腿,“我说怎么总觉得有事没办呢?人家团拜,我们业务二科也得团拜嘛!”

    丁小宁登时无语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并不仅仅是二科要团拜,陈太忠这思路一撒开,觉得自己要去拜年的对象,还真不少,章尧东和段卫华家,那是一定要去地,还有就是张新华老书记家也是要去地。

    张开封、潘珂家倒是无所谓了,王宏伟家……那就算了吧,王局长每次见他都习惯性地先皱起眉头,你不鸟我?我还不想鸟你呢!

    可是他这一个科长,贸然登那俩正厅的门,会不会有什么不好呢?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先给章书记打个电话,在拜年地同时请示一下,看自己这资格……合适不合适登门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其实有点不合规矩,不过,章尧东接了电话,听起来倒是挺高兴的,“哈,你有这个心就行了,我现在在素波呢……嗯,招商引资,那是咱凤凰经济工作的重点,后天大后天我都在家,随时欢迎你找我汇报工作,呵呵

    章书记在素波?陈太忠一想,倒也是这么个理儿,哥们儿要给领导拜年,章书记也得给领导拜年不是?

    段卫华这边,倒是小事了,实在不行拽上杨倩倩去,想到这儿,陈太忠就把这事儿放到了一边,大年初一,还是抓科里的团拜吧。

    还好,科里五个人,只有谢向南的家不在凤凰,其他三个还都在凤凰的市区,可见招商办里,来头都不算小,尤其是余凤霞,她的大伯居然是曲阳区的政协主席,以前的老县委书记,这让陈太忠又小小地惊讶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是年轻人,只有朱月华结婚了住在婆婆家,小吉连对象都没有,团拜完了,已经接近中午了,大家就一起去吃饭,朱月华的老公也一起出来凑热闹,敢情她的老公是外贸公司的会计,这让陈太忠又想到了张梅,凤凰市,还真的是不大啊。

    吃完饭,就是去歌厅k歌了,一通折腾下来,一天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初一团拜,初二他想去杨倩倩家,却被丁小宁提醒,按凤凰市的规矩,初二是女儿回娘家的日子,也是毛脚女婿或者准女婿登门的日子。

    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在阳光小区窝了大半天,跟丁小宁和刘望男胡天胡地了整整一上午,直到下午了,才抽空登了一下张书记的门儿。

    晚上却又是姜世杰打来了电话,跟着杨新刚、古昕、李乃若、马飞鸣之类的去折腾了大半晚上,不过这次折腾,却是有历史性意义的,因为“陈氏小团伙”初现端倪了。

    初三一大早,陈太忠就约好了杨倩倩,先去她家拜了年,然后开着警车,一路扑向了市委大院儿。

    一进门,陈太忠才说要去拜望段卫华,却是冷不丁想起一件事儿来:这章尧东也在家啊,先去给段卫华拜年的话,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呢?

    原本他是不会这么想的,可是跟李勇生在照相时生的冲突告诉他:注意一下前后次序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吕强同梁建勤的翻脸,也是前车之鉴,想那梁区长只是因为吕强的车在一个不太恰当的时刻,载了一下王小虎,两人就翻脸成仇,可见官场真的是无小事。

    这么琢磨着,他就有点犹豫了,转头看看副驾驶上的杨倩倩,一时觉得有点难以张嘴,倒是把盛装打扮的杨倩倩看得有点脸红,“讨厌,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没见过啊?”

    那个啥,你能不能在车里等等我,让我先去章书记家拜个年?陈太忠张嘴就想说这个,可是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----这话,有点太煞风景了吧?

    “我是猛然想起个事儿,”陈太忠打算先哄哄她开心,“你说,我是不是应该昨天去你家呢?”

    “昨天?”杨倩倩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,长长的睫毛颤巍巍地抖动着,眼中满是迷茫,“昨天也行啊,不过这个无所谓的吧?”

    晕死,她不知道那个回娘家的说法?陈太忠一时觉得有点头大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