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四十五-六章(书号:760

第五百四十五-六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张梅原本的计划,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的是,等酒到酣处的时候,若是对方还是很有分寸,那她就将这杯酒洒在自己的羊毛衫上,佯怒要对方擦拭,如此一来,手眼之间,不愁那小子不上钩,她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陈太忠非但是君子,简直就是柳下惠重生、鲁男子穿越,根本没有凑向她的意思,她不得不多次侧着身子去抓对方的手,如此一来,这酒怎么能洒到她自己身上?

    这不符合物理学原理。

    洒不到自己身上,那张梅就只能往陈太忠身上洒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是想洒到陈太忠的大腿上的,谁想她多少是喝了点酒,又从来没干过这种事,业务不熟练还想表现得自然点,所以这杯酒就洒到了陈太忠的……裤档中间。

    这地方还真够尴尬的,不过,酒壮熊人胆,一时间张梅也顾不得许多了,拎起桌边的餐巾就擦抹了起来,“真不好意思啊,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个技术活,一样的,她还是没干过----同时还得表现得自然,其间分寸,真的太难掌握了……

    她擦抹两下。就觉得陈某人裤档中有不明异物以肉眼可见的度崛起着。一时间有点愣了:这么大个儿?

    酒能乱性,这话一点都不假,陈太忠对张梅是没什么想法,但他好歹是个男人,还是生理育得异常健康的那种。被美少*妇抓了手,视线所及又是两团颤巍巍地丰硕,有点心猿意马,那也是再正常不过地了。

    然后,被人家小手在裤档里一揉,那原本就不怎么安生的玩意儿,肯定就要当场作了!

    “哎呀。不能再喝了。”陈太忠站了起来,不着痕迹地侧一下,以挡住自己那不雅的帐篷,同时屏气凝神一下,才又徐徐话,脸上却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不行了,我已经多了,再喝不能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。张梅总算明白了,眼前的年轻人,并不是对自己没感觉,而是人家在克制,不想逾越。一时间就有点疑惑了:他不是五毒来地吗?

    不过。陈太忠既然这么说,要结账了。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遗憾地望了一眼那三碗鱼翅羹……动还没动呢。

    两人穿起外套,走下楼,才现,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,下起雪来了,不过落到地上就已经化成了水,陈太忠歪歪嘴,“呃,这天气,不出车祸才怪呢……老庞怕是要花很长时间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刚才洒酒的事情,他想到了,没准这庞忠泽是借机溜号,用美人计来逼得自己帮忙,不过看到漫天的雪花,他却是又有点犹豫了: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张梅却是被他这话说得有点赧然,自己的老公在公公家窝着呢,这个年轻人……似乎思想很单纯?

    “上车吧,”陈太忠打开车门,冲她招招手,张梅想也没想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家在哪儿?”陈太忠打着车,也没着急挂挡,就那么空转着,转头看看张梅。

    属于罗伯特.金凯的特有的微笑!触目他地笑容,张梅猛然间再也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,整个人扑进了陈太忠地怀里,双手箍着他的腰,颤抖着话了,“随便……随便你把我带到哪

    咦?哥们儿什么时候,魅力变得这么大了?陈太忠愣了半秒钟,双手却是不由自主地回圈了过去----没办法,习惯成自然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下一刻他就考虑到了问题的关键,轻咳两声,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,同时还不忘记深深地嗅一下对方的香,“我说张梅,你喝多了……你家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张梅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收回右手,向下一探,就捉住了陈小忠同学,轻轻地揉弄着,感受着那沉甸甸的感觉,“我说了,随便你把我送到哪儿,老庞晚上,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感觉,自己的血液正在急地下冲,禁不住叹口气,“唉……我说,我真的帮不上你家老庞,我没那能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的,”张梅终于抬起了头,看向他,眼中是一片混沌,如同盲人一般地空洞,“你不要骗我,我知道,你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温柔,又带了一点颤抖,却越地显出了一股绝望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先开到你家楼下,咱们再说这个问题好不好?”陈太忠有点想生气了,可是一个美女投怀送抱,却让他怎么也气不起来---虽然他也清楚,这只是交易,很简单的交易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等到了张梅家地楼下,甚至是院门口,就把这个女人撵下车,哥们儿是喜欢女人,不过,既然答应了小弟地事儿,那就不能反悔,人无信不立!

    不过,在将车驶进张梅家楼下的时候,陈太忠反悔了:人无信不立?靠,哥们儿今天,还就要撒一回野了!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一路上,他一直在琢磨,这个庞忠泽怎么肯先送货再收钱?要知道,清楚他“喜欢人、妻”恶名地人,也都知道他为人操蛋名声不好,吃干抹净不认账也不算稀罕。

    这夫妻俩凭什么就敢相信我呢?一边琢磨着,他有意无意地现,张梅好像挺紧张放在腿上的那个小坤包。

    坤包真的很小。按理说是没什么文章的。可陈太忠用天眼一扫,登时现,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录音机。

    录音机大概就是香烟大小,这个坤包小到除了录音机之外,再也放不下什么东西了。可见这夫妻俩算计地时候,还是颇用了一点心地。

    嗯,这就是想借这个玩儿我了吧?想明白之后,陈太忠登时大怒,你可以诋毁我的人品,但怎么能怀疑我的智商呢?

    怕我吃干抹净不认账?那我还就要吃干抹净不认账了!事实上,张梅刚才的撩拨。也让他有点蠢蠢欲动。眼下既然有了操蛋的借口,他当然就要操蛋一下了。

    将车停在漆黑地院子内,他转头看向张梅,“我现在,有点后悔了,我想见识一下你的床、上功夫。”

    张梅心里正盘算着怎么骗他上楼进家呢,事情做到这一步,脸已经不要了,那就不怕多丢一点了……

    耳中惊闻这句话。她的身子登时就是一震,可是震动过后,又涌上一种莫名的感觉来,她转头讶异地看向陈太忠。

    车里很黑,看不到什么。好一阵。她才哆嗦着话了,声音异常地颤抖。“那等一等,再进我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,”这时的陈太忠异常地霸道,一把将她搂了过来,他才不想进张梅家呢,谁知道那屋里还有什么机关没有?一个小小的录音机,倒是不难处理。

    “就在车里吧,”他的声音,霸道而不失温柔,下一刻,他地嘴唇就吻上了张梅地薄嘴唇,张梅愣了一下,旋即伸出左手手牢牢地抱住了他,冰凉的小舌头同他的舌头热烈地交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当然,至于张梅的右手在做什么,陈太忠就不想去管了,不过,他依稀感觉到,张梅在按下录音键的时候,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,当然……这可能是她一时找不到按键……

    (此处略去九千余字,最近风声紧张,恳请大家脑内补完,正好也省得个别朋友嫌风笑灌水了。)

    ……“这个,你拿着,”好半天,陈太忠的声音,打破了车内的寂静,一边说着,他一边打开了车内顶灯,触目鬓横乱的张梅,一时间他又有点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梅只觉得全身酥软,根本动都懒得动一下,看到陈太忠手中五沓厚厚地百元大钞,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很满意,你值这么多,”陈太忠的脸上,还是那种特有的微笑,“对于让我满意的女人,我从来不吝惜的,去买两件衣服吧,算是我对你地关

    “你是想侮辱我吗?”张梅地声音,有些颤抖,眼睛也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没那个意思,关心你一下,错了吗?”陈太忠伸手轻桃地摸一下她的脸蛋,“好了,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只是忽然间有点良心现,觉得自己操蛋点固然有道理,但让对方鸡飞蛋打也有点残忍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钱只是细菌比较多地纸而已,或者有人会觉得,那啥一次五万,有点太多了,但他不这么认为,五百一次的,那是小姐。

    张梅可是科级干部的老婆,交易额大点,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  第五百四十六章细说分明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庞忠泽忐忑不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,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,却现自己的老婆正盖着被子,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眼睛呆呆地盯着天花板,一动不动,就像一个睁着眼睛的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成了没有?”他问的声音不高,因为看到张梅这个样子,他觉得,有点对不住自己的老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见到了散落在地上的凌乱衣物,其中那条牛仔裤的两条裤腿上,泥点斑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他轻声嘀咕一句,心里有了点不妙的感觉,他知道张梅一向很注意家里的整洁,眼下这气氛,有点不对头。

    不过。他最关心的。还是自己的前程,下一刻,他又问了,声音略微大了点,人也走到了床边。“我说,他到底答应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拒绝了,”张梅木呆呆地摇摇头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声音也异常地僵硬,眼睛还在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他……那个了没有?”庞忠泽咽口唾沫。一时觉得嗓子有点涩。

    张梅无言地点点头。动作之轻微,若不是他一直在盯着看,几乎都觉察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草,”庞主任登时就恼怒了,“吃干抹净不认账?就这么拔腿走人了?这他妈地五毒书记也太毒了一点吧?我庞某人地便宜,是这么好占的?我豁出去了,跟他两败俱伤!”

    “他留了点东西,”这次,张梅终于多说了一点。下巴微微一扬,“就在桌上,五万块,你老婆……值五万。”

    庞忠泽顺着老婆的示意看去,可不是。电视柜上搁着五扎钞票。也是泥水淋漓的,只是他进来的时候心绪不定。电视机又大,挡了一半,所以没有现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居然宁可给你钱,也不帮你办事?”这一下,他还真地是奇怪了,昨天晚上他并没有闲着,而是四下打听陈太忠,那真是不打听不知道,越打听越心跳!

    根据种种传言,庞主任对陈太忠的能量,有了大致的印象,他可以肯定的是,人家若是真想帮他的忙,大概动动嘴皮就行---退一万步讲,就算花钱也花不了五万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使性子了?没有让他满意?”庞忠泽这话才问出口,登时就知道自己问错了,要是人家不满意,会留下五万块钱吗?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现了录音机,”张梅的脸上,终于出现了一些反应,正是“一个鼻头始红,两行热泪下脸颊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,你***傻地啊?”庞忠泽登时觉得背心凉,一时间就口不择言了,经过昨天晚上地调查,他真的有点害怕陈太忠的能量了,张梅这么做,可是真帮他惹人了,“居然能让他现?”

    “庞忠泽,我受够你了!”张梅的反应奇大,她身子一动就坐了起来,拽起床头的枕头就狠狠地扔了过来,“你知道不知道,昨天是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一天!”

    她的泪水,喷涌而出,浑然不顾在被子滑落后丰硕的两团,这一对属于她的骄傲,昨天地他,是认真地赞美和把玩过的。

    只是,昨天的事情,真的令她感到耻辱,而且,除了耻辱之外,她还有一点点的伤心和……一点异样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关我什么事儿啊?”庞忠泽有点想动粗了,不过,下一刻他就认识到了,这事儿不能这么解决。

    昨天有传言说,陈科长很看重自己地女人,一点都不容别人欺负,胆敢触怒他地人,必将会遭到黑白两道的合力追杀。

    我地老婆,好像成了他的女人!想到这个,他真的很想大哭一场,不过显然,眼下并不是掉眼泪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这么斤斤计较,他或许就答应了,你知道吗?”张梅浑然不顾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的双峰……那两团丰硕上,已经因为屋中的凉气而泛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庞忠泽一时觉得大脑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知道,你要算计他,拿他的把柄,所以他就生气了!”说到这里,张梅再也忍受不住了,伏在床上大声地哭了起来,白生生光滑细嫩的背脊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庞忠泽一时无语,确实,他是提防惯别人了,可是……陈太忠的名声不是很好,这一次又是先交货后付钱的买卖,有点准备,不能说是过了吧?

    “喂喂,你别哭了,”庞忠泽顺手一推自己的老婆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倒是说一说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又让张梅陷入了昨天最后惨不忍睹的一幕中。

    拿了陈太忠的钱,张梅下车之后,还觉得有点不放心,特意转到驾驶员一侧,敲敲窗户。送给驾驶员一个妩媚的笑容。“太忠,我老公的事儿,可就拜托给你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张梅,这事儿一码归一码的吧?”陈太忠送给她一个笑容,罗伯特.金凯地微笑。可笑容里,却有一种冷酷地味道,“我说了要帮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梅顿时目瞪口呆了,刚才那啥的时候,你不是还在说,我是女人中的女人吗?

    “雪下得挺大的,”陈太忠抬头看看天。脸上地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。“小心你包里的录音机,呵呵,淋坏了就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张梅顿时觉得,似乎有一盆……不,是一池子凉水,从头浇了下来,一时间浑身冰凉僵硬无比,甚至连开口说话的动作都无法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见。”陈太忠的头缩了回去,林肯车在瞬间就提起了度,四溅的水花,打湿了张梅的牛仔裤裤脚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张梅怒骂一声,将手里拿着地几叠钞票狠狠砸在了湿漉漉地地上。

    她在那里站了很久。任那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她的梢、眉间。再化成水顺着鼻尖和下巴,滴滴答答地淌下去。

    仿佛站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。她才缓缓地叹口气,低下身子,捡起了地上的钞票,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家了。

    还好,雪夜里,四下静寂无人,否则,她真没有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,去捡那带给她无穷耻辱的五万块钱,事实上她更希望,陈太忠能像传说中一般的操蛋,提起裤子就走人,既不办事又不给钱,那样,她起码还有鄙视他的资格。

    张梅的大脑已经接近僵化了,但她还是理清了今天生地事情的因果,由此,她得出了一个结论:陈太忠很操蛋,可是,他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似乎有点莫名其妙,但是张梅却用女性细腻的推理,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陈太忠并不是对她毫无感觉,这个勿庸置疑,可在有感觉的同时,屡屡对她地暗示视而不见,那么,哪怕他算不上君子却也绝对不是那种色鬼男人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,他诱尖了她,可那场激晴来得是如此莫名其妙,能合理解释这个现象地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陈太忠现了录音机之后,顿生报复心!

    是的,一开始他对她极力做出地诱或视而不见,并不是因为忌惮自己的丈夫,而是说做人有底线,至于后来生的转折,更充分地说明,人家对自己这个肥胖的丈夫根本没什么忌惮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过程,还是很享受的,他很温柔,身体也很强壮,健硕异常……

    “你的内库呢?”庞忠泽的话,打断了张梅对那激晴和凄美一夜的回忆,“放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就在衣服下面,你自己翻吧,”张梅头也不抬,“不过,你不用指望了,人家都现了,你还指望人家会……会弄进去?”

    这是庞忠泽的另一个想法,他若是能拿上沾有陈太忠精班的内库,去找陈太忠说理,并以用dna检测为要挟,控告其强辱妇女,倒也不怕对方不屈服。

    所以在事先,他就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张梅:一定要让他弄进去,不许带套套。

    谁想,这一招又被那个混蛋识破了,想到这个,他一时有点灰心了,翻出老婆那条昨天专门换上的性敢小内库,一边审看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,“那他弄哪儿了?你就不知道擦一下?”

    他就没射,张梅没回答,只是心里恨恨地嘀咕了一句,当然,她并不知道,罗天上仙不射进去,只是珍惜自己的仙灵之气,却是根本不怕什么dna的。

    “哈,这根阴、毛这么粗,一定是他的,”庞忠泽如获至宝地捏起了一根,欣喜地喊了起来……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