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五百四十四章 太无耻了(书号:760

第五百四十四章 太无耻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是别人陷害他吗?陈太忠心里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挪用公款本来就是不应该的,何况他挪用的是大家的集资款,要是没哥们儿出手,房子都快交工了,钱都交不上去,这也算别人陷害?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不可能借这个来反驳张梅的,男人家的事情,跟女人说什么?说不得他就跟张梅扯起了别的,“对了,你在外贸上班?那儿的效益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他把话题扯开,张梅虽是心有不甘,却也不得不应对两句,不过还好,说起这个,她也有苦水可倒,夸张地阐述一下自家的窘迫,应该也算是一个很好的铺垫吧?

    听说外贸不景气,陈太忠也没当回事,这一年多他认识了不少有钱人,但是穷人也见识得多了,你外贸再不好,能赶上东临水的人穷吗?更何况你还有一个比较擅长搞歪门邪道的老公?

    “那你让老庞帮你调个工作啊,”他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,“实在不行,自己开个小公司也不错嘛,现在有点办法的,谁还不都是下海折腾去了?”

    你可不也没下海?说得轻巧!张梅心里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,她很高兴的是,对方又把话题绕到老公身上了,听到这话,她娥眉轻蹙,微微地叹口气,苦笑一声,“他?指望他给调工作?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也不往下说了,而是拿起陈太忠面前的小酒觞,为他斟满酒,又举起了自己的酒杯,“算了。不说了。来,再干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大多数女人有成为演员的潜力,最起码,张梅认为自己现在的戏。演得就不错,是地,她在扮演一个对老公微微有些不满地怨妇,而偏偏又欲言又止的那种。

    若陈某人真是传说中的花中圣手、脂粉班头的话,自是可以看得出她的情绪中,有微小地“裂缝”,一鼓作气地冲锋一下。拿下阵地倒也就不能说很难。

    是的。她是个自矜的女人,虽然对即将生的事情有一些准备了,但是总不想让自己显得太不自爱,太下贱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某人真的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,大大咧咧地举起小酒杯,跟她碰了一下,“干,呵呵。嫂子你很能喝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喝白酒呢,等喝完了这个,我陪你喝那个,”见此人如此地不开窍,张梅心中有点疑惑。可是事情已经展到这一步了。对方就算不接受,她也得咬着牙关上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地。她还没那个勇气,或者,把自己灌醉地话,也许会为自己地失态,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?

    “哦?那好啊,呵呵,”陈太忠并不排斥跟张梅喝酒,他喜欢痛快人,尤其这个痛快人又是比较养眼的女人,“那咱干了这杯,我给你倒……”

    到后来陈太忠回忆起这一刻的时候,也坚决不肯承认,自己是情商低下,无视了对方的暗示,是的,他找到了让他自己心理平衡的借口:我怎么能想到,庞忠泽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,堂堂的街道办主任,就能把老婆送出来给别人睡呢?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承认别人对自己的诟病,是有道理地,无论是“五毒书记”或者是“瘟神”什么的,可是在内心深处,他却从来不认为自己就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然做不出符合那些名号的事情,比如说看见漂亮人、妻就想上之类的,这难道错了吗?

    这也是张梅所疑惑的一点,随着两个人地酒越喝越多,她甚至在碰杯地时候,有意无意地用手指去轻轻触碰对方的手指,但遗憾地是,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,实实在在地不解风情啊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,她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了,现在的年轻人,都喜欢青涩的小女孩吗?

    当然,要说陈太忠一点反应没有,那也是假的,感觉到张梅喝酒很痛快,他倒酒就倒得越勤了,“哈哈,很少见你这么能喝的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张梅心里却是在暗自叫苦了,她的酒量不错,不过,也就是比一般人强点,对上眼前这个变态,怕是就远远不如了,看来这五毒书记在“吃喝嫖赌抽”里面,“喝”这一字是站得稳稳的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咱们吃点菜吧,”她觉得需要缓一缓了,桌上的龙虾还没怎么动呢,三斤多的龙虾,搁给她一个人吃的话,只吃肉也管饱了。

    吃菜的时候,两人就不怎么说话了,大家都是要讲形象的,吃完了……又喝。

    大约七点半左右的时候,张梅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了,这时候的她已经独自喝下了一瓶红酒,白酒也喝了有一两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她是不能不说正事了,“太忠,我家老庞这次的麻烦有点大,听说你挺能干的,能不能帮帮他啊?”

    帮他?陈太忠被这个突然来的话题震惊了一下,虽然他心里,已经隐隐地猜到,最后张梅肯定要提起这件事,可是提得如此突兀,却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个,帮他我有什么好处啊?呃……我是说,其实吧,”他咳嗽一声,撇撇嘴,“其实呢,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的,”张梅探过身子来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直勾勾地盯着他,眼中有点红,“我知道,你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当然能的,陈太忠撇撇嘴,却一不小心现,由于她的身子前探,就越显出了胸前顶峰的硕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有一点伸手摸一把的冲动,当然,只是个小小的冲动,下一刻,他就想到了杨新刚,靠,为了让新刚进步,我已经把屎盆子扣在自己脑袋上了,眼下若是出尔反尔,反倒是有失本意,白白地牺牲一场了。

    “你喝得有点多了,”他不着痕迹地脱出了自己的手,话虽这么说,却是伸手又给她倒上了一杯,“嗯,说说,你家老庞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绝对没有听这件事的兴趣,不过,这女人既然喝得已经乱抓别的男人的手了,那肯定就是即将不行了,索性借着听她讲话的机会,再灌她几杯,那么……耳根也就清净了。

    倒满酒,他又是一举杯,“来,干……你慢慢说,时间还早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既然愿意听,张梅当然愿意说了,事实上她喝得远没有到了失态的那一步,只是想顺水推舟做个暗示诱惑他一下,谁想,陈太忠居然没有趁机占她便宜,倒也是咄咄怪事了。

    是我的魅力不够?还是说……这个陈太忠不像传言中所说的那么五毒俱全?

    下一刻,她暂时抛开了这个小计较,开始讲述庞忠泽受到的“委屈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同样一席话,立场不同的人讲起来,或者会导致截然相反的效果,在张梅的嘴里,庞忠泽挪用公款不假,但目的是为了街道办创收。是的,庞主任觉得义井街道办实在太穷了,有心借着拖延上交集资款的机会,为大家谋点福利,难道错了吗?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肯定不仅仅是庞主任一个人知道,但是,他当时向其他三个副主任提出想法的时候,那三位也是默认了的,只是后来集资款借出了问题,那三位就不认账了,纷纷一口咬定,没有听说过这事儿,于是,事情就搞得沸沸扬扬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,经过庞主任的不懈努力,经历了重重险阻,终于要回来了大部分的集资款,可是,另有别人想谋这个主任的位子,就阴谋策划了对庞主任的陷害……嗯,即将陷害!

    我靠,哥们儿终于遇到比我还操蛋的主儿了!陈太忠越地觉得自己穿越穿得太过冤枉了,这庞忠泽的老婆,还真能睁着眼睛瞎掰啊。

    甚至,有一度他听得都忘记跟张梅碰杯了,见过操蛋的,没见过这么操蛋的,这是……庞忠泽想出来的借口吧?

    他不认为女人能操蛋到这一步,无耻……也是需要想象力的!

    他这个猜测是正确的,不过,他的另一个猜测就错了:张梅的酒量,比他估计的要高那么一点点,虽然他已经很没命地在灌了,可人家死活不倒!

    这让他有点郁闷,因为张梅的话讲完之后,又拽住他的手了,“太忠,这件事,你一定要帮帮我,你需要什么,尽管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**裸的暗示了,遗憾的是,某人的情商……啧,还是不要提这个词了,他用另一只手又将酒倒满了,“来,干……好久没喝这么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张梅端起酒杯,没命地跟他碰一下,却是手一抖,好死不死的,一杯酒全洒在了陈太忠的裤档中间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